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镜 武坊风波
东旭鹰2018-09-04 12:065,702

  望着疯疯癫癫的年轻人,卢俊义不由暗自感慨社会压力之大。更让卢俊义奇怪的是,明明与这个“小疯子”素昧平生,为什么偏偏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在两种心态的驱使下,卢俊义忍不住对窗外喊了句:“兄弟,你遇到了什么麻烦吗?也许我能帮你!”

  那“小疯子”正是宋江,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偏僻之处,竟然就是旭霞酒吧的后巷不远处,恰巧厨房有扇窗户,能望见这里的一切。

  宋江虽然不认识对方这班人,但自己貌似疯狂的窘态被陌生人看到,难免有些不安,急忙慌张答话:“没事,我没事,谢谢,谢谢!”

  他边说边忙不迭地匆匆离去。

  武松:(似有所思)大师兄,这个人咱们是不是见过? 为什么我感觉有点儿面熟呢?

  林冲:是呀……我也有这种感觉。

  卡瑞·朱尔斯:是呀,刚才我们四个也是觉得这个人面熟。老板,这个人是不是咱们帮里兄弟?

  卢俊义:别乱说,看他的气质打扮,应该是地上哪个公司的小白领,而且很可能刚刚失业,怎么可能是咱们兄弟?不过……我还真得觉得他有点面熟。

  宫纹:不会吧?怎么你们都觉得见过这人?我就没有这种感觉。五师弟,梁臣,你们呢?

  梁臣:反正我也不这么觉得。

  彭举:我虽然没有这种感觉,但这个人我确实见过。

  卢俊义:哦?你见过他?

  梁臣:奇怪了,彭举,你认识的人我都应该见过啊!

  彭举:嗨,你不知道很正常。说起来,这跟大师兄说的天外客有关。就是为了他,连累了梁臣你,跟我一起被局长骂。昨天,日月教和宇宙局的人争斗中杀害了两个天外客,这小子无意中目击到,宇宙局竟然要杀人灭口,我就是为了救他,才跟宇宙局起了冲突。要说这小子真没良心,根本就没认出我来!

  卢俊义:哦?居然跟天外客有关,四师弟,帮我个忙。

  武松:有事大师兄就吩咐。

  卢俊义:我估计这小子在灰区,用你在巡警中的影响,尽快帮我查查这小子的底细,也请你受累跟踪他一下,如果天外客与他有关,咱们异能人一定会发觉。

  武松:好嘞,我办事,你放心!

  此刻,彭举一言不发,望着宋江消失的方向,暗暗自问:“难道说这小子注定和天外客纠缠不清吗?他刚才发疯,又究竟是向谁发疯?”……

  几天后,国防部部长提尤·戈尔进入了真理社社长的办公室,茨莱·金冷冷扫视着自己的得力干将,厉声质问: “听说你昨天去保释了宇宙局拘押的嫌疑犯?”

  戈尔:是的,社长。据我所知,那两个人都曾是国防部军人,目前隶属地下区著名帮派——卢家帮。这卢家帮手脚通天,我们的特工在地下区做事,有时也需要他们提供帮助。何况,他们不过是和宇宙局特工起了冲突,也不是什么天外客,拘押他们也怕媒体会找我们麻烦。

  金:哼哼,你到是早就把如何答复我想充分了。但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卢家帮也好,这两个人也好,都是玄元社的人!卢俊义从来不喜欢跟我们真理社掌控的部门打交道。昭海也不会为了两个最普通的社员,来欠我们人情,你怎么会无缘无故去保释他们,对我说实话!

  戈尔:(擦汗)是,社长,实际上……实际上是我们国防部的林冲求情……

  金:林冲?那个战争时期救过你的玄元社高手?

  戈尔:对,就是他,我欠他一条命,这次的事情对我们又没有什么损失,所以……

  金:(不耐烦)好了,不用给我解释对本社的得失,我心里比你有数。这两个人没什么价值,我心里是清楚的,我默许宇宙局拘留他们,就是要给卢家帮一个下马威,打掉卢家帮的威风,才能遏制昭海的气焰。

  戈尔:啊……原来社长还有这种深谋远虑,是我多事了。要不然……再找借口把那两人抓回来。

  金:(摆手)不必了,没有这个必要。不过,你国防部中的玄元社军官有些高手始终不能清除,你是不是始终顾及战争时代的情谊啊?

  戈尔:当然不会,只是那些年轻的玄元社高手,都是战争年代的战斗英雄,是现在军队的楷模,如果要像对王进一样对付他们,只怕会引发军队内讧。

  金:(若有所思)也就是说,必须做到让人心服。

  戈尔:是是是,其实我已经安排人在制订计划。

  金:好,尽快制订计划尽快实施,就从这个林冲下手吧!

  戈尔:啊……社长,这个……

  金:别这个那个的,你已经帮了他,报答了他的恩情。他现在是训练处副处长,军队中多是被他亲自培训过的官兵,他的存在,对我们军队国家化的计划是极大威胁。你应该清楚,军队只应该服从命令,按照法律无条件服从总统、服从国防部,绝对不可以再忠于玄元社的信仰。所以,清除玄元社军官是你们国防部现在刻不容缓的任务,明白吗?这可关系到我们的生死大事啊!

  戈尔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打了个哆嗦,立即恭敬领命:“放心,社长,我不会再因为个人恩怨,破坏救世大事。我会尽快清除掉所有玄元社军官,尽快完成军队国家化进程。”

  金:(满意微笑)好,去吧,就从林冲开始,让我看看你的决心!

  戈尔:是!

  大约又过了一周,当时钟再次指向下班的时间。当国防部不在岗的官员们,急匆匆准备回家享受温馨,林冲却一言不发地坐在办公桌前,手中紧紧攥着一份小报。

  “林冲,磨磨蹭蹭干什么呢?下班了!”一名体态魁梧、足以媲美最佳健美先生的军官,不耐烦地前来催促。

  林冲不用抬头,就知道来的是自己的好朋友,他随手将小报递送过去:“智深,你看看第一版。”

  来者正是叫智深,而且偏偏姓鲁,他接过一看,嗤笑一声: “又是咱们部长的宝贝儿子,他的绯闻还少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林冲:你看照片中跟他说话的女子像谁?

  当鲁智深的目光移向那照片,他不由大吃一惊,手中报纸差点落地。口中不由喃喃说:“不会吧,怎么会这么像?”

  林冲:没错,像你月茵嫂子。

  鲁智深:不,这不可能,嫂子为人你我都清楚啊,绝对不会是她。

  林冲:是她没错,但这张照片里也只不过是两人在交谈,不像这记者写的是什么新绯闻女友。只是……只是他们两个怎么会聊到一起去?

  鲁智深:嗨,去问问嫂子不就行了?

  林冲:不行,这样岂不是显得我不信任她?

  鲁智深:那……那也有办法,我看看……嗯,这小报记者叫富安,一定是经常在灰区流窜的,咱们去找你师弟武松,让他帮忙找到这记者一问,前因后果不就清楚了吗?

  林冲:嗯……这倒是个好主意,我这就联系武松。

  鲁智深:好啊,我正想领教领教这个号称第一巡警的家伙,究竟那对幻影飞刀修炼到什么地步了!

  林冲:(笑)你呀,跟武松性格太像了,一样争强好胜,又痴迷幻武学。好吧,那干脆我就邀武松到地下区的“襄国武坊”,你们可以在修炼室较量一番,谁受伤了,那里还有专业医疗机,就算缺胳膊少腿,也十分钟搞定。

  鲁智深:嘿,有你这么咒朋友和师弟的吗?我们会点到为止的。

  于是,半小时后,这对好朋友与武松便相会于“襄国武坊”,这种服务区域,是专门为战后失去敌人,又手痒难耐的退役或现役军人而设置。这里有防止连累无辜的封闭修炼室,还配置了科技一流的医疗机构。你既可以挑战这里的机械模拟兽,也可以穿上战斗服互相施展异能、一较高下。虽然武坊价格不菲,却是大部分异能高手的最爱。在这里,他们又找回了昔日战场的感觉,更结交了不少“不打不相识”的好友。

  意外的是,今晚来自国防部的“武坊粉”不止是林冲与鲁智深,还有一位从未下场,却场场必到的此二人同僚——罗玄。在战争年代,这位罗玄立功无数,也算大名鼎鼎的异能战士。奇怪的是,无论敌我,都无人知道他的本领究竟是什么?

  罗玄甚至笑言:“恐怕我剑下亡魂,也不知我到底是什么路数。”

  见到林冲和鲁智深,罗玄却似乎在意料之中,上前热情打起招呼: “听说今天老鲁要挑战司法部第一巡警武松,我可是期待得很呐!”

  鲁智深:(奇怪)你怎么知道的?我们可是下班后才订的场。

  罗玄:巧了,我正赶上今天来看热闹,武坊已经对外发公告和会员短信了。

  林冲:(苦笑)这老板真会做生意。

  罗玄:当然,两位战争年代的著名英雄一较高下,不趁机宣传一下,就不是做武坊生意的。我说老鲁,巡警那边,一向说咱们国防部的是官僚。你今天可要给咱们国防部争口气。

  鲁智深:(不耐烦)嗨,人家巡警说的也没错。你看看巡警在灰区干的是什么苦差事?咱们跟人家比,就是官僚了一点。

  林冲:智深,不能这么说嘛!咱们是分工不同,什么官僚不官僚的。

  罗玄:哈哈,官僚不官僚的不说了,反正今天你要给咱们国防部争个面子。

  鲁智深:嘿嘿,放心吧,丢脸的事,咱老鲁干不出来。不过,我要把武松虐了,林冲,别说我不给你面子,那可是你四师弟!

  林冲:呵呵,他要打不过你,就是学艺不精。那也是应该我惩罚他,干什么要怪你?

  鲁智深:行,还是老林说话地道,那我就不用手下留情了。

  罗玄:别,你跟武松还真要手下留情,你们玩儿真的,这武坊可就别要了!

  鲁智深:嘿,你这家伙,怎么那么没幽默感呢?得了,不跟你们两个废话了,我交押金,做准备去!

  鲁智深说走就走,不作丝毫停留。熟悉了他的性格的两位国防部军官,只能相视一笑,哪敢有半点埋怨?

  武松来得稍晚一些,毕竟巡警这个苦差事可不是朝九晚五那么安逸,“武坊迷”们已经等得迫不及待,毕竟鲁智深和武松也算这家武坊的明星。

  林冲都没来得及跟武松说上悄悄话,武松就被“武坊迷”们催着去换战斗服,也只能顾上跟师兄打个招呼而已。

  众所期待的较量终于开始,幽蓝战斗服中包裹的是鲁智深,赤红战斗服中藏身的是武松。

  随着信号灯的亮起,刚刚互相行礼的二人,立刻冲锋上前,展开激烈肉搏。 结构精密的战斗服在守护客户同时,不断将各个部位所遭受的攻击数据传输到显示屏上。

  虽然那非同寻常的数字,和快狠帅气的打斗都非同凡响,但看客们显然不会满足如此低档次的试探性交战。他们通过传音壁为各自偶像加油同时,不断催促交战双方施展绝招。

  “鲁兄,快用你的‘万钧拳’啊!”

  “松哥,你的‘幻影飞刀’哪里去了?”

  类似呼声,此起彼伏,这正是武坊老板需要的效果,他完全不担心如果双方全面大展手脚,会对修炼室造成何等损失,两人的押金外加这次收取的大额观战费,足以让他再盖两间修炼室。

  也许是被粉丝们的热情所感动,场中的对手决定脱离低级的近身搏斗,两人各自拉开距离,做出绝技起手势。围观者顿时安静了下来,等待着激动人心的场面。

  林冲:呵呵,但愿他们两个不要玩儿得太疯。

  罗玄:(微笑)放心吧,这可是专业修炼室,如果太疯了,系统会启动束缚程序的。

  武坊老板此刻也赶紧用通话器通知中控室:“中控室,立刻做好一切应急措施,对了,全方位摄影设备全部打开,这可是弥足珍贵的对战,可以卖大价钱的。”

  店员(回话):放心吧,老板,我都准备好了……咦,你是谁?怎么进来的?这里严禁客户入内……你要干什么,别,啊!~~~~~~

  通话器中传来的惨叫,让老板不由心头一紧,不祥之感油然而生。

  此时,修炼室忽然警报大作,电子音随即响起: “警告两位客户,你们的战斗已经严重超越了武坊的限斗规定,你们必须立即停止战斗,否则我们将采取紧急措施。”

  鲁智深:(惊怒)你们什么意思,我们还没怎么打,怎么就违反规定了?

  武松:(愕然)鲁哥,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场外粉丝们面面相觑,随即便吵闹起来,纷纷冲向老板质问。

  老板正不知如何解答,修炼室电子音愈加严厉起来: “既然你们不听从警告,我将采取特级紧急措施,请您谅解!”

  老板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他很清楚这紧急措施是什么意思,而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疯狂对着通话器狂吼:“你疯了吧,停下来,停下来!”

  老板的怪状,让粉丝们也察觉出不妥,林冲和罗玄更是焦急冲向修炼室铁门。

  此刻场中已经异变突生,周围铁壁突然伸出数十条铁链,转眼就把武松和鲁智深的束缚得结结实实,猛地将二人紧紧拉向墙壁,让他们丝毫动弹不得。

  这还不算完,钢铁地板中央处忽然敞开,四名持枪战斗机器人随之冒出,它们二话不说,分成两个小队,举起激光枪分别向两边铁壁上的客户频繁射击。

  幸好战斗服可以暂时抵抗住一定程度的激光冲击,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死神迟早会眷顾两位无辜的战士。

  林冲和罗玄已经掏出激光手枪,向铁门射出几十枪,但那铁门根本就丝毫无损。

  老板挤过来说:“两位,这修炼室的门壁都是特殊合金制成,别说你们的激光枪,就是二位用惊天动地异能,也未必能打开啊!

  罗玄:(怒)你就别废话了,我警告你,这两个可分别是国防部与司法部的重要干部,如果他们有个三长两短,你以后就去变种人那里讨生活吧!

  老板:哎呀,罗先生,我早就有他们的资料,难道不知道轻重吗?可是中控室好像出了事,我都联系不上了。

  林冲:我记得中控室在地下,我们赶紧赶过去看看。

  罗玄:可是……可是还来得及吗?

  这时,粉丝们突然发出欢呼声,三人往场内看去,只见场内异象已生。只见冲向鲁智深的机器人,忽然全身如同被强力磁铁吸住般,牢牢趴在地上,“五体投地“,而且钢铁之躯正渐渐粉碎。

  而袭击武松的机器人,更加悲惨,两道银光幻刀,回旋而过,将它们截为四段。

  危机貌似正要解除,没想到中央处又冒出八个更加魁梧的机器人,而且它们一现身,立刻发出防护罩,护住全身,任何异能都无法即刻穿透防护罩,但它们发出的激光,却可以畅通无阻,直扑目标。

  林冲和罗玄不敢再犹豫,急忙在老板的引路下,奔向地下的中控室,如果再不尽快停止紧急程序,后果将不堪设想。

  匆忙从楼梯上跃下,林冲和罗玄一马当先,反倒是作为主人的老板气喘吁吁落在后面,再往后,武坊粉丝也义不容辞奔来帮忙。

  然而,当老板冲到楼下,却看见刚才还风风火火的两位客人矗立在门前,对着面前空荡无阻的大门,他们却仿佛在和什么人对话。

  罗玄:你是什么人,变种杂种吗?

  林冲:你……你在这里干什么?

  老板:(奇怪)两位客人,你们干什么呢?这门前没人呐,赶紧破门呀!

  罗玄:(皱眉)什么没人,这不是……喂,你别跑!

  林冲:罗玄,别追了,我们要抓紧救人,这个人应该不是变种人。

  罗玄:那他是什么人?

  林冲:(一字一句)天、外、来、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