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毁掉了他最珍惜的东西
叶子2020-07-22 12:472,068

  辛以微像是毫无听闻只是面无表情地离开,然后到霍翌宸的卧室。

  这里她只来过一次,若大的卧室内,清冷的让人觉得这里并没有住过人。

  所有的家居都以

  黑白色为主,现代化极简主义,的确符合几年不见之后的霍翌宸的性格。

  不是来让她帮霍翌宸系领带的吗?可是人了?

  辛以微环视了一圈房间,空无一人,隐约水声传来,辛以微心中疑惑,闻声而去,突然咔碴一声,这卧室内居然还有一个房间。

  从里面一个高大而身材精装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辛以微“啊”的一声尖叫出声,捂住了双眼,“你……你……”

  “你干什么?”霍翌宸沉声道,“大清早的叫什么叫?”

  “我跟你说话,你捂着个脸做什么?”似乎觉得辛以微压根没有听他说话,霍翌宸有点急躁,更多的是不耐烦。

  一时,辛以微只能讪讪放开了脸上的手,只是她的视线依旧不敢朝霍翌宸的身上去,不是没有看过。

  她不敢想,大脑中一片混乱。

  “为什么今天是你?”霍翌宸嫌恶地看着辛以微说,他的发丝还在不断滴着水珠。

  不是你让我来的吗?辛以微本来脱口而出,但旋即看到霍翌宸这厌恶的表情,就知道这压根就并非霍翌宸的意思,她立即收口。

  “我现在就离开。”天知道,她巴不得。

  一切都变了,她深知,所以现在与他多呆上一刻,她都觉得压抑。

  “我说让你离开了吗?”

  阴沉的语气像是一只锐箭从她身后击中了她的心,她不敢再动弹。

  霍翌宸绕道了辛以微的面前,他看着低垂着脑袋的辛以微,又是莫名的烦躁,“你难道不知道我每天早上起来都要空腹喝蜂蜜水吗?还愣着干嘛?”霍翌宸高声道。

  几日来,她已经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此刻被这么一吓,整个人猛地撞到身后的木制高架桌,桌上的花瓶摇摇欲坠,辛以微瞪大了眼,兵荒马乱地去扶,但一切都迟了……

  桌上的花瓶倒了下来,里面的水撒满了整张桌子。

  文件,电脑,工艺品……悉数遭殃,只是此刻霍翌宸关心的却并非这个,而是一本泛黄的笔记本。

  他粗暴地推开辛以微,辛以微再一次跌倒在一边的桌旁,而霍翌宸则是不断擦拭着那本算不上新的笔记本,可是笔记本湿透无疑是覆水难收。

  辛以微不知道这本笔记本到底意义何在,但看着霍翌宸那紧张的神态就知道这笔记本对霍翌宸的意义非凡。

  “你就是这样做事的?”中霍翌宸冷眼等瞪着辛以微。

  看着湿哒哒还在不断滴水的泛旧笔记本,辛以微一时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

  “对,对不起……”

  “对不起?”霍翌宸突然一把掐住了辛以微的脖颈,辛以微瞬间倒吸凉气,然后就耿直了喉咙,连喘息都困难,因为氧气的缺失精致的小脸涨得通红。

  “对不起就有用了吗?你知道这是谁送我的吗?这是雪颜送我的笔记本我这么多年都没舍得用,你居然将它弄湿了,说,你接近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霍翌宸的双眼死死看着她,恨意在眼中酝酿、翻涌,“当年害死她你还不知悔改,现在先是烧到了她的所有照片跟画像,然后又将她送我的东西毁掉,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果然还是因为靳雪雁?!

  身体上的痛苦不敌心中的绝望。

  眼前的男人渐渐变得朦胧了起来,她感觉自己仿佛被放空,来到一片荒原上,终于轻松地飘荡……

  再次醒来,辛以微只觉得头痛欲裂,她扶住脑袋缓缓睁开眼,眼前一切都是陌生的,头顶上的复古欧式水晶吊灯以及对面的藤木书架让她觉得眼熟。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而过。

  这里是霍翌宸的房间?

  她怎么在这里?

  “醒了?”温和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是景叔。

  “景叔!”辛以微轻声叫了声,然后整个人又跌回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辛小姐,你身体虚,还是别勉强起来了,躺回去好好休息吧。”景叔扶着辛以微重新躺下。

  “我怎么在这里?”

  她只记得之前跟霍翌宸发生了巨大的争执,她弄湿了靳雪雁留给霍翌宸的唯一的一本笔记本,霍翌宸气的想要生生掐死她。

  现在想想,惧怕是那么深?他居然是想要她死的。

  景叔看出了辛以微眼中的哀伤跟痛楚,避重就轻道,“你昏了过去,医生来检查过了,跟你这段时间身体本就虚弱有关,再加上……”

  “霍翌宸……他?”辛以微又打断了景叔。

  “霍先生他没事,已经去了公司,让我留下来照顾你。”

  辛以微惨白着一张脸点了点头道,“恩,我知道,他是不是很恨我?”

  景叔笑着摇头,“辛小姐,相信我,这一切都是暂时的,一切都会过去,霍先生只是还跨不过那道坎,来,将这中药喝掉吧,好好调养身子,你才能看到一切渐渐变好的那一天。”

  一切变好的那天?

  那天或许是遥遥无期吧。

  辛以微乖乖地结果靳雪雁端来的药,闭着眼睛痛苦地喝掉,她突然想到什么,放下手中的药,急切地问道,“景叔,我想问你个问题。”

  “你说?”

  “我们家……辛氏现在怎么样?”

  “这……”景叔迟疑,苍老的容颜上露出为难之色。

  他该怎么告诉这个善良的孩子,因为没有霍翌宸的插手,对辛氏的收购几乎已是势如破竹之势,多家投资公司抢占先机等着收购,之所以还让辛氏“苟延残喘”无需就是投资商在纷纷压价,都想以最低的价格收拾辛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缠爱入骨:暴虐总裁盛宠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缠爱入骨:暴虐总裁盛宠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