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镜 请君入瓮
东旭鹰2018-09-04 12:105,528

  当宋江走过林冲与罗玄身边,林冲似乎有所发现,罗玄察觉到林冲脸色的改变,关心问:“怎么了,林冲,神色不自然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林冲:(掩饰)呵呵,没事,还不是在查襄国武坊的案子。

  罗玄:襄国武坊?怎么你也怀疑这个案子与他有关?

  林冲:(不解)他,他是谁?

  罗玄:哦,原来你不知道。你没听说过我们国防部有浑吐蒙变种人的内奸吗?

  林冲:这种传闻一直都有,可从来没有证实过,谁能相信国防部会有人与变种人勾结?

  罗玄:这可不是空穴来风,实际上我就发现一个嫌疑犯,刚才一直在跟踪他。我还以为你与我跟踪的是同一目标,难道说……你在跟踪我?

  林冲:(佯装无辜)怎么会?我只是刚刚看见你,想过来跟你打招呼。对了,你追踪的目标呢?

  罗玄:唉,跟丢了。这样,林冲,你帮帮我,你看,这是我刚才用手机拍的他的背影,我这就传到你手机上,你往西,我往东,谁发现就通知对方。这个人,很有可能是襄国武坊的真凶!

  林冲:(皱眉)你不是怀疑真凶是天外客吗?

  罗玄:嗨,那个天外客明明只有咱们异能人才能看见,死者怎么会察觉到他进屋?这个道理我不会不明白。只是为了防止打草惊蛇,我才不太早说破。当时我曾经看见这个嫌犯出现过,他叫陆谦,是情报处外勤人员,也是个异能者。我敢肯定,他就是真凶!

  林冲:陆谦?好像听说过这个人,战争年代他可是一个传说,完成过很多特殊任务,本领非凡啊!

  罗玄:他当时就曾经多次深入浑吐蒙内部与敌人打交道,我怀疑他就是那时与变种人勾搭上的。我的线人告诉我,这小子已经出卖了很多情报给浑吐蒙,今天又要去盗窃有关“叹息之墙”的绝密情报,身为国防部监察处副处长,我今天一定要人赃并获。

  林冲:好,我帮你!

  两人说定,就分头行事。林冲正要仔细寻找,手机铃声响起,同时伴有语音提示:“武松”

  林冲:(接手机)老四,什么事情?

  武松:(手机音)二师兄,我想告诉你,我已经安排两个玄元社的巡警兄弟朱仝与雷横,去负责盯那个可能与天外客有关的小子了,目前他们没有到任何回报,应该是没有什么情况。你那边怎么样?

  林冲:老四,你听说过陆谦吗?

  武松:听说过啊,战争年代的传奇特工,但我从来没见过他。二师兄,你怎么突然想起问他?

  林冲:刚才罗玄告诉我,陆谦可能是襄国武坊案的真凶,我正在追踪他。

  武松:啊?你在哪里?我现在过去帮你。

  林冲:不用了,这是国防部的事情,我来搞定。

  武松:二师兄,这个陆谦传说神出鬼没,非常狡猾。他的神秘程度甚至在那个罗玄之上。你一个人,我很不放心。对了,你等一下,我看看你的手机定位,再看看附近谁能够帮你!……嗯,好,离你不远是鲁智深寻找的新武坊,而且,他就在那里,我立刻call他过去找你,有他跟你一起行动,我才放心!

  林冲:嗯,这也好,他也是国防部的,一起行动也比较方便。我会发定位信号到他手机,让他沿着信号来找我。

  武松:好,我会立刻搞定。(挂机)

  大约十分钟后,鲁智深就出现在林冲面前,这既是因为新武坊确实不远,也是因为鲁智深风驰电掣般的速度。

  刚见面,鲁智深就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找到那小子了吗?”

  林冲:(摇头)还没有……咦,那个人,好像!

  林冲拿起手机,迅速调出图片,他与鲁智深一起对照视线中出现的背影,果然极其神似照片,无论是服饰,体态,都一般无二。

  鲁智深当时就要动手,被林冲急忙制止:“不要莽撞,咱们还没有任何证据,而且这里人太多,一旦我们异能高手发生冲突,很可能伤及无辜。再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对他的本领根本一无所知,贸然出手太危险。”

  鲁智深:那怎么办?

  林冲:我通知罗玄来会合,听说这个陆谦今天要盗取国家机密, 咱们三个联手,一定能将他绳之以法。

  鲁智深:呵呵,好,我也想见识见识罗玄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在战争年代立功无数。嘿嘿,今天能领教两位高手绝技,我好兴奋。

  林冲:(摇头)你呀,真是一个武痴!

  随着手机通话的顺利接通,罗玄也按照林冲的手机定位功能,及时赶来,三人毕竟都是国防部高手,立即进行训练有素的接替式跟踪。

  虽然那个陆谦确实极其狡猾,时而进店又出店,时而转身向后走,时而在人行道上突然闯红灯,时而通过反光玻璃观察后方。

  但林冲三人巧妙配合,轮流跟在他身后,目标始终没有从他们面前再消失过。

  也许是确定无人再跟踪,陆谦不再绕弯子。他径直走入一间大厦,钻入电梯。当电梯门关闭后,三人才来到门前。

  鲁智深:糟糕,这下子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罗玄:放心,我知道,他是去六十八层。这栋大楼只有那一层是属于我们国防部的秘密要地,而且那一层用特殊材料制成,极其坚固。为了保密,那里是由机器警卫守备,上校级以上的军官证可以开启大门。

  鲁智深:糟糕,我是中校……

  林冲:(笑)没关系,我和罗玄都是上校,任何要地,只要一位上校批准,系统自动允许增加两人进入。

  鲁智深:嘿嘿,那就拜托二位了。

  于是,三位国防部军官乘坐另外一部电梯,到达了六十八层。

  上校军官卡果然管用,机器警卫利用电脑核对完林冲证件、指纹与眼纹,就将三位军官顺利放入。

  三人迫不及待来到机密室,拔出激光枪,从门窗中望去,果然只见陆谦独自在电脑上忙碌什么,机箱上还插着一支U盘。

  罗玄猛地按下启门键,三人一拥而入,举枪指向陆谦,齐声说:“不许动。”

  陆谦乖乖举起手,却并不回头,反而发出阵阵冷笑。

  鲁智深:你笑什么?

  陆谦:没什么,我只是奇怪,你们为什么要抓我?

  鲁智深:因为你盗窃国家机密!

  陆谦:胡说,盗窃国家机密的不是我!

  林冲:哦,那是谁?

  忽然罗玄将枪指向林冲:“是你们两个!”

  突来变化让林冲与鲁智深都不由一愣,而陆谦忽然回身,飞速拔枪指向了鲁智深。

  这时林冲和鲁智深才目睹陆谦竟然用口罩和墨镜将真实面孔遮掩得严严实实。

  鲁智深:罗玄,你究竟想干什么?

  罗玄:嘿嘿,谁说我是罗玄?

  鲁智深:废话,你不是罗玄是谁?

  陆谦:不要相信自己的双眼,如果你们看他像罗玄,那你们看我又像谁?

  陆谦的口罩和眼镜突然凭空消失,那露出的面容赫然与罗玄一模一样。

  林冲:(惊异)你,你才是罗玄?

  陆谦:不,我不是,他也不是。

  鲁智深:那真正的罗玄在哪里?

  忽然室内一面屏幕墙上出现一个人,居然又是一个罗玄,那人笑嘻嘻回答了鲁智深的问题:“我在这里,在这个机密要地的控制室内。”

  林冲:(冷静)那他们两个是谁?

  罗玄:嗯……怎么说呢?你们可以叫他们陆谦。

  鲁智深:什么意思?我让你搞糊涂了。

  罗玄:很简单,其实我的异能是分身术,我给我的分身们起了一个名字,叫陆谦。所以,罗玄就是陆谦,陆谦就是罗玄。

  林冲:这么说,襄国武坊的案子是你的分身做的?

  罗玄:没错,他们是我的异能产物,没有指纹、没有DNA,他们的产生要从我体内的能量分出,又可以从自己的能量体中变幻出手刃和激光枪,离去时则转眼从任何地方消失得无影无踪,保证没有丝毫痕迹留下。

  林冲:哼,原来这就是真相的全部,我问你,为什么这么做?是谁指使你的?

  罗玄:(神情逐渐激动)是谁?是你们玄元社!

  鲁智深:胡说,难道我们玄元社指使你来害我们自己人?

  罗玄:哼哼,我的意思是都是因为你们玄元社,才让我恨不得把你们斩尽杀绝。

  林冲:(皱眉)我不懂,玄元社到底怎么得罪你了?

  罗玄:哼,想当年,我也是赤魂国中的一个优秀人才。但是你们玄元社搞的那是什么?任由官僚蹉跎岁月、尸位素餐。我的成绩都被上司据为己有,我的能力始终不能被社会所认可,论文被别人抄袭。那些无能之辈,专业技能低劣,创意天赋没有,混个几十年没有工作成绩也能评上最高级别的职称,坐享高额福利,再帮孩子混日子。而我拼死拼活,却养活了你们玄元社的闲人。他们有房有钱有存款,我呢?辛苦多少年,房子买不起,女朋友嫁给了别人,没有背景,升职评职称都无望。从那时候起,我就发誓,有生之年,定要与你们玄元社势不两立。

  鲁智深:哼,你以为只有你这样吗?我们玄元社的进取者,当时谁不是如此?

  林冲:是啊,正是因为官僚横行,我们玄元社才大刀阔斧进行改革。可惜就在快要取得成果之时,西方末日爆发,我们顾全大局,才与逃难来的西方人合作,建立人类最后国度。虽然我不知这样到底是对是错,但我和智深,还有无数战士,毅然服从决定,继续为全人类而战!多少玄元社好男儿,就此牺牲在战场之上!如今,当年蚕食我玄元社资源的官僚,摇身一变,成为真理社座上客。而我们留在玄元社的信徒,哪个不是真心追求发展进取、公平正义?你如今把对官僚的仇恨,转嫁到我们这些坚持信仰的玄元社真信徒身上,你这样做,对我们公平吗?

  罗玄:哼,什么公平,什么不公平?当初玄元社那么对我时,谁跟我讲过公平?凭什么我今天要对你们讲公平?陆谦们,动手!

  随着罗玄一声令下,两个分身立刻开枪,可是身经百战的林冲与鲁智深岂能轻易被击中?两个人略略闪身,那两道激光便分别击中了主人的同伴,两道人影立时粉碎消逝。

  林冲与鲁智深急忙打开房门,就想寻找罗玄真身下落,可是数不清的激光已经射向这里,原来是负责警卫的机器人纷纷向两位长官发动了攻击,迫使林冲和鲁智深不得不又回到屋中。

  不完成追杀任务誓不罢休的机器卫士立即堵在门口,持续不断向防弹合金门开枪射击,以它们这不屈不挠的战斗精神,大门被打穿只是一个短短的时间问题。

  罗玄:(在屏幕中)哼哼哼,林冲、鲁智深,既然你们知道了我的秘密,还打算活着离开这里吗?那是不可能的!战争年代,了解我能力的人,无论是友是敌,我都没有放过,对了,你们牺牲在战场上的玄元社战友,好像有几个,就是死在我的手上,他们本领也不错,可惜就是没想到会被自己人所杀。你们虽然消灭了我最低级的两个分身,但是这里的一级警卫状态,已经被我启动,你们恐怕很快就会被打成蜂窝,用不着我的高级分身动手了!

  鲁智深:呸,你这个畜生,老子今天绝对不会放过你!

  话音未落,鲁智深向那不断承受攻击的大门伸出大手,一股无形的力量立刻穿出门外,分散融入每个机器人体内,当机器战士感到异样时,已经来不及拯救自己,地面传来无可抵挡的强大吸力,不……应该说是它们自身瞬间变得沉重无比,就像武坊的初级警卫一般,立即先是“五体投地”,继而节节粉碎……

  林冲和鲁智深再度冲出大门,但很快又再度迅速返回,紧闭合金门。因为又有十几个以防护罩护体的机器人开枪冲了过来。

  罗玄:哈哈哈哈,就连一个小小的“襄国武坊”都有防异能机器人,何况这是堂堂国防部的机械警卫战士呢?鲁智深,你万钧拳的秘密不过是对重力的控制,只要了解你的异能,就不难对付,你无法改变战斗机器人的重量,就等着被打成筛子吧!林冲,你的本领我也知道,好像没有水源就无法施展。如今,这层楼的水截门已经被我彻底关闭了,我倒想看看,你如何施展你那消灭无数变种人的绝技!

  林冲心头一沉,面容神色却不改变半分,只是抬头冷冷注视着屏幕。他内心清楚,罗玄所说不错,自己绝招的秘密既然已经被对手调查清楚,那么就根本很难有胜算。

  他林冲不怕死,但是他知道,一旦自己和鲁智深横尸在这里,那么罗玄就会栽赃玄元社成员勾结变种人,盗窃国家机密。以民众对变种人的仇恨,对人类内奸的愤恨,再加上真理社之流的政客操弄,可能这甚至会对玄元社带来灭顶之灾。

  所以,他们今天绝对不能死在这里,更要生擒罗玄,让一切真相水落石出!

  但是,究竟应该怎么做,才能力挽狂澜,转败为胜呢?

  恰在此时,警报声骤然大作,电子声不绝于耳: “有人闯入,有人闯入,迅速拦截,迅速拦截!”

  大门外的射击立时减少许多,看来至少一半机器卫士,已经转往门口,可是依然有不少警卫依然在固执射击。

  屏幕中的罗玄也紧张起来,貌似在调动监视器,查看究竟是半路杀出个什么样的程咬金。

  但他突然回身大吼:“外星人?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你在这里干什么?……别跑,你给我站住,你去哪里,混蛋,给我站住!”

  罗玄边说,边接连开枪,又喃喃骂着: “混蛋,激光居然对他一点作用都没有!(转向屏幕)哼,林冲,你们玄元社的居然连外星人都勾结,我要让你们玄元社身败名裂,嘿嘿,机器笨蛋们,立刻准备穿甲激光弹攻击,用枪要等到什么时候……咦,发生了什么?!怎么那么亮?”

  林冲不知道门外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和鲁智深也确实看到门外光亮大炽,就像有人扔出了照明弹一般,激光枪的攻击也瞬间停止, 大概机器卫士的摄像眼受到了强光刺激,导致电脑不得不暂停对任务的执行。

  奇迹不仅如此,一滴水居然从天花板上落下,林冲抬头一看,又有一滴水落下,接着是第三滴、第四滴……

  林冲不再犹豫,单手一摆,所有落下、正落、未落的水滴,如同舞台上的芭蕾舞演员,随着林冲的手势翩翩起舞,转瞬间化为雪花,就如同穿上了洁白的芭蕾裙。

  鲁智深立即按下门边的电钮,合金门开启瞬间,无数水滴化为的雪花,将门外的机器卫士全部笼罩,林冲更是向前跃起,竟然眨眼间失去了踪影,仿佛融于飘舞雪花之中。

  罗玄:(惊慌)糟糕,这是从哪里来的水?……

  楼道雪雾中,乍起野兽吼叫,并伴随着防护光罩的消散、金属破碎的杂音。时而可见弥漫雾团中透露出花点雪豹的身影,以及屡屡闪现的爪光。当生命短暂的雪花尽数融化,此处唯有林冲矗立,他脚下尽是破损殆尽的机械人残驱。

  林冲走回屋中,与鲁智深望着墙屏中惊慌失措的罗玄,他坚毅相告:“罗玄,我们就要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