第十五章 擦肩而过的真相
江郎爱哲瀚2019-04-25 23:082,198

  用过午膳之后,柳皓然没有急着回房收拾行李,反倒是一个人在院中踱步。

  “太子殿下,您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张立不失时宜的来到柳皓然的身边,询问柳皓然的情况。

  “我中毒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柳皓然来到那夜与花颤颤偶遇的凉亭里坐下。

  而张立则跟在他的身后:“原来殿下是为了此事烦心,这件事情连皇上都很重视,我们自然不敢怠慢,可是要想找出真凶恐怕还需些时日。”

  “嗯。”柳皓然随意的点了点头,显然他的心思并不全在中毒之事上,“去拿盘棋来。”

  “是。”

  遣走了张立之后,柳皓然便左手持黑,右手持白的自己与自己对弈了起来。

  而口中则在喃喃自语的几个名字:“南宫宇昊,酒卿卿,酒儿,南宫宇昊,酒卿卿,酒儿……”

  如此循环往复几近一刻钟后,柳皓然抬起的右手一顿,右手中的白子哐当一声掉落在了棋盘之上。

  而柳皓然的口中也终是念出了另一个名字:“酒颤颤……花愁颤……”

  柳皓然拾起那枚掉落的棋子,移动到它本该落下的位置,可是柳皓然的神色却已经全然变了:“酒颤颤,花愁颤。”

  持着黑子的左手不可抑制的颤抖着,如此疯狂的想法一出,即便是柳皓然自己都不由得觉得太过于疯狂。

  将手中的黑子扔回框中后,柳皓然亦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绝不可能!

  可是即便柳皓然表面上已有了定论,却依旧不敢赌这亿万分之一的可能,猛地站起身来,将向着花颤颤的住处而去。

  走了几步后似又觉得自己就这么空着手去有些奇怪,便又转身回房,拿了块象征着太子身旁贴身侍卫的腰牌,这才安心的去寻花颤颤寻求答案。

  当柳皓然来到花颤颤的门口时,花颤颤正巧正在房内扎着小人。

  感受到有人靠近,急忙将手中的小人藏到了身后的被子里,甚至于有些小庆幸。

  幸好不是坐在桌旁,不然这小人都无处可藏。

  柳皓然一步步的靠近花颤颤的床边,目光深邃而又沉默无言,让花颤颤心里亦是有些发憷了起来。

  虽然她扎的不是柳皓然的小人,可是这扎小人毕竟不是什么能上得了台面的事情。

  “花愁颤,伸出手来。”柳皓然双手背在身后,在花颤颤的床前立定。

  花颤颤心下一紧,忙将双手举过头顶,做了个投降的姿势。

  嘴中语无伦次的辩解着:“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柳皓然没想到花颤颤的反应竟然这么大。

  可也好在花颤颤心中有鬼,故而并未发现柳皓然看向其手掌后那一瞬间的失望。

  花颤颤陪着笑脸:“没什么,没什么。”

  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将柳皓然推至桌旁坐下:“太子殿下光临寒舍,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想要交代。”

  “呐。”柳皓然将先前藏于身后的令牌拿了出来,“以后你就是我正式的贴身侍卫了。”

  “做个侍卫还分正式不正式啊?”花颤颤接过柳皓然手中的腰牌,在手中翻看着,这雕花倒还挺细致的,可却没有任何标识身份的地方。

  “怎么?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花颤颤有恢复了先前那赔笑的表情,“可是这个令牌为什么没有任何标识身份的地方呢?”

  瞧得花颤颤那虽是笑着却明显有些失望的神情,柳皓然不由得轻咳两声:“咳咳,这种令牌就是要让外人不知道是属于何人才好啊。”

  话锋一转又道:“难倒你还想拿着我的令牌去招摇撞骗吗?还是想做什么坏事然后嫁祸到我头上?”

  花颤颤并不知道的是,其实这个腰牌是最初设计的款式,也就是说纯粹是柳皓然为了拿点东西,作为忽悠花颤颤伸手给他看的道具罢了。

  得了柳皓然赐予的令牌,不明真相的花颤颤还挺开心的,认真的将令牌别在腰间问道:“那不知太子殿下明日有何安排?”

  “你问这个干嘛?”想到明日就要离开京城,柳皓然不由得皱了皱眉。

  虽说花颤颤洗清了中毒一事的嫌疑,可终究是南宫宇昊派来的人,终究不得不防。

  “上任啊。”花颤颤饶有介是的拍了拍腰间的令牌,得意的笑道,“太子殿下放心,我的武功绝不在那姓张的之下,定能护殿下周全。”

  “别把腰牌挂在这么显眼的地方。”

  “哦,好。”花颤颤嘴上虽说着好,可是心底却在小声的嘀咕,腰牌不挂腰间放哪?

  可转念又想起,好像张立腰间也没有别什么腰牌的。

  赶忙将那腰牌收入了袖中藏好。心底安慰自己这并不是柳皓然看不起她,而是太子府的规矩。

  不知怎的,花颤颤斜眼又看到了柳皓然腰间那半块银锁,接着机会问道:“太子殿下不让我带这腰牌,为何自己却带着腰饰,而且还是个缺的。”

  这么说着,花颤颤救伸手想去摸那银锁,却是被柳皓然一句厉声的“别碰”给唬住。

  花颤颤赶忙又举起了双手,战战兢兢的望着柳皓然那仿佛想将她生吞活剥的表情,转移了话题:“那太子殿下明日有何安排?”

  柳皓然也回过神来,他似乎反应确实有些过激了些,站起身来不再言语,向着门外走去。

  而花颤颤举着手愣在原地,也没再敢多问。

  直到推门而出之后,这才再次传来了柳皓然的声音:“收拾好行李,明天和我一起下江南。”

  既然是南宫宇昊带来的人,总归是拴在身边更让人安心些。那便正好趁着此次出京的机会,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图谋些什么,又还有什么后手。

  “下江南?”花颤颤挠了挠脑袋,有些不明所以。

  今年风调雨顺未有天灾,能让太子殿下亲自出马的,却又不知是什么大事?

  虽然花颤颤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花颤颤可以想明白一点,那就是如此长途跋涉,太子妃佟沁肯定不会跟着去的。

  如此,便足以让她心满意足满心欢喜了。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客栈遇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太子闯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