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吓死人了
苏桥2020-01-14 09:253,423

  陆羡之有了这笔钱后,让刘县丞对外先招一批捕快,对此,李苗苗举双手双脚赞成。

  结果公告发了好几天都不见一个人来,搞得整个衙门气压极低,想当捕头的李苗苗更是气得不轻,整天跑外头,不是寻找那个小乞丐的踪迹,就是游说太叔泽加入她的捕快队伍!

  陆羡之则在刘县丞等人的帮助下,把幼童失踪案的所有案宗集中到一起,找了老半天,终于找到小乞丐弟弟的那宗案子。

  案宗上的记录简直是稀巴烂,要不是有李苗苗和那位酒肆掌柜的说辞,陆羡之都看不懂案宗上写了什么!

  “宋师爷来之前,衙门的师爷是哪位?就案宗这水平,不会是买官进来的吧?”陆羡之啧啧两声,嫌恶地说道。

  刘县丞也不过比陆羡之早来那么几个月,况且这些年,渡安县衙门的人员变动非常频繁,即使看着案宗上的记录时间,一时间他也猜不出到底是哪位,只能实诚地说:“案子是两年前发生的,当时衙门里乱得很,要不是这些日子和大人整理这些案宗,我都不知道整个渡安县有这么多冤假错案!”

  陆羡之淡淡地瞥了刘县丞一眼,确定刘县丞不是说谎后,转头看向如隐形人的宋师爷,道:“宋师爷有什么看法?”

  宋师爷接过案宗,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整个案宗写得乱七八糟的,其中不少字写错胡乱涂掉也没重写,他头疼地说:“大人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但这个小乞丐实在太可怜,我们必须帮!”

  听着正义感十足的话,陆羡之还是那副悠闲的模样,他不担心小乞丐躲起来,他更担心小乞丐偷玉佩被贼人发现后会出事!

  介于之前衙门在百姓中的威信降到低谷,他也不期望小乞丐能亲自到衙门自首。现在只能庆幸外头有李苗苗精力十足地到处找人,希望这样能暂时震慑住贼人。

  突然陆砚跑进来,说:“大人,外头来了个老人家说是沈千户的仆人,过来认领沈千户的尸首。”

  闻言,陆羡之的桃花眼露出笑意,道:“先去将人请进来。”

  刘县丞不安地说道:“咱不是很早以前就通知渡安卫那边过来认领沈千户的尸首,那位监军大人也说了会尽快派人处理沈千户的尸首,同样遇害的乔家人早被领回安葬,怎么不是渡安卫的人来,而是沈千户的仆人过来的?”

  “大人,渡安卫那边不会出什么事吧?”

  说这话时,刘县丞不由得压低了音量,十分担心被人听了去。

  陆羡之淡定自若地说:“刘县丞,你不必担心,有钟将军在,渡安卫不会有事的。”

  听到钟将军的名号,刘县丞的脸色渐渐好看几分,他拍着胸口,说:“还好有钟将军在。”

  宋师爷幽幽地说:“兴许是安慰监军大人贵人多忘事,你看冯妈妈一家人的尸首也停在义庄没人认领,要是冯家那边再没人来,估计再过几日,义庄那边怕要把冯妈妈一家往乱葬岗随便给埋了。”

  刘县丞摸着发冷的脖子,倒抽一口冷气说:“宋师爷,下回说话请先提醒下,不然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宋师爷苍白着脸,回道:“多谢刘县丞提醒,以后我会注意的。”

  陆砚正好进来,说:“大人,那位仆人已经在前厅等着了。”

  陆羡之站起身,说:“走,去瞧瞧。”

  刘县丞和宋师爷跟在陆羡之身后,来到前厅,看到了沈千户的这位仆人。

  惴惴不安地站在一旁等候的沈老仆看到陆羡之直接跪在地上,说:“小人见过大人!”

  陆羡之平静地看着沈老仆,示意他起身说:“无需多礼。”

  然后他问了沈老仆一些事,得知沈老仆确实是奉了那位监军大人的命令前来认领沈千户的尸首,听着沈老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他们沈大人是无辜的,希望陆大人早日将害死沈大人的凶手抓拿归案!

  陆羡之自然而然地应道:“这凶手肯定是要抓的,只是凶手太过狡猾,把所有可能接触的人全部毒杀,老人家你也看到我们衙门就剩这么点人,想破案可能没那么容易啊!”

  沈老仆十分明理地说:“大人有难处,小人也知道,不求大人破案神速,只求大人早日抓到凶手!”

  陆羡之满口应下,说好。

  这时正巧李苗苗带着太叔泽回衙门,陆羡之让李苗苗带沈老仆去义庄认领尸首,太叔泽深深地看了这位沈老仆一眼,都没坐下喝一口水又跟李苗苗走了。

  看着太叔泽匆匆的背影,陆羡之摸着下巴想,啧啧,看来衙门的第二个捕快稳了!

  等李苗苗回来,陆羡之问她说:“义庄那边怎么了?”

  李苗苗就把沈老仆见到那沈千户的尸首后,差点没哭倒在义庄,最后还让他带来的一个壮汉背他,这才顺利将沈千户的尸首带走。

  “听老人家说是要带沈千户回老家安葬。”李苗苗喝着茶,说道。

  陆羡之一听,问道:“沈千户老家哪里?”

  这两天都在装酷哥的太叔泽开腔说:“说是竹阑道那一带。”

  “那就是在帝京附近?”陆羡之摸着下巴说。

  太叔泽点头说:“那应该是吧?反正不外乎是那几个地方。”

  陆羡之忍不住感叹说:“看来这位沈千户的背景有点深啊。”

  李苗苗放下茶杯说:“反正人都死了,背景深有什么用?”

  陆羡之抬手,用手中的书拍了李苗苗的头,说:“李女侠,请问你找到那小乞丐了吗?今早那位李姑娘可又过来问何时能找到她的玉佩!人家可等着拿回玉佩早日成亲!”

  太叔泽跟着李苗苗跑了一天,觉得口渴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直接喷了出来,斥道:“这玩意儿是人喝的吗?”

  那口水不偏不倚正好喷到陆羡之脸上,陆羡之额头青筋一抽,道:“太叔大侠,能不能不要乱喷水?”

  太叔泽翻着白眼,说:“你们茶水难喝还不能让人说了?”

  陆羡之一开始觉得太叔泽这种富家公子哥装大侠跑江湖不容易,就算对方说话不好听,他能忍就忍!结果这位太叔大侠可真给脸不要脸啊!还好是冷掉的茶水,要是热茶,他的脸还要不要了?

  “抱歉,咱衙门太穷,请不起太叔大侠喝碧螺春,这茶太叔大侠要是喝不惯就别喝,我让陆砚给你来杯清水。”陆羡之微笑地说道。

  太叔泽觉得陆羡之笑得不怀好意,他哼了一声,道:“不用,我自己出去找地方喝好酒!”

  李苗苗这两天跟在太叔泽身边,混到不少好吃的,心说太叔泽不愧是富家少爷,对吃讲究得很!别看现在渡安县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城中还真藏了不少美食!可惜他们穷,舍不得在吃食上大手大脚花钱!

  被美食滋润后的李苗苗对太叔泽的称呼都变了,她谄媚地笑问:“太叔大哥,一会儿上哪儿喝酒?”

  看到李苗苗这副无耻蹭吃蹭喝的嘴脸,太叔泽的白眼都快翻上天了,刚想拒绝不带李苗苗,结果眼角余光瞥见穷酸的陆羡之,陆大人听说喝好酒,看他的眼睛都冒金光了。

  “太叔大侠,这渡安县哪儿有好酒?可否让本官也尝尝?”

  自打贬官到渡安县,陆羡之也好久没喝过好酒了,肚子里的酒虫一下子就被太叔泽给勾了出来。

  其他人见状,纷纷表示可以帮太叔大侠品尝好酒!

  最后太叔泽不得不“拖家带口”地领着这帮厚颜无耻的官差,真去喝酒了。

  渡安县最繁华的大街上,一家名玉筝楼的酒楼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

  “没想到小小的渡安县还藏有这么一家酒楼。”陆羡之站在玉筝楼门口,忍不住感叹。

  别看玉筝楼外部看起来并无特别,里面的装潢十分精美,很快,陆羡之发现玉筝楼虽为酒楼,但这里的掌柜伙计都是女子,乍一看这么多女子抛头露面为生活奔波,他也好奇得紧。

  太叔泽显然不是第一次上玉筝楼喝酒,掌柜秋华见太叔泽出现,立即迎上来,她不动声色地打量和太叔泽同行人,道:“太叔大侠,还是老位置吗?”

  太叔泽刚想点头,回头看到身后的人,他立即改口说:“随便给我们安排一个靠窗的位置。”

  秋华算了下人数,引来一位年轻女子让她好好招待太叔大侠,然后她转身去给太叔泽准备好酒。

  年轻女子领着他们一群人浩浩荡荡地上楼,太叔泽一眼就选中靠窗一个位置,飞身过去,抢在他人前头坐下,他得意洋洋地说道:“咱就坐这里喝酒。”

  陆羡之坐下,正好看到街上的景象,说:“确实是好位置。”

  李苗苗坐另一边,视野正好落在一楼的台子上,这会儿台子上有人忙碌着,她拉着那位准备要走的年轻女子,问道:“阿白姑娘,一会儿有表演吗?”

  年轻的阿白姑娘笑着回道:“客官们都是有福了!今儿正好是我们家秋若凉姑娘上台弹琴的日子!”

  李苗苗没听过秋若凉的名号,她兴奋地拉着阿白姑娘又问了不少问题,直到秋华领着几位姑娘给他们这桌上菜,她才放阿白姑娘离开。

  太叔泽听到秋若凉时,眸色一深,再次感觉这个渡安县不简单。

  倒是陆羡之像从未听过玉筝楼秋若凉的名号,先给自己斟满了一杯酒,闻着许久未见的酒香,他忍不住感叹说:“好酒!”

  其他人也纷纷称赞玉筝楼的酒好,彩虹屁听得掌柜秋华哈哈大笑,说:“各位大人,喜欢就多喝一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