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梦 迷茫稚子
东旭鹰2018-09-19 10:176,206

  我以前听说过灵魂附体,一直以为那是迷信。因为我也在这古怪异界中,曾尝试与富家子弟合为一体,意图过上浮华奢靡的资产阶级败家子生活方式,却是一再失败,没想到我连败家的资格都没有。

  然而,那一夜的雨水滴落,水花开地头。那一夜的街道拐角留下太多愁。不要说谁是谁非附体错与对,只想梦里换个款爷再来一回。

  可是,偏偏我就是喝凉水都塞牙,竟然与一个穷小子附为一体。

  也许你会问我,为什么如此肯定?先不说他的衣着打扮、疲于逃命的窘状,当他走进那不知租来还是借来的蜗居时,我就知道他跟我一样,穷屌丝一个。

  真是悲催啊,好不容易换个宇宙、换个星球,换个躯体,我命中注定还是一个无钱无房无前途的屌丝,更要命的是,我钻进他的身躯中,却不知道如何才能脱壳而出,我的感受与他的神经也不知何时搭上了线,当他疲惫不堪躺倒在床,我也是困意阵阵袭上心头……

  当我迷迷糊糊醒来……不,应该说是被那臭小子的闹钟吵醒,这小子强行起身刷牙洗脸的德性,跟我在地球上如出一辙,怪不得我只能附身在这家伙身上,我这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

  下面的情节也与我的生活大同小异,只见这家伙匆匆梳洗完毕,拿出极速蜗牛的冲劲,大约用了十分钟,便冲入了离家大约一公里的地铁站。

  在经过半小时的传送后,他急忙从当地地铁站口,找到一辆自行车,慌忙疯狂开锁冲出。

  我感受着他的气喘吁吁,一刻钟的飞速狂蹬,才钻入停车库,冒着超载的危险,忙不迭地挤上电梯。

  这电梯每隔几层,就要放下一些乘客,再迎入几个来宾,磨蹭了足足三分钟,数字终于变化为“39”,

  臭小子几乎是扑了出去,跌跌撞撞来到一个小公司门口,打卡闯入,奔到办公桌前,才大汗淋漓地瘫坐在并不舒服的座椅上,此刻的我,虽然无身,也是疲软乏累,因为他的感觉如此强烈真实地反应在我的感受中,我如同被牢牢束缚的囚犯,只能分享“看守”的痛苦,却没有半点拒绝的权力,我……咦,我忽然身子一轻,竟然从这小子的头顶冒出,闪身到他背后。

  佛祖真主上帝太上老君啊,是您们哪位显的灵啊!我终于解脱啦!哈哈哈……

  虽然重获自由,但我依然保留着刚才颠簸奔命的感觉,我暂且不想耗费心力,奔出这一亩三分地,既来之,则安之,何不顺便参观参观这小子工作的地方?

  我正打算饶有兴趣地四处游览“视察”,忽然看到一位体态婀娜的美女向那穷小子翩翩走来,难道说这家伙深藏不露,也有如此艳福?

  只见美女朱唇轻启,玲珑芳音脱口而出: “我说宋江,张总要的市场调研报告呢?今天可是最后一天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再交不上来,哼哼,张总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我晕,我就知道这穷屌丝没这么好运,感情人家是老板的小秘……不,秘书,

  哇塞,连秘书都这么凶,这老板要有多难伺候啊……

  等等,这小子叫什么?宋江?不会吧!难道他就是……

  我来不及继续深思,就听到宋江冷淡回答:“李秘书,我已经做好了,麻烦您交给老板!”

  李秘书:(不屑)你以为我像你这么闲在吗?我可是忙得很!老板现在不在屋,你自己放老板桌子上吧。不要总给别人添麻烦,哼!

  话音未绝,李秘书便如柳叶随风,轻扬而去,当然,说是扬长而去也不过分。

  我望向宋江,只见他神色依然是傲然不屈,还真有几分我在地球的风采,不用说,也注定和我一样没前途。

  他强撑起身,从公文包中取出一份打印稿,走向老板办公室。

  我此时注意到,周围同事的眼神极其复杂,好像是同情之中又有几分无奈、几分回避,似乎是对宋江哀其不幸,却又担心被宋江连累,这宋江究竟是做过什么,怎么就连人缘也混得跟我差不多?

  俗话说,好奇害死猫。俗话又说,人不好奇枉少年。所以,我还是未能经受住好奇心的诱惑,不由自主再度从后背钻入这穷小子身上。

  只见宋江没精打采走向公司最深处的老板屋。进入最高领导的办公场所,我眼前顿时一亮,真的是很亮,到处都是豪华家具的闪光点,黄金摆设处处皆有,就是不知道都干什么用的,仿佛完全是为了炫耀主人低俗品味的无聊而存在。

  它们的存在,也确实愈加烘托出一个暴发户的土豪心态。

  宋江把调查报告放在大办公桌上,正要离去,却又猛然停住了脚步。我正惊奇他的异状,却突然看到了他脑海中的场景,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

  张老板:哼,那臭小子进我办公室了?

  李秘书:没错,这下子咱们就说他偷取公司机密,他一定是百口莫辩,保证能将他开除。

  张老板:呵呵,你这个小妖精,就属你鬼点子多。走,咱们堵他去!

  场景中在休憩室的张老板和李秘书即将动身,他们只要走出那间用来喝茶休息的小屋,宋江动作再快,也会让他们看见离开老板办公室的场景,何况这大办公室真不是一般的大……

  我忍不住想催促宋江抓紧离开,又担心他因察觉到我的存在而惊慌失措,那岂不是更耽误时间?……对了,他怎么会感应到附近小屋的情景?难道说……他也有特异功能,就像卢俊义一样?

  我正暗自疑心,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则证实了我英明神武的推断。

  因为那宋江不慌不忙,甚至没有半分移步,只是左手平放,手指微动,而那休憩室立即发生些许变故。

  我隐约看到,休憩室中蓝光闪现,随即便有水滴恰好落到张老板的鼻子上。张老板惊愕停步仰望,立时又有水滴向他眼睛落下……

  张老板:哇呀,这是什么水,有毒没毒?眼睛睁不开了。

  李秘书:哎呀,你这死鬼瞎嚷嚷什么,一滴水而已,来来,擦干净。(递手帕)

  张老板:(接手帕擦眼)怎么会莫名其妙有滴水,是不是楼上又漏水了,别把我的名贵天花板毁了!

  张老板说着就抬头寻找滴水之处。

  李秘书:(不耐烦起来)哎呀,你这小气鬼,一两滴水怕什么,咱们还有正事要办,你忘了吗?

  张老板:(醒悟)对对对,走,咱们去堵那丧门星。

  可是,这两位绝对没有想到,只不过片刻时间,那宋江早已快步离开那充满土豪气息的办公室,当他出现在两位阴谋者的视野中时,人已在自己办公桌附近。

  对于目瞪口呆的老板与小秘……不,秘书,宋江佯作不见,回到座位上敲起了键盘。

  他打字的速度不算快,跟我差不了多少,但很明显,这是一位通晓市场调研的高手,不,应该说,他是一位善于掌握人类潜意识的高手。

  他居然通过简单的表象,就能结合时间、天气、环境诸多要素,准确分析出消费者言行的原因、预测消费者行动,这绝不是某些只会发表格、统计数据的普通调研员所能达到的水平。

  不知道宋江是不是跟我一样恃才傲物,但我最多是不讨身边老古董的欢心,跟年轻人还能打成一片。

  这宋江却只顾自己工作,同事们无人理会他,他也毫不理会同事,一头扎入工作中,就连午饭也是仓促咬两口面包……对了,这不是他的早餐吗?

  难道说这哥们连早饭都不吃,只凑合中午吃少许食物。

  这,这,这……这可不利于减肥啊!不吃早餐可是减肥大忌呀!

  当然,这宋江比我确实瘦多了,但不注意合理饮食,必然会跟我一样胖的!

  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实在没心思跟这工作狂一起疯,我突然想看看张老板刚才离开公司去吃什么?

  我再次灵魂出窍,飘向公司之外,宋江居然一点没有察觉到我的存在和移动,或许他的修为不如卢俊义那些家伙吧!

  我漫无目的地四处飘荡,偏偏就是那么巧,我刚飘到四十五楼,就从某餐厅雅间被服务员送菜时推开的大门中,瞥见了打情骂俏的那对狗男女……不是,是张老板与李秘书。

  我趁服务员即将退出的一刻,瞬间成功潜入这充溢酒醇肉香的房间。

  张老板:怎么样,我的小美人,还有什么办法,炒掉那丧门星?

  李秘书:哼哼,这还不简单。你给他交稿的最后期限不是下班前吗?只要下班后那一刻,故意质问他为什么没有按时交稿,不就万事大吉了吗?

  张老板:可是……可是他调查报告已经交了!

  李秘书:销毁不就是了!

  张老板:那……那报告写得真好,我可舍不得销毁,真对咱们有用。

  李秘书,嗨,你把它藏好了,就说没看见不就得了?

  张老板:嗯,也好,回去我就把那报告藏起来!

  对于这幼稚的谋划,我只能嘿嘿了,我倒想看看这老板藏东西的本事如何?以我的隐身追踪术,还想瞒住我?姥姥!

  ……嗯……我为什么要说北京习惯性用语?邪了门了……

  总之,喜欢抱打不平的我,几乎一下午都悄悄“陪伴”在张老板的身边,眼看如同地球企业一样,朝九晚五的工作时间即将结束,我这才寻机再度回到宋江体内。

  职员们已经开始准备离去,张老板突然一声大喊,将众人喝止。

  有人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不会又要临时加班吧?”

  张老板:各位同仁,你们都知道,我们公司虽小,却一向赏罚分明。今天,有人无视公司的纪律,未能按时完成任务,导致公司遭受巨大损失,丧失了重要合作伙伴。虽然我于心不忍,却不得不杀一儆百!宋江,你被开除了!

  宋江:(镇静)老板,你昨天交待我的任务,我今天已经上交了。为什么要开除我?

  张老板:(翻白眼)今天我等了你一天,调查报告都没有给我交上来,合作方让我们拿出方案的期限,是明天早晨,就算你现在把报告给我,我一晚上也写不出项目策划书来,你能写出来吗?

  宋江:(依然镇定)也许我可以试试。

  张老板:呸,你算老几,那么简单的活儿都没完成,还想替我写项目策划书?

  宋江:您如果不让我写,我也没有办法,但是调研报告,我确实今天放到您桌子上了。

  张老板:谁看见了,有人作证吗?李秘书,你看见没有?

  李秘书:反正我早晨已经催过他了,谁想到他今天一天都没交,我又到哪里看去?

  “你不是下午两点半还跟张老板在看我的报告吗?”说话的是宋江,但话一出口,连宋江自己也倍感惊讶,那份镇定顿时烟消云散。

  他会如此,那是理所当然,因为……嘻嘻……是我在说话。或者说,是我在借宋江之口反驳那无良老板和狡诈小秘。

  张老板和李秘书一时语结,职员们也似乎明白了什么。

  李秘书:(强作镇定)你,你胡说,我们什么时候看你报告了?

  宋江(我):那报告不就放在老板保险柜下层吗?你们敢不敢当着全公司同事的面,打开保险柜?

  张老板:(恼羞成怒)你,你,你真是反了,反了!你竟然敢监视自己的老板,说,你用的什么手段?

  宋江(我):我什么手段也没用,只是猜的。不过保险柜里究竟有没有,你敢不敢打开看看呢?

  张老板:(大怒)我凭什么让你们看我的保险柜,我才是老板!总之,你被解雇了,给我滚!

  这一刻,我突然想到小时候读过的《狼和小羊》的故事:

  狼要吃小羊,屡屡找碴,都被小羊反驳。恶狼实在无碴可找,干脆毫无理由地吞掉了小羊。

  如今,这张老板不是一条活生生的恶狼吗?

  在我一时犹豫之刻,“话语权”顿时回到了宋江本人处。

  宋江:(冷笑)老板,您这一个月来,屡屡给我出难题,就是想找碴解雇我,我为公司效力十五年,不求涨工资、不求升职,一向任劳任怨、认真负责地完成着自己的工作。究竟我做错了什么?您要这样对我?

  张老板:好,既然今天话说开了,我也不瞒你。你为什么要公开在网络上发文指责真理社的金融业务?

  宋江:(微怒)真理社用各种手段,以金融业收敛民财,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将散户玩弄于股市大鳄鼓掌之中。他们又以贷款控制民生、任意操纵市价,导致不知多少人家财耗尽,不得不从地上搬到了地下贫民窟。难道这就不该指责吗?再说,真理社不是天天强调尊重言论自由吗?我说的又是事实,有什么错?

  张老板:没错,他们是尊重言论自由,但是他们更尊重自己的放贷自由。因为你惹的祸,银行都不敢给我的公司贷款,风投公司不敢给我的公司注资!我说兄弟,我们公司上上下下也有几十口子人,没有资金来源,难道让我们都喝西北风去?

  李秘书:就是,什么事只想着自己,都不为大家着想,你说,天底下有比你更自私自利的家伙吗?

  宋江:你,你们……

  张老板:别你你你,我我我的了!行,我让你走得服服帖帖!咱们是一个民主国度,赞成解雇宋江的,站到我和李秘书这里,反对解雇宋江的,就站到宋江后面。但我丑话说在前面,现在找份工作不容易,请各位三思而后行!

  张老板最后咬牙切齿的话语,让犹豫不决的公司职员们慢慢下定了决心,虽然他们望向宋江的目光依然充满了同情和不舍,但双脚却只能走向老板身后。

  宋江根本不看同事们的反应,在大家选边站的同时,他已经开始收拾起东西,不等张老板与李秘书再说什么,他捧起箱子头也不回地走向公司门口,出门时,还不忘将自己的工作卡挂在了门栓上。恐怕最终支持他的,也只有藏在他身体内的我吧……

  我就这样伴随着宋江,离开了灰区,又迈入了通往地下区的电梯,那满箱子的东西,居然被他毫不留情地扔入垃圾堆中。也许,他去地下,就是要借酒浇愁吧!

  不过……似乎我想错了,他去地下,不往闹市走,却往偏僻地方走。

  而且他骤然停住了脚步,冷冷说:“谢谢你今天的帮忙,虽然是倒忙,但我一样要谢谢你,天外客!”

  我:(惊愕)你,你知道我在这里。

  宋江:当然,我早晨就觉得自己有点重,原来是你藏身进来。你进进出出我的身体,我又不是瞎子,怎么能看不到?不过,我的同事们,似乎是确实看不到你。

  我:那……那你为什么要装作不知道,还要带我到地下区?

  宋江:哼,我曾经亲眼看见过你的两个同胞在灰区丧命,我不想你出事,这地下区或许对你更安全些。出来吧,我们该分道扬镳了!

  我:我不!……刚才你说,我的两个同胞丧命?你看错了吧,也许他们是睡醒了,回去了。

  宋江:哼,反正按照他们生前所说,一个叫信封,来自你们时间的2012年7月15日,还有一个来自于2013年3月5日。

  我:……什么?可是,可是我睡着前应该是2013年11月5日……

  宋江:具体怎么回事,我不清楚,反正那两个人应该是已经死了!

  我:等等……2012年7月15日……信封……对了,那一天晚上,有个叫“信封”的网络作家“过劳死”了。今年3月5日,也有一个作家“过劳死”了。难道说……难道说……他们的死亡真相是……

  宋江:总之,这里很危险,你离开我的身体,自己多保重吧!别跟他们一样……什么“过劳死”!

  我:那个……那我还是呆在你身体里更安全,这样别人就抓不到我了。大哥,行行好,别轰我!

  宋江:(怒)我凭什么不能轰你?我在公司工作十五年,没升职没涨工资没前途,就为了说几句公道话就被开除了。我还有女朋友等着跟我结婚,我现在连工作都没了,房租都交不起了,还怎么结婚?我已经够烦了,你快点从我身体里滚出来,滚得远远的!

  我:……大哥,我知道你苦,其实我在地球家乡也不好过……

  宋江:住嘴,我没心思听你诉苦!我想自己一个人好好静一静,快点给我滚!

  我:我不走,不走,就不走!你能把我怎么样?你咬我啊!

  宋江:(大怒)你这个混蛋给我出来,从我身体里滚出来,你害我没了工作,还想怎么样?我已经对你没有利用价值了,快给我滚出来!

  我:兄弟,你没工作,是你老板害你,你怪我干什么,你疯了吧?

  宋江:(更怒)什么?我疯了,对,我就是疯了,是你逼疯的!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从哪里来?我不伺候了!滚,给我滚!

  “兄弟,你遇到了什么麻烦吗?也许我能帮你!”

  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我不由借着宋江的双眼循声望去。我的天呐,老子信了你的邪,那前面的建筑中怎么有如此熟悉的身影?……那不就是……卢俊义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