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小秀才再告
苏桥2020-01-14 09:203,305

  刘县丞一瞬间想到了很多。

  乔家和乔知府的关系,二十万两白银是否和乔家有关系,是否和乔知府有关系,若是和乔知府有关,那么乔知府背后的人是谁?再加上那个姓陆的莫测的态度,导致刘县丞越想越焦虑。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急匆匆回去自己的房间,提起笔给老东家开始写信。

  这个地方真的待不住了,他总怕自己再从这里待下去小命估计都保不住,只希望老东家能看在自己矜矜业业那么多年的份上,让自己回去继续老老实实的做县丞。

  他确实是怕啊。

  还没等何县令回信,乔家又爆出个事儿。

  乔家现任主母王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掐指一算,正是乔富贵出事之前的日子。

  这下乔富贵美了,也不管什么梁丽娘什么小李秀才,满心满眼的盼着王婷婷肚子里的那个是个儿子。

  可是这个高兴劲儿还没过呢,那小李秀才替母伸冤,告乔富贵宠妾灭妻。

  整个渡安县的人都惊着了,搞不懂小李秀才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宠妾灭妻这件事在大盛可真真是个严重的事儿,当年先帝在的时候,就因为一名官员宠妾灭妻,不但撸了官员的帽子,而且三代之内不能参加科考,不过这个三代是免除了正妻的那个孩子。

  原本官压一方的四品大员就这么被卸了,如今全家人只能指望那已经与他合离的正妻的儿子可以“光宗耀祖”了。至于平民,若是做出宠妾灭妻之事,两百棍加流放是妥妥的。

  不过在这小小的渡安县,就算有这种事基本上也会被压下来,受欺凌的反而要忍辱负重的活着,欺凌人的反而得意洋洋。所以在这种偏远小县城里,很多人压根没有什么宠妾灭妻是个罪的概念。

  所以小李秀才这么一告,整个县城都轰动了。

  刘县丞脑袋嗡嗡响,打死他都不信这一告里面没有那个陆县令的手笔。

  陆羡之升堂,不过乔家乔富贵称病没来,让乔管家送了个食盒过来。食盒打开,几个金元宝上面放着几张银票,和一封乔知府与乔富贵家来往问候的家书。

  陆羡之捏着那一封家书,冷笑出声。

  “病了?病了也得来。正好本官也会一些岐黄之术,兴许能给乔老爷看看病呢。”

  乔管家陪笑道:“我们老爷身子一直都不太好,如今得知主母怀有身孕,大喜之下反而发了烧,实在不能来了。”

  “哦……”陆羡之捏着那封信在桌上点了点,道:“乔富贵不能来……嗯,可是这封信是什么意思?乔管家,你是不是装东西的时候装错了?”

  乔管家撩开眼皮子瞅了陆羡之一眼,虽然赔笑,可是语气中却带着不屑,“我家老爷说了,那个梁氏和小李秀才他会给银子赔偿,看在乔知府的面子上,还请大人网开一面。”

  陆羡之放下那封信,手指在乔知府的名字上点了点,压低声音道:“你的意思是说……乔知府要包庇你家老爷宠妾灭妻?”

  乔管家的嘴角抽了抽道:“这,这算什么包庇,都是一家人……”

  “那就是说乔知府明知道你家老爷宠妾灭妻,却视而不见,甚至让本官也要视而不见?”

  “大人这话说的……小的听不懂啊。”

  “听不懂啊……”陆羡之往后靠了靠,突然笑道:“本官能给你家老爷治病,也知道你家老爷生的什么病,你信吗?”

  乔管家没想到这陆县令突然又说道治病上了,差点儿没转过弯来,他干笑了几声道:“我家老爷请了县里最好的大夫。”

  “哦,那你的意思是说本官不如你家老爷请的大夫了?”陆羡之猛地沉下脸来,他把食盒推到乔管家面前怒道:“本官愿意给你老爷治病是你老爷的福分,怎么?你家老爷连这种福分都不要了吗?”

  乔管家被他突然的大声吓得往后推了两步,惊醒过后连忙跪下连声道:“小的,小的没有这个意思。小的这就回去禀告老爷。”说完便连滚带爬急匆匆的走了。

  “怎么?那个姓陆的非要我儿过去?”石氏喝了茶,掏出帕子来优雅的擦了擦嘴角,“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县令,真把自己当个玩意儿了。他看了知府大人的信也没说什么?”

  乔管家愁眉苦脸,添油加醋的说道:“那陆县令不知好歹,口口声声的说如果大少爷不去,他就要禀告皇上,说知府大人对乔家宠……那什么,包庇什么的,小的听着心里害怕。”

  “这个姓陆的究竟是个什么来头?”石氏皱紧眉头,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乔管家道:“这……小的也不清楚,找人打听过了,都说是因为和丞相吵架惹得皇上不喜,就给扔到这里来了。”

  石氏冷笑道:“你别忘了,人家还是个新科状元。初生牛犊不怕虎,这新官上任,三把火怎么着也得烧一下 。不过他也应该打听打听,我们乔家……他烧的起还是烧不起!这样,我写一封信你给知府大人送去,我们不好整治他,但是有的是人能整治他。”

  乔管家诺诺的应了下来,又问道:“那陆县令还等着大少爷过去呢。”

  石氏半合着眼,看着手中的佛珠道:“去一趟就去一趟吧,省的说我们乔家对他这个新县令不敬。”

  乔富贵确实生病了,他脸色苍白,四肢无力。肥硕的身躯躺在床上唉声叹气,怎么着都不舒服。

  榻边上坐着几个小妾,有的打扇有的捶腿有的给剥葡萄,看上去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乔管家硬着头皮,撩开帘子走了过去,“大少爷……”

  乔富贵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叫我什么?”

  乔管家一激灵,立马笑道:“老爷。”

  乔富贵哼了声,道:“叫你老爷我什么事儿啊?”

  乔管家道:“陆县令让您过去一趟。”

  乔富贵怒道:“你没告诉他老爷我生病了呢?”

  乔管家道:“老妇人也让您过去,省的被说我们乔家对新县令不敬。”

  “我呸!不就是个县令,当自己真的是个官儿呢?”乔富贵有些生气,“油盐不进的玩意儿,他以为自己还是受宠的新科状元呢?”说完,就开始咳嗽,咳的脸都涨红了。

  小妾们纷纷上前,拍背的拍背,抚胸的抚胸,娇声娇气的安抚着。

  其中一名小妾笑道:“既然老妇人都让老爷过去,那老爷就过去一趟呗,不管怎么着对方也是个县令呢,好歹去给个面子。”

  “哼,宠妾灭妻?真当老爷我是吓大的!”乔富贵推开那群女人,气哼哼的下榻穿鞋子,“让他得意几天,回头我要跟表叔告他的状!”

  陆羡之稳稳地在大堂上坐着,适才那乔管家肆无忌惮的作法已经让堂下不少人都白了脸色,就连刘县丞也都坐立不安。

  等了一会儿乔家还是没有来人,刘县丞凑到陆羡之耳边低声道:“看来那乔富贵是真的病了,不如我们择日在升堂?”

  “择日?择日不如撞日。”陆羡之合着眼慢条斯理道:“而且本官都说了能给那乔富贵治病,而且也说了本官知道那乔富贵是怎么病的。乔家如果在不知好歹,本官可就要生气了。”

  刘县丞看了看在堂下站的稳稳的小李秀才,心中无比烦躁,心说这小秀才太不懂事了,乔家都愿意出银子给他,他还折腾什么?宠妾灭妻?这罪过能大能小,现在渡安县乔家一手遮天,小秀才竟然还往上撞,不怕到时候人财两空吗?

  陆羡之瞅了眼刘县丞的表情,淡淡道:“刘大人如何不安啊?”

  刘县丞干笑了几声,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道:“下官……下官总觉得,心里有点儿不踏实。”

  陆羡之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啊刘大人。”

  “下官自然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刘县丞被唬了一跳,他压低声音道:“我知道陆大人想要做个好官,但是这渡安县水深得很,陆大人来了就招惹上那个最麻烦的,以后吃亏的还是陆大人啊。”

  陆羡之慢悠悠道:“我为何要怕那乔家?”

  刘县丞简直心累,“乔家背后,有人。”

  陆羡之哼了声道:“本官背后也有人。”

  刘县丞一惊,他从未听说过陆羡之背后有什么人,一个得罪了丞相的新科状元,就算再有本事背后还能有什么人?

  陆羡之见刘县丞脸上惊疑不定,哈哈一笑道:“本官既然当官,这官又是皇上允的,那么本官背后之人自然是皇上了。”他说着,还往京城方向拱了拱手。

  刘县丞气的差点骂街。

  他正气着呢,外面禀报说乔富贵来了。

  乔富贵一路喊着冤枉,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费劲儿的迈过高高的门槛,普通跪倒堂下,“大人,草民冤枉啊,冤枉!!”

  “哦?如何冤枉?”陆羡之直起腰背看着堂下那人,“说来本官听听。”

  “草民,草民……”乔富贵咕噜噜的转着眼珠子,大声道:“草民没有宠妾灭妻,草民,草民是休了那梁氏才扶正王氏的!”

  噗!

  堂中突然发出了一声喷笑。

  乔富贵脸一红,就听陆羡之道:“乔富贵,你当本官是个傻子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