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争辩
苏桥2020-01-14 09:223,429

  石氏看了眼看似关心她的王婷婷,心中突然有了计划。

  “既然县令大人让我去,那我就去一趟吧。”

  乔富贵跪的膝盖都疼了,实在忍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等了半天石氏都没有来,忍不住有些心虚,生怕母亲不来了。正在他焦急的时候,衙役过来禀报说石氏来了。

  乔富贵长吁一口气。

  可是当他看见站立在自己身边的石氏的时候,又有些心虚。

  石氏的表情十分严肃,薄薄的嘴唇紧紧的抿着,显得脸上的皱纹都变得特别深刻。

  她站在那里,还没等堂上的大人说话,一把拽过乔富贵的衣领,抬手就是几个巴掌甩了过去。

  陆羡之听到身边的刘县丞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他自己也察觉出来了,这石氏……比乔富贵聪明多了。

  石氏抽完了乔富贵,怒声道:“都是你娶的好媳妇儿!”

  乔富贵捂着腮帮子呆住了。

  陆羡之:……

  石氏转过身来,优雅的跪在堂下,朗声道:“民妇石氏,没能将儿子教育好,十分羞愧。”

  这老妇人,厉害啊。

  这两句话既能将乔富贵说的那些话归结于没教育好的胡说八道,又能把自己清清白白的摘出去,还顺便甩锅给了儿媳妇,简直一箭三雕!

  陆羡之摩挲着惊堂木,忍不住笑了。

  “看来石氏你知道乔富贵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石氏道:“娶妻当娶贤,自从我儿娶了那不贤的妻子,我这个做母亲的也早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天。只是民妇经常在佛堂吃斋念佛,一年都不出来几次,对我儿的管束确实松懈了。”

  乔富贵还捂着脸呢,他吃惊的看向石氏,似乎没听明白自己亲娘在说什么。

  她还说对自己管束松懈?哪里松懈?明明是严的很好吗?

  陆羡之道:“娶妻当娶贤,有道理……不过刚才乔石氏你说的都是你娶的好媳妇儿,指的是谁?”说道都是你娶的好媳妇儿这句话的时候,他甚至还惟妙惟肖的学了一下。

  乔石氏脸色有些难看,她看着陆羡之,觉得面前这个眨巴着一双大眼儿的县令似乎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乔石氏的态度瞬间软了下来,她垂下头,抽出手帕按在眼角上,声音带了一层水汽,“民妇糊涂啊!”说完,就开始抽泣。

  陆羡之差点儿给这位老太太鼓个掌,这聪明劲儿,若是乔富贵学去哪怕一星半点,也不是现在这幅蠢样子。

  乔石氏带着哭腔道:“我家老爷走得早,就留下这么一个儿子。民妇如珠如宝的看着他养着他,就跟照顾自己的眼珠子一样,却不知这样竟然害了我儿。我儿被民妇养出了憨傻任性的性子,稍有不满就开始大闹。当初娶了梁氏,那梁氏看上去倒是个好的,可是却与我儿不和,且三年无所出。大人,我乔家一脉单传,眼看着这血脉就要断了。后来王氏有了身孕,为了避免那孩子是庶出,所以民妇才不得已……”

  “好一个不得已。你不得已,便可以将守过重孝的儿媳休弃?不得已就看着你儿子四处抢掠那些无辜的女人?乔石氏,你可知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犯了我大盛法律?”陆羡之一敲惊堂木,大声道:“乔石氏承认休弃守重孝之梁氏,承认乔富贵宠妾灭妻,来人啊,给我……”

  话音还未落,乔石氏便高声道:“大人,民妇可没有承认过!”

  陆羡之手中的红签还没能扔出去,闻此言看向乔石氏,“哦?可是你刚才说自己不得已?”

  石氏道:“是,民妇不得已,是因为民妇早就吃斋念佛,很少理会家中事务。将梁氏休弃一事则是我儿被王氏言语蒙骗,稀里糊涂才做下这样的事情。待民妇得知之时已经晚了,遍寻梁氏不着,只能依了我儿!”

  “娘……娘你在说什么啊?”乔富贵彻底傻掉了,“那家中庶务不都是……”

  “家中庶务都是王氏再管,你母亲我不过把控着你的银钱花销罢了。儿子,你已经听信那贱妇胡乱说话不是一次两次了,娘看着你喜欢王氏也就不敢说什么,可是如今……如今发生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不跟娘说呢?”乔石氏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手底下掐了乔富贵两把。

  乔富贵嘴角抽搐,他似乎明白了石氏想要说什么,做什么。可是王氏肚子里正怀着他的孩子呢,而且王氏十分得他的意,就这么舍弃了,他舍不得啊。

  而且这跟他一开始的想法实在是太不同了,他想要舍弃的明明是眼前这位老太太。

  陆羡之收回红签,语气又恢复慢悠悠的状态,“乔富贵,你母亲所言,可是真的?”

  “这……”乔富贵急出一脑袋的汗,“我母亲,所言,这个……所言……”

  “怎么?是真是假你都不知道了?”陆羡之啧了声道:“来人啊,把王氏带来!”

  石氏头皮有些发紧,比起当年逆来顺受的梁氏,王氏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而且王氏与自己娘家还挂带着表亲。这次案子了解,怕是要跟表亲结上仇了。

  儿子虽然不争气,可是她这个做娘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真的坐牢或者流放,而且……她看向旁边站着的不卑不亢有若青竹的小李秀才,心想梁氏虽然不怎么样,可是这儿子养的却不错。乔家这一支以经商为主,乔老爷子的父亲也就是她公公曾经砸了大笔的钱买了个闲职,只是个闲职就已经让乔家受益许多。可惜乔老爷子不争气,生了个儿子也不争气。但是这个孙子却是个好样的,虽然现在十六岁了,但是以后养在她手底下,就算是六十岁也得听她的,不是吗?

  若是能经过这件事用王氏把儿子换出来,在把孙子要到手里,简直不能再好了。实在不行,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也可以不要了,只要有小李秀才这个孙子,她后半辈子就是个老封君!

  至于梁氏,当初她能拿捏住梁氏,那么现在也能。

  王氏一手扶着肚子,一手扶着大丫鬟秋容,哭哭啼啼的上了堂。

  “大人,”王氏泪眼婆娑的看向堂上,见那县太爷竟然是个年轻貌美的男子,顿时一愣,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她对着陆羡之眨了眨眼睛哭道:“大人,不知为何让几位衙役大哥把民女带到这里来?”

  说完又转身看着乔富贵与石氏,“相公,婆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乔富贵有些心虚,不敢看王氏的眼睛,只是垂着头。

  王氏察觉出有些不对劲儿,她突然膝行到石氏身边,伸手抓住石氏的手臂道:“婆婆,如今媳妇儿已经有了身孕,大夫说这一胎必定是男胎。那,那别的孙子,您就别要了吧?”

  石氏冷哼一声道:“我乔家血脉,岂能流落在外?”

  王氏脸色有些不好看,可是她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捂着脸嘤嘤嘤的哭。

  等王氏演完了,陆羡之才不紧不慢的开口。

  “王氏,你可知本官为何要将你带来?”

  王氏抽泣道:“民女不知。”她说着,还羞答答的看向那问话的大老爷,脸上浮起红晕。

  陆羡之笑了笑道:“你既然不知,本官就告诉你。刚才你的丈夫和你的婆婆与本官说,当初休弃梁氏,都是你的注意?”

  王氏愣了,她想了想道:“民女与相公情投意合,只不过晚了梁氏几个月才嫁入乔家。梁氏三年无所出,当时民女有了身孕,相公为了让孩子生出来身份好看些,才,才……”

  陆羡之道:“也就是说,休弃掉梁氏,是乔富贵的主意?”

  “王氏你不要信口开河!”石氏突然道:“若不是你当初有了身孕,我儿怎么可能会将你纳入家中?若不是你将我儿蒙骗,他怎么会冒着被人告宠妾灭妻的风险,将梁氏休掉?这一切你不过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将我儿耍的团团转罢了!”

  王氏就算是那种后宅女人,可也不是个傻的。宠妾灭妻四个字出来,她瞬间就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了。

  她恨恨的看了眼石氏,梨花带雨道:“表姨,你,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我与相公从小便情投意合,可是家中已经有梁氏存在,我宁愿做小也想要与相公在一起。梁氏无所出,表姨你处处看不上梁氏,多少次用言语辱骂梁姐姐?是,我是有了身孕才进入乔家,可是我不争不抢,只想陪伴在相公身边。表姨,当初你与我说,因为梁姐姐生不出孩子,怕乔家绝了后所以想要休掉梁氏扶我为正,如今这一番话,您忘了吗?”

  与石氏相比,她自然是不怕的,毕竟肚子里还有个孩子呢。

  石氏被她一通抢白,脸色也有些难看。

  她抬头看向陆羡之,大声道:“大人您可见着?这王氏能言善辩花言巧语,我儿就是这样被他迷惑蒙蔽。一个未婚有孕的女子,我怎么可能看在眼中,还将她扶正?现在想想简直丢脸!”

  王氏不与她争辩,只是哭着摇晃着乔富贵的胳膊,道:“相公,婆婆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说奴家?相公,奴家如今有了你的孩子,却被婆婆如此羞辱,以后孩子生出来还让他怎么活?”

  乔富贵左边是母亲右边儿是媳妇儿,前面还站着前妻给他生的儿子,真的是左右为难,一张旁边都纠结成了个包子了。

  陆羡之也不制止,兴致盎然的看着热闹,看了半天道:“你们既然谁都不承认,那本官就让梁氏来指认好了。”

  这句话一出,石氏闭了嘴,王氏也开始抓着手帕拧在手中,乔富贵更是眼神躲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