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赶紧忽悠
苏桥2020-01-14 09:253,574

  李苗苗追不到那偷东西的小乞丐,气愤地回到当铺,和失主李姑娘道歉说:“对不起,没追到人。”

  李姑娘体恤地说:“李捕快已经尽力了。”

  “只是我把玉佩丢了,回去不好解释。”她面露难色,小心翼翼地问道:“要不,李捕快陪我走一趟,回家和我爹娘说清楚,不然我爹会打我的!”

  李苗苗拍着胸膛说:“没问题。”

  但李姑娘东西还没买全,她和李苗苗约了时间地点,提着篮子先离开了。

  这时,李苗苗才有机会打量接得住她几招的太叔泽,道:“抱歉,之前误会你和那乞丐是一伙儿的了。”

  太叔泽翻着白眼,说:“本大侠武功高强风流倜傥,哪里像和脏兮兮的小乞丐一伙儿了?”

  说着,太叔泽上下打量李苗苗,说:“倒是你这捕快眼瞎得很,才会说这种话。”

  这话听得李苗苗也想翻白眼了,她嗤笑地说:“连我都打不过,还武功高强呢!江湖险恶,与其把牛皮吹破天,不如先把武功练上去!”

  当铺内其他人见两人吵着吵着又要打起来了,特别是那位接手当铺的新管事,直愣愣地看着毫无风度和李苗苗争吵的太叔泽,那表情跟见了鬼似的,他还是第一回见他们家长御使大人这副无耻的嘴脸,别说,看了特别想揍他!

  这时,对面酒肆的陈掌柜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惊呼道:“我认识那个小乞丐!”

  李苗苗一听,瞬间放弃和太叔泽纠缠,快步过来询问说:“你是?”

  陈掌柜先是自我介绍,然后说:“那小乞丐原来是城外一户陶姓人家的大儿子,陶家家境殷实,几年后又生了一个小儿子,两兄弟差了六七岁,但感情很好,可惜好景不长,两年前陶大郎夫妻带着两个孩子到县城赶集时因为人太多丢了孩子,夫妻俩请人帮忙找,最后只在河边找到头破血流的大儿子,小儿子却不见了。”

  “后来,大儿子醒了发现弟弟不见就疯疯癫癫的,时不时跑出来找弟弟。后来不是灾荒嘛,陶家为了活命到其他地方乞讨,当时把大儿子带走了,没想到这孩子自己偷偷跑回到处来找弟弟了!”

  说着,陈掌柜感慨不已,说:“也不知道渡安县是遭了什么诅咒,不少人家都丢了孩子,但只有小乞丐念念不忘到处找弟弟。也是作孽啊!”

  李苗苗听后直觉哪里不对,陈掌柜说小乞丐疯疯癫癫的,可她看小乞丐目光清明口齿清晰,不像发疯,倒是抢了玉佩不还,还声声念说玉佩是弟弟,这件事才让人生疑。

  结合陈掌柜最后的话,李苗苗很想立即找陆羡之。

  太叔泽双手环抱于胸,呵呵地直白道:“这世上哪有什么诅咒!都是骗人的话。”

  这话让李苗苗对太叔泽有些另眼相看,这位“大侠”看起来似乎也不是那么讨厌嘛,她赞同地点头说:“这件事我回去会和陆大人明说的。”

  陈掌柜把兑换碎银和铜钱,只留下酒钱,其余的如数交还给太叔泽,道:“这位大侠,你数数有没有少钱。”

  太叔泽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把碎银铜钱往怀里一揣,道:“我信掌柜为人。”

  陈掌柜听了好话,心情舒畅地回酒肆。

  等李姑娘买了新布,急赶慢赶地回来,远远地就看到李苗苗手里捧了包东西毫无形象地吃着,走近后她发现李苗苗身边还有一个人,是那位看起来不好相与的大侠。

  “李捕快,我回来了。”李姑娘小心翼翼地和李苗苗打招呼,却不太敢看太叔泽,总觉得这人眼神冷冰冰的,怪吓人的。

  李苗苗毫无形象地舔着手指,确定吃光后,转头对太叔泽说:“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对了,我叫李苗苗,本县捕快,你叫什么名字?”

  太叔泽嫌恶地皱了下眉头,回道:“太叔泽。”

  “太叔兄弟……”李苗苗抬手要拍太叔泽的肩膀,被太叔泽一个闪身避开。

  太叔泽实在看不惯李苗苗身上所谓江湖中人不拘小节的侠气,却也没太落李苗苗面子,道:“抱歉,我不太习惯别人近身。”

  李苗苗点着头说:“不错,有这悟性,不怕以后武功不增进!”

  见李苗苗一副以后跟我混有前途的姿态,太叔泽想吐槽点什么,最后都闭嘴了。

  李苗苗觉得这小弟收得好,转头和李姑娘,说:“姑娘请带路。”

  “好的。”

  李姑娘应了声,带着李苗苗和太叔泽往城南走去,直到出了城门,李苗苗这才想起陆羡之好像就在附近,心里想着不知道待会儿能不能碰上。

  另一边,宋师爷领着一位穿着简朴满脸风霜的老大爷姗姗来迟。

  宋师爷见了陆羡之,立即引见道:“李里正,这位就是县老爷大人。”

  李里正弓着脊背,满面忧愁地看了陆羡之,就要跪下,说:“小人见过……”

  陆砚眼明手快地扶起李里正,说:“老人家,地面烫,我家大人用不着这么虚礼的。”

  陆羡之依旧老神在在的,他轻点着头,算是免于李里正的虚礼,他转头对陆砚,说:“陆砚把种子给李里正瞧瞧。”

  “是,大人。”陆砚麻溜地掏出一小袋良种,递给李里正。

  李里正是十里八村最大村落李家村的里正,也算是见过不少世面,偏偏看不准眼前这位新上任的县太老爷要做什么,他接过那袋种子,仔细一瞧,顿时眼前一亮,赞道:“良种,绝对良种啊!”

  说完,他紧紧地揣着那袋种子,小心翼翼地问陆羡之,说:“县老爷,您要把这种子给小人?”

  陆羡之点头说:“这是朝廷派发下来的良种,每村每户都有,如今每个村落的青壮年都外出讨生活,我新官上任,不清楚每个村子还有多少人能种地。听说李家村是个大村子,李里正也颇有威信,特来请教。”

  说话间,又有不少十来岁的孩子背着箩筐从村里出来,之前大太阳的,他让陆砚过去问这些孩子要去做什么,一开始他们还不说,后来见陆砚没恶意他们才说要去附近山林捡果子挖野菜树根,不然晚上大家要饿肚子了。

  可见李家村今日怕都是靠这些孩子养着,也不知道他们种地行不行。

  陆羡之保持着一副冷高样,但语气并不难听,李里正心中对这位县太老爷的厌恶感减少几分,躬身回道:“种,肯定能种!不仅我们能种,其他村子也能种!大人若是不信,可派人巡查。我们绝对不会昧下良种,卖到的!”

  陆羡之嘴角一抽,道:“李里正言重了,我从未想过你们拿良种换劣种换钱。”

  说着,陆羡之摸着下巴,说:“要不这样,李里正到时县衙的人过来帮你们一起种。”

  陆砚惊讶地看着陆羡之,说:“大人,我们不会种地啊!”

  陆羡之淡然地说:“不会就学啊!眼下七八月,赶在过冬前,种一茬。到时朝廷的粮食也下来了,先让百姓把这年安安稳稳地过过去,明年大家伙儿的日子会好过的。”

  “对,俗话说否极泰来。”一直沉默的宋师爷开口道。

  李里正张了张嘴,最终只能点头应下陆羡之与百姓一起种地的事。

  之后,陆羡之又问了一番李里正村里的情况,李里正老老实实地一一回答了,却没邀请陆羡之等人去村里走一趟。

  陆羡之见天色差不多,准备告辞时,闲着无聊的陆砚远远地看到一身捕快皂衣的李苗苗和人往这边来,他挥手打招呼说:“李捕快!”

  李苗苗还在想能不能碰上陆羡之呢,这下直接撞上了。

  她左手边的李姑娘见了李里正,抱着新布跑了过去,娇嗔地说道:“爹,松哥送的玉佩被人偷了。”

  李里正一听心里咯噔一跳,问道:“怎么丢的?”

  李姑娘抹着眼泪,和李里正把事情说清楚。

  李里正叹了口气,安抚闺女说:“放心,陆大人会帮你找回玉佩的。”

  陆羡之正打算回头找李苗苗问清楚,就听到李里正的话,他点头模糊地说道:“嗯,李里正说得对。”

  李苗苗顺利将李姑娘送回亲人身边后就安静地站到一旁了,倒是跟在她身边的太叔泽毫不掩饰地直勾勾盯着陆羡之直瞧,仿佛能从陆羡之身上看出朵花来。

  陆羡之送走李里正和他闺女后,回头迎上那道炙热视线的主人,嗯,长得不错,但不如他好看,看打扮像位走江湖的大侠,但那张白净未经历风霜的脸一点都没说服力,让此人看起来更像从独身从家里跑出来的富贵人家的公子。

  得出这个结论的陆羡之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我的脸好看吗?”

  太叔泽立即赏了陆羡之一个大白眼,说:“男人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

  李苗苗点头,应和道:“对啊,男人长得好看又不能吃饭。”

  “陆大人啊,咱今晚吃啥啊?要不再请人做饭吧?”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自从做饭的冯妈妈死后,李苗苗已经少吃了两顿好的了!

  “没钱请什么人做饭?”陆羡之狠心地拒绝了。

  李苗苗生气地说道:“刘县丞可都和我说了,那位长御使大人赏了你五十两,你不拿钱请人做饭,那就先还我钱!一百两先还五十两!”

  陆羡之毫无风度地拒绝道:“现在衙门用钱的地方多了去!而且你不是说只有你一个捕快,忙不过来吗?我打算先用这笔钱多请几个人,好给你打造一支捕快队伍!”

  说着,陆羡之将视线放在太叔泽身上,开口问道:“这位大侠,没有兴趣来衙门当个捕快啊?”

  太叔泽不屑地哼了一声,冷酷地说:“没兴趣。”

  李苗苗却眼前一亮,她笑着说:“嘿,你不是说要和我学武功吗?你来衙门当捕快,我马上教你!”

  太叔泽露出为难的表情,李苗苗见状赶紧上猛药,在这又破又旧的小县城碰上个会武功的不容易啊!能忽悠先忽悠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