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酒儿
江郎爱哲瀚2018-09-01 22:482,446

  “救我。”面容清俊的少年虚弱的躺在被雨水润湿的泥地上,望着不远处那道娇俏的人影低喃。

  少年的背部有一处明显的刀伤,血水顺着雨水流了一地。

  若不是那微睁的双眼和低声的呼救,当真与躺在血泊中的死人无异。

  花颤颤仿佛听见有人呼救,停下脚步侧耳细听,寻着声音的来源寻到了那个少年。

  “你伤得好重啊。”花颤颤将油纸伞撑到那少年的上方,有些担忧的检查着少年的伤势。

  花颤颤放下背上的药材筐子,选了些止血的药材,却是发现没有随身携带捣药的工具,一时间不由得有些着急,少年的伤口显然已被雨水冲刷许久,不仅没有止血还很可能会感染。

  情急之下,花颤颤将那些药草塞进了嘴里,咬碎之后敷在了少年的背上。

  少年微微眯着眼,瞧见花颤颤的动作后想要阻止,却又那么的无力,只能任由着花颤颤“任性妄为”。

  终是给少年止住血后,花颤颤也是松了口气,可是少年明显虚弱,断然不能起身行走。

  花颤颤心里一盘算,此处离她和母亲隐居的茅草屋尚有不近的距离,这可如何是好?

  花颤颤一咬牙,用采药的镰刀在地上刨了个坑,将那油纸伞插进坑中,让少年的伤口不再会被雨水浸染,然后便急冲冲的冒着雨向着家的方向跑去。

  待的花颤颤满身雨水的冲进药房内时,花云裳果然已为花颤颤准备好了今日的药浴。

  然而见到花颤颤这落魄的模样时,花云裳也是有些心惊:“颤颤,你怎么把自己弄成了这番模样?”

  花颤颤有些嗫嚅,不知应该如何开口,因为母亲曾经十分严肃的警告过她,绝不能让旁人发现她们的住处。可是……

  只要一想到那少年虚弱的躺在雨水中的模样,花颤颤便始终无法狠下心来。

  花颤颤扑通一声在花云裳的面前跪下:“娘,我回来的路上遇见了一个受了很重的刀伤的人,求求您救救他吧。”

  “你不会他把带回来了吧?”花云裳声色内敛,有些微怒,这么说着便想往屋外走去。

  “没有。”花颤颤急忙开口解释,“那人伤的极重,离咱们这儿不近,我又抬他不动……”

  后面的话不待花颤颤说完,花云裳便打断了她的话:“那就好,去泡药浴吧。”

  “娘!”

  “我去做饭了,等你泡完了就吃饭。”花云裳无视了花颤颤的哀求,向着屋外走去。

  花颤颤跪着上前抱住花云裳的腿,希望花云裳能够改变注意。

  然而花云裳只是以一种很严肃的口气吐出四个字:“去泡药浴!”

  最终花颤颤还是颓然的松开了手……

  望着那活泼可爱的女孩儿冒着雨离去的背影,柳皓然由不得有些动容,他坚信女孩儿还会回来,故而强打起精神,期盼着她回来“拯救”自己。

  夜色渐沉,柳皓然就在这样漫长而无望的等待中渐渐的耗光了所有的气力,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柳皓然再次醒来的时候,乃是趴在一张并不那么舒服的竹床上,天色暗沉,想是午夜十分,周遭的气氛安静的有些诡异。

  柳皓然不由得神情紧绷,他这是在哪儿?

  背上的伤显然已好上许多,柳皓然翻身下床,想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却是一脚踩上了一个柱状的软软的东西,柳皓然不由得弹出老远。

  “啊,谁?”清丽的女声有些慌乱的响起,随即似是想起什么一般小心翼翼的问询道:“然?是你吗?”

  “是你救了我?”男子话中有些感激,却又瞬间变为了质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较之于柳皓然质问的语气,花颤颤显然激动得多:“真是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柳皓然嗤笑一声,却未过于动容,依旧沉声道:“回答我的问题。”

  花颤颤显然被他的语调吓了一跳,背靠着桌子,怔怔的说道:“你,你是不是生气了?对不起,对不起。不过我发誓,我没有乱动你的玉佩,只是看了一眼。就一眼……”

  随即花颤颤颤抖着伸出一根手指,一时间甚至忘了这黑灯瞎火的啥也看不见。

  听得花颤颤的解释之后,柳皓然也终是松了口气,沉默片刻后施施然的说了句:“谢谢你救我。”

  这么说着,柳皓然便借着月光想摸索着出去。

  可是才走了两步便撞上了不明物体,柳皓然这才如梦初醒,他现在是在一个极为陌生的环境之中。

  花颤颤在听得柳皓然“碰壁”之后方才如梦初醒,急忙向着柳皓然的方向行进:“你是不是饿了,你的伤啊还没好,先回床上坐着吧,我给你去做吃的。”

  “不必了劳烦姑娘了。”柳皓然稍稍用努力想从花颤颤的手中将她搀扶着他的手移开。

  花颤颤却是很是固执的挽着柳皓然的手:“这里你又不熟,摔着了怎么办,还是我扶你吧。”

  柳皓然咽了咽口水,最终还是默认了花颤颤的好意:“谢谢。”

  随即想是想到什么一般为方才自己的不当言行做着解释:“刚刚我只是有些害怕,说的话姑娘切莫在意。我也不饿,不必劳烦姑娘特意为我再做吃食,明早再说吧。”

  “那怎么行。”花颤颤本想说柳皓然昏迷了这么久没进食身体怎么受得住?

  可也能感受到男孩儿对自己的排斥,最终还是应下了,“好吧……你若是饿了,随时叫我。”

  “嗯。”轻应一声后,柳皓然再次趴回了床上,却是有些难以入眠。

  许久后,柳皓然都快以为花颤颤要睡着了,却听得花颤颤试探般的声音传来:“你,睡了吗?”

  柳皓然本不想应答,可是在沉默数秒后又觉得自己对救命之人这种态度似是不妥,深吸口气:“还没有。”

  “那,你的伤口还疼吗?”

  “好多了。”

  “那就好。”不知怎的,花颤颤竟是比躺在床上的柳皓然兴奋的多,“家里疗伤的药材不多,待明早上山的时候我给你多采些回来。”

  “谢谢。”这已然是这一晚柳皓然说道不知道第几个谢谢了。

  可是除了谢谢他又不知还能再说些什么,总不能说姑娘的大恩大德无以为谢,小生决定以身相许吧?

  思及此处,柳皓然自己也是愣住了,他竟生出了以身相许的想法?真是该死。

  又过了良久,花颤颤终是再次开口:“那个,你是叫然吗?全名是什么啊?”

  这一次柳皓然没有再回答,即便他也感念花颤颤的救命之恩,但是他却绝不会轻易在不信任的人面前轻易的暴露身份。

  “既然你不愿说,那我以后叫你然哥吧。”花颤颤会意,自顾自的说道,“我叫酒颤颤,你可以叫我酒儿。”

  “酒儿……”

继续阅读:第一章 深夜行刺遇情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太子闯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