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镜 路在何方
东旭鹰2018-11-05 07:235,511

  仰望星空……不是……仰望蓝区的宋江挣扎着站起,眼前却失去了那神秘天外来客的踪影,真不知道是什么特异功能。

  雨水依然不断敲打着孤寂的单影以及它的主人,宋江无心再去追究外星人的下落,喃喃自问一句:“咦,那个外星人呢?”

  便匆匆忙忙离开这是非之地,毕竟危险依然没有解除,宇宙局的人随时会去而复返,还是回到自己那略显杂乱却能带来安全感的“狗窝”方为上策!

  疾行中,宋江还是忍不住又多嘀咕一句: “我怎么有点儿重了?看来又该减肥了……”

  不平静的经历终究会随着平静的夜晚消逝,当宋江从梦中醒来,窗外的街道上,只有残留的水洼依然印证着昨夜的暴雨。

  宋江看清电子闹钟上的数字,匆忙爬起。如果因为迟到而失去了工作,那么他就真的要搬到地下区去了,和燕惜玉也再也不会有任何未来可言。

  灰区的街道虽然拥堵,好在还有地铁和自行车,十分钟后,匆匆梳洗完毕的宋江冲入了离家大约一公里的地铁站。半小时后,在四十公里外的地铁站附近,一辆自行车疯狂飞出。

  一刻钟后,自行车仓促钻入停车库,主人忙不迭地挤上电梯。三分钟后,随着“叮咚”声响,还是这条“江”,一路跌跌撞撞从电梯奔入位于三十九层的一个小公司。

  稳坐最里间的公司老板,从监视镜头注视着宋江刷卡闯入的场景,他扬起手腕,反复看着格拉苏蒂手表上显示的时间,不由闷哼埋怨:“可恶,再晚五分钟,我就能开除他了……”

  几乎于此同时,位于这家公司五十公里外的蓝区九十五层安保局局长办公室内,一个声音在怒吼着:“你们是不是找开除啊!”

  怒吼者是安保局局长基米尔·罗维奇,他所面对的是正是“玄元双杰”彭举与梁臣。

  罗维奇:我再次警告你们,我不管什么玄元社、真理社,我们的职责是防止变种人渗入,保护每一个合法公民,当年你们玄元社放弃对国家的主导权是为了什么?咱们参加救世军九死一生、浴血奋战又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保护我们人类的最后领土不被毁灭,而不是让你们跟着政客胡乱内讧!宇宙局要抓侵入的外星人,我们要抓侵入的变种人, 我们是井水不犯河水,各司其职,你们跟他们打个什么架?说,是谁先动的手?

  彭举正要说什么,梁臣却抢先一步: “不关彭举的事情,是我忍不住先动的手,彭举没有拦住我而已!”

  罗维奇:好啊,你仗义呀!可是为什么现场只有浩然枪的破坏痕迹,却没有你使用正气箭的任何证据?

  梁臣:这个……

  彭举:报告局长,我施展浩然枪就是为了保护合法公民,当时宇宙局办事不力,导致外星人被恐怖分子所杀,他们为了掩饰自己无能,居然要杀害无辜市民灭口,所以我才……

  罗维奇:……有这种事?

  梁臣:报告局长,最近发生几起无名谋杀案,死者伤口显示是被异能人所杀害,而且现场都是先被宇宙局联合国防部封锁,我们解封后才能进入,现场证据都被严重破坏……

  罗维奇:(瞪眼)别说了,这些难道我不清楚吗?我一直就此事向宇宙局与国防部交涉,抗议他们越权行事,但你们私下动手,反而是授柄于人!

  彭举:但我们不能眼看无辜市民被害啊!

  罗维奇:……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但我不希望你们再给我惹这种麻烦!记住,安保局是执法机构,绝对不能牵扯入党派之争,明白吗?

  彭举、梁臣:(小声)明白……

  罗维奇:(严厉)我没有听见你们说什么!!

  彭举、梁臣:(高声)明白!

  罗维奇:都给我回去好好反省,再遇到类似情况……记住,立刻呼叫兄弟们支援,我要人赃并获,反客为主!

  彭举、梁臣:(兴奋对望)Yes,sir!

  离开办公室,彭举满怀歉意: “兄弟,是我不好,下班去地下区,到我大师兄那里,给你压压惊!”

  梁臣:咱们哥俩儿,客气什么,如果我当时在现场,我绝不放过那两个家伙!

  彭举:怎么,你还嫌头儿不够烦?对了,今天地下区,你不去会后悔的!

  梁臣:为什么?

  彭举:今天早晨,我大师兄打电话,特地让我请你去,而且到时候,我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兄都会去!

  梁臣:哦?卢老大找我,还请了国防部教官林冲、著名高级保镖宫纹、灰区巡警第一高手武松,这是大阵仗呀,有大事啊!

  彭举:所以,你去不去?

  梁臣:废话,请假也要去,不过……看来卢老大遇到大麻烦了!

  彭举:是啊……到底是什么事呢?……

  时间,如此奇怪,你此刻还在感叹时间之漫长,转瞬又在感概时间之飞逝。当“玄元双杰”身处蓝区“越界电梯”下班时,不由自主生出这样的感悟。

  碌碌无为的一天貌似平静,但他们心知肚明,今天不知有多少罪恶又被潜规则所覆盖,而他们只能凭借直觉感受到那黑暗的存在, 却一筹莫展,不得不装聋作哑。

  走下灰区地铁站的自动扶梯,他们却无心等待那五分钟一班的地铁,两位安保局精英转身钻入名为“残疾人老人专用”的电梯,按下暗灰色的数字键,这组与灰区极其相衬的按键,对电梯下达的恰恰是离开灰区、前往地下区的指令。

  当他们挤出川流不息的人群时,终于来到此行目的地——旭霞酒吧。

  说起来,也实在可笑,明明身处暗无天日的地下区,哪里来的旭日和晚霞?真是痴人说梦。但这块招牌又何尝不是代表着地下贫民们的深切渴望?

  而那龙飞凤舞的字迹,对于彭举来说实在眼熟,因为这正是“玉麒麟“卢俊义的手笔。

  貌似欧式风格的酒吧,却以朱红色东方古门为标记,门环上拴着一个木牌,正反两面书写着同样文字:“今日有事,暂停营业。”

  这简单八个字不知已将多少老顾客、新酒鬼拒之门外。但彭举却只是微微一笑,便与梁臣推门而入。

  轻车熟路的武穆鹰,进门就喊:“小宋、小杜、朱尔斯兄弟,我大师兄他们来了没有?”

  一语余音尚存,还未听见任何回话,呼啸怪声随之而起,黑暗幽静的酒吧内,霎时闪现两道银光,直扑玄元双杰而来。

  彭举、梁臣心中一惊,他们本能瞬时施展绝技。只见银芒凝聚、化为长枪,气流涌动,变幻箭状。但不等他们出手自卫,忽然一对银光凭空停势,如同脱缰野马被隐形高手一举勒住缰绳,眨眼间便消逝无形。

  彭举与梁臣收起异能同时,隐约察觉到暗色中,似乎有什么绳索类的东西转瞬涣散。

  一个声音随之响起:“四师弟,你怎么又跟五师弟开这种玩笑?”

  “呵呵,师父生前常说,五师弟的潜力在咱哥俩儿之上,我不过是尽师兄的本分,测试一下,他潜力又挖掘出来多少!”

  彭举立时心下了然,无奈摇头叹息:“我说四师兄啊,你这幻影飞刀如果真碰上我的浩然枪,你就不怕把大师兄的酒吧砸了?快点谢谢三师兄吧,如果不是他的暗黑索,就凭你那点巡警工资,赔得起大师兄吗?”

  这时,梁臣也明白过来,刚才的虚惊一场,原来是传说中的巡警第一高手“双刀客”武松要试探彭举的武艺。而传说中的第一保镖“暗影客”宫纹,却硬生生破坏了生性好胜的武松的挑衅。

  酒吧随即灯火通明,看起来卢俊义手下的伙计们,早跟武松串通好,他们一心等着观看高手对决,根本没把老板的财产安全放在心上。或许就连卢俊义自己,也不会在乎吧!

  熟人们打起了招呼,又是大门闪动,原来是卢俊义恰好来到。

  宫纹:哟,大师兄,你那得力保镖燕青怎么没来?

  武松:(笑)哈哈,三师兄,你还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啊!这么长时间没见到大师兄,你怎么就知道问保镖啊?

  卢俊义:呵呵,老四,别那么说老三,人家这叫敬业。至于燕青吗……等吃完饭再说,那个……大家来齐了吗?

  彭举:反正梁臣我是带来了!

  梁臣:卢先生,不好意思,我又来叨扰了。

  卢俊义:嗨,都是玄元社的生死兄弟,客套什么。

  梁臣:呵呵,也对,那我就不客气了。对了,林二哥好像还没有来!

  武松:(笑)哈哈哈,这有媳妇的就是麻烦,没有咱们逍遥自在。嫂子不爱凑热闹,二师兄又那么爱嫂子,一定是把嫂子安排好了,再过来!所以每次迟到的都是他!

  “老四,又是你在说我的坏话吧!”熟悉的声音从微开的门缝传入,英武身影很快出现在众人面前,正是师门中排行第二的“豹子头”林冲,他也是如今国防部高层中仅存不多的玄元社出身军官之一。

  众人又是一番玩笑寒暄,这才开始品尝四大伙计精心烹饪的佳肴。

  宫纹:嗯,这朱尔斯兄弟的手艺可是越来越好了,东西餐样样是深得其味,大师兄,这里别弄酒吧了,弄餐馆吧!

  卢俊义:呵呵,老三你说笑了,他们两个还不够大厨水准啊!

  武松:卢老大,是你对他们要求太严格了吧! 要说这宋万、杜迁调的酒也是不错,最近我抓的几个酒鬼,可都是在这里喝醉的!

  卢俊义:呵呵,酒是我们卖的,喝完酒出去闹事的,就归你们巡警管了。可别赖我头上!

  武松:我那敢啊!说实话,他们两个调的酒,我也爱喝,哈哈哈!

  彭举:呵呵,是呀,四师兄什么都好,就是嗜酒如命!

  武松:还说我呐,你老五以前不也是个酒痴嘛!

  彭举:(黯然失色)我早就戒了,从赤魂旗降下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戒酒了!

  一时间,因为彭举的感慨,宴席上的主宾瞬间沉默。

  他们都是曾宣誓效忠赤魂国的玄元社成员,提及往事,难免心中辛酸。

  梁臣:(叹气)唉,现在真是一切都变了,以前专门制作倒卖武器的天逸帮,如今摇身一变,暗中操纵来组党参政,他们的非法黑厂也成了合法军工企业。被他们收保护费的民众,为了求得自身安宁,也被迫成为他们的选民。

  林冲:是呀,就连当年涉嫌多宗恐怖主义案件的虎田社,也成立了虎田党。他们掌控全国上万家企业,掌握着几千万家庭的兴衰,其呼声已经直逼真理社。

  武松:(怒)哼,现在的世道,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多。真理社的金融业务渗透天地,多少人为了不让银行逼债,或者能够借债,而被迫响应真理社的主张。就连过去给咱们抹黑的几个原玄元社大贪官、大奸商,也转投了真理社麾下,成为骨干会员,这世道……

  宫纹:唉……人不能改变环境,就只有适应环境,我们也只有生存下去,才能看到未来。但是未来……又是否如我们所期待的那样……

  彭举:那个……几位师兄,是我不好,提起大家伤心事,我以水代酒,自罚三杯!

  武松:得了得了,你那水喝着有什么意思,我替你喝三杯就算代你赔罪了!

  林冲:哈哈,三师弟,你这是找碴多喝几杯吧!

  武松:切,我又没老婆管,多喝少喝有什么的!

  林冲:你个臭小子,总有一天你会知道被老婆管是一种幸福。

  武松:二师兄,也许有一天你会知道没老婆才是一种幸福。

  卢俊义: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就别吵什么老婆不老婆了。其实今天我有事跟大家商量,是关于燕青的事情。

  宫纹:大师兄,燕青究竟怎么了?

  卢俊义:(叹气)唉,他和我的另外一个玄元社兄弟史进,被宇宙局特工逮捕了,据说罪名是妨碍公务。

  众人顿时倒吸一口冷气,他们心里都清楚,宇宙局是真理社的嫡系,与玄元社素来不和。

  而且不知为什么,近年来,宇宙局权限越来越大,甚至凌驾到安保局、司法部、国防部之上。

  燕青和史进都曾是著名的玄元社战士,如今落到宇宙局手中,就算是玄元社社长昭海出面,恐怕也很难捞出。

  梁臣:糟糕,我跟彭举刚刚得罪了宇宙局,而且引发了安保局与宇宙局的矛盾,恐怕……

  武松:哼,司法部部长哈森·图克,也是真理社一(yi)党,他曾经想拉拢我,被我驳了他的面子,肯定也不会帮我们救玄元社的兄弟。

  林冲:嗨,现在除了安保局局长基米尔·罗维奇无党派以外,哪个重要部门不是掌握在真理社手中?这也符合现在的宪(xian)法,选举中的获胜党派可以任命高级官员。不过战争年代,我曾经救过我们国防部长提尤·戈尔, 他又是真理社高级干部,也许能卖我个面子,救两位兄弟出来。

  卢俊义:好,那就拜托二弟了!

  林冲:放心,老大,别忘了我也是玄元社的人!

  卢俊义:那好,既然大家都是玄元社的人,我还要告诉你们一件事!

  卢俊义神情肃穆,将昭海交托的任务以及天外来客阿熊的一切,向兄弟们和盘托出。

  众人惊愕无声,实在没想到末日预言的实现,居然还与天外来客有关。

  彭举和梁臣交换眼神,渐渐明白了宇宙局何以愈加猖獗。

  卢俊义:(郑重)各位,虽然我们还不知道世界末日到底是什么,但天外来客的下落关系到整个星球芸芸众生。我们都曾在玄元社发誓,要为天下人的未来奋斗终生,打造公平、正义、进取、发展的社会。如果世界末日不能解决,一切都将成为空谈。各位兄弟分别在国防、司法、安保、保全各领域,加上我在地下区的影响,咱们的人脉可以说遍及各界。所以我请求大家务必将天外客找回,并帮助他集合一百零八魔星,来力挽狂澜,拯救未来!

  众人默默点头,他们终于明白卢俊义原来是为此事召集这五人,也深知此事重要性,无声的承诺胜于慷慨激昂的誓言,这一刻,他们决定为了完成卢俊义的嘱托,将万死不辞。

  这时,远远躲在窗户边的四大伙计似乎在喧闹什么?

  卢俊义:(皱眉)卡瑞,出了什么事情?

  随着老板的呼唤,朱尔斯兄弟的老大急忙走了过来。

  卡瑞·朱尔斯:老板,外面有个人好像疯了,在自己胡言乱语。

  卢俊义:(好奇)哦,有这样的事情?我去看看。

  随着卢俊义起身,几兄弟也被好奇心驱使,随着走到窗边。

  只见一个年轻人,正发了疯大喊: “你这个混蛋给我出来,从我身体里滚出来,你害我没了工作,还想怎么样?我已经对你没有利用价值了,快给我滚出来!……什么?我疯了,对,我就是疯了,是你逼疯的!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从哪里来?我不伺候了!滚,给我滚!”

  卢俊义:(摇头叹息)唉,估计又是一个失业者,社会压力越来越大,活活把现在的年轻人逼疯了。

  大部分在场者都纷纷点头赞成卢帮主的感慨,唯有彭举不由心中暗问:“他不就是我昨天救的那个人吗?才一天的时间,他怎么就疯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