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镜 蠢蠢欲动
东旭鹰2018-09-04 19:585,410

  杨志虽然是玄元社出身,也始终没有退出玄元社,但他的想法却与大部分该社成员的悲壮之情不同。他从来不怀疑自己的信仰与追求,却更主张人类的团结以及各守本分。他的恪尽职守,也得到了真理社高官的认可,所以他才会成为司法部刑侦一厅一队的队长,更在襄国武坊案件发生后被赋予重任。

  应该说,从一开始,杨志就不相信外星人会是真凶。因为种种迹象表明,普通人是看不到外星人的,这个观点是他特意写入通报中,之所以不对外说破,是因为他相信外星人一定知道案件真相。

  所以,他寄希望于巡警司能有所收获,早日找到外星证人,以助于尽快破案。没想到,外星人还没找到,居然在首都发生军事要地被变种人袭击的案件。

  杨志到达现场后,以他多年办案经验,很快就辨别出哪些设备与录像是战斗中被摧毁,哪些又是在战斗平息后被有意销毁。

  虽然林冲与鲁智深也算国防部重要干部,但是在销毁证据方面,在杨志这样的破案老手眼中,简直就是小儿科。

  当然,杨志也有不解之处,林冲与鲁智深都是赫赫有名、德才兼备的战斗英雄,案发现场的变种人又明显死于鲁智深的万钧拳,显然,他们如此做,要袒护的不是变种人,或者真正的内奸,那么,他们要袒护的究竟是谁呢?

  杨志本来有意找林冲作调查,因为他接触过林冲,知道林冲实际上是一个不善说谎掩饰的人。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套出真相。

  谁能想到,林冲与鲁智深居然被国防部拘留审查,以涉嫌国家机密为由,拒绝司法部插手调查此二人。

  不得已的情况下,杨志转变了查案思路,调来所有其他楼层和电梯的录像,亲自查看可疑现象。这貌似大海捞针,但只要锁定了时间,那么可供参考的范围就会大大缩小。

  再加上杨志多年办案经验,很快就注意到案发前与案发后, 两个不同电梯里的录像情况。虽然来自不同的摄像头,但第一个录像中的部分乘客与第二个录像中的部分乘客完全相同。

  而且这几个人企图到达事发的六十八层,因为未获批准,最后在六十七层下了电梯。

  他们离开这座大厦时,居然是在六十三层乘坐电梯,而且录像显示,他们曾经使用了医疗仪,并在自动售衣店,换下了似乎是带血的衣服,而且带离现场。这说明他们应该是经历了一场血战。

  种种迹象表明他们定与六十八层的案件有关,而且很可能就是林冲与鲁智深需要袒护的人。

  杨志立即进行了面部比对,查出了这四个人的身份,两个人居然是司法部的基层巡警,另外两个人则是普通平民,而且是兄弟四个人都是玄元社基层成员,两位巡警都在战争年代从过军。他们难道真跟这个惊动全市的变种人侵入案有关?

  虽然杨志不是偏私之人,但最近的案子以及少数部门的处理,似乎都是针对玄元社。为避免矛盾扩大,不能再轻易将玄元社成员入案,好在如今的破案技术,以及司法部天眼布控能力,其实已经完全可以让一定级别的刑警独自来调动资料查找。所以杨志在不惊动他人的情况下, 又多方搜集了与四人相关的资料。

  杨志又发现,其中两个平民案发前似乎从地下区刚上来,他依稀记得,就在那个时段,地下区发生了与襄国武坊相似的杀人案,由于潜规则的存在,司法部没有在地下区部署监控设施,但杨志也确信,此案应该是武坊凶手所为,而录像显示,这两人在武坊案发时,都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

  所以,他们绝对不会是凶手,却很可能在咖啡馆目睹了案件全过程。更早段时间发生在另外一处地方的录像,让杨志更加疑惑,因为他看到其中一个平民与两个巡警,在某处空地有古怪举动。

  在其他警察看来,或许是三人在交流武功或模拟某种舞台剧,也不构成任何证据。但杨志却强烈感受到,录像中应该有第四个人的存在。两个巡警想要抓捕这个人,而平民为这个人求情。为什么录像录不到这个人……对了,是外星人!既然这个平民为外星人求情,那么外星人一定是与平民在一起。

  确定了这一点,杨志无比兴奋,一个引蛇出洞的计划立即油然而生。

  他一方面亲自部署可靠人手,加强对那个平民的监视,另一方面对媒体放出假消息,谎称案件真凶确定为变种人。

  这一招果然管用,当杨志亲自监视,并在图书馆监视器中目睹宋江略为异样的神情时,他明白,外星人就要出现了,他立即来到图书馆所在大厦附近。果然,那只有用异能人肉眼才能见到的外星人,一步一回首地走上灰区地面,开始在大街上闲逛。

  杨志不由自主现出得意笑容,他一伸手,凭空便出现虚幻面具,向外星人飘去。这兽颜幻面,与外星人有同样的性质,唯有异能人和变种人才能看见。而一旦注意到这奇异物体,除非具有高级别战斗等级,否则一定会被它发出的无形能量所束缚。

  正如杨志所料,这外星人根本毫无战斗力可言,轻而易举地就被兽颜幻面所擒获。

  他缓缓上前,漫步在外星人身边,轻声说: “对不起,外星人,我是司法部巡警‘青面兽’杨志,请跟我走一趟。”

  说着,便若无其事地操控面具,用异能引导外星人随他前去。

  恰在此时,此情此景此话语,映入了不远处图书馆内宋江的脑海中,他惊异瞪大双眼,连教材都顾不上拿,匆匆跑出图书馆,即便如此,他视野中出现的,只有飞旋而起的喷气警车,还有车窗中隐约现出天外客茫然失魂的神情。

  宋江仰望升向蓝区的警车,根本一筹莫展,只能干着急, 忽然身后有人向他打招呼: “宋江……你急急忙忙从图书馆跑出来,就是为了这个外星人 ?”

  熟悉声音令宋江一惊,他回头一看,只见吴用手拿宋江丢在图书馆的教材,正笑嘻嘻地望着他,不等宋江发问,先接近轻声解释起来:

  “刚才巧的很,我也在图书馆,我亲眼目睹那外星人从你体内出来,我也是大吃一惊,这个各方关注的众矢之的,怎么会藏在你身上?我还没想好怎么问你,你就突然跑出来了。”

  宋江:(辩解)吴用,不是我不告诉你,我是怕连累你。

  吴用:嗨,咱们自家兄弟,你不用解释,我也明白你的心思。不过你这朋友被抓走了,可是凶多吉少啊!

  宋江:是呀……对了,你说各方关注,什么意思?

  吴用:我听说咱们玄元社高层、真理社还有那个神秘的光明教,都在找这个外星人……

  宋江:你怎么会知道?

  吴用:嘿嘿,你没听说过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吗?毕竟我懂上网啊!网上是没有什么秘密能瞒住的。

  宋江:吴用,我知道你一向主意多,这个朋友可以说是我的生死之交,他也绝对不是什么杀人犯,什么侵略者,帮我救他!

  吴用:(叹气)宋江,你这不是难为人吗?咱们都是普通的灰区居民,他很明显是被蓝区巡警抓走了,说不定还会由真理社控制的宇宙局接手,咱们这样的普通人,能做什么?

  宋江:(焦急)我就是怕他落到宇宙局手里,宇宙局做事可是不择手段的。

  吴用:(略为思索)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我可以试试想办法,但是你绝对不能再插手。

  宋江:(不解)为什么?

  吴用:你不想想,首都这么大,他们是怎么找到外星人的?我的好兄弟啊,你肯定被警方监视了,现在警方也许放松了对你的注意,但我们现在的举动一定都在警方监视之下。只有你不插手这件事,我或许才能出其不意,救出你的朋友。记住,现在开始,你该吃吃,该喝喝,该约会就去约会。外星人的事情暂时与你无关了。你立即回图书馆去备你的课,这件事我会尽力而为。

  吴用说完,将教材还给宋江,便自顾自离去。

  宋江心领神会,也注意到路边的天眼录影仪似乎一直注视着他。好在这种录影仪不具备录音功能,所以也无法查知他究竟和吴用说了什么。宋江镇定心神,夹起教材便再度奔向图书馆所在大厦。而吴用则七转八拐,很快就从灰区消失了踪影……

  之所以吴用会消失,是因为他进入了地下区,这里不分昼夜,依然如此繁荣。

  他看似悠闲散步,实则是在寻找着什么人。直到目标出现在他眼中,他才微笑着上前打起招呼:

  “喂,公孙胜,你这搞封建迷信的,今天生意怎么样啊?”

  原来他寻找的就是一个貌似普通、算命混日的家伙。

  那公孙胜不服气地反驳着: “什么封建迷信,我这一套可都是有科学依据的,你别胡说八道。”

  吴用:哼,是科学依据,还是你的心理学知识、性格分析学知识?

  公孙胜:那……那也是科学!

  吴用:可惜,你这套科学今天生意不怎么红火,走吧,我请你到我家吃饭。

  公孙胜:诶,你来了就说这么一句管用的话。说走咱就走,收摊喽。

  算命师迅速收起所有道具,放到包袱里就离开了租赁的小摊。

  两个人在饭馆买了些食物,就来到吴用的家中。

  原来,吴用虽然是在蓝区教书,但为了节省开支,在地下区买了间便宜的平房作居室,费用都放在了隔音装修上,也方便他研究教学和专心上网、研究时事。

  公孙胜刚吃了几口菜,就吃不下去了,因为吴用真不客气,刚“开席”就把目的合盘拖出,让公孙胜帮忙救人。

  公孙胜:(不满)我说你个大智若愚的家伙,你当我是谁啊?从司法部和宇宙局手里救人?我有通天的本领也做不到啊!你要掺合这事,我免费送你一卦,不用算也知道,九死一生。

  吴用:(微笑)没错,我自己去当然只有一生,多了你一个,不就八死二生了吗?

  公孙胜:这怎么说?

  吴用:我从网上看到,负责这个案子的是司法部的杨志,可是真正想要外星人的,是宇宙局。按照程序,杨志一定会先审查个两天,再由司法部办案人员,也就是杨志亲自领队,护送外星人去宇宙局。如果我们半路有机会救人,恐怕只有你能限制住杨志的异能。

  公孙胜:那又怎样?宇宙局和司法部都在蓝区,汽车飞来飞去的, 怎么救?打辆摩的,去蓝区抢人吗?

  吴用:(摇头)他们绝对不会把外星人送到蓝区的宇宙局。

  公孙胜:哼,不送蓝区的宇宙局,难道送到我们地下区来?

  吴用:没错!据我所知,为了彰显蓝区文明形象,宇宙局另外在地下区建立了秘密基地,以用来审讯各种所谓外星协助者。甚至关押外星人,存放外星人标本。

  公孙胜:你又知道了?又是上网看的小道消息吧?

  吴用:我的消息来源绝对准确,这点你必须相信我。

  公孙胜:好好好,我相信!可是你知道他们的运送路线吗?知道押送警力吗?如果他们是从蓝区运送,直接坐某架电梯下到地下层,我们拦截得住吗?我们就两个人斗得过押运人员吗?八死二生的买卖你要做你做,我不做!

  吴用:(皱眉)说的是啊,我担心的也是这些。我们现在能做的,还是先码人吧!怎么也要五死五生才有胜算啊……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杨志抓获外星人的消息很快就通过各种渠道传出。

  某大企业中,董事长坐着转椅,面对墙上大屏幕,似乎在欣赏表演健身操的美女,实则电视早已被静音,他背后办公桌前方不远,正单腿下跪着七个服色各异、额头各有一字的蒙面人。

  颜色分为黄、绿、蓝、红、棕、白、黑。

  文字各是金、木、水、火、土、空、风。

  董事长:山下,你们确定外星人已经被司法部抓住了?

  黄衣蒙面人:是,主公,我们的忍者跟踪可疑目标,亲眼目睹司法部杨志带走了外星人。

  董事长:(冷笑)哼,外星人不归司法部管,想来三天内一定会移交宇宙局的。

  山下:是,主公英明,想来应该是这样。

  董事长:如果外星人落到真理社手里,不过是早死早投胎,如果落入我们手里,则应该会得到很多值得参考的数据,所以,外星人对我们很重要的,你们明白吗?

  众蒙面人:是,明白!

  山下:我立即组织人手,去把外星人抢过来。

  董事长:不要太扩大化,这件事,也不值得我们全部投入力量。否则真理社会把矛头指向我们,对我们很不利。这样吧,士奇,就交给你们组去做吧!记住,不择手段,抢外星人回来!任何可能给我们带来麻烦的人,对他们都不要心慈手软!

  棕衣蒙面人:是!

  类似的场景也发生在光明教总部,被神灵面具遮拦住真容的光明教教主日月夕,也聆听着类似的情报,而报告者则是他的得力助手——同样戴着面具的炳灵星。

  炳灵星:教主,情况就是这样,没想到天外来客落到了杨志手里。

  日月夕:哼,这个玄元社的叛徒,虽然没有退社,还是甘心做了真理社的走狗。如果放在当初的年代,这样的叛徒都应该游街示众,再千刀万剐。

  炳灵星:教主,咱们要不要凝聚力量,进攻司法部,抢回外星人?

  日月夕:不要搞冒进,我们没有这个实力。 司法部迟早要押送天外客去宇宙局,我们可以半路下手。人不要多,免得被真理社一网打尽,只要派出几个精英就可以。

  炳灵星:那您的意思,派谁去比较妥当?

  日月夕:六英!

  炳灵星:(大惊)六英?那可是我们最精英的战士,是打算在复国时出动的秘密武器。

  日月夕:唉,末日近在眼前,如果不能尽快通过天外客解开魔星秘密。一旦末日爆发,那些为富不仁者和叛徒们固然死不足惜,可是穷苦百姓们将都会成为那些社会渣滓的殉葬品。咱们还是先尽全力度过了末日再说吧!何况,只要天外来客在我们手中,就可以凝聚人心,到时,复国复仇,尽杀叛徒与为富不仁者,重迎光明,再定乾坤。那将易如反掌,又有何难?

  炳灵星:(拱手)教主深谋远虑,属下佩服,我这就去安排六英,前去救出天外来客。

  日月夕:他们的任务不仅如此。

  炳灵星:哦?还需要他们做什么?

  日月夕:(目露凶光)处置杨志,杀一儆百,让那些叛徒知道,背叛光明的下场!他们一定要搞得轰轰烈烈,让天下人深刻体会到,我们光明教始终存在,从未消亡,只要我们一息尚存,光明必将重返人间!

  炳灵星:(崇敬拱手)教主英明,我一定嘱咐“六英”尽显我光明教实力,让那些为富不仁者和叛徒永远活在对我光明教的恐惧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