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镜 逼君就范
东旭鹰2018-09-04 12:095,588

  几天后,旭霞酒吧雅间内,林冲与武松再次聚会。

  林冲:老四,怎么样?身体恢复了吗?

  武松:嗨,那点皮肉伤,早已经好了,多谢二师兄惦记。

  林冲:没事就好,案子有进展吗?

  武松:(耸耸肩)丝毫没有进展,天外客踪影全无,作案现场也始终没有查出其他线索。

  林冲:其实,我感觉这个案件不是天外客做的。

  武松:何以见得?

  林冲:因为种种迹象表明,天外客只有我们异能人才能看到。死者并非异能人,咱们这些熟人都知道,他怎么可能看见天外客还出声质问?他最后见到的,绝对不是天外客。

  武松:没错,根据司法部对天外客的判断,我们这些有实地工作经验的巡警,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问,只可惜我们巡警只能负责抓人,不能插手查案,真是气人!

  林冲:但我听说,司法部已经授权一位玄元社出身的巡警,负责这个案子。

  武松:哦,是哪位?

  林冲:“青面兽”杨志,你听说过吗?

  武松:他啊,听说武功不错,但是破案的脑子和经验,他有吗?

  林冲:那就不知道了,好了,不说了,我交待你的另外一件事怎么样了?

  武松:富安我倒是查到了,而且还让巡警兄弟叫去问了话。可是这小子太气人了,一会儿说有权为提供资料者保密。一会儿又说言论自由神圣不可侵犯。他侮辱嫂子的清白难道就不是犯罪了?言论自由就可以侵犯无辜者的隐私……不是,名誉权吗?

  林冲:(苦笑)看来老四你也有所怀疑,不然干什么想到隐私权?但我相信,月茵不是那种人,虽然她上学的时候,塞克那小子确实追过她……

  武松:(嬉笑)二师兄,如果你真的那么相信嫂子,干什么还要让我查富安呢?再说,嫂子留学的时候,那时我们这里还叫赤魂国,而现在国家名字变了,塞克的父亲也已经是你的顶头上司。

  林冲:(正色)老四,你真以为我不信任你嫂子?想一想西方人没有来的时候,他们的政治是怎么玩的?在某个政治阴谋出现之前,必然要有莫名其妙的桃色新闻发生。如今国防部正在逐一清除出身玄元社的高级军官,上次你跟智深出事,难道不也是针对玄元社的阴谋吗?我真的担心……这次政(zheng)治(zhi)风波会牵扯到月茵身上。我不去追问月茵这件事,就是怕让她不开心。其实……她已经因为这种新闻而请假两周,两周没有出门了。我真的想弄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在针对我们!

  武松:好了,好了,二师兄,我跟你逗呐,别当真啊!你跟嫂子也是老夫老妻了,我们也知道嫂子是什么样的人。但我觉得嫂子见了老同学叙旧也是正常,但毕竟属于个人隐私,那富安凭什么去借别人的隐私兴风作浪、中饱私囊?这种专门制造桃色新闻的言论自由对社会又有什么好处?说实话,我也想查出幕后主使,但……但我们巡警,真是对这种无赖一筹莫展……要不然……我们也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以毒攻毒!

  林冲:(摆手)老四,咱们都是政府职员,不能随便乱来的!

  武松:嘻嘻,放心,我有分寸,找的人也绝对点到为止。

  林冲:(奇怪)那你打算找谁?

  武松:(一指门的方向)就找“旭霞四杰”吧……

  又是崭新的一天,富安又挎着相机忙碌起来,作为某街头小报的名记者,他最近真是忙得不可开交。

  什么XX明星家的宠物下了小崽,什么XX歌星的丈夫有了外遇,什么XX影星隐瞒怀孕事实,什么XX舞星家的小保姆上街不给老人让路。

  总之,有新闻要报,没有新闻制造新闻也要报。

  虽然他服务的那家小报始终登不了大雅之堂,但销量还算不错,几乎可以说完全是凭着富安那无孔不入的毅力和不择手段的方式,才能让报社上下赚个盆满瓢满。

  当然,如此“辛勤”的工作也伴随着巨大的风险,黑白两道的威胁始终不断,好在富安上面有人,无论捅了多大的娄子,自然有人使用财富的魔力摆平一切。

  这自然也是因为富安心中有数,知道哪些人的事情不能胡报的原因,尤其是小报背后的主子,非但不能谈及,甚至要经常平白做些事情,让主子可以轻易拔除眼中钉、肉中刺。

  千万不要轻视小报的力量,什么苛政猛如虎?哪里有富安睿智的头脑与手中键盘厉害?几分钟的时间,足以见证“谣言猛如虎”之真理,彰显舆论界逆转乾坤的威力!

  行走于地下区的富安今天心情非常好,一是前阵有几个不知好歹的巡警来找麻烦,被富安的“普法教育”吓得退避三舍,二是他终于刚刚偷拍到一对平日针锋相对的异性明星,私自幽会的亲密照片,凭这手中铁证,再加上富安妙笔生花的添油加醋,明天报纸必然会以此轰动新闻再次畅销,这个月的奖金想必是不会少吧!

  他正独自走在幽暗的小路上,要把照片带给编辑赏一赏,报社就在灰区偏僻的地方,他要当心附近是否有可恶同行。当太阳下山岗,他要赶回家,同媳妇一起进入甜蜜梦乡。

  然而,即便他是臭名远扬的富安,也并非一切都能如他所料,忽然一只大手,将相机无情抢走。富安正要发怒,抬头却因惊惧说不出半个字来,因为只见一道长长的手臂正在向回收去,那手臂不但长,还能随意伸缩拐弯,真是古怪异常。

  富安半天才醒过神来,相机就是他的衣食父母,就算对方是变种人,也不能任由将自己的心血和饭碗抢走,想到这里,富安的贪欲战胜了恐惧,不顾一切地顺着手臂经过的轨迹追去。

  好在这里人少路短,没拐过几个弯,富安视线中便出现了一个摆弄他相机的蒙面人。

  富安:(大怒)你是谁?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抢劫我的相机!

  “哼,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下区,哪里有什么光天化日?”说话的不是抢劫者,而是他身边的另外一个同伴,他向前几步,身躯一晃,眨眼间居然变成一个巨人。

  富安吓得急忙回身逃窜,但还没移步,便吓得瘫坐在地。

  因为他后方不知何时出现一条大鳄鱼,正张着血盆大口,向他缓缓移步。

  按道理说,富安什么场面没见过,就算面对巨人巨鳄,也应该应付自如。可是今天的富安没来由地偏偏心慌杂乱,恐惧有增无减。

  富安:你们……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巨人:我们是谁并不重要,只是有事情要问你,你的答案让我们满意则罢,否则地下区失踪个小报记者,那也算不上大事,你的后台要找我们算账也找不到,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富安:(连连点头)明白,明白,你问,你问。

  巨人:我只想知道林夫人和国防部长儿子的绯闻,你是怎么知道的?

  富安:其实……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照片……照片是国防部的人给我的,他们花钱让我写新闻,打击林上校,还说……还说这是国防部长的意思,(自扇耳光)我,我不是人,我见财眼开,各位……各位道上的兄弟,别跟我计较,别跟我计较!

  巨人:哼,果然是个小人,兄弟,把相机“还”给他!

  长臂人:好啊,没问题,相机给你,不过我不太会玩你这个东西,不小心把你的硬盘格式化了,你不在意吧!

  富安:没……没事,没关系,没关系!

  长臂人:哈哈哈,还你!

  相机被重重摔到富安面前,看起来不花上重金修理一下,是别想再用了,因为就连镜头都被摔裂了,富安却丝毫不敢计较,趁鳄鱼停住脚步,抱起相机就发足狂奔。

  旱地鳄鱼骤然失踪,两个西方年轻人从角落里走出,他们正是卡瑞·朱尔斯与福特·朱尔斯两兄弟。

  巨人恢复身形,此人正是号称“云里金刚”的宋万,按照常理推断,那个长臂人自然就是酒吧伙计杜迁了。

  宋万:嘿嘿,杜迁,你不愧叫“摸着天”啊,这长臂功越来越厉害了。

  杜迁:嘻嘻,雕虫小技,比不上你这巨人更唬人。

  福特:行了,你们两个就别互吹了,没有我哥哥的幻鳄鱼,以及我对他情绪的操纵,这个狡猾的家伙能老老实实说出后台是谁吗?

  卡瑞:真没想到,林二哥是国防部长救命恩人,国防部长居然这样害他,真是忘恩负义,我们西方人的耻辱。咱们赶紧报告老板,走!

  随着卡瑞的招呼,“旭霞四杰”立即说走就走,很快就失去了踪影。

  可是,此处并非随即空无一人,因为那明明已经逃走的富安,居然阴笑着再度现身。

  富安:哼哼,异能人有什么了不起?同样是一堆蠢货!(拨打手机)先生,果然卢家帮的人来找我麻烦了,您交待的事情,我已经全部做完了……

  在富安拨出电话的同时,国防部长提尤·戈尔正焦急等待求见真理社主席茨莱·金,以前只要戈尔提出要求,金主席无不立即召见,但这一次,这位尊贵的访客就足足已经等待了四个小时。

  终于,秘书有请戈尔部长进入,当秘书的俏丽身影随着关闭房门消失,戈尔迫不及待地请教:“主席,您为什么躲了我这么多天?”

  金:躲你?戈尔,你有没有搞错?我为什么要躲你?我只是太忙了而已。

  戈尔:(气急败坏)主席,为什么我们支持的媒体,会曝光我儿子的绯闻?我承认,塞克是多情了一点,但这张照片里,明明他只是会面一个老同学而已,为什么,这家报纸会说成我儿子涉足他人婚外恋?这不科学啊,他们应该把矛头对准我们的政敌,而不是我们自己!

  金:(满不在乎)戈尔,你不要太敏感,即便是咱们投资的报刊,也有充分的言论自由。何况……他只是说出自己的看法而已。

  戈尔:(怒)金……不,主席,咱们之间就不要说什么官话了,这言论自由的游戏,可是当年我跟您一起玩儿的。我相信这不是无缘无故的绯闻,我想知道您的真实意图。

  金:(冷笑)哼哼,我的意图很简单,你应该一直都清楚,军队国家化,是关系到咱们最后“救世”计划的关键,玄元社出身的军官必须一个个从国防系统中清除出去。

  戈尔:是,主席,您的意思我明白,我也正在派人执行这个计划,甚至打算将司法部中最不安定的玄元社分子一并消灭。但是……计划还不够周全。

  金:你说你那个将天外人扯起来的谋杀案?哼,除了杀了一个无关的小人物,你又干掉了哪个玄元社高手?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告诉你,我也不让你干掉别人,先从林冲下手!

  戈尔:可是……可是林冲救过我的命啊!

  金:没错,他是你的救命恩人,但你的儿子至今还思念着林冲的媳妇。这一点,是不可能瞒住林冲的。东方人有句话:杀父夺妻之仇,不共戴天!他们没有我们西方人那么开放,对于威胁到自己家庭的人,他们不会心慈手软。你知道吗?林冲为了探寻绯闻的来源,就在刚才几分钟前,已经动用了同为玄元社的卢家帮成员,去威胁我们的记者。而我们的记者在严刑逼供下,已经招认是受你指使!

  戈尔:(吃惊)什么?可是……可是我根本就完全不知情啊!

  金:(悠闲)你认为林冲会相信吗?

  戈尔:他应该会相信,毕竟我不会把自己儿子牵扯其中。

  金:那也说不好啊!第一,也许是因为你想借此破坏林冲家庭,为你儿子制造机会。第二,你一直在努力清除司法部中的玄元社军官,甚至无所不用其极。第三,他毕竟是玄元社人,你毕竟是真理社人,咱们两家面和心不合,“桑迪内斯蒂”全国上下谁不知道?就凭这三点,林冲会信任你吗?你确定他不会先下手为强吗?这些玄元社人如今虽然失了势,但还留在社中的都是死硬分子,更是遍布以灰区和地下区为主的各个领域,如果他们要对你儿子做什么,你保得住塞克吗?

  戈尔:(愕然)我……我明白了,我会尽快筹划。

  金:你来找我还有别的事情吗?

  戈尔:(突然想起)啊,有,有,咱们用来防御浑吐蒙变种人的“叹息之墙”,始终有一个环节存在极大隐患,我们需要资金来完善这个环节。

  金:(摆手)哎呀,都什么时候了,还计较这些小节。无论是建立绝对国家化军队,还是“救世”计划,都迫在眉睫,需要大量资金,国会哪里还有资金拨给你?

  戈尔:可是……可是如果这时候变种人借此侵入,后果将不堪设想啊!

  金:如此长的边防线,只有一个弱点,浑吐蒙怎么可能知道……不过,如果有国防部军官给浑吐蒙作内奸,那就不好说了……

  戈尔:国防部有内奸,不可能……您的意思是……

  金:(轻声)我的意思是,做内奸的人,是所有人类的敌人,他在偷取情报时被机器警卫和国防部高手击毙,是顺理成章的,谁为他喊冤都会被视为变种人同党。你懂了吗?

  戈尔:这……太狠毒了吧!

  金:(目光闪烁)我再教你一句东方话:无毒不丈夫!……

  就在戈尔与金密谈不久,“旭霞四杰”已经将情报带到了卢俊义那里。卢俊义立即召来林冲与武松,分析情报真伪。

  林冲:(皱眉)这肯定是假情报,我不相信戈尔部长会这么做。

  武松:(不满)二师兄,你就别再对那个真理社的高官富人抱有幻想了。他要是真拿你当救命恩人,会让儿子去勾引嫂子吗?

  卢俊义:(呵斥)老四,怎么说话呐?什么勾引,真相还不知道呐!

  武松:好好好,当我说错话,可是那富安落在四位兄弟手中,可能不说真话吗?

  卢俊义、林冲:(异口同声)可能!

  武松:嘿,你们两个到挺齐心,说说看,为什么?

  卢俊义:即便这种小报记者被福特加深了恐惧感,也有可能将早就准备好的谎言说出,因为他这种人必定会想到有这种局面出现。毕竟我们卢家帮没有读心术高手,无法弄清他给出的是否是真相。

  林冲:没错,而且我了解戈尔,他对自己的风(feng)流儿子视为命根,就算要害我,也不会拿塞克出牌。

  武松:那这记者不怕得罪国防部长吗?

  卢俊义:如果他真正的靠山比国防部长还硬,他怕什么?

  武松:那朱尔斯兄弟他们岂不是白忙活了?

  林冲:不,至少我们可以证明一点,确实有一只黑手正伸向我们玄元社的兄弟,而且这只手比国防部长还要更厉害,情况也更严重。现在已经不是查月茵绯闻这么简单了,如果不及时把这只黑手拽出来,我们玄元社的损失将会更大。

  卢俊义:嗯,老二说的有道理,我会把这件事报告给昭海。另外……老二,出事那天,你确定那个罗玄,始终没离开过你。

  林冲:没错,他始终在我身边,死者遇害时,他绝对没有离开我身边。

  武松:(皱眉)大师兄,你怀疑罗玄?理由呢?

  卢俊义:直觉……

  武松:嗨,那不就是瞎猜吗?

  卢俊义:直觉也罢,瞎猜也罢,都是来自我多年的人生经验,也帮助我躲过多次生死关头。我相信,要查出谋杀案和绯闻真相,我们必须盯紧罗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