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梦 祸福难料
东旭鹰2018-09-05 15:015,623

  今天我经历的场景,如果发生在好莱坞大片中,我一定会在电影院中大呼过瘾。可是此刻,我却完全没有这样的心情,除了惊慌,就是恐惧。

  开始的时候,一路逃奔,可以说是在杨志那三个家伙挟持下身不由己,现在,我几乎是跑……不,飘在逃亡者的最前列,这到底是什么状况?光明教、忍者都冲着我来了!

  我又不是绝世美女,只是一个迷途略胖的幽子,你们没有我会死吗?还搞出这么大动静来?

  位居前列的我,不时被阮小二叫住,原来他们是有逃跑路线规划的,所以我只得屈居阮家兄弟之后,直到跑入一间陌生的荒屋。

  不等我们推门,屋内有人率先把门打开。没错,我没有说错,这里确实是一间荒屋,屋内到处处灰尘密布、家具破损不堪。当然,这些都是我进屋后才确认的,偏偏就是有个人早早就在屋里等着开门。

  更让我惊讶的是,我们刚刚全部进屋,那个人只是在门前晃晃手,那普通的插销居然就变幻为仿佛加入了八十一道机关的高级密码锁。

  开门者:放心吧,这道锁没有钥匙,除了我,谁也开不了,不管追杀你们的人是谁,保证进不了这道门。

  阮小七:(泼冷水)白胜,如果人家根本不想开锁,只想撞门怎么办?你的锁牢固,这道破门可不牢固啊!

  白胜:(惊醒)是呀,我怎么没想到?

  什么,这个人是白胜?难道是白胜的白,白胜的胜……我怎么觉得这种无聊的笑话,我好像已经说了好几遍……算了,不管了,总之他肯定就是“白日鼠”白胜。梁山一百零八将之一在这个星球上的映射体。

  白胜这个异能人真的不能小看,只见他左指右挥,一扇门居然让他如同钉钉子般,加了二十多道锁。

  白胜:(欣慰)哈哈,这下子无论是谁想撞都撞不开了!

  “谁说一定要撞开门,才能进来!”这声音说陌生不陌生,说熟悉不熟悉, 但足以让我们再次心脏加速跳动,我们定睛往屋内一看,果然是那几个蒙面人的首领。

  阮小七:(吃惊)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首领:我士奇是影忍流土帅,这间水泥屋子到处都是土,正适合我的土遁术,我当然轻而易举就进来了!

  白胜:(瞪大双眼)那岂不是说,我的锁根本就没用?

  士奇:不仅是没用,而且你虽然上锁速度很快,我就算你解锁速度一样快,但是在你开门之前,我已经有足够的时间干掉你们所有人。

  随着土帅的预告,他扬手处,泥土流喷涌而出,分别袭击除了我之外的所有异能人,这帮异能人大部分身手也算了得,都闪身躲过泥浆袭击。

  身手差些的不过是白胜,也有阮小七伸手将他推开。那几股烂泥巴未能击中目标,居然又调转方向,直扑大门及四壁,不过霎那功夫,就连门带锁连同本来腐朽不堪的墙壁全部用混凝土封死。

  士奇:哼哼,这下子,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玩儿了!

  我的神啊,这不是作茧自缚吗?我们如果不钻进这破屋子,会让敌人关门打狗吗……呸,说谁是狗,遮头挡脸的才是狗,他们一家子都是狗。

  咒骂是没有用的,那家伙看着谁不好?他偏偏用头套与面罩间那丑陋的双眼,凶狠盯着我,而且右手很没礼貌地指向我,那恐怖的泥浆似乎很快就会脱指而出。

  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不知什么人从屋顶射来什么东西,那神秘物挟带着荒屋碎料,齐刷刷钉在那士奇面前。

  士奇:(狞笑)这么快就追来了,也好,反正我也没打算让你们活着离开。

  当神秘物上的火焰缭绕,我才明白士奇口中的“你们”原来是指光明教高手,这正是那个玩儿火鸟的家伙赶到了。

  此时,我不由很有兴趣坐山观虎斗,看看究竟追杀我的人究竟谁生谁死。

  但别人可没有这个闲情逸致,大部分人都在想方设法打开那唯一的大门。唯一津津有味的看客只剩下我自己,认真欣赏着奇幻电影中才能见到的场面。

  刚才灰区的情景再度重演,那分散的火焰又一次凝化为火鸟,毫不留情地攻向与哈士奇名字很像的蒙面人士奇。可这家伙毕竟不是哈士奇,单手一伸,居然变出一面长巨泥盾。

  炽热火鸟居然对泥盾丝毫无损,我想这应该是用防火混凝土所作的。更古怪的是,火势越猛,那盾牌似乎愈加宽厚。哦,我明白了,这是五行之中“火生土”的道理,

  看来异界幻术依然未能摆脱传统五行相生相克之理,光明教以火系高手来对付这个玩儿泥巴的忍者,只怕大事不妙!

  不知我是不是乌鸦思路,我刚想到这里,突然就看见那士奇,空手向天,手臂迅速化为一根泥柱如金箍棒般扶摇直上,速度之快,匪夷所思。

  随着一声惨叫,鲜血沿着泥柱缓缓流下,当泥手迅速收回,一人与大块屋顶残料坠落。

  那人望着撤去泥盾的忍者,发出最后咬牙切齿的遗言:“你……你记住,光明……光明永存……定会……定会……”

  我始终不明白那“定会”后面会跟着什么词语,因为死者已经死不瞑目地断了呼吸。

  士奇根本不惧对方的恐吓,轻蔑讥讽:“被江湖称为光明教重量级武器的朱雀星也不过如此,看来光明教被我影忍流消灭,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怎么又冒出一个影忍流?杨志忽然也有古怪行动,他抽出一张面具,竟然戴在了自己脸上,我还一直以为这种面具不过是他的暗器与武器,原来……原来也可以戴在脸上玩儿的。

  我记得,我研究的某种心理学说,戴面具是为了掩饰真实的自我,或者为了逃避现实压力。

  这杨志是被吓傻了吗?戴个面具就可以躲过杀身之祸吗?

  不对!他在我们宇宙的原型可是“青面兽”杨志,杨家将之后,梁山好汉中的猛将,

  在这个星球上给我的印象也勉强算个不错的刑警,又怎么会在险境中懦弱如此?

  很快,我就得到了答案,因为杨志戴面具的理由居然是……变身……

  只见那魁梧大汉转眼间就化为无比巨大的狗熊,冲着士奇耀武扬威地吼叫着。

  士奇根本不把这巨熊放在眼里,双手轻摇,便有小股泥浆随着转动,好似又要故技重施。

  我正要好意提醒杨志当心,却刹那间两脚悬空,迅速飞起,不,我不是飞起,是被人拽着向那破损的屋顶跃去。而能拽住我的人,自然是那化身大熊的杨志,恐怕能够将我如同玩具般随意摆布的,也只有异能人吧!而且总是梁山好汉映射出来的异能人,气死我了……

  杨志带着我迈动着足令地动山摇般的步伐,奋命在地下区向前奔跑。

  我忍不住问他:“咱们就这样跑了吗?阮家兄弟他们怎么办?白胜怎么办?他们会有生命危险的!”

  杨志:(熊嘴发音)你没注意到,那忍者只有一个追上来吗?

  我:那又能说明什么?

  杨志:这说明别的忍者都已经被光明教其他高手缠住,既然追来的忍者只有一个,而且目标是你,他有信心在杀光所有人之后再来追上我们吗?

  我:你的意思是说……

  杨志:我的意思是说,危险的不是他们,而是……

  突然,他猛地向旁边跃去,我也被他甩了出去。我本来想质问杨志为什么如此失礼,但已经不需要再问什么,因为事实就在眼前,如果刚才杨志凭借前奔惯性多走一步,那突然从地下钻出的忍者,就会以长刀将杨志分尸。

  士奇:你这个会变狗熊的刑警还真聪明。不过杀了你,再回去宰掉那几个人,时间应该还很充分!为了奖励你那智慧的头脑、灵敏的反应,我可以把你变成一座狗熊泥塑,矗立在地下区让万人观赏,说不定还能卖到票哦!

  杨志并不答话,只是又加了一张面具在脸上,我正疑惑他是不是要学我祖国四川的变脸技术,在脸上多加几张面具,随时会变幻脸谱。眼中却目睹到更为奇异的现象,当杨志的新面具即将覆盖脸上时,那旧面具居然瞬间完全消失,而新面具戴上的刹那,狗熊化为迅捷猛豹,冲向士奇。

  士奇不慌不忙,连番发出泥浆攻击,快如闪电的猛豹,虽然躲过前几次冲击,但还是被一股泥浆击中腹部,痛苦倒地。

  士奇正要上前一步结果杨志性命,忽然一截冰柱激射而来,如果不是士奇躲避得快,差点被对方射穿。

  偷袭者现出身影,冷冷说:“看来你小子跑得够快,朱雀星都未能追上你啊!没关系,我玄武星已经放出信号,我其他兄弟都会立刻过来,顺便告诉你一句,你的手下都已经被我们解决了!不用太伤心,我很快就送你们去团聚!”

  士奇:哼哼,我当然不会伤心。他们的命是交给主公的,为了任务付出生命,是他们从出生开始就注定的命运。能为主公而死,为使命而死,是他们莫大的光荣!

  我想,虽然我们派别不同,但应该同样有对自己信仰的执着,你们也会为自己选择的道路万死而不悔吧!

  玄武星:哼,别拿我们伟大理想跟你们影忍流毫无理由的愚忠相比,我们的死为天下穷苦人,死得其所,重如泰山,你们这些藏头露尾的家伙,死得不值一提,轻如鸿毛。

  士奇:哈哈哈,好啊,反正这次你们已经有三个重如泰山了,我把你刚才的话还给你,不用太伤心,我很快就送你们去团聚。

  玄武星:(怒)三个?你的意思是,你又杀了我教战友?

  士奇:就是玩儿火的那个啊!

  玄武星:(狂怒)什么?朱雀,你杀了朱雀,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怒吼声中,玄武星咆哮冲向敌人,并不时发出冰柱袭击。士奇像电影《黑客帝国》里的特工一样,几乎没有离开原地,下盘稳定,上身不断移动,居然避开了所有冰柱。

  我不由心中暗骂:“这个玄武星跟电影里的人一样笨啊!怎么只知道攻上盘,就不知道打对方的脚吗?”

  当然,那个士奇也聪明不到哪里去,他反击所用的泥浆,也是对着玄武星上盘攻击去的。

  奔跑中的光明教高手可没有那近光速移闪的本领,但是他……他居然会分离身体,场面匪夷所思,但绝不血腥,只是他分开的身体部分,我仿佛看到有液体痕迹。

  如此奇特的景状,士奇却根本不放在心上,他随手摆弄,那喷射的泥浆忽然溅射开来,包住了玄武星身体的所有部分,令其尽数变成土块。

  刚才并未移步的忍者也突然前冲,他长刀疾挥,居然将土块全部劈为土沫。

  随着尘土纷下,目瞪口呆的我实在不敢相信,如此本领奇特的一代高手,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死在这士奇手下。

  “玄武!!!”同样的词语,两种完全不同声音,但让人听了同样感到心痛悲愤。说话者正分别从相反方向几乎同时赶到我们前方。

  士奇:哼哼,算起来,光明教的六英也只剩下你们了,那个浑身盔甲的想必就是白虎星,刚才用藤蔓阻挡我们的自然是青龙星你们不用太悲痛,我们是战士,是武士,死亡本来就是我们注定的宿命!你们一起上吧!

  场面火爆的激战场景,在我眼前再次精彩呈现。

  银甲人居然化作雪白金属虎,杀气十足地扑咬士奇,更有藤蔓化作龙状,紧随其后。

  我以为士奇会重新玩儿他的泥巴杀招,但我错了,这次他选择了逃避,身子一闪,遁入土中。

  银虎找不到目标,原地徘徊低吼,拼命刨地,却哪里找得到士奇踪影?

  突然,地面接踵冲出不知多少根石柱,银虎反应敏捷,急忙左闪右避,但很快他就无处可避,因为这些石柱并非盲目发出,恰好形成密集石柱阵,银虎非但无法脱困,而且随着石柱从外向内闪现,银虎的活动范围愈加减少,被一柱穿心恐怕是迟早之事。

  那在天藤龙,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地下区各层独有的“泥天空”发射出无数泥浆,不断喷洒缠绕到藤蔓之上,让幽绿巨龙行动缓慢,根本无法救援银虎。

  照此看下去,难道说光明教高手真要尽数毁灭在这臭忍者手中?

  忽然,我听到一声沉闷的惨叫,我还在怀疑自己是幻听,却看到泥浆洒落、石柱溃崩。

  那银虎脚下似乎有暗红色在扩散,吓得这白虎星急忙离开原地。反倒是那青龙星稳立原地,神色始终不变。

  几根藤蔓骤然从地底钻出,捎带着他们的战利品——被串在其中一根藤蔓上的士奇,其他藤蔓则缓缓从他手足离开,只留下淤青色的痕迹,看来士奇临终前被突然紧缠住四肢,继而被穿心而亡,完成了他所谓的“光荣”。

  看着那缓步走向我的青龙星,我突然明白过来,原来白虎星也好,那藤龙也好,都不过是用来吸引士奇注意力的诱饵。

  那青龙星早已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将数根绿藤植入地下,自行寻索到士奇的方位,在士奇自以为全盘获胜之时,一瞬间发动攻击,将这个藏身地下的恶魔,彻底毁灭其生命。

  青龙星:对不起,天外客,奉教主日月夕之命,请你到我光明教作客。

  杨志:(摘面具现原形,挣扎站起,挡在我身前)不行,不能把他交给光明教!

  白虎星:(还原人状)你给我住嘴!这个叛变了前辈与信仰的叛徒!

  杨志:你胡说什么?我没有背叛了任何人!

  白虎星:(狂吼)你效忠真理社,帮他们为非作歹,难道还不是叛徒?

  杨志:(怒吼)我只是忠于我们人类最后的国度,我从来没有向真理社效忠。我当警察办案也是为了证明我们玄元社始终顾全大局、始终在为天下大部分人的未来而战。

  青龙星:(轻蔑)哼,这不过是你为了掩饰自己追求功名利禄本性的辩解罢了!

  杨志:我没有!昭海社长可以证明我的人格!

  白虎星:昭海与真理社合作,不思复国,他也是个叛徒!

  杨志:社长不是,谁说他不思复国,他只是要把解除末日危机当做迫在眉睫的重任而已!他多次跟我说,玄元社的理想要实现,就不能拘泥传统,必须在继承理想、确定目标前提下,寻找适合时代发展的适宜道路,引导全人类共同走向昌盛。但现在我们必须团结所有人,同舟共济、度过末日难关!

  白虎星:哼,这都是昭海的诡辩,我们不信!

  青龙星:少跟他们废话,我们已经牺牲了四名战友,他们的血不会白流,这天外客我们要定了!

  杨志:为了护送犯人,刚才被你们杀害的普通警察和军人中,他们当中其实也有不少玄元社成员,他们的血就可以白流吗?我的同事们,就算不属玄元社,也都是尽忠职守的好警察、好军人,作为幸存者,我能为他们做的,就是拼上命也要完成这次任务!

  青龙星:好啊,虽然咱们同源异流,但今日各为其主,你这个叛徒就为了你的主子把命送了吧!

  说着,这两个人就要动手,但一道火鞭似的东西,忽然抽来。

  青龙星和白虎星急忙躲避,只见他们与我们之间的地面上,立刻留下一道烧掠过的地痕。

  我还没看清究竟是谁出的手,甚至没看清刚才救我的是什么东西,就有极其耳熟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玄元光明,本属同根,就算意见不合,难道一定要以命相搏吗?”

  我循声望去,说话者……不正是宋江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