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深夜行刺遇情郎
江郎爱哲瀚2019-04-25 23:082,401

  一袭黑衣,黑纱覆面,身段妖娆,步履轻盈,花颤颤如同下凡的妖女般在太子府内的屋檐上游走。

  偌大的太子府时常有侍卫四下里巡逻,却是未有一人注意到黑夜下那抹黑色,明目张胆的游走于屋檐上的一抹亮色。

  花颤颤冷笑一声,继续寻找着太子府内最繁华的院子,因着花颤颤并不知太子府内部构造的缘故,她便只能对比院内的繁华。

  正在花颤颤观察之际,却听得一道厉声冷喝:“姑娘深夜来访,不知所为何事?”

  花颤颤不由得一惊,寻着声音的来源望去,只见一白衣青年静静的坐在一处院子的凉亭之内,手捧茶杯,似是丝毫不愿将至放在眼里。

  花颤颤不由得自我安慰着,此男子定是正在赏月方才发现了自己的行踪,否则……

  她断然不信此人如此年轻,竟有如此高绝的内功不成?

  花颤颤不由得翻身而下,看似柔弱实则暗藏劲芒的掌风袭向那男子。那男子挥扇随意一挡,却是被力道震得有些后仰。

  一番过招下来,那人方才对花颤颤有些正视,暗黑的眸子闪过一道精光:“姑娘好功夫。”

  “多谢夸奖,你也不赖。”花颤颤这话算是很高的评价了。

  她也确实有些动容,原以为眼前这个看起来面容俊秀弱不经风的人是个赏月的谋事。如今看来想必是个守夜的高手了?

  如此想着花颤颤不由得将目光转向了不远处的屋门,此院确实繁华,还有如此高手镇守,想必定是太子住处无疑了。

  花颤颤会心一笑,再次将目光转回那人身上,也就是说只要制住了眼前之人,屋内那手无缚鸡之力的太子便只能任由自己宰割了!

  那男子感受到花颤颤炙热的目光,忽觉有些好笑:“姑娘莫不是刺客吧?”

  “是。”花颤颤大方的承认了此行的目的,沉声道,“别废话,出手吧。”

  “你和别的刺客还真是不太一样呢。”那男子柔声一笑,正欲站起身来。

  却忽闻不远处传来一个快速的由远及近的男声:“太子殿下。”

  花颤颤斜眼看了一眼来人,待得分辨清其口中只言,却不由得心下一沉,太子殿下?

  来人快速的施展轻功来到那白衣男子身后站定,而那白衣男子也终是缓缓起身,微微抱拳道:“请赐教。”

  男子起身之时,引的腰间铜铃晃荡,发出清脆而细微的碰撞之声。

  花颤颤本就是用暗器的高手,一身听声辨物的本事却也不赖,自是将那细微的声音尽收耳中。

  循声望去,却是半块银锁。

  在震惊于眼前之人便是太子殿下之后,花颤颤却是再次震惊于那太子腰间的半块银锁。

  那是?她当年赠予然哥的……定情之物?

  花颤颤难以置信的抬头望向柳皓然,凝视着柳皓然的眼睛颤抖着声音问道:“你是……太子?”

  “是。”柳皓然以为面前的女子只是震惊于自己那太子的身份,便也并未否认。

  往昔回忆如潮水般袭来,花颤颤的目光有些湿润,怔怔的望着柳皓然却不知应当如何开口问询。

  可是一想到不久前打听到的自家姐姐在太子府失踪的消息便心绪难平,一边是挚爱,一边是长姐,让她如何抉择?

  可是转念一想,只是在太子府失踪,或许……

  花颤颤满眼通红的最后再看了一眼柳皓然,决定还是从长计议,故而未做它言的转身离去,施展她那足以惊艳天下的轻功飘然而去。

  负手站于柳皓然身后的男子正欲去追,柳皓然却是抬起手中折扇一挡:“随她去吧。”

  “殿下……”

  望着花颤颤远去的背影,柳皓然浅浅一笑:“放心吧,我自有良策。”

  月明星稀,云淡风轻,柳皓然眼中放出奇异的光彩,却不知是在盘算着些什么。

  翌日,花颤颤装作过路的行人般踱步绕着太子府走上一遭。

  然而今日却是大不相同,往日里看不清深浅的太子府竟是那般的热闹。

  难得热闹的太子府外人头涌动,被人们围的水泄不通,围着外墙的某一处似是在看着告示。

  徘徊在外的花颤颤面色有些难看,不过一晚的功夫,这抓她的通缉令便贴出来了?

  随手拉住一个摇着头从人群中出来的年轻男子,花颤颤含着笑轻声询问:“这位大哥,不知这太子府外今日怎的如此热闹?”

  那人本就失落,如今被花颤颤拉住心情更是急躁,挥手便将花颤颤抓着她的手甩开。正欲动怒之际,却对上了花颤颤那眼波流转的目光。

  瞧得花颤颤那轻纱下隐隐约约的绝美轮廓,那人怒容尽失,笑着为花颤颤颤解释道:“这太子府张贴告示,太子为了讨太子妃欢心,并且择一武艺高强的近侍,十日后在此处比武招人。”

  随即叹一口气,又道:“可惜我学艺不精,怕是无此福分了,最多也就围观看个热闹罢了。”

  “谢谢大哥了。”花颤颤作别那人后便向着人群处走去,心下盘算着自己能有几分胜算,而又是否会被太子认出。

  待得挤进人群前排后一瞧,果不其然如那人所说,因着太子妃突是想要看看武林大会的盛况,奈何嫁做人妇不得远行。

  万分宠爱太子妃的太子殿下便决定为她在太子府外举办一场小型的比试,并且许诺夺冠之人可得黄金百两的报酬,以及进入太子府做太子贴身侍卫的资格。十日后便是比武之期。

  十日不长,无心之人自也难做准备。至于外地之人,散播消息还需些时日,更何况路途之遥,怕是来者不多。

  却不知这太子打的什么主意?

  花颤颤缓缓的退出人群,却依旧遥遥的凝望着告示,面纱下已然嘴角微微翘起,心头主意已定。这场比试简直就是太子专门为她设置一般,给了她混入太子府的良机。

  无论太子有何打算,而这场比试又是否会是阴谋?花颤颤现下最要紧的便是赢下这场比试,仅此而已。

  十日之后,烈日当空,难得的大晴天,一个个或是看起来彪悍或是看起来文弱的男子将正中的比试台从三面围的水泄不通,而这第四面正是太子府的外墙。

  花颤颤一身飘逸烟罗长裙面覆轻纱,混在人头涌动的人群之中,神色淡然的望着比武的台子,与围观看戏之人无异。

  人群中虽也混杂着许多身着劲装的女子,却多数还是男子,毕竟这正中的乃是比武台,习武女子本就不在多数。

  花颤颤这一袭仙女下凡般的装束本该显得突兀才是,奈何大家的注意里均是集中在那比武台上,难得有人将目光在花颤颤身上留恋。

继续阅读:第二章 花愁颤,请君赐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太子闯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