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梦 艰难抉择
东旭鹰2018-09-05 06:155,827

  我再次躲入宋江体内已经有一周之久,在这短短七天里,他终于对我的故乡——地球上的文化产生了兴趣,在努力接受桑迪内斯蒂教育部“自由历史”新精神同时,问了我不少有关地球的影视、经典小说、历史等等。我自然毫无保留地与他作了尽情的“心灵交流”。

  一天在图书馆里,宋江问我:“你真的能写出那一百零八将的名字吗?”

  我:(不好意思)其实我那是吹牛,我小时候摔过脑袋,我的记忆力比较差,不过思想上的创作能力好像稍微发达一点。即便如此,一百零八将的名字应该是藏在我的潜意识里,只要能遇到他们,我应该就可以想起来。对了,宋江,既然你已经解开了末日预言,有没有心思陪我去寻找还没出现的其他好汉?你是个有能力的人,我们地球电影《蜘蛛侠》有一句话:“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宋江:……老鹰,说实话,我很犹豫,我现在应该放下一切工作,用我仅有的存款,陪你去找齐那一百零八将,但是…… 小玉年纪大了,我不能再耽误她。

  我:……我懂……

  我们正说着,突然宋江抬头一看,不由惊愕,因为一个大概二、三十岁、身材中等,容貌尚可的女子正满怀怒气地望着他。

  宋江不由脱口喊出:“惜玉?你怎么在这里?”

  周围读者立刻纷纷嘘声示意宋江静音,燕惜玉以怨恨的目光盯着我们……不,是盯着宋江,打手势,让宋江跟她走。

  宋江不敢不从,只有收拾起东西,与燕惜玉离开图书馆,进入楼梯间。

  燕惜玉:宋江,你行啊?丢了工作这么大事情,你居然都不告诉我。如果不是文远多次看到你上班时间进入图书馆,我到现在还以为你还朝九晚五在公司上着班。我本来以为文远看错人,特意请假去你单位看你,这才知道你早就被解雇了,而且还真的有闲心在这里看书。你到底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宋江:对不起,惜玉,我是怕你担心,其实我已经通过吴用找了新工作,去他的学校当历史教师。我备课一个月,下个月就可以正式进入试用期。我想稳定下来,就告诉你。

  燕惜玉:……你要是想稳定,能不能不惹事?真理社招你惹你了?你干什么要得罪他们?你就这么不识时务吗?

  宋江:我,我错了……

  如此浓烈的河东狮吼气势,真是让宋江体内的我,都不由得抖上三抖,但我也深深感到,宋江并非懦弱才如此轻易认罪,而是因为爱……

  燕惜玉还想说什么,忽然从楼梯上面下来两个人,我一看那两个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我真心希望他们只是偶尔路过,赶紧沿着楼梯一路往下,楼梯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

  可偏偏事与愿违,他们非要停在我们面前,其中一人还掏出证件,对宋江说了句: “我是宇宙局特工赵能,他是我同事赵得,你是宋江吧,我们能找地方聊一聊吗?”

  燕惜玉:(惊慌)我男朋友出了什么事吗?

  赵得:(瞪眼)对不起,涉及国家机密,你最好少打听。

  赵能:唉,赵得,对美丽的小姐不要无礼,怪不得你现在还打光棍!啊,这位小姐,没关系的,我们只是跟你朋友随便聊聊,不过确实涉及国家机密,所以我们要找个地方单独聊聊。我们是宇宙局的,只抓外星人,不会对你男朋友怎么样的。

  燕惜玉:哦,那就好。(转身给宋江整理衣襟)好好跟特工配合,别又犯牛脾气,知道吗?

  宋江:(强作镇定)嗯,明白,放心吧,我很快就回来。

  我的心中咯噔一下,暗暗告诉宋江:“他们就是曾经曾经来抓我的特工,上次多亏燕青和史进的掩护,我才能逃到你体内。”

  宋江:(心语)嗯,明白了,咱们随机应变吧!

  两名特工将宋江带到了隶属灰区的地下停车场,由于灰区的汽车并不多,所以显得极为空旷。

  赵能:宋江,我们只是例行公事,问你几个问题,只要你配合,我们绝对不难为你!

  宋江:好,两位先生请问。

  赵能:你认识杨志吗?

  宋江:杨志……哦,对了,前几天报纸有登他的新闻,好像他押送外星人遇到了袭击。

  赵得:哼,不仅如此,这家伙由于任务失败已经被停职了。

  宋江:(真吃惊)是吗?就因为一次任务失败?

  赵能:当然不仅仅如此,在执行这次任务前,他也查过其他案件,并调集了一批资料在他手里,然而就那么巧,据他所说,他丢失外星人之后,回来发现有人潜入他屋里,毁掉了所有资料,甚至通过他的电脑网络,销毁了其他部门的相关备份资料。

  宋江:(装吃惊)是吗?这是什么人,这么狡猾。

  赵得:哼,到底是有人破坏,还是根本是他做的,谁知道?不过有件事不知你是否清楚?在他亲手抓获外星人之前,曾经派人监视过你。

  宋江:(继续装吃惊)是吗?他为什么要监视我?

  赵得:(狞笑)是呀,他为什么监视你?而且为什么监视你不久,他就真抓到外星人了?

  说着,赵得忽然一拳打到宋江肚子上,这训练有素的重拳,顿时让宋江和我呲牙咧嘴,因为我和宋江的神经是完全连接在一起的,如果不是害怕被这两个家伙抓走,我早为了减轻这疼痛感脱离宋江身体而出。而宋江早已随着对方拳头的撤离缓缓倒在地上。

  宋江:(捂着肚子挣扎)你……你为什么……打人?

  赵得:不好意思,这只是例行忠诚考验。你应该清楚,你们这种玄元社的死硬分子,对伟大的桑迪内斯蒂共和国,似乎总是有点儿异心。我这一拳是要提醒你,我们都是专业特工,跟我们玩儿花样是没有用的!说,你是不是知道外星人在哪里?

  赵能:弟弟,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玄元社也是合法党派,对我国建国和抵抗变种人是立过功的!

  赵得:没错啊,不过我们敬爱的真理社主席说过,忘恩负义是伟大民族的特点。反正国家也建立了,与变种人也签订和平条约了。玄元社也确实过时了,何况一个最底层的玄元社社员,就算有个三长两短,谁又会在意?

  赵能:诶,弟弟你这么说倒是提醒了我,前一阵就有变种人潜入我国,再加上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外星人,如果这位先生遭到什么不幸,我们可以作证,一定是变种人或外星人干的。话说回来,这位朋友,你看外星人多可怕啊!你如果能帮助我们早点抓住那个外星人,可以拯救多少市民,包括你自己啊!

  宋江:可是……可是……我真的……真的不知道……什么……外星人……

  赵得:哥,你都白说了,你忘了玄元社社长昭海说过,他们真正玄元社信徒的意志都是钢铁铸成的。咱们要想撬开他的嘴,要用比钢铁还硬的手段!

  赵能:不要这么野蛮吗?我看这位朋友不是不懂道理的。(转向宋江)我说朋友,你看,你有那么一个漂亮的女朋友,我想你们就快要结婚了吧!唉,老婆孩子幸福家庭的生活,可是我们做特工的梦想,但没办法,为了保护我们的星球不被外星人侵略,我们宇宙局就是要这么兢兢业业地做事。你如果不跟我们合作,我们会一直死盯你,保证盯你盯到你没工作、没房子,老婆娶不上,你相信吗?

  我突然趁宋江意志薄弱,接管了他的舌头和嘴巴,立刻应和说: “我相信,我相信,我对你们宇宙局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跟你们作对啊!

  赵得:哟,哥,你看这小子,挨我一拳,说话还这么利索,嘴还这么甜,我看我那拳打得不够重啊!

  赵能:行了,行了,我看你这拳力度正好,这位朋友现在多么识时务。那朋友,我们谈谈合作的事情吧!

  我:(操纵宋江)那个……其实我前几天真的感觉附近挺怪,似乎看见有外星人的迹象,但因为没确定,所以不敢惊动宇宙局。不过您们这么说,那一定就是外星人了,否则杨志……那个警官,怎么会通过监视我周围抓住他。那个……我一定提高警惕,只要发现外星人,马上立即飞快报告您们。二位,您们看行吗?

  赵得:你小子说的是真的假的?

  赵能:我看这小子是清醒了,他以后一定会跟我们好好合作的。(掏出什么东西)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电话,只要发现外星人的蛛丝马迹,我要你第一时间通知我!

  我:(操控宋江挣扎站起)一定,一定,您放心,您放心。

  就这样,当赵家兄弟扬长而去,我才把身体的操控权还给宋江。

  我:(不好意思,心语)那个,宋江,我刚才实在是不得已。

  宋江:没事,我……我没那么迂腐,不过……不过你刚才……那些话,我……我真说不出来。那个……你……你还要帮我,我……我现在不能……正常说话。麻烦……麻烦你继续……接管我身体……别……别让……惜玉……看……看出来……

  兄弟相托,我自然责无旁贷。

  记得我前女友说过,我虽然一无是处,但唯一优点就是嘴巴能说。所以一番貌似合理的辩解加恰到好处的说辞,让燕惜玉勉强相信宇宙局真的只是随便问问,也同意让宋江回家备课。(其实我是想让宋江回家休息)

  这一天,就这样蒙混过去。

  但是第二天,我跟宋江早早就睡眼朦胧地被手机铃声吵醒。

  宋江一看,竟然是燕惜玉打来,而且要求他立刻赶往灰区某处。

  宋江哪里敢怠慢?自然也躲在他躯壳内随他前往。虽然全力拼命奔跑转地铁,地铁转奔跑,好不容易来到指定地点。燕惜玉居然没有怪宋江来的太慢,满面笑容挽着宋江往楼里走。

  不知为何,我心中总是有一种隐隐不安的感觉。

  进到楼里,我才知道这是面对灰区的一处售楼地,如果你购房资金充足,你甚至可以购买到最接近白区的蓝区豪宅。但浏览过宋江银行电子账户的我,望着那一处处楼盘的标价,我终于深刻领悟了“望洋兴叹”的心境。

  蓝区的房子,就算你把宋江剁成肉馅,委托肉店老板卖掉,也充其量买个厕所。当然,向银行贷款不是不可能,可是宋江的薪水即便还得起前两年利息,也还不上本金,何况利息会逐年滚下去。

  但应该说燕惜玉不是那种眼高手低的女孩子,她带宋江看的,都是灰区的婚房型项目,这类房子宋江确实能买,只要他把自己所有存款拿出,再将自己以后几十年的收入全部用来还银行贷款和利息……

  宋江:那个……惜玉,咱们现在买房子,时机不对啊!

  燕惜玉:怎么不对?难道这房子你买不起?

  宋江:那个……买是买得起,但买完之后咱们的生活……

  燕惜玉:(微笑)这个你不用担心,房子用你的钱买、你的钱还,生活费用全交给我,我赚的钱两个人花,不,三个人花。

  宋江:三个人?……

  燕惜玉:是呀,还有咱们未来的宝宝啊!

  宋江:那我以后不成吃软饭的了?

  燕惜玉:(佯怒)胡说什么?我们未来可是住在你独家赞助的房子里。如果没有你,我们就无家可归了,所以归根结底你还是一家之主!

  宋江:为什么你突然这么急?

  燕惜玉:(似乎真怒)你说呢?先生您今年贵庚,您知道我今年的年龄吗?

  宋江:那个……咱们不是说好再过一年吗?而且,其实……(小声)我最近真的惹上了麻烦。

  燕惜玉:(示意噤声)走,咱们另外找地方说去。

  出乎我的意料,燕惜玉的所谓另找地方,居然是去一个旅馆。My god,这是什么节奏啊,我还在宋江体内呐,你们千万别做出什么让我尴尬的事情……我想宋江不是这么没分寸的人吧?

  很显然,这节奏也不是宋江所能接受的,所以尽管他唯唯诺诺进入了旅馆房间,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惜玉,咱们这样不合适吧,毕竟还没领结婚证呐!”

  燕惜玉:(拍宋江脑袋)你想什么呢?这家旅馆隔音效果不错,我是来这里跟你说话的!

  宋江:哦,对不起,是我想歪了。

  燕惜玉:行了,别想那虚头巴脑的事情了。其实……昨天咱们分开后,宇宙局特工又来找我了。

  一听这话,我和宋江的神经立刻都紧绷起来,这究竟又是什么事情的前奏?

  燕惜玉:宇宙局特工怀疑你窝藏外星人,你实话告诉我,有没有?

  宋江:……我从来没有骗过你,没错,我有!

  燕惜玉:(怒)你……你怎么那么傻啊!你本来就已经得罪了真理社,干什么又要得罪真理社直属的宇宙局?

  宋江:那个外星人他是无辜的,而且他关系到如何破解我们星球的末日……

  燕惜玉:(不耐烦)别跟我说那些有的没的末日!我不想听!咱们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什么末日不末日的那是那些大人物考虑的事情,甚至就是骗小孩子的东西!宋江,你都三十多了,就不能成熟一点吗?别再好高骛远了,咱们就踏踏实实过小老百姓的日子,不行吗?我求你了,把外星人交给宇宙局,我们以后不管什么外星人、变种人,不管什么玄元社、真理社,咱们只管安心地过日子!

  望着燕惜玉激动的表情,我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类似的事情也曾发生在我身边,而我的任性毁了一切。

  我:(心语)宋江,她说的对,放弃吧!还是自己切切实实的日子,更重要!

  宋江:不!我不能答应!

  燕惜玉:(怒)你说什么?

  宋江:……对不起,惜玉,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我不可能用所有积蓄来买那个房子,不可能把事关未来的外星人交给宇宙局,也……也不可能跟你过切切实实的小日子!

  燕惜玉:(愤怒站起)宋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宋江:我知道,对不起,惜玉!我也许太自私了,但我真的有我自己需要坚持的东西!我不是一个可以跟你一起过小日子而放弃追求的人!

  我:(怒,心语)宋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是在重复跟我过去一样的错误,你赶紧收回你的话,还来得及。不然你会跟我当初一样,再也回不了头了!

  燕惜玉:(也怒吼)宋江,你到底在坚持什么?我不计较你没钱没房子,跟你交往那么长时间,我现在只是需要你给我一个平静安宁的生活,这有什么不对?!究竟有什么比我付出的青春更重要,比我对你更重要?!

  宋江:(缓缓抬头,眼中有泪)对不起,惜玉,你对我的好,我知道,我明白!但是我真有一些东西必须坚持下去!我也许根本就不是一个你理想的对象。对不起,我耽误了你那么长的时间,但你还年轻,你还有机会,会有人比我更爱你。我不配!!

  燕惜玉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她满怀愤怒的泪眼狠狠扫视着宋江的面容,一只玉手猛地扬起,宋江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愤怒的掌击。

  但最终他听到的,只有房门猛烈关闭的声音,看到的,是失去了爱侣身影的空荡房间。

  在宋江的脑海中,我感到这一幕似乎曾经发生,但与过去不同的是,也许这一幕不会再有机会发生……

  我:(心语怒吼)宋江,追出去,追出去还有可能。算我求你了!快追出去!你要是做不到,就把身体的控制权给我,我替你追。

  我感到宋江的手上似乎滴落什么,很快,我明白了,那是宋江的眼泪。这究竟是无奈的泪水,还是悔恨的泪水,我无法判断。但宋江既没有追,也没有让我去驱使他的身体。

  他下面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拿起了手机,拨下的不是燕惜玉的号码,而是吴用的号码。

  当电话拨通时,随着吴用的招呼,宋江忍住伤悲,郑重其事地告知:“对不起,吴用,我不能去学校上班了,我要逃亡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