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镜 随机应变
东旭鹰2018-09-05 13:575,725

  在首都地下区号称“阮氏三雄”会恰逢此时出现,当然不是巧合,

  就在天外客被押送的前一天,公孙胜看到了三死七生的“曙光”。但这道曙光却让公孙胜更加不安心,因为吴用召集的人手都是地下区的“精英”:

  鱼摊摊贩“阮氏三雄”、配钥匙锁匠白胜、技术工人刘唐,加上“百无一用是书生”的吴用,以及他自己这个算命师,这就是所谓“三死七生”。

  如此“豪华明星阵容”,差点把公孙胜哭死,这样的救援队伍要去从武装到牙齿的刑警、特工手中救外星人,这不是开玩笑嘛!

  吴用还不忘给公孙胜解释:“这几位可都是咱们玄元社的忠实兄弟,有信仰、分是非,明善恶,知正邪……

  公孙胜:你给我打住,咱们不是去给司法部和宇宙局做思想政治工作,而且现在也不允许咱们玄元社这些小爬爬去做思想工作。咱们这是要虎口夺食,去救人,靠思想觉悟没有用,要靠本事!

  阮小七:(不服气)谁说我们兄弟没本事?想当年,我们兄弟去边疆卖鱼,遇到一个团的救世军被三个变种人攻击,如果不是我们兄弟出手,那帮救世军早就全军覆没了!

  公孙胜:(感兴趣)哦?那你们救了多少人?

  阮小七:那个……

  阮小五:嘿嘿,救了一个,就是那个团的团长。

  阮小二:而且,这团长原来是玄元社的,战后改投了真理社,他就因为此战中吹牛说是自己一个人干掉了三个变种人,把我们兄弟的功劳据为己有,传说是在政府担任了不错的职务。

  公孙胜:切……才救了一个人……等等,实际上,那三个变种人是谁干掉的?

  阮小七:当然是我们三兄弟,都是我们干掉的,那团长当时都吓得尿裤求饶了。

  公孙胜:嗯……那应该有点儿实力。那,你们二位,又有什么本事?

  白胜:那个……我听说你们要从真理社手中救人,需要开锁 。嘿嘿,我就来了!

  公孙胜:什么真理社不真理社,我们是要从宇宙局拯救无辜的外星人,他们的锁可是……

  白胜:没关系,不管什么锁,我不用1秒钟就能开开。战争年代我是救世军的侦察兵,潜入敌后,偷盗情报是绝活。那变种人的密码锁再先进,我也是说开就开。

  公孙胜:这么说,你应该是一个战斗英雄啊,怎么混到这地步?

  白胜:嗯,本来说要留我在国防部的,结果不知怎么的,某天国防部一份重要机密锁在保险柜里拿不出来了,我自告奋勇,半秒钟就开了锁。结果,国防部的真理社高官,说我这人留下太危险,一再找碴贬我职,老子一生气辞职不干了!

  公孙胜:嗯,嗯,你还真有本事,不过真理社欺负咱们玄元社,也真是越来越变本加厉了……对了……那个,你会开锁也没用啊,那宇宙局秘密基地的防卫设备绝对会是超级一流的。

  刘唐:放心,我就是做安防、消防设施工作的,宇宙局的秘密基地所有安全设备,都是经我手安装的,我知道如何做,能够迅速破坏那些设备。

  公孙胜:(惊愕)高人啊,高手在民间啊!我说大智若愚,你从哪找来这些高人啊?

  吴用:啊……那个……都是我网友……

  公孙胜:(佩服)给你跪了,上网都能找出这些大神,真服了你。好吧,说说你的计划吧!

  吴用:我们现在确实无法确定他们运送外星人的线路,但基本可以肯定最安全的方式就是通过蓝区到达秘密基地的大楼,然后再利用他们的特权从蓝区电梯直达灰区底层,再转往地下秘密基地,我们最适宜的动手时机就是他们即将或刚刚进入秘密基地时。

  阮小二:(皱眉)为什么?这样很冒险,不如在他们进入地下区就动手!

  吴用:(摇手)不,那个时候是他们警惕性最高时,一般人会在目标即将接近时放松警惕,而专业护送者则是在到达目标时放松警惕。

  刘唐:正因为吴先生有这个打算,才会找我来,我知道如何让秘密基地的安保系统暂时失灵三分钟……

  阮小五:三分钟?三分钟能干什么?

  吴用:三分钟的时间,如果是他们刚进门的时候,足够白胜迅速打开门锁,你们阮氏三雄突袭所有守卫,然后我趁乱用“奇谋星”带外星人离开。

  公孙胜:那我干什么?

  吴用:你当然是负责断后,让杨志他们暂时无法施展异能追击。

  公孙胜:(汗)大智若愚,你对我怎么这么好呢?

  吴用:嗨,有点自信嘛,你是算命师,命也比我们好,不会有事,不会有事的!

  公孙胜:废话,我要命好就去住白区了,还当什么地下区的算命师?你以为我不知道封建迷信是骗人的吗?

  吴用:说白了,还不是你谦虚嘛!

  公孙胜:你少忽悠我!对了,咱们犯了这么大的事儿,以后会不会都成为通缉犯?

  公孙胜一句话顿时让众人哑然,他们会聚集此处,大部分或是出于对真理社不满,或是出于对外星人的同情,或是出于对朋友的承诺,或是出于对玄元社侠义精神的继承。但是,所谓侠者,以武犯禁,一旦正式对执法人员下手,以后可能就会在司法部与赏金猎人的联手追杀下,战战兢兢于地下区亡命天涯,他们真要接受这样的命运吗?

  阮小二:那个……吴先生足智多谋,也许能替我们消除罪证吧!

  阮小五:对,对,对,反正政府对我们地下区也爱答不理的,只要是地下区的案件他们有几件会认真对待!

  公孙胜:废话,那是发生在地下区平民身上的案件,明天可是要堵着宇宙局家门口去抢人!

  阮小七:嗨,那不是宇宙局秘密基地吗?如果他们真大张旗鼓地抓我们,就等于向媒体宣告,在地下区有非人道虐待外星人以及合法公民的黑牢,他们有那么傻吗?

  吴用:对,对,对,还是小七说得对!

  公孙胜:他们会跟咱们玩儿阴的!玩儿秘密逮捕!

  刘唐:哼,在地下区玩儿秘密逮捕?有那么容易吗?只要咱们筹划得当,他们连证据都找不到。

  吴用:没错,我的奇谋星万策汇集,我可以改变留在现场的任何痕迹。甚至改变他们对咱们容貌的印象,相信我,没错的!

  公孙胜:……好吧……反正就算将来蹲监狱,咱们凝成一股绳,一般的狱霸也不敢欺负咱们。那就干吧!为咱们这些受尽欺辱的地下区玄元社信徒扬扬威风,告诉真理社的王八蛋,咱们不怕他们!

  众人:(齐声)好!

  一场罪恶的策划就如此形成了。

  第二天,一大早,那吴用就放出了一颗神奇莫测的“奇谋星”,飞空监视住蓝区司法部刑警的动静,自己带着兄弟们前往地下区秘密基地埋伏。

  可是,感应着奇谋星传来的情报,吴用不由失声喊句:“不好!”

  公孙胜:又怎么了?

  吴用:蓝区大雾!

  公孙胜:大智若愚,你开什么玩笑?蓝区有高科技的空气水分调节功能,不可能有任何雨雾天气,就算有雨有雾,也会转移到灰区。

  吴用:所以我才说“不好”,看来要拦截护送队的不止我们几个,这是有人逼迫杨志他们走灰区或地下区,好便于武力劫囚。

  白胜:有意思,是同行吗?

  吴用:恐怕跟咱们目的不一样,未必对外星人有利。

  公孙胜:那以你的网络资讯,你认为可能是谁?

  吴用:我个人认为,光明教的可能性最大。

  公孙胜:光明教不是最喜欢大张旗鼓地干吗?为什么不干脆在蓝区动手?

  吴用:蓝区特警、军队多,在那里动手,危险系数太高。由此可以推断光明教派出的高手不多,但能制造大雾,只怕能力不低。

  刘唐:光明教虽然看来跟咱们玄元社有类似的主张,但他们行事风格过于偏激,我们主张以立新为主,他们主张以破旧为主,外星人落到他们手上,对天下不利。

  公孙胜:呵,行啊,一个技术工人,还有这种见识!

  吴用:那个……高手在民间嘛!咱们这些地下区的玄元社信徒,很多地方比白区高官看得更清楚。总之,咱们必须立即调整计划,保证天外客不被光明教夺走为第一要务。

  阮小二:吴先生,你先安排吧!

  吴用:好,按照我的估计,光明教一定也是希望在地下区动手,而杨志他们将被逼入的地带,恰好是你们阮氏三雄经常贩鱼的地带,地形你们应该熟悉。而且对方异能是雾,小二、小五的水异能都可以借敌成势。所以,你们赶过去,如果护送队占上风,你们就暗中尾随过来再说。如果护送队情况不妙,那就改变策略,协助护送队保护天外客!但尽可能不要杀害光明教的人,以免结下仇怨。

  阮氏三雄:是!

  就这样,在吴用随机应变的安排下,本来意图不轨的阮氏三雄却成为杨志危难关头的救星,可是谁能想到,虽然光明教高手并非被阮家兄弟所伤,却惨死在几个棕衣蒙面人手中。这些莫名其妙的家伙不仅要抢天外客,更要斩尽杀绝。

  听到对方首领下达必杀令,阮小五不再犹豫,双手紧闭前推,那水巨人立即咆哮前进。

  蒙面人首领冷傲嗤笑,单手一指,一股泥浆便在片刻之间将水巨人紧紧包裹。在古怪声响中,水巨人竟然再也无法动弹。

  那首领更是纵身跃起,手中短刀忽然柄、刃同时伸长,化为东方长刀。随着主人双手紧握刀柄,狠狠砍下,泥封巨人被劈为两端,落地摔碎为块。

  阮小七见状,立刻故技重施,商店店橱内鬼影再现,他们纷纷攻向蒙面人们,但这些杀手真是训练有素,同时就地一转,便钻入地下。

  幻鬼们一击不中,不敢在玻璃外滞留太久,匆忙缩回玻璃中。

  望着土地起伏不停,向己方奔来,杨志急忙提醒大家:“快跑,当心他们从地下偷袭!”

  众人知道情况不妙,立即撒腿狂奔。

  几乎于此同时,他们原地站立处,数根长藤从上猛然插下,如果不是大家拔腿快,恐怕就会被藤蔓穿体而过。

  这突如其来的猛袭,固然惊心动魄,但杨志等人根本无暇细查是谁施此毒手,依然只顾奔逃。

  相反,如此强势的攻击,让钻土蒙面人不得不再次冲出地面。

  首领冷笑说:“没想到司法部还隐藏着这样的高手!”

  藤蔓主人也在某屋顶现出身形,冷言质问:“什么司法部?光明教做事,你们影忍流也要来捣乱吗?”

  蒙面人首领:(不屑)我们影忍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光明教算什么?我们刚宰了两个,不在乎多杀一个!

  藤蔓主人:(惊怒)你们杀了谁?

  这时,一阵哭喊回答了疑问,勾陈星与滕蛇星遗留服饰处,竟然有人不惧剧毒,捧起衣襟哭泣:“勾陈、滕蛇,对不起,我白虎来晚了!”

  “哼,这是影忍流土忍毒砂镖!你们这些土忍者,我玄武星要杀光你们,给我的兄弟报仇!”又有一人从白虎身后现身,径直冲向土忍者。

  毒砂暗器立即从不同角度射向此人,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在瞬间,将身体分解成若干部分,恰好让毒砂镖从其中空隙穿过,而此人却不损分毫。身体刹那间又合为一体,继续保持冲势,自有忍者上前迎战。如此一来,暗器则无心插柳地飞向那哭泣者,

  哭泣之人则浑身忽然银光闪烁,从体内生出银色盔甲,这套盔甲有甲爪有面具,将主人紧紧护住,又仿佛让穿甲者化为人形白银猛虎。毒砂暗器触及,犹如拍岸浪花,自取灭亡。

  藤蔓主人:(对蒙面人首领)你就是影忍流的土帅士奇吧?哼,我青龙星刚在蓝区宰了一个宇宙局高级特工,你就下阴间去陪他吧!

  话音未落,绿藤从地面抽出,又攻向士奇。士奇干脆利落,长刀挥洒,就将攻来长藤截碎。但又有人射来暗箭,而且接近时猛然起火。一名忍者眼疾手快,上前护帅,立即被焚为火团!

  士奇:(悲怒大吼)定石!(沉默两秒,转向部下们)敌人实力强大,你们将他们缠住,我去完成任务。

  众忍者:(无论备战还是交战)是!

  见士奇钻入地下迅速遁走,青龙星立刻下令:“朱雀,你去诛杀此贼,抢夺天外客!白虎、玄武,与我杀光这帮狗杂种!”

  朱雀、白虎、玄武一声领命,便各行其事。土忍者们遇强不屈,奋战向前,还各报名号!

  与玄武星奋战的两人各自高呼:“土忍成虚,要你狗命!” “土忍良仲,奉命杀你!”

  玄武星无心废话,趁成虚举刀要劈,先双掌拍到对方胸前,掌心处忽然各蹿出一截冰柱,穿透对手胸背,显然那特工参卡也是死在玄武星的偷袭下,没想到成虚将死不改战意,竟然扔掉长刀,紧紧攥住玄武星双臂,而良仲立即极有默契一刀劈下……

  眼看玄武星的双臂将被砍断,没想到这位光明教双手自行分解,完全脱离了成虚临死时的束缚。他同时身形飞速转到良仲身后,一脚飞腿踹中敌人头颅,冰柱也同时脱体而出,良仲犹如参卡般额头被冰柱穿透而亡,与此同时,玄武星分体双臂又回到主人身上,完好无损犹如当初。

  “土忍宗武,见神杀神!”叫宗武的忍者说着钻入地下,疾驰冲向白虎星。

  白虎反应迟钝,对方已到脚下,并且一刀直捅白虎脚心。只听轻微金属脆响,长刀不但未进半分,而且已然折断。

  那宗武犹自惊异间,白虎已经虎爪插下,手抓剩余断刃,硬生生将宗武挖出,又是一爪,那宗武便成两段。

  “土忍肃岩,宁死不屈!”肃岩选择的是貌似为此次光明教高手之首的青龙星,他飞身跃起,毒杀暗器连发。

  青龙立即操纵藤蔓,打碎暗器,更凝藤为龙,一口咬下了飞跃中的肃岩脑袋。

  刚才以胸口炮顽抗的段鹏举,就是在战斗中如此丧命。

  青龙星:奇怪,刚才一共是忍者七名,朱雀烧死一人,逃遁一人,玄武杀两人,我与白虎各杀一人,这是六个,还有一个哪里去了?

  白虎星与玄武星正要四下查找,一家商店店门从内部被踹开,孩子的哭声与大人求饶声,引起三星注意。

  只见一个土忍者挟持一个七岁大的女孩儿从店内走出,短刀就架在孩子脖子上。

  青龙星:(大怒)你还是不是男人?居然连累无辜孩童!

  土忍者:哼,我精岗自幼接受的教育,就是要不顾一切完成任务。如果不想连累无辜,你们立即自断一臂,否则我下手绝不留情。

  一时间,三星面面相觑,他们怎肯受这小小忍者要挟?可是也不忍心让孩子无辜遇害,这可怎么办?

  精岗:快,我可没有耐心!

  女孩:(大哭)妈妈,救我,妈妈!

  白虎星:(怒)别伤害那个孩子,我的胳膊给你!

  白虎正要自断臂膀,突然他看到精岗面前星光一闪,他不由身手一滞,以为是自己眼花。不仅是他,其他二星与精岗也是顿时惊滞,那貌似是一颗飞舞的纸星,瞬间在精岗眼前爆裂,又好像融入女孩额头。

  精岗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忽然怀中的孩子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地一肘捣在精岗肚子上,又顺势拽住精岗持刀胳膊,向前远远摔去。

  如此利索拿分的背摔,连那个七岁女童自己都没想到,她只是愣了一下,便立即回身哭着去找妈妈。

  而一直不明所以然的精岗,当他醒过神时,一根插入胸中的藤蔓让他再也不必去思考什么……

  除掉精岗的青龙星,望着那孩子返回的商店,不由暗暗感叹: “真是高手在民间啊,地下区的一个小孩子都这么厉害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