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血中含毒
江郎爱哲瀚2019-04-25 23:082,380

  “你还记得府里新来的那个丫头吗?”也不待李管事回答。

  张立继续说道:“就是那个丫头坏了主人的好事。”

  “是啊,我竟是忘了,那日她就是靠用毒胜过了南宫公子。”李管事一拍脑门,如梦初醒般的说道,“想来是她发现了太子殿下中毒?”

  “哪有那么容易发现的。”张立缓缓的摇了摇头,“是那丫头威胁太子殿下,说是给太子殿下下了毒,今日太子殿下下朝后顺便请太医验了验,咱们下毒的事就给暴露了。”

  “你可是要我把责任全推给那个花愁颤?”李管事眼中露出老谋深算般的目光。

  张立不由得叹了口气:“没那么容易,太子已经请过乔太医了,明天就会到府上来。别的饭桶验不出来具体的下毒时间,可却绝难不倒乔太医的。所以这一次,花愁颤没那么容易当这替罪羊。”

  “老夫还真是老了啊。”李管事叹了口气,不再多言,“一切且听张公子吩咐。”

  “吩咐谈不上,大家都不过是为了给主人办事罢了。”随后张立便将自己的想法和李管事细细的交代了一遍。

  若要说起来,也不过是个环中环的手段,在府里府外来回绕了三圈后方才找定了替死鬼。

  也就是说,太子殿下若是怀疑这明面上的人背后有人指使,却也只能查到他对应的府外的人。

  若是真的再查,大抵也不过是再扯出府里的一个杂役罢了。

  即便柳皓然当真绕了三个大圈之后查到了这李管事的头上,却也绝对会把张立摘的干净。

  虽然李管事在太子府上已然潜伏了近二十年,若是折了主人必定痛心。

  但是如今张立可是这整个太子府内最得太子信任的贴身侍卫,孰轻孰重一看便知。

  从李管事的房中出来的时候,张立正好碰上了管事处的张管事。

  “张立?你可是特意来寻我的?”张管事有些疑惑,这个点了,张立来管事处是为何事?

  “张管事多虑了。”张立神色如常的笑了笑,“只是有些事找李管事罢了。”

  张管事和张立没有什么交情,但毕竟都是这太子府的红人,也算是彼此熟识。

  而在张管事看来,张立和李管事之间也是如此,却不知是否真有别的目的。

  但是太子殿下若是当真布置了什么要紧的事情,自也不是他这么个小小的管事应该过问的。

  故而张管事没有多问也没有多想,只是笑着和张立寒暄一二后便道了别。

  走出了管事处的院子后,张立终是松了口气。

  李管事在太子府建立之前,是皇后娘娘的娘家的管家。

  自打十多年前太子府建立之时,就被请到了太子府内当这人员调度的管事。可以说是很难让人怀疑的,这也为主人的很多行动提供了很大的方便。

  张立在向李管事交代完了后续的事宜后,便又前往了花颤颤所在的密室一趟。

  虽是已经想好了脱身之策,但是要在这幽深的太子府安插眼线何其不易?

  自是能够少折一个是一个。

  且不说这花颤颤的一句随口戏言让的他们少不得要损兵折将,光是她的无知打扰了他的任务进行,以及下毒的全盘计划,这一点就不可原谅!

  这也正是为什么柳皓然只是吩咐张立将花颤颤关进密室,而他却对花颤颤“滥用私刑”的缘故。

  再者,若是花颤颤真的招了,虽是时间线上或许会有些差错,可是花颤颤既然曾经深夜来访过。

  便是把太子殿下中毒是半个月前开始,说成是花颤颤曾经潜入府内,却也未尝不可。

  这么想着,张立便再一次的来到了密室。

  可是走到门前的时候,张立却是发现里面的鞭打声和叫喊声竟是听了,不由得心下一惊,花颤颤不会逃了吧?

  张立赶忙加快了脚步,可是开门之际,张立却又不由得酝酿着,若是花颤颤真的逃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毕竟,逃无对证嘛,到时候花颤颤的供词便也就是他说了算了。

  可是当大门打开,张立发现自己的幻想终究还是落空了。

  “立哥。”正在大块吃肉的壮汉赶忙停下了手中的筷子,站起身来恭敬的等待着张立的吩咐。

  张立狠狠地跺了跺脚,目光不善的在那两个壮汉身上环绕一圈,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些没用的东西!

  好在最后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吩咐道:“赶紧吃,吃完了继续打,打到她招供为止。要是太子殿下有什么闪失,我拿你们是问。”

  “是。”

  一旁那腰部衣衫已然破烂,露出一道道醒目的鞭痕的花颤颤却是急了:“太子殿下怎么了?”

  “怎么了?”张立冷笑一声,“放心,暂时还没被你毒死。不然你也就活不到现在了。”

  “怎么会这样。我没有给他下毒啊。他怎么会……”花颤颤失声的呢喃着。

  张立亦知言多必失的道理,没有再在密室中逗留,而是再次和那几个壮汉官方的交代几句后便转身想走。

  花颤颤望着张立的背影焦急的大叫道:“一定是有人给太子殿下下毒了,快放开我,我要去救他。”

  “你要真有这好心救殿下,就乖乖的交出解药。”说完张立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花颤颤感到极度的无助,她害怕柳皓然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那她还怎么挤走佟沁,和她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人厮守终身呢?

  想到这儿,花颤颤整个人都开始颤抖了起来,不,绝对不可以,皓然绝不可以出事。

  这个密室的刑具并不富足,花颤颤也不过是两只手被铁链固定着。

  好在花颤颤手上功夫了得,从小修炼玄玉手的花颤颤还辅修了一门手上的缩骨功。

  待得从铁链中挣脱出来之后,花颤颤拔下了头上的一只银钗,在腰间一处破了皮的地方沾了些血液,便向着其间一个正在用餐的行刑之人射了过去。

  当银钗稳当的刺进了那人的皮肤之后,用餐的两人均是反应了过来,抓起一旁的砍刀便向着花颤颤冲来。

  那中钗之人还未冲到花颤颤的跟前便倒了下去,而另一人在和花颤颤的打斗中亦是几个回合便落败了下来。

  待得制服了那人之后,花颤颤给他也来了一钗,直到那人继而倒下,花颤颤方才拍了拍手:“大功告成。”

  花颤颤冷笑一声,这群傻子又岂能想到,即便搜走了她随手携带的毒药和暗器,可是她的血液便是这世间致毒之物。

  ————【江郎留言】————

  坑品有保证,每日2-3更,可追更可养肥。

继续阅读:第九章 不必客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太子闯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