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玉筝楼
苏桥2020-01-14 09:253,219

  玉筝楼走的是风雅贵气的路线,喝的自然不是什么烈酒,加上整个玉筝楼从店小二到掌柜全是女子,酒楼里的酒也很风雅。

  陆羡之喝的这杯桂花酿据说是玉筝楼楼主亲手窖藏的陈年老酒,香醇怡人,连陆羡之这种不是好酒之人,都接连喝了好几杯。

  他放下杯子,见对面的太叔泽一脸凝重地看着一桌子美味,没有动手,开腔问道:“太叔大侠,你不是说饿了?怎么不吃?”

  李苗苗拿着筷子眼疾手快地埋头抢菜,听到陆羡之的话,她转头看去,发现太叔泽的脸色确实很难看,她关心地问道:“太叔大哥,你不会真那么弱吧?”

  说着,她夹了一块肘子往太叔泽碗里放,说:“来,吃一块就能把义庄里发生的事给忘记的。”

  太叔泽隐忍的看着碗里的炖肘子,听了李苗苗的话,他的脸色又白了几分,闻着阵阵香气,胃里像有东西翻滚。

  紧接着,他苍白着脸,捂着嘴巴,往一旁干呕起来。

  那声音听得隔壁桌的客人骂骂咧咧哀声怨道,偏偏迎上太叔泽那张臭脸和桌上的长剑,他们也只敢动动嘴皮子,不敢动手。

  陆羡之见状,立即找来店小二给太叔泽送上一壶热茶。

  刘县丞从美食中挣扎出来,分神地打量太叔泽,他恍然大悟地说:“大人,太叔大侠可能是见了那谁停放了几天的尸首,心里难受,所以见了肉觉得恶心。”

  闻言,陆羡之心中对太叔泽的怀疑又减了几分,如果是那位大人派来的人,就算做了伪装,也不应该是太叔泽这副熊样!

  稍稍放下心后,陆羡之安抚太叔泽几句,说:“太叔大侠,当初我第一次见到尸体也和你一个反应,现在你留在县衙,以后多得是锻炼的机会。”

  太叔泽一听就开喷,说:“陆大人你是在做梦吗?本大侠从头到尾就没答应要留在你们县衙当捕快,还有我不是因为尸体吃不下东西,我这是中暑了!”

  听着太叔泽的狡辩,李苗苗拍着马屁,点头说:“对对,太叔大哥是中暑吃不进东西。”

  陆砚等人被李苗苗的狗腿惊呆了!对李女侠而言,有的吃才是娘!

  宋师爷停下筷子,幽幽地看着周围,提醒道:“你们能不能换个地方再来说李捕快和太叔大侠在义庄发生的事啊?”

  一桌子的所有人:“……”

  影响大家伙儿的食欲,真是抱歉了啊!

  可惜没有人真的悔过,反而几个人浑水摸鱼地吃吃吃。

  等太叔泽表演完毕,准备动筷子,回过头只看到一桌子残羹冷炙。

  他震惊地说道:“你们都是饿死鬼投胎吗?”

  好不容易蹭了个饱饭的刘县丞摸着肚子,笑着回答说:“这不是难得碰上有人请客,就不小心多吃了一点。太叔大侠不会这么小气吧?”

  就算不是灾年,刘县丞也没余钱上玉筝楼打牙祭,这不是见太叔泽人傻钱多,上来就点了一桌子玉筝楼的招牌,加上有李苗苗这么个“饭桶”在,他们不得使劲抢吗?

  太叔泽一噎,他幽幽地看着一桌子“蝗虫”,不停安慰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他好不容易骗过陆羡之这只小狐狸,成功混进渡安县衙,自然不能在这种小事上搬石头砸自己脚,功亏一篑!

  旋即,太叔泽大方拍着腰,说:“放心,本大侠有钱,要是没吃饱,可以再点菜。”

  “大哥,你真的太好了!我要一盘香酥肉粉蒸鱼和大虾!”李苗苗积极响应,她在争抢中囫囵吞地只吃了个半饱,不是她功夫不好,而是没经历灾荒的她实在抢不过刘县丞和宋师爷啊!

  特别是宋师爷,那虎口夺食的狠劲儿,让李苗苗都叹为观止啊!

  陆羡之因为顾着品酒,不过他比只顾装逼的太叔泽好一点,有陆砚帮他夹了几筷子菜,才免于饿肚子。

  很快,太叔泽叫来店小二,又点了好几道菜。

  就在这时,一伙儿人凶神恶煞地从外头涌了进来,走在最前头的赵勇是个肌肉虬结满脸络腮胡的壮汉,腰间挂着一柄刀身雄厚的大刀,看起来就来者不善。

  赵勇满脸凶相地环视玉筝楼,高声吼道:“你们主事的是谁?”

  说话间,一个身形瘦弱,蓬头垢面跟个乞丐似的男人被这伙人从后头推了出来,赵勇一副要给他伸张正义地说道:“你仔细瞧瞧,你婆娘是不是真在这玉筝楼。”

  有眼尖儿的客人一眼就认出这个瘦弱的男人是谁。

  “这不是入赘曹家村的懒汉张吗?他们一家不都到外头逃荒了,这 懒汉张不会是嫌路途遥远,乞讨辛苦,丢下他婆娘孩子偷偷跑回来,见玉筝楼全是姑娘,就找蝙蝠帮的人想诈玉筝楼啊?”

  不知是谁说的公道话,但在场的人听得是真真切切,且不说蝙蝠帮是怎么回事,单凭懒汉张的说辞,蝙蝠帮就找上玉筝楼要人,显然是看玉筝楼好欺负!

  在场有不少玉筝楼忠诚食客,看到这个情形,纷纷站玉筝楼这边。

  那懒汉张被人这么一质问,他像害怕似的哆嗦了下,偷偷地看了赵勇一眼,得到赵勇的鼓励后,他挺直腰板,说:“我、我当然有证据,不然蝙蝠帮的各位大人怎么会出面帮我!你们说是不是?”

  本地人听了懒汉张的话,开始动摇了。

  蝙蝠帮是渡安县境内一个颇有威信的江湖帮派,别看他们中不少人长得跟坏人似的,但在之前灾情最严重时,蝙蝠帮施粥赈灾,青壮年逃荒各村各户留下老弱病残,也多是蝙蝠帮的人帮忙照应。

  最近,陆羡之也特别关注了下这个蝙蝠帮,发现蝙蝠帮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侠义之帮,他还思考着接下来的农忙,准备亲自道蝙蝠帮请他们帮忙种地,好让百姓度过这个灾年。

  没想到他们还没去找蝙蝠帮,蝙蝠帮的人正义感爆棚,帮着丢了老婆孩子的懒汉张到玉筝楼找事。

  李苗苗和陆羡之对视一眼,她的手放在腰上的刀上,低声道:“大人,一会儿他们要是打起来,我出手先控制住领头的壮汉。”

  陆羡之点头说:“他们是蝙蝠帮的人,之后我准备找他们帮忙,所以一会儿你千万不要得罪他们了!”

  李苗苗点头保证她一定不会伤人。

  姗姗来迟的掌柜秋华从人群中走来,看着闹事的赵勇,冷笑地说:“笑话!我们店里不管是厨娘还是小二全是走正规渠道签的卖身契!再说,玉筝楼不看出身,只看愿不愿意留在玉筝楼,我倒想问问闹事的人,他婆娘为什么愿意和我们玉筝楼签卖身契的?”

  秋华没有否认懒汉张的婆娘在玉筝楼,反过来质问懒汉张他婆娘为什么自愿卖身!

  懒汉张以为找了蝙蝠帮当靠山,就能从玉筝楼里不费吹灰之力把人带走,却不想玉筝楼这么刚!直接把他那点小心思摆台面上说了!

  懒汉张怕秋华又说对他不利的话,他耍赖地往地上一坐,撒泼地说道:“你们人多势众,欺负人!我要去报官,说你们拐骗良家妇女,拆散别人的家庭!”

  秋华讥笑道:“那也得你敢去!要是不敢,玉筝楼帮你报!”

  懒汉张没想到秋华会这么说,他连滚带爬地来到赵勇脚边,哀求说:“赵大哥,你看这玉筝楼太嚣张了!她们都不把蝙蝠帮放眼里!”

  懒汉张的心虚,秋华的磊落,赵勇都看在眼里了,偏偏这懒汉张和他家有点沾亲带故,他不禁在心里埋怨懒汉张给他们惹事!

  赵勇一把拎起懒汉张,说:“张老哥,你怕是在外头久了,大概还不知道新任县老爷已经走马上任,别看这位陆大人年纪轻轻,那可是青天大老爷!上来就判了乡绅乔家的案子,乔富贵一家子死得只剩一个孝子小乔秀才!”

  “你要是真有冤屈,就去县衙击鼓鸣冤去!不要妄想拉兄弟几个下水!”赵勇威胁地说道。

  懒汉张哆嗦着差点站不稳,他一路急赶慢赶回来讨回老婆,根本来不及打探其他消息,他惊悚着张脸,说:“那县老爷的位置不是招了诅咒吗?怎么还有人敢坐这个位置啊!”

  赵勇冷笑一声,将懒汉张推出去,拱手对秋华说:“抱歉秋掌柜,我们没打听清楚就莽撞上门找事。”

  说着,赵勇掏出一锭银子送到秋华面前,说:“这钱算我们蝙蝠帮给玉筝楼的补偿,还请秋掌柜收下,给兄弟几个在秋楼主那边说几句好话!”

  秋华冷冷地看着赵勇,她没有立即接过那银子,突然,她笑着说:“既然这懒汉张诬陷我们玉筝楼抢了他婆娘,赶巧陆大人正在本店吃饭,你们等着,我让人上楼请陆大人下来!”

  “至于这银子,我收下。”

  说完,秋华转身对所有的客人说:“今个儿,赵壮士请大家喝酒!”

  秋华麻利地让小二姑娘们给每桌送上一壶酒,她独自上楼请陆羡之。

  陆羡之在上头听得是清清楚楚, 他老神在在地等着秋华上楼请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