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反咬一口
苏桥2020-01-14 09:203,315

  乔富贵一愣,他直起身子道:“大人怎么能这么说?我休书都给了……”

  “休书给了就能表示你不是宠妾灭妻?”陆羡之冷笑道:“这休书我也看了,真是令人惊讶啊。”他说着,把手边的休书往下一抛,正好落在乔富贵面前。

  乔富贵拿起那封休书,因为时间长久,休书已经泛黄,但是保存的仍旧很好。

  “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陆羡之托着下巴,眯着眼看着乔富贵,“你自己打开看看不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吗?”

  乔富贵的眼神从陆羡之的脸上转了好几圈,他真的有点儿搞不懂这个县令了。说他没有背景吧,可是行事诡异嚣张,说他有背景吧,但是这名状元和丞相吵架一事,怕是所有人都知道了。

  难道……他背后之人……

  乔富贵的眼神不禁猥琐起来,嘿嘿笑道:“这休书是草民写的,自然知道里面写的是什么……”他把休书打开道:“不孝敬父母,善妒,不生养……”说道这里,他猛地一愣。

  陆羡之哼了声,悠闲地敲了敲桌案,“不孝敬父母,善妒,不生养。确实犯了七出。可是据我所知……梁氏并不是一个不孝顺父母之人,她在乔家之时晨昏定省,从不拖拉。而且你父亲重病她也有在床前伺候照料,可是大孝未过你便将梁氏休弃并且抬王氏未正妻……乔富贵,你可知守孝之后便不在七出之内这条法规呢?”

  “……这?”乔富贵转了转眼珠子,嬉皮笑脸道:“草民,草民不知啊,只知道她三年未能有所出……便休了。”

  “三年未能有所出便休了,可是为何你如今却要跟梁氏抢儿子?”

  “这个,我……”乔富贵开始结巴。

  “老爷,老爷!!!”堂外突然有人在大喊。

  陆羡之啧了声,“是谁在外喧哗吵闹?”

  片刻,一名衙役跑了过来,低声道:“禀告大人,是乔家一名小厮,说给这乔……老爷报喜。”

  陆羡之道:“哦?喜从何来?将人带进来吧。”

  没一会儿,那名小厮跑了进来,噗通跪在堂下磕头,“给青天大老爷磕头。”

  陆羡之噗的笑出声来,“说说,你家老爷怎么着就有喜事了?”

  那小厮兴奋的脸都涨红了,他转身看向乔富贵道:“老爷,刚才夫人晕倒了,找了大夫,说夫人有喜了,刚好三个月!”

  乔家夫人有喜了,刚好三个月。算算日子正好是乔富贵落马之前有的。

  乔富贵一听便知道这是他娘护着他让他回去的意思,毕竟王氏有喜的事如今人人都知晓了。所以他便将计就计,装作大喜的样子,虽然身子笨拙却突然从地上蹦了起来,“真的假的?有了?太好了太好了……”他说完才想起来这是在公堂之上,又连忙跪下道:“大人,大人,草民不予那梁氏争孩子了。草民自己有孩子了,哈哈。”说完又爬起来想往外跑。

  “站住!!”陆羡之怒喝,“这公堂可是你家开的?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乔富贵蓦地冒出一身冷汗,他又连忙转回身来跪下,讪笑道:“草民太过于惊喜了,所以有些忘形,还请的人见谅。”

  “惊喜?本官就怕你惊大过于喜呢。”陆羡之看向乔富贵的眼神有鄙视有怜悯,但是更多的是不屑。

  “这……大人为何如此说?”乔富贵有些不懂,他都不跟梁氏抢孩子了,怎么还不让他走?

  陆羡之点了点桌面,突然歪过头看向刘县丞,“刘大人,这乔富贵问我为什么这么说,本官该怎么回他?”

  刘县丞其实想的跟乔富贵一样,既然不抢孩子了,家里夫人还有了喜,这案子就算完了啊。怎么这陆大人还来问他?

  他刚要张嘴说什么,突然一个激灵。

  他怎么就忘了,这个案子如今已经不是抢不抢孩子的问题了,而是小李秀才要状告亲夫宠妾灭妻一事。按说儿子告父亲本就属于大不孝之事,可现如今还没有确定这小李秀才就是乔富贵的亲生儿子,那么儿子替母亲状告母亲前夫宠妾灭妻,反而算是大孝。

  刘县丞脑中百转千回也不过瞬间,他轻叹一声,板着脸道:“乔富贵,如今可是小李秀才告你宠妾灭妻!而且王氏有喜之事昨日我们都知道了,难不成你今日才知道?”

  乔富贵明显有点儿懵,他脑子飞快的转了两圈,大声道:“儿子告父亲本就不孝,草民还没告他呢!”

  刘县丞的嘴角抽了抽,要不是在公堂之上,他都想要掩面了。为何如此愚蠢的一个胖子,竟然能生出来小李秀才那样俊秀聪慧的孩子呢?

  他不禁看了看堂下站着的小李秀才,只不过小李秀才看上去十分平静,就连乔富贵这句话都没让他撩一下眼皮子。

  这孩子真是不错,未来前途无量啊。

  陆羡之又笑了,他道:“乔富贵,你说儿子告父亲……也就是说你承认这小李秀才是你的亲生儿子了?”

  乔富贵一梗脖子,“那是自然!”

  “若他是你亲生儿子,那么梁氏就没有犯休书中三年未有所出这一条,不是吗?”陆羡之慢悠悠的问道。

  “这……”乔富贵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道:“当时,当时这孩子在那梁氏的肚子里,我怎么知道她有没有?”

  “可是梁氏后来不是去找你了吗?但是你家并不承认她腹中孩子是你的,对不对?”

  “我……这个……”乔富贵彻底没话说了。

  陆羡之道:“梁氏为你父亲守过重孝,按说并不能因为七出而休弃,可是你不但休了她,还羞辱梁氏与他人私通,差点儿逼得梁氏跳河自尽。而十六年之后的如今,你却因为自己无后,想要强抢梁氏的儿子,并且口口声声说那儿子是你的。乔富贵,是不是你觉得,这天下之事只要随了你的心意就可以想要就要,想不要就不要?”

  乔富贵连忙趴下磕头,“草,草民冤枉,草民可没有这么想过!”

  陆羡之道:“那你有何冤屈,说出来本官听听?”

  乔富贵卡壳,结结巴巴道:“草民,草民……那个……”

  陆羡之见他结巴了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又道:“那你可知你所犯之事,已经触犯了大盛法律,轻则两百杖,重则流放?”

  乔富贵哪里经的住这个,他整个人都呆住了,愣了好半晌才大声呼道:“大人,草民冤枉啊,草民当年也并不想休掉梁氏的,可是草民的母亲看梁氏不顺眼,非要草民休掉她!”

  若是石氏在这里,怕是要一口老血喷出来了。

  陆羡之提高声音道:“也就是你的母亲哪怕知道这样会导致你流放杖责,也要逼迫你这样做?”

  乔富贵点头如捣蒜,“是是是,就是这样!”反正他对石氏也十分烦了,那个老太太平日里吃斋念佛,可是却对他管手管脚,就连平日里多花个钱都要叽叽歪歪好半天。若是这次能让石氏坐牢,那乔家就是他一个人的乔家,乔老爷也当得名正言顺了。

  刘县丞看着慌忙往石氏身上推所有罪责的乔富贵,实在没忍住,捂住额头哎了声。

  陆羡之一本正经的点点头道:“哪里有这样的母亲,简直岂有此理。来人啊,将石氏给本官带上堂来!”

  立马有衙役应了声,去提石氏了。

  刘县丞摇了摇头,他看了一圈略一皱眉,凑到陆羡之耳畔低声问道:“陆大人,那李姑娘呢?”

  “你说的可是李捕头?”陆羡之问。

  刘县丞抽了抽嘴角,每次提起李捕头这三个字,就明确告诉他自己还要仗着李捕头的钱吃饭呢,于是痛苦的点点头道:“就是,就是李捕头。”

  陆羡之道:“李捕头去查案了,一会儿就能过来。怎么?刘县丞想念李捕头了?”

  “不不不,没有没有,只是下官这几天都没有见到李……捕头,所以问问。”刘县丞连忙拒绝,他自从亲眼看见李苗苗将一枚银锭捏成个球之后,就再也不敢触李苗苗的霉头了,恨不得见了都绕着走。

  “什么?”石氏听到外面有衙役要将自己带去衙门,一拍桌子站起来怒声道:“一个小县令,要我过去?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成?”

  王氏也得了信儿,几乎快要笑出来了。她一手扶着腰一手握着大丫鬟秋容的胳膊,摇曳生姿的跑到自己婆婆那边,刚进门就听石氏在发脾气。

  “娘,媳妇儿刚才听了个事儿,吓得不行,想来问问娘究竟是怎么回事。”王氏娇滴滴的说着,然后撩开了门帘子。

  其实石氏并看不上这个儿媳妇儿,比起梁氏,这个王氏简直差多了。不过王氏却是自己的表外甥女儿,有着这个关系,再加上当初却是想要动一动梁家,所以才默许了儿子将梁氏休掉。

  可是谁知平静了十多年,到了现在竟然又闹出事儿来了。

  石氏有些烦躁,她挥挥手让王氏坐在一旁,然后问乔管家,“你可知那边为何要让我去?”

  乔管家皱着眉道:“小的听了几句,好像是说大少爷宠妾灭妻,是,是因为您让他这样做的。”

  石氏气的眼前发黑。

  她养了三十多年的儿子,如今学会咬她这个当娘的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