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没一个正常的
苏桥2020-01-14 09:253,236

  一路从李家村回县衙,太叔泽满脑子被李苗苗强塞了很多垃圾话。

  直到他坐在残破的厅堂中,才回过神质问自己为什么要跟这群看起来不太正常的人回来?

  “太叔大侠,既然你来都来了,那要不要留下当捕快啊?我和你说……”李苗苗像没看到太叔泽那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继续洗脑推销说。

  等陆羡之换了身衣裳出来,李苗苗还在洗脑太叔泽中。

  他轻咳两声,说:“李捕快,你之前说有事要禀报,现在这边没外人了,你可以说了吗?”

  被陆羡之这么一提醒,李苗苗正经地说道:“陆大人,我确实有事禀报!”

  然后李苗苗把之前遇到那个小乞丐的事和陆羡之说了一遍,末了,她转头看着太叔泽说:“陆大人,当时太叔大侠也在,如果有些事我没说清楚的话,你可以问太叔大侠,看有哪些细节我没注意到。”

  闻言,陆羡之微蹙眉头道:“你确定那个小乞丐没有疯?”

  问这话时,陆羡之回想那位李姑娘见到李里正时的表现,的确不像撒谎,可如果李苗苗的推测是真的,那么衙门那好几卷的幼童丢失案也算有点眉目了。

  想着,陆羡之转头看向太叔泽,问道:“太叔大侠,当时你有觉得哪里不对吗?”

  事实上,刚刚听了李苗苗的话,太叔泽才明白为什么李苗苗在那位李姑娘面前是那个表现,不是李苗苗缺心眼,而是李苗苗敏锐察觉到不对劲,才会按下不动。

  被陆羡之这么一问,太叔泽仔细回想当时当铺中所有人的表现,最后仔细回想酒肆的陈掌柜说那席话时的一点细节。

  太叔泽痞气地摸着下巴说:“我确定发现一点东西。”

  陆羡之拱手道:“太叔大侠请明说。”

  太叔泽摸着空荡荡的肚子,没有直接回答,反问:“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陆羡之一哽,微微眯着那双好看的桃花眼打量着眼前这位坐没坐相的大侠,片刻,他张嘴道:“太叔大侠初来乍到,对渡安县的情况不甚了解,但我要告诉你,这个小乞丐或许是几十桩幼童失踪案目前唯一可知的证人。”

  太叔泽听后,面色不由得凝重起来,他吃惊地问道:“这小小的渡安县竟然丢了这么多孩子?”

  陆羡之让陆砚把他们早先整理的卷宗拿出来,说:“太叔大侠胸怀大义,陆某先在这里谢过大侠。”

  说着,陆羡之朝太叔泽双手一拱,顺势作揖,太叔泽被吓得急忙站起身,虚虚扶住陆羡之,震惊地道:“我去,这位陆大人是嫌我命太长吗?要是受了你这一拜,让我以后怎么在渡安县立足?”

  太叔泽骂骂咧咧的,看似很不给陆羡之面子,事实上他心里门清着,眼下他是民,陆羡之是官,他又没做利民利苍生之事,怎么可能受陆羡之这拜?

  刘县丞从后头出来时,正好听到太叔泽骂陆羡之的话,他板着脸,指着太叔泽斥道:“你是何人,胆敢辱骂朝廷命官?”

  陆羡之赶紧招手让刘县丞闭嘴,说:“刘县丞,这位大侠不是有意的。”

  太叔泽摸着鼻尖,坦荡地说道:“抱歉,我这个人心直口快,路见不平会忍不住想拔剑相助,既然陆大人问我,那我就老实回答。”

  “当时当铺中,小乞丐、李姑娘、陈掌柜,他们各执一词,却没说谎,我看不出其中是否有隐情,我只看到陈掌柜说话时,那当铺掌柜似乎想阻止陈掌柜,不过陈掌柜说的都是大家都知晓的事情,所以当铺掌柜没再有小动作,至于原当铺老板,那位乔小书生和他母亲两个人对小乞丐的事不了解,听完陈掌柜的话还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至于接手当铺的那位管事,我就不清楚了。”

  太叔泽一手搭在腰间的长剑,一手捋着头发,条理清晰又懒懒散散地回答说。

  刘县丞一开始觉得太叔泽对他们家陆大人太不尊敬了,听完这话,他发现这位大侠不简单啊!

  李苗苗更是叉腰,自豪道:“不愧是我看上的人,太叔泽,你真的不考虑留下来当捕快吗?以后我们一起为民除害!”

  面对豪迈的李苗苗,太叔泽嘴角一抽,这位女侠是不是看不懂人的表情啊?从头到尾一直自说自话!

  “谢谢,我觉得一个人无拘无束,挺好!”太叔泽拒绝道。

  再一次被拒绝,李苗苗并不伤心,因为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说动太叔泽留下当捕快的!

  陆羡之仔细思考太叔泽的话,再结合李家村的一些情况,他更加觉得整个渡安县不寻常,暗处仿佛潜藏一股成分不明的势力,从朝廷的方向看来,这股势力对官府不利,但从百姓的反应看,百姓显然已经习惯这股势力的存在。

  以李家村为例,据说大部分年轻人拖家带口地外出讨生活,留在村中的不是年迈腿脚不便的老人,就是体弱无法长途跋涉的幼童,可中午的时候,他和陆砚在田头等候时,却看到不少半大小子提着篮子背着竹筐到山里找野菜捡野果,以供村里的老人孩子食用,即使如此,李家村的大部分人家还留着烟火,显然他们并未真正断炊,这显然和大部分人家外出讨生活不相符。

  “这着实有趣。”陆羡之摸着下巴,呢喃。

  离他最近的宋师爷不清楚陆羡之在想什么,他转头和刘县丞对视一眼,发现彼此没有露馅儿后,那颗提起的心又慢慢放了回去。

  刘县丞不清楚陆羡之发现了什么,他却不会坐以待毙,凑近问:“大人,待会儿不会又是您掌勺吧?”

  陆羡之眯着眼看着刘县丞,回道:“怎么?我做的饭菜不好吃?”

  刘县丞摸着鼻头,完全没办法昧着良心说好吃,他委婉地劝道:“大人,或许您懂得吃,却不一定懂得做啊!”

  李苗苗偷听刘县丞和陆羡之的悄悄话,她赞同地点头说:“陆大人,为了大家伙儿能更好地为县衙卖命,请您一定要找个价优又厨艺高的厨娘回来呀!”

  太叔泽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群落魄的人表演,见陆羡之再三表示不可能把钱浪费在招聘厨娘上,他不屑地说道:“瞧你们这穷酸样,不就一个厨娘吗?还要讨论这么久?”

  陆羡之坚持地说道:“现在衙门清贫得很,没有余钱另请人,眼下情况,钱不仅应该花在刀刃上,还得一分钱掰两半花!”

  这模样让太叔泽更看不上了,他切了一声,站起身说:“既然你们这边没饭吃,我可不想留下来陪你们饿肚子,差不多时候了,我得找个地方吃饭!”

  说着,太叔泽转头问刘县丞,说:“听闻这些天渡安卫那边有动静,我在外头问其他人,都没人给我解惑。但你衙门的人应该可以回答我吧?”

  刘县丞觉得太叔泽突然找他说话有点莫名其妙,但他还是耐着性子解答说:“这两天,陆大人不是审了一桩案子嘛。其中一位疑犯就是渡安卫的千户,老百姓不敢议论渡安卫的事,所以没人回答大侠的问题。”

  太叔泽听后,似乎暗暗松了口气,说:“也就是说渡安卫的异动和北关未关?”

  然后,他小声地问道:“那现在还能出关吗?”

  刘县丞摇头说:“这我就不清楚了,大侠要出关?”

  太叔泽握着长剑,一脸正气地说:“本大侠要出关除恶扬善,让关外的鞑子知道咱大盛是不好惹的!”

  刘县丞听后,呈现一副灵魂出窍的傻样,抱歉这题超纲了!

  李苗苗听到太叔泽的话,她眼冒精光地跑过来,赞赏地说道:“太叔泽,有志气!你什么时候出发,我和你一起去关外闯荡!”

  随后,陆羡之出现拉着兴奋的李苗苗,说:“李苗苗,身为渡安县捕快,你要去哪儿?”

  李苗苗的满腔热血瞬间被陆羡之给浇灭了,她冲着陆羡之做鬼脸,说:“陆羡之,你把钱还我,我觉得渡安县太小了,本女侠想到更广阔的天地闯荡!”

  陆羡之毫不留情地训斥了不知天高地厚的李苗苗一顿,连带太叔泽一并接受惩罚!

  这会儿天色渐暗,太叔泽一副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做什么的表情,呆滞地和李苗苗蹲在县衙后头的空地上,手上拿着从隔壁借来的工具,前头还摆着一小袋看不出名堂的种子。

  陆砚按照陆羡之的命令,站在一旁催促道:“嘿,发什么呆呢!你们赶紧把地翻一番,待会儿大人的饭菜要做好了!”

  李苗苗抬头瞪了陆砚一眼,恶声恶气地说:“等着,以后看我整不死这个陆羡之!”

  太叔泽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他觉得自己一定和渡安县八字不合!不然怎么会疯了和李苗苗这个傻丫头蹲在这里种地?

  他的一世英名啊!全毁在陆羡之和李苗苗手里了!

  听着李苗苗狂喷陆羡之的厨艺如何糟糕又喜欢荼毒人,太叔泽呵呵地想,不管陆羡之再如何聪明,不也让成功混入县衙!

  就是他严重怀疑整个渡安县县衙没有一个正常人!头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