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阿骨打
余生风起2018-09-09 19:292,824

  中国东北,黄龙府。看着正稀稀拉拉列阵的辽国部族军,四十出头、高大粗壮的阿骨打策马从阵前跑过。

  转身停马,马嘶长鸣,方块儿似的女真军阵鸦雀无声。看着自己召集的三千女真健儿,阿骨打意气风发,大声喊道:“女真诸部的勇士们,辽人欺我百年,契丹人辱我百年!”

  回音渐稀,阿骨打已经到了军阵另一侧。“长白山神赐给我们的山参、珍珠和兽皮、海东青,换来的不过是吃不饱的发霉粮食和无尽的羞辱鞭打。他们夺走我们的出产,凌辱我们的妻女……”

  听阿骨打说起女真的“血泪史”,三千女真甲兵咬紧牙关,握紧武器,不少年轻人呼吸粗重。

  “长白山神作证,他们的弓箭已经无力,他们的战心已经被北方诸族的出产污秽…”传令兵骑马把阿骨打的豪言壮语传遍整个战阵,天际似乎都在呼应阿骨打。云层渐渐散开,如霞般的日光照得阿骨打的鳞甲金光灿灿。

  “昨晚,我梦到长白山神,他老人家赤身白发、身披百伤,慈祥地看着我。他在我的额头拍了三下,告诉我只要赢过三次,女真战士便不可敌。今天就是我们起兵的第三仗,你们说,女真会不会赢?”

  看着有些女真战士脸上的犹豫胆怯,阿骨打心里一突,声嘶力竭:“睁开你们的双眼,看看这些辽人,他们来自辽东各个部族,他们没有可信的后背,他们的阵型乱成一团……”

  马鞭一样,胯下的千里驹扬蹄嘶鸣,阿骨打将兵器指向辽国军阵,声若洪钟。“现在告诉我,女真会不会赢?!”

  此时日光更盛,靠近阿骨打的女真战士连忙眯着眼,但不敢以手掩面。对面辽国军阵中不少马匹受惊,一片骚乱,胆怯二字明明白白地刻在大部分辽国士兵的眉梢。

  阿骨打的神勇和辽国部族军的懦弱终于点燃了这些女真战士,常年在深山老林里挣命的淳朴野人,其对庞大辽国的惧怕被短暂地抛出大脑。更重要的是,他们和辽国已经没有和平共处的可能,如果阿骨打失败,那么女真各个部落都将迎来残酷的血洗。

  伴随着“追随阿骨打”和“长白山神护佑”的呐喊,三千女真战士横扫辽国两万部族联军。阿骨打一举拿下黄龙府,屠城。是宣言,是犒赏,也是震慑。

  阿骨打发布女真召集令,各部女真纷纷来投。室韦人、奚人等受契丹压迫多年的民族开始投降,女真开始控制整个辽东。

  大败的消息传到辽国中都,举国震惊。年轻的天祚帝召集十万帐内军、十万部族军和二十五万仆从军,号称七十万大军,要一举屠灭女真一族,大战一触即发。

  辽国在黄龙府大败的消息传到汴京,大周朝廷一片欢腾,有重臣趁势提出和女真联手灭辽。不出意外地,大周朝堂再次吵成了一片。

  ……

  视线转回明月寨,还有十天便是春节,寨中基本家家有人参与采矿、炼铁或在匠户营的工坊劳作。每家最少有一到两套的简装防寒服,可以进行一定的户外活动。明月寨终于在冬日有了一些生气,不至于像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乡间一样,每逢严寒一片死寂。

  李响和刘素素向匠户营走去,两人身上鼓鼓囊囊地,穿着被李响称为“羽绒服”的新玩意儿。这是李响根据后世的羽绒服,结合汉服样式设计出来的。

  先是用鸡鸭鹅毛或者羊毛,做成两层保暖垫子。然后里外两层用土布,中间用厚麻布把两层保暖层隔开,最后用麻线缝出一个个小方格。

  这种猴版羽绒服整体风格十分粗犷,但非常实用,还有配套的帽子、手套和保暖靴。李响、刘素素以及一众高层用的都是鹅毛,鸡鸭羊毛味道太大,一般是普通寨民穿,当然得是家里有余粮的那种。

  一路走来,无论是寨兵还是寨民,碰到李响时都会停下。转到路边,恭恭敬敬向李响行礼,口称“夫子”。

  面对寨民的客气,李响总是一本正经地点头致意,惹得旁边的素素憋笑不已。终于到匠户营附近的小巷子,刘素素憋不住了。

  “哈哈哈…一本正经,还真有模有样的,不害臊。”刘素素一边大笑,一边数落李响。可很少见的,李响却作出一副愁思不已、忧国忧民的样子,刘素素当时就看不懂了。

  “别这么看我,他们为什么这么尊敬我你知道吗?是因为发现了铁矿?还是教给他们制作防寒服和羽绒服的法子?”说着说着,李响搂住了刘素素的纤腰。

  “他们的日子在慢慢变好,所以尊敬我。可真正创造财富的不是我,是他们,他们累死累活,难道日子不该越过越好吗?”慢慢地,李响把素素拉进怀里。

  “他们以前也是日日劳作,可是为什么会被逼到山上,成为化外之民呢?如今我只不过保住了他们劳作、过好日子的权利,寨民便从内心尊重我,依靠我…大周有问题,我看不清楚问题在哪,也许将来出去看看会更懂一些……”

  “李响,你说的我不大能听懂,可跟你这样…有什么关系吗?”刘素素被李响抱在怀里,脸红得什么似的,一动也不敢动。李响心知不妙,手赶紧不老实起来。

  “咳咳,素素,你听我跟你讲哦……”

  “啪!”

  ……

  李响挨了一巴掌,倒也不恼,只是嘿嘿地看着绞着手指的素素。

  羞恼地瞪了李响几眼,最终还是刘素素打破了沉默,“你真是的,被人看到怎么得了。哎,又下雪了。快过年了哦,你准备好礼物没有。”刘素素一脸期盼,大眼睛闪闪地看向李响,看得李响的小心脏扑腾扑腾。

  素素双手捧到一起,杵到李响眼前。

  “什么礼物,我怎么不知道……”

  “少来,你不说在你的家乡,逢年过节的时候,男孩子都要送女孩子礼物的吗?”

  “可那是我家乡啊,又不是咱们大周。再说了,我老家逢年过节时男女可是要开房…咳咳,总之风俗不一样嘛。”

  素素的小手开始颤抖,大眼睛满是心碎的眼神。“你是说我比不上你们家乡的女孩子,还是你嫌弃我长得高,还是你觉得我不会女红只会打打杀杀。你是不是嫌弃我…”刘素素绞着手指转身,背对李响,有些潸然欲泣的意思。

  李响赶紧投降,“我哪里有,我只是想…算了,年夜大宴时给你好吧。”

  “我要两个。”

  “给你三个!”

  “你要给的哦,我可没逼你。”

  “额……”

  曾木匠和张清平看着肿着半张脸的李小夫子和红着脸的大小姐,面面相觑。饱经沧桑的张清平很快明白了什么,马上转移话题,缓解了尴尬的气氛。

  张清平是比较晚加入明月寨的手艺人,据说是从北方过来的。到明月寨后,张清平因为善于维修弓箭,所以过得还算不错。

  张清平对来历神秘的李响非常敬佩,同时也很好奇,这位小夫子怎么会对匠术杂学这么有研究。

  一个月前,明月寨的匠户营终于定下新的度量衡,现在只有长度、重量、容积和角度单位,以后会新增修改。都采用李响提议的公制,如长度定为米。

  李响随后借着为寨兵和蒙学集中制作防寒服的机会,在匠户营推广标准化生产和初级流水线。包括长枪、盾牌、单刀和弓箭、制衣等工坊在内,已经有大部分工坊初步完成改造。

  张清平和刘元刘盛兄弟合作,承包下弓箭工坊,从寨子里雇佣了十几个妇女进行标准化生产。以箭矢为例,生产过程被分成了选料、劈杆、打磨、上箭头、安装尾羽等步骤,产量大大提高,箭矢公差也慢慢缩小,成本降低一倍不止。

  这次刘素素和李响过来,主要是张清平和曾木匠、何篾匠合作研究的直弓终于有了重要进展,李响非常重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布衣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布衣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