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熟悉的气味
叶子2020-07-22 12:392,278

  指尖才轻触光滑的画纸,木板门便被人推了一把。

  闻声,辛以微心一颤,转脸看着门口,清澈的目光跳跃着不安。

  “老大,这是禁地,没有霍先生的允许谁都不可以进去。”

  “可是,就只剩这里没有搜了,那个女人一定是跑进里面了。”

  “那大可让霍先生收拾她……”

  “禁地?这里是禁地……”辛以微边看着木板门,门外的争吵声不断,她脚后跟不经意一碰:“砰!”画架往旁边跌落。

  辛以微心脏重重一顿,情急之下瞥到正对面还有另一个出口,她抬脚狂奔。

  “砰!”她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手臂碰落了放在木桌边上的烛台,她的背影消失在出口边的同时,淡黄的火舌轻触洁白的画纸……

  “不想了不想了,我得先离开……”一定要在霍翌宸发现她之前离开,赤着脚的辛以微在黑暗里一路狂奔,跑了十分钟,看到前面路灯下隐约停着一辆车,她加快脚步跑过去——

  “救火啊,木城堡失火了!”

  “快快快快!”

  闻声,辛以微狂奔的脚步戛然而止,她转头看过去,浓黑如墨的夜空被往上窜的火光映亮,看着浓烟一圈圈往上绕,似乎要将夜空都隔绝,辛以微不住地摇头,下意识抬脚往回跑。

  火势太猛,众人的泼水显得杯水车薪,根本就微不足道,火裹着上等的木材越烧越旺,啪啪啪的声音听来让人心慌。

  景叔背过身对着手机大声吼:“马上到蕴龙别墅!马上!霍先生还在木城堡里,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都陪葬!”

  “该死!先生习惯了靳小姐每个生日都在木城堡里过夜,在法国如此,美国如此,日本如此,在这里,更会如此!”喃喃着,景叔不由得一甩手,将手机摔个粉碎。

  “……他在城堡里……”反应过来景叔的话,辛以微本能般朝木城堡跑去。

  “辛以微!!”看着弱小的身影竟然跑进了那团火里,陆彧斐下意识抬脚,却被景叔及时拽住:“你想做什么?”

  “辛以微进去了,我去救她……砰!”陆彧斐才挣脱景叔的手,前门口出的一根裹着火衣的横梁轰然而塌,他一顿,闭上了眼睛,火光明灭间映出他脸上绝望。

  “霍熙霖……霍熙霖……”城堡里断断续续传出辛以微的叫喊声,每一声入耳都让在场一众人的心又揪得紧了几分。

  “该死的消防局!”看着烈火滔天的城堡,向来温润的景叔不由得咬了咬牙,抬手扯了扯领带,看样子似乎也恨不得冲进去将霍翌宸救出。

  “熙霖,你快出来,危险!”辛以微用手臂捂着脸一路往里走:“咳咳……熙霖……”

  终于看到旁边的房间,辛以微快步走过去——“砰!嗬……”一条裹着黄色烈火的木梁擦着她的额头落下,她连连后退,脚一软,瘫倒在地,心惊得阵阵抽痛。

  “啊……”撑到地的掌心传来一阵刺骨剧痛,她下意识抽回手,低头一看,是被烧着的卷轴,正正是那副双人画。

  她本能地将画抽起扑灭画卷上的火,慌乱着正要将画卷好——“砰!”前方一声巨响,她动作一顿,转头看去,烈火照亮她脸上的惊讶,她手中的画卷随即落地——

  “熙霖!”前方的火燃烧得嚣张,她却依旧跑过去,却始终无法跨过横在偏房门口烈火灼灼的木梁,房间在摇摇欲坠:“霍熙霖你在里面吗?霍熙霖……霍熙霖……”

  耳边被燃烧的木条在烈烈作响,辛以微喊得越发撕心裂肺,她只得不断地跺脚,还是没有霍翌宸的动静,她终于放声大哭:“霍熙霖,你快出来,我错了……我不应该推雪颜下去……都是我的错……你不要死……你不要死……你出来惩罚我啊……我好喜欢你……呜呜呜……”

  大哭的辛以微得不到回应直直往下蹲,烈火之中,她撕心裂肺,一时竟忘了害怕。

  火势越来越猛,烟雾越来越浓:“……额……”放声大哭的她终于被呛得难受用手臂掩住了嘴巴,涨红的眼睛却依旧看着面前被烈火包围的偏房。

  她多希望隔着火帘她能隐约看到熟悉的身影……

  她相信霍熙霖是不会坐以待毙,不会轻易出事的。

  她强撑着慢慢站起:“咳咳……”浓烟入鼻,她整个人忽然一阵眩晕,眉心才下意识皱起,眼前一黑,她整个人往后倒。

  同时随她落下的还有她头顶上的那根裹着火舌的木梁——“砰!”

  千钧一发之际,辛以微被人一拉,往后一步,木梁擦着她的鼻尖落下,霍翌宸的心骤然一缩,钝痛。

  “辛以微!辛以微!”他叫唤着辛以微,手连连拍了拍她的脸,而她始终没有反应,浑身湿漉漉的霍翌宸将她打横抱起,几经惊险终于在木城堡崩塌之际安全逃离。

  “砰!——霍先生!”

  “霍……”

  “……”

  木城堡的半边轰然下塌的那一刻,众人瞬间提了嗓。

  “呼……”

  看到霍翌宸快步走来,景叔不由得舒了一口气,陆彧斐也万幸地挑了挑眉。

  “叫医生!”霍翌宸完全没有将两人的表情放在眼内,冷声交代着,他已经快步走去,他怀里的辛以微脸红得似乎一戳就破,溢出血浆来。

  “她身上怎么会有这股香味?”一路快走,辛以微的气息随夜风飘来,越发清晰,而霍翌宸的眉峰越皱越深。

  这股他魂牵梦萦的气息,明明是雪颜身上特有的,怎么会出现在辛以微的身上?!来不及多想,他加快了脚步。

  辛以微不能死,至少她现在不能死!

  霍翌宸前脚才进客厅,景叔后脚就跟上:“霍先生,已经通知了最近的医生。”

  顾不得上楼,霍翌宸将辛以微放到最近的沙发上。

  “霍先生,我是医生!”

  两人闻声转脸,霍翌宸拧了拧眉峰。

  “这是我事先约好的医生!”陆彧斐解答霍翌宸眸底的疑惑。

  辛以微刚才那样不要命地冲进去,不出事才怪,到那个时候再喊救护车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霍翌宸寒着脸让开,一动不动地立在旁边,倨傲的气场让人不敢靠近。

  医生在救治,而他却在想:“她身上怎么会有那股气息?而且竟然一丝差别都没有,为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缠爱入骨:暴虐总裁盛宠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缠爱入骨:暴虐总裁盛宠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