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花愁颤,请君赐教
江郎爱哲瀚2019-04-25 23:082,252

  太子府不远处的一座茶楼上。

  “湫公子,你当真要和这些平民莽夫比试?”

  “怎么?你怕我输?”南宫湫寒摩挲着手中的茶杯,目光之时若有若无的撇几眼那比武台,似乎对于其上正在进行着的比赛不甚在意,又或是太过不屑。

  “这些宵小之辈自然不是公子的对手。”南宫湫寒身后的侍卫对于台上的比试似乎更是不屑,沉声道:“属下只是无法理解,公子既不缺那百两黄金,也不可能当真去太子府当侍卫,为何……”

  南宫湫寒,威震四方的南宫大将军的独子。

  众人皆传南宫宇昊杀伐太重,故而妻妾无数却只得南宫湫寒一个独子,而威名在外的南宫宇昊对于自己这个独子也甚是宠爱。

  可是他堂堂南宫府独子为什么要来这太子府外和一些江湖草莽比试?

  自是……为她而来。

  要说这南宫湫寒的来意,还得从太子妃佟沁说起。

  南宫湫寒自幼和中书令幺女佟沁青梅竹马,奈何两人十五岁那年,南宫宇昊却是娶了佟家长女佟雅。

  自此,南宫湫寒和佟沁的爱情便成了不伦之恋。

  两年后佟雅因不满南宫宇昊好色成性,在南宫府自尽。

  从此佟家便恨上了南宫宇昊,中书令佟连更是将幺女佟沁许配给了一直不满于南宫宇昊暴虐好色的当朝太子柳皓然。

  南宫湫寒端起茶杯小酌一口,轻声开口:“坐吧,比试方才开始,现在上台的也都是些翻不起什么浪的小角色,待得日上三竿时再登场不迟。”

  南宫湫寒说的虽是正理,可也只有他自己清楚,他不急着上场的真正的原因却是——佟沁还未出现。

  西门朔听从吩咐,在南宫湫寒对面坐下:“待会若有公子解决不了的人出现,我便替公子废了他。”

  这句话听着虽是嚣张跋扈,然而有着姜国第一剑客美名的西门朔确实有说这话的资格。

  南宫湫寒笑而不语,却是并未出言反对,若是放在平日里他或许会觉得胜之不武,奈何这场比试对他太过重要,他必须赢!

  南宫湫寒微微攒紧拳头,再一次的将目光转向比试台。

  果然不出所料的依旧是些看起来有些小打小闹的比试,看来真正的高手们还都藏着捏着啊。

  南宫湫寒不由得将目光转向那些安静围观的观众,想要从中锁定有可能让他失手的目标,却是无疾而终。

  正当南宫湫寒想要收回目光之时,却是瞧见了那在一群粗鲁的汉子或是火爆的女子中显得很是突兀的花颤颤,不由得眉头微蹙。

  若说那女子不是来参加比试的,又岂会独自一人立身于比武的人群之中?

  可若说她是来参加比武的,南宫湫寒实在想不出哪门哪派的女子竟是有这般出尘的气质。

  然而就在南宫湫寒愣神之际,却是听得人群的起哄声,原来是太子柳皓然和太子妃佟沁出府了。

  二人在侍卫的簇拥下行至比试台上靠墙的座位上坐下。

  而随着二人的入座,几番比试下来,终是有个能让南宫湫寒看得上的壮汉上台了。

  此人显然功力雄厚出手凶狠,到得后来实在厌倦了宵小之辈的车轮战术,出手越来越狠,在不少人被打残之后,终是没有多少人再敢一个劲的往上冲。

  还不够强——这是南宫湫寒此时的心里写照,这个壮汉虽也武功不错,但是还没有达到太子府前这场比试能够吸引来的人的极限。

  故而南宫湫寒不紧不慢的再给自己沏上一壶茶,静静地等待着。

  果不其然,在没有人再敢上台之后,一袭红衣劲装的女子翻身上台:“琴江山庄江如月,请兄台赐教。”

  南宫湫寒不由得瞳孔微缩,竟然连江如月都来了?

  琴江山庄十年前还是个无名小庄,可是如今在江湖上名头不小,而这首功之臣便是人称江三娘的江如月。

  江如月的武器是一条火红色的长鞭,那拳法为主的壮汉本就不占便宜,加之江如月身法敏捷内功也不弱,那壮汉渐渐处于弱势,而江如月则步步紧逼攻势越来越凛冽。

  江如月既是女子,南宫湫寒便也不能当真让西门朔先去废了她。

  倒不是南宫湫寒自认打不赢江如月,而是照着他南宫家的规矩,赢了女人终究不算什么本事,可若是输了便是丢了大脸了。

  而在江如月击败那壮汉之后,比武台上已然沉静了近两分钟,无人上场迎战,想必是估算了自己和她之间的差距,又或是想卖琴江上庄一个面子。

  南宫湫寒看完江如月和那壮汉的比试后估摸着一算,若是江如月没什么底牌的话,自己要想打赢她大约有七八成的把握。

  这么想着南宫湫寒便也不再犹豫,翻身而下,在房檐上轻轻一点便施展轻功向着比试台而去。

  中途在一路过的马车上借了一次力便偏偏然落在了江如月数米开外的地方:“在下南宫湫寒,请江姑娘赐教。”

  南宫湫寒虽是跟着西门朔学得一手好剑法,但是对方毕竟是名女子,即便放弃用剑后胜率又要再减一成,南宫湫寒还是选择保持风度。

  南宫湫寒在向江如月告过身份后转身向着佟沁一抱拳:“可否请太子妃暂为保管在下的佩剑?”

  佟沁眉头微微一皱,向南宫湫寒传递出一个询问的眼神,似是担心南宫湫寒大意落败:“南宫公子不用兵器么?”

  南宫湫寒走上前去,将手中佩剑递给佟沁,暧昧的看着佟沁眨了眨眼,甚至于在将手中佩剑交给佟沁时还用指尖在佟沁手掌上划过。

  随即收回手来,将腰间折扇抽出,暖暖一笑:“劳烦太子妃记挂,在下用扇便可。”

  数招过后佟沁便已然渐渐不敌,再加之收了南宫湫寒不用兵器的情分,便在一次交锋后挺住了攻势,立身抱拳以示认输:“南宫兄弟好功夫,江某自认不敌,来日若有机会再见,还请兄台不吝赐教。”

  “江湖再见。”南宫湫寒说出这话时嘴角亦是不自觉的微微翘起,这次的比试在他看来已是稳了,正欲走向佟沁取回佩剑……

  “花愁颤,请君赐教。”

  此话一出,太子柳皓然不由得瞳孔微缩,第一时间将目光凝聚在那道娇娆的人影上。

继续阅读:第三章 太子妃和将军之子的勾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太子闯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