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不必客气
江郎爱哲瀚2019-04-25 23:082,241

  离开密室前,花颤颤顺手拿走了挂在密室门口的针灸袋。

  而这虽说也是她的暗器中的一种,可是却并没有淬毒,也就是说在某些时候还是可以用来救人的,比如现在。

  花颤颤心急火燎的冲出了密室,略一思量便已有盘算。

  天色渐暗,想必已过饭点,而柳皓然这种时候通常都是在书房里批阅奏折的。

  花颤颤一提气便飞上了房顶,向着柳皓然书房的方向而去。

  忽而想到柳皓然中毒一事,花颤颤不由得一顿,柳皓然既是中毒了,想必今日应当不会再批阅奏折才是。

  这一停顿外加强扭着转身,落脚间腰上溢血之处有些犯痛,好在这一些皮肉伤对她倒也没有太大的影响,现下还是柳皓然要紧。

  一想到柳皓然竟被歹人下毒,花颤颤甚至于忘了昨晚柳皓然曾怎样言语羞辱与她,也不再想计较自己身上这一道道的鞭痕是拜何人所赐,只愿他不要有大碍才好。

  可是待得去柳皓然住的院子走了一遭后,却是发现屋内空无一人。

  花颤颤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底暗自嘀咕:批奏折真的有这么重要吗,然哥也真是的,中毒了也不休息,现在还只是个太子,若是以后当上皇上了,还不待忙成啥样。

  心中虽是百转千回,却丝毫没有停下身形,长叹一口气后向着书房而去。

  敢这般在太子府屋顶上来去自如毫不顾及的,除了没心没肺的花颤颤外怕是也难找到第二人了。

  看到书房中的亮光后,花颤颤终是松了口气,总算没再找错地方,轻轻地跃下了房顶。

  当花颤颤“衣衫褴褛”的推开书房的门时,柳皓然正好抬头。

  两人对视间,花颤颤清晰地看到柳皓然的瞳孔微微一缩,显然对她的突然出现感到很是意外。

  而花颤颤脱口而出的那句:“然哥。”则让平时波澜不惊的柳皓然眼中满是震惊。

  花颤颤自知失言,正好借着转身关门的时间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再次面对柳皓然的时候已然恢复了淡漠的表情。

  而柳皓然也早已藏好了眼底的惊异,冷冷的望着门口那不懂规矩,屡次擅闯他书房的花颤颤:“你怎么又来了?”

  花颤颤也是回过神来,差点忘了正事,急忙走上前去,一边理所当然的说道:“听说你中毒了,我来给你瞧瞧。”

  “你有这么好心?”柳皓然冷眼打量着离他越来越近的花颤颤,冷哼一声,没好气的说道,“我中毒还不是拜你所赐?恐怕你是没想到自己阴谋暴露的这么快吧。”

  花颤颤也不理会柳皓然的出言不逊,径直来到柳皓然的面前,一把抓住了柳皓然的手腕:“就是因为你认为是我下的毒,我才急着自证亲白啊,不然你以为我怎么可能给你这种小肚鸡肠的人诊治。”

  柳皓然明显的有些无奈,却是并没有将花颤颤的手隔开,亦没有将手腕挣脱,任由着花颤颤为其把脉。

  其实现下柳皓然心底已经有些相信这次这毒可能不是花颤颤下的。

  可是嘴上却并不打算放过花颤颤:“这不是你自己下的毒吗,怎么?还非得做个认真验毒的样子给我看么?”

  花颤颤为柳皓然把过脉后已然知晓柳皓然的症状,没好气的和柳皓然开起了玩笑:“我演戏演全套不行啊。”

  话虽是这么说,可是花颤颤心底却是送了口气,索性柳皓然并无大碍,害她白担心了这么久。

  “能治吗?花神医?”

  “能。”花颤颤这么说着,便转身想拿柳皓然的毛笔,为柳皓然写下该开的药。

  可是柳皓然却是一把握住了花颤颤的手腕,恢复了清冷的语气,婉拒了花颤颤的好意:“有劳花神医了,不过我已经请了乔太医明日过府,是什么毒药明日一验便知。”

  “你不相信我?”花颤颤握笔的手紧了紧,没有回头,声音却冷了下来。

  曾经的柳皓然不会这样的,这玩笑开着开着就把天给聊死了的本事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养成的。

  柳皓然没有回答,而在花颤颤看来,这答案自然也是不言而喻的,故而花颤颤也没再开口。

  花颤颤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深吸一口气后缓缓的放下了笔,依旧没有回头的向着门外走去。

  只留下一句:“你中的是慢性的毒药,晚一天治疗也死不了。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就等明天你请的太医来给你诊治好了。”

  轻轻地合上了书房的门后,花颤颤有些颓然的靠在了门上。

  抬头望向天空,明月皎皎,然而却星光寥寥,孤苦凄清的意境正与花颤颤的心境交相呼应。

  不知是上天的垂怜与同情,亦或是嘲讽?

  低头看了看腹部的伤口,鲜血流过裤口后渐渐凝结,好在并没有多少滴落而下,倒是让花颤颤少了些麻烦。

  至少她的血液有毒的事实还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这也正是花颤颤没有打算救治密室中那两个人的原因,当时虽是事急从权,可是事后为了不留下隐患,只能做一回他人眼中的毒妇和歹人了。

  抬手贴近胸口,那枚玉佩早已被体温暖的温热,甚至于因为常年的佩戴,宛若已经融入身体之中一般。

  如今若非伸手触摸之时,都已然感觉不出此处带有一块玉佩。

  良久之后,花颤颤方才尽可能的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可是就在她正准备回房之时,身后的门却突然往前挤了挤,花颤颤一个踉跄,差点儿扑倒在地。

  花颤颤稳住身形后,回头有些幽会的看向柳皓然,正对上柳皓然那云淡风轻的眸子。

  花颤颤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撇了撇嘴,便想离开。

  没想到刚走了两步却被柳皓然叫住:“站住。”

  听得柳皓然语气似乎有些不善,花颤颤愣了愣,随即满不在乎的问道:“有事?”

  “你怎么受伤了?”

  柳皓然这虽是一句关心的话语,可用的却是质问的语气。

  让得花颤颤听了后不由得有些恨得牙痒痒:“拜你所赐,不劳关心。”

  说完后便又向着院外行去。

  直到院口之时,听得身后柳皓然那一句:“不客气。”

  花颤颤一个气短,险些喷出一口血来。

继续阅读:第十章 真假腼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太子闯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