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镜 暗流涌动
东旭鹰2018-09-04 11:153,749

  “这项链好看吗?”燕惜玉摆弄着玉颈上闪烁夺目的饰品,紧紧盯着宋江问。

  “……好看……”宋江虽然并不懂珠宝,但任何外行人也能看出这项链即便是赝品也价值不菲,一般灰区(四十层以下用户)是连赝品都买不起的。

  “这项链是文远送的,我很喜欢!”燕惜玉故意展现出甜美的微笑,“你觉得文远怎么样?”

  一股酸意直冲宋江心头,又被强行压抑了下去,“及时雨”不敢直视女友,喃喃说: “很好,他很好,住在四十二层,是蓝区公民。”

  “那你说我嫁给他怎么样?”

  燕惜玉笑意中不知为何骤添几分怒气,宋江却完全没有意识到。

  因为刚才那股醋意化为怒火再次在宋江心中爆发,也再次被主人残酷压制。无论心中如何沸腾翻滚,宋江语气丝毫未变:“很好,这样你就可以去蓝区了……”

  话音未落,被骤然扯断又被狠劲扔过来的项链已经打在宋江略黑的面庞上,刺耳的芳叱怒吼瞬间充满了宋江双耳:

  “让让让,你就知道让!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未来?告诉你,我讨厌文远,我讨厌这项链,我更讨厌你这满不在乎的态度!”

  宋江:我怕耽误你……我……

  燕惜玉:你、你、你、你什么?你就不能给我一点希望,让我感到一点安全感吗?你最近到底在忙什么?你究竟有没有在考虑我们的事情!

  宋江:其实……其实我最近破解了末日预言,(兴奋)小玉,你知道吗?只要我找到天外来客和一百零八星……

  燕惜玉:(发怒)够了,你别再傻了,停止你救世主的梦吧!我不求你富贵发达,升官发财,我连蓝区的生活我都不想要,只是想和你在灰区白头偕老。为什么,为什么你连我这点微不足道的愿望都不肯满足!

  燕惜玉的纤纤玉掌猛地扇来,心中有愧的宋江只能闭目用脸庞“接招”,但手掌却在距离对方皮肤几寸处硬生生停下来。

  委屈的泪水顺着美女脸颊流下,随着短暂跺脚声与沉重摔门声,缓缓睁眼的宋江面前已消失了爱侣的身影。

  宋江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呆坐半晌,突然窗外一声霹雳,他才意识到白区又往灰区排雨了。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每当天降暴雨,白区就会打开特殊装置,雨水稍稍触及白区,就会被立时转入灰区,直接降落到大地。当然,白区和蓝区也不必担心空气干燥,自会有保湿系统因时制宜。只是苦了灰区的民众,明明居住在最底层,却要承受这来自高空的“礼物”。

  宋江不及多想,急忙拿出一把雨伞,出门却见电梯还在三十六层停留。他不及多想,冲进楼梯间,一口气奔下五楼,冲入雨中。

  可是大街上哪里还有燕惜玉的身影?视野中出现的,是架起雨篷的三轮车来回穿梭,慌乱的路人寻找地方避雨。

  不知为什么,宋江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场景,在一辆渐渐远去的三轮车中,他心爱的燕惜玉正在默默擦拭着眼泪,这究竟是幻觉,还是思绪再次混乱?

  这样的情况在三天内已经是第几次了?

  宋江还来不及从疑问中解脱出来,又有一组镜头乱入:

  只见,两个碧蓝色能量形成的人类,似乎正在热情对话,这样的人绝对不是人类,但也绝对不是变种人。

  宋江惊讶四顾,在自己感觉的引导下,匆匆向那里跑去。

  转过几个街角,这里是繁华街市中的僻静地带,由于这一带多次被不明原因的火灾侵袭,即将被重新装修。此处灰区居民都已经已经被迁空,装修工作尚未开始,即便无人装修也没关系,因为四十层与四十一层之间有激光隔离层,底层坍塌,也对中层与高层没有丝毫损失。

  可是谁能想到,空无一人的旧楼内,竟然会有两个神秘生物在交谈。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宋江蹑手蹑脚悄悄接近,刚刚用肉眼看清那两人身影,其中一人突然惊呼起来:

  “原来你是……你是那个著名网络作家 清风?!”

  “这有神马新鲜的,当然是我?怎么了?”

  “你,你不是已经‘过劳死’了吗?”

  “胡说神马啊?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现在不过是睡着了,在做梦!”

  “……你,你还记得你睡着前,是什么日子吗?”

  “当然是2012年4月5日”

  “什么?”

  “怎么了?”

  “可是……可是我睡着的时间,是2013年7月5日。”

  “啊?我们……我们这是穿越了时空?”

  “何止如此,而且,2012年4月5日……那就是你过劳死的那晚啊!”

  宋江听得稀里糊涂,不知道两个人究竟在说什么?

  就在这时,突然不知从哪里飞来两道光索,将神秘人们锁得结结实实、完全动弹不得。

  在神秘人的惊呼声中,一人狞笑着现出身形:“天外来客,让我找得好苦。说来也真是我命好,要么找不到,一找就找到两个,这下可以向教主交待了!”

  偷袭者还没得意够、被缚者还来不及抗议,宋江还没弄清缘由。昏暗的废楼内,突然数道白光犹如深夜流星,闪电般一晃而过,而那光索,居然被骤起刀光尽数粉碎。

  由于情况太过突然,无论是两个外星生命体,还是袭击者,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那两个可怜的家伙,想起要趁机逃跑时,又有两道金灿灿的光环把他们紧紧套住。

  最先出手者立时勃然大怒:“你们是谁?为什么要跟我抢人?”

  “你又是谁?凭什么在我们面前抓人?”

  飞刀者目中无人地现出身形,能施刀将光索斩断,刀绝对不是普通的刀,人,自然也不会是普通的人。发怒者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但他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

  反而厉声亮明身份:“光明教 勾绞星 做事,识趣的给我滚!”

  “原来日月夕也想跟我们宇宙局抢生意,喂,你听说过党氏双雄吗?”

  随后现身者,便是金黄光环的主人,他冷酷的话语让勾绞星也不由身躯微颤。

  但光明教高手不愿就此退缩,他大喝一声:“党氏双雄又怎么样,真理社的走狗,我正要跟你们算账!”

  怒喝声中,勾绞星身后光索频发,攻向两名强敌。党家兄弟根本不躲不闪,双手略展,空气中转眼金环飞、银刀舞,将光索尽数摧毁。

  “救命!”

  “救命啊!”

  两声呼喊,让党氏双雄一惊,原来勾绞星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就在他发动攻击同时,两道光索已经将天外客们连环带人缠住,勾绞星身形一动,急速飞身退走,但是他耳边猛然听到风声立起,只见“飞刀党”故技重施,又要运刀断索,而“金环党”则直接用光环套向勾绞星。

  勾绞星急忙减速变式,将天外客拽至跟前,恰好避开了飞刀金环。但扑空的武器自动化为数倍,将目标们团团包围,随时准备再次发动攻势。

  四下观望,勾绞星明白自己再难逃走,他咬咬牙,运劲怒吼: “我们光明教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

  他手中光索瞬间光芒万丈,党氏双雄连同偷窥的宋江不得不闭目闪避。由于担心敌人逃走,被主人意念控制的光环光刀,此时不退反进。然而,爆炸声与惨叫声随之同时响起,光芒转瞬褪散,宋江急忙望去,只见那勾绞星与两位天外客,连同光索、金环、飞刀全部化为气体,转眼便不见踪迹、唯有刚才战斗留下的痕迹,成为他们曾经存在的最后见证。

  飞刀党:(咬牙)可恨,这小子居然跟天外客同归于尽了,这光明教真够狠的!

  金环党:(冷笑)没关系,天外客又不止一个,我们还有机会。不过,这件事可不能让外人知道!

  飞刀党:(冷笑)放心,大哥,那偷看的小子跑不了!

  宋江这才明白,自己已经被发觉,而银刀呼啸,已经奔他而来。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白光划出漂亮的轨迹,准确无误地将攻向宋江的两枚光刀吞没。

  飞刀党:(大怒)什么人,敢跟宇宙局作对!

  出招者:(缓缓走出)安保局的,够不够胆量跟你们作对啊?

  金环党:你知不知道我们是真理社的党史双雄?

  出招者:我当然知道,但安保局的职业是保护国家与民众的安全,不管你们是谁,我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现在我来了,我绝不允许你们乱伤无辜!

  金环党:哼,就凭你一个人?

  出招者:我一个人对付你们够了!

  飞刀党:好狂啊!有种报出你的名字!

  出招者:我叫彭举。

  金环党:(变色)玄元双杰的“武穆鹰”彭举?

  彭举:对,是我!

  飞刀党:(倒吸冷气)那,那你的搭档“忠武龙”梁臣……

  彭举:玄元双杰,同进共退,梁臣自然很快就到!

  金环党:(强作镇定)哼,我们党氏双雄才不怕你们玄元双杰,但我们主席茨莱·金和你们社长昭海是好朋友,我们就给昭海一个面子,兄弟,我们走!

  党家兄弟貌似毫无畏惧地往楼门走去,刚出门口,便立即发足狂奔,丝毫不敢回头。而宋江则从残破的窗户内跳入,恭敬致谢。

  灰区的老百姓都知道,在对抗变种人的战争中,有两位始终浴血奋战在前线的玄元社战士,救民众、杀强敌,深受民众爱戴,但战功被真理社上级吞没,以至于战后只能在安保局当普通特工,可是他们的实力在特工与民众中传为神话,侠义品德更深得百姓敬重。

  彭举:(制止宋江行礼,低声)别这么多客套了,赶紧走,等宇宙局更多特工来,我就未必能保护你了!我能感觉到附近还有他们的高手在!

  宋江:(奇怪)难道说有您和梁臣联手,还怕他们吗?

  彭举:嗨,我们两个今天休假,就根本不在一起。何况我们如果真伤了宇宙局的人,就会引起玄元社与真理社的内讧,这可不是我想看到的。兄弟,赶紧走吧,以后别那么好奇,好奇害死猫啊!

  宋江知道彭举没有骗他,急忙转身离去,他慌张疾奔,刚刚拐过两个墙角,就突然吓得瘫坐在地上,因为对面也有人狂奔而至,正向他撞来。不仅如此,那个人……也是一个幽蓝波状的天外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