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镜 车站异变
东旭鹰2018-09-21 18:485,563

  武松被急匆匆召到旭霞酒吧,等待他的正是大师兄“玉麒麟”卢俊义。

  武松:大师兄,出什么事了?难道国防部向二师兄下毒手了?

  卢俊义:二弟那里没事,昭海社长就会把他和鲁智深救出来了,只是工作保不住了,我会想办法安排他们的。不过,我让你耵的那个宋江,要离开首都了。

  武松:什么?朱仝和雷横怎么没向我报告?

  卢俊义:那两个小巡警可能还不知道,是我的一个朋友第一时间告诉我的,宋江被宇宙局特工纠缠,为了保护天外客,他不惜跟女朋友分手,很快就会逃走。

  武松:(怒)宇宙局的手什么时候伸的那么长?如果外星人的案子涉及到灰区公民,应该由我们司法部巡警司一起行动啊!

  卢俊义:我个人判断,这不是宇宙局的正式行动,有可能是个别特工的自作主张,否则宋江早就被抓到宇宙局去审问了!我听说你请了长假?

  武松:是,杨志都被贬职了,我实在心里不舒服,所以想请长假,找地方散散心。

  卢俊义:看来你这心是散不了了,给,这是昭海给我的天外客追踪器,是我们玄元社秘密生产的,宇宙局都没有。据我所知,天外客就藏在宋江体内,你去暗中保护他们一程吧!

  武松:什么?外星人可以藏在人体里?

  卢俊义:我所知道的就是,天外客只能藏在宋江体内,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清楚。这个追踪器辐射面广,但材料比较脆弱,你要小心使用。

  武松:没问题!让我看看,还好,他们还没到车站,我立刻先去首都站等他们。

  卢俊义:好,万事小心,随时联络我!

  武松:(笑)大师兄,我办事,你放心!

  武松做事向来利索,接受了嘱托,立即动身前往车站。他本来就打算出远门,行李早就托人寄送到首都站存包处,现在正好顺手取来行李,耐心等候。

  大概才过了半小时,目标就出现在他的肉眼视线之内,他不确定当时地下区小巷宋江发疯时,有没有看清自己,为以防万一,他还是躲到暗处。

  武松没有必要了解宋江究竟买了去往哪里的火车票,但他可以确定这个地点一定是精心挑选的,因为宋江在自动售票机前忙活了很久,而且好像在自言自语,半天才选定了目的地。

  武松就这样远远跟着,他有高级警员证,可以进入任何车站和城际列车,电脑系统会自动记录下他的证件号,然后向司法部事后结账。这是为了方便警方追踪疑犯而规定的法律,唯一不足就是以此上车的警察是不可能有座位的……

  当列车启动,武松从车厢门外,见宋江疲惫不堪地在座位上闭目休息,但又时不时抹去眼角的泪水,武松立刻明白这泪水是为情而流,为了某种原因而咬牙离开自己所爱的人。其实,这样的经历,也曾发生在武松身上。

  男儿流血不流泪,只因未到伤心处。对于男人来说,流泪是因为心中比流血更痛……

  武松的思绪顿时被牵引到战争年代,那时的他还年轻,正准备响应玄元社号召,踏上九死一生的战场。

  他还记得,那天的密密细雨铺天盖地,他独自走在尚未城市化的乡间小路上。偏偏就有那么一位少女任由雨水淋湿了乌发、浸透了衣衫,不顾一切疯狂跑来,挡在独自前行的武松前方。

  武松怔怔地望着这个拦住他,却一言不发的美丽女孩,那从脸颊滴落的液体不知是泪是雨。武松心疼地放下背包,脱下外衣为她遮拦风雨,但那少女毫不领情,狠狠扔掉那外衣,更将武松推开。

  武松:(心痛)翠芸,你这是干什么?你这样会生病的?

  翠芸:(狂喊)你还懂得关心我吗?你还会在乎我生病不生病吗?

  武松: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怎么会不关心你?

  翠芸:那你为什么要走?

  武松:我……我是玄元社社员,我必须响应总部的号召。何况这是事关我们人类生死存亡的一战。

  翠芸:这个我懂,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从小就知道。你去打仗,我可以等你,我等你回来!但你为什么要把我送给你的纸青蛙交给你哥哥,还说让他照顾我,你这是什么意思?

  武松:……翠芸,这一仗,我未必能回来!

  翠芸:那我就一辈子等着你!

  武松:翠芸,你胡说什么?我……我只是把你……把你当妹妹而已!

  翠芸:胡说的是你,你把我当什么人,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吗?

  武松:我……那……那你更应该知道,我哥哥对你的心思!

  翠芸:那又怎么样?可是我只是把他当大哥,我喜欢的是你!

  武松:但是我哥哥为了我牺牲了很多,我不能再伤他的心!

  翠芸:所以你就要伤我的心,是吗?

  武松: 翠芸……我,我是为你们好,我是一个注定无法停留的异能人,我还是一个无论什么时候都傻傻守着自己信仰的玄元社信徒!在现在这个年代,我什么都无法保证,我不能给你一个正常女孩所需要的一切。但我哥哥他可以,只有把你交给他,我才能放心地义无反顾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翠芸:你该做的事情就比我更重要吗?

  武松:我……对,对!(愈加狂吼)没错,我的选择比你重要一千倍、一万倍!

  翠芸:(一耳光打在武松脸上)武松,你混蛋,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我非你不嫁吗?武松,我保证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当翠芸渐渐哭泣着跑远,雨中的武松痴痴望着她的背影,这个钢铁般的男儿,忍不住热泪夺眶而出。他缓缓转过身,背起行李,甚至不再去捡被翠芸扔掉的外衣,就在这雨雾之中,向着前方继续行进,他是武松,只能前行,不能后退。

  武松就这样在回忆的陪伴下,站在车厢之间的夹缝中,随着飞快的城际列车前进着。他望着宋江似睡非睡的坐姿,暗暗自问: “难道这小子是跟我做出一样的抉择了吗?”

  忽然,列车电子音骤时响起:“下一站是景阳站,景阳站是阳谷市重要车站之一,有在景阳站下车的旅客,请提前做好准备。本次列车在景阳站停留时间只有五分钟。”

  阳谷市,多么熟悉的名字?武松忍不住想下车看看,到底自己的故乡变成了什么模样?但即便在战争结束后,他也从未踏足此间,只是时常寄些薪水与礼物给自己的哥哥,还有……嫂子……

  他多么渴望能下来看一眼,哥哥是否还是憨厚慈祥的面容,嫂子……是否依然美丽可爱、是否开心快乐。但是他不敢,他是那么地想留下来,又是那么地希望列车尽快带他远去……因为他不知道,一旦与他最思念的两个人见了面,他又该如何自处?

  所谓近乡心怯,他怕的不是故乡,而是自己最爱的人……

  就在武松踌躇伤感之时,他却发现那宋江竟然拿起了行李,这是为什么?难道宋江的目的地竟然是这里吗?怎么会这么巧?那……那他武松究竟是跟还是不跟?

  在武松犹豫之际,景阳站的检票员也正大为头痛。

  因为在他眼前,一个紧紧攥着车票的旅客非要进站。

  当然他没有进错站,票也正确,但是这个人的模样让检票员实在不敢放行。只见此人眼圈乌黑,身体虚弱,他刚走到检票口,就几乎摔倒在地,吓得其他乘客纷纷远避,唯恐这个人沾染了什么传染病,要知道在灰区,一切皆有可能。

  检票员关切地建议:“先生,您还是先去医院看看吧!车票是可以退的!”

  乘客:不……不,我必须……立刻,立刻离开这里。我……我要去……去司法部……让我……让我……上……上车……

  检票员:先生,您的身体状况违反了卫生部对我们的要求。您要去司法部,还是先治病吃药,再联络警方,让警察保护您去司法部吧!

  乘客:(摇手,惊慌)不,我不吃药,我不找警察,他们要害我,他们要害我的,我要上车,我要上车!

  这位乘客还要往里闯,一个车站巡警过来把他拉倒,嘴里还骂着: “你神经病吧!我们说得那么清楚了,你怎么就是不听呢?给我老老实实去医院,你要报警,我会通知上司。就你这个样子,还敢去首都,去找司法部?当心首都警察把你当变种人枪毙了!”

  那乘客听了巡警的话,忽然愣住了,嘴里发出莫名其妙的恐怖声音。

  这声音让周围人更加不安,巡警疑惑向前,想问这乘客究竟捣什么鬼?

  突然,那乘客双眼刹那间变得血红,身形不断伸展,体魄愈加魁梧,更恐怖的是,后背上竟然先后长出四条粗壮手臂,甚至头颅也多出两颗,连同原先的脑袋变得一样巨大狰狞,口中杂音也化为野兽般的狂吼。

  “他真是变种人!”巡警急忙掏出激光枪射击,并迅速呼叫同伴。

  但那道道激光,居然对这庞大变种人毫无作用,

  那家伙一伸手,就把巡警扔到一里外的广告牌上,他口中还重复着三个字:“阿修罗,阿修罗,阿修罗!!!”

  此刻,宋江刚刚下车,武松也不得不尾随而至,但这剧烈异动,立刻引起这位第一巡警的注意。他顾不上再追踪宋江,在慌乱奔逃的人群中“逆流而行”,不时看见出事地点处飞出惨叫的巡警。

  所谓兔死狐悲,眼见故乡的同事接二连三遭到杀害,武松这热血男儿又怎能忍得下去?

  接近出事地点,他纵身而起,双手一扬,凭空现出数把幻影飞刀。在主人的操纵下,飞刀带着呼啸风声,直冲三头六臂的变种人,变种人眼观六路,立时察觉不对,其中两只重拳频繁出击,竟能将大部分飞刀击为粉碎,继而化为乌有。

  可是他忙中有疏,还是有一把飞刀,硬生生将他的一条臂膀切落下来,在阿修罗的惨叫声中,飞刀回旋到主人手中,化为一柄戒刀。围剿变种人的巡警们立时发出欢呼。

  因为,在他们这一行,谁不知道巡警司副司长“行者”武松的幻影飞刀?在战争年代,不知多少强悍变种人,就是亡命于武松这绝技之下。

  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司法部的大人物居然会出现在这穷乡僻壤般的小车站。

  武松耍弄着手中的戒刀,轻蔑地例行公事:“变种人,你现在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对你不利的呈堂供词,你有权请律师,如果你没钱,法院会帮你你安排一个!”

  变种人的回复依然是那么单纯:“阿修罗,阿修罗,阿修罗!!”

  在震耳欲聋的吼声中,又有一只巨拳攻来。

  武松剑眉一扬,身形闪动,刀光闪烁,再度剁下来敌人一臂,但令他想不到的是,虽然变种人再遭重创,却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疼痛,不再呻吟嚎叫,另外四拳合力砸来,纵使武松刀法再精良、身法再敏速,也还是被拳风扫中,狠狠摔在数米外。

  其他巡警急忙开枪掩护他们的英雄,但那激光依然对敌人毫无作用。

  武松:可恨,这蠢家伙本事不大,但力气还挺大。匆匆忙忙也没带酒,这可怎么办?

  武松说话间,忽然闻到空气中传来一阵酒香,而且眼前无论是巡警同事,还是那变种人都有点晃晃悠悠,如同真的饮下一大缸美酒,让酒量小的人已经把持不住。

  但对于武松来说,却恰到好处,因为他的最高绝技并非“飞刀”,而是“醉刀”。他身形如醉汉般立起,又有数把幻刀飞行相随。

  那变种人见武松又走过来,不顾那些刚才还射击他的普通巡警,强撑精神,冲着武松一阵阵吼叫,如同惊慌狂吠的野狗。

  突然,变种人眼前一花,无论是人,是刀,似乎都化作无数,人刀忽而合一、忽而分散,变种人纵有六眼,却完全捕捉不到敌人的行迹,也分不清飞刀谁真谁幻,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全身上下剧痛不停传来。

  这种折磨很快就结束了,因为当人刀清晰起来时,武松已经飞纵在变种人胸口处,他双手前伸,变幻莫测的飞刀立时在他手前化为一柄巨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刹那间给变种人一个透心凉。

  当那肇事者的尸体如小楼崩塌般重重倒地,引起阵阵震荡, 刑警们真想大声喝彩、拼命鼓掌,但他们已经醉得无力起身,又怎能表达心中的喜悦与对英雄的崇敬?

  但喝彩必须有,掌声必须有,那是来自远处避难的民众的呼声和掌声。

  不仅如此,随后“及时”赶来的当地警察和军人,更是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撼,只见硕大无比的变种人前,其他巡警或伤或亡或醉,唯有武松傲然挺立,一脚踩在变种人身上,对四周频频行着东方拱手礼,还高声宣布:“大家请放心,只要我们司法部巡警司存在一天,变种人就别想在咱们人类的国度里胡来!”

  豪言壮语换来的自然是更热烈的欢呼声……

  如此场面,让恰好赶到的阳谷市警察局局长 摩尔·赞特都不得不感慨说:“这武松究竟是巡警司的,还是公关部的?”

  当武松想起宋江和外星人时,他已经不见目标踪影,他赶紧掏出外星人探测器,却沮丧地发现,探测器已经在战斗中被摔坏。

  其实,即便他探测器完好无损,也不可能再抽时间去追踪,因为赞特局长已经热情万分地邀请他去参加临时决定的欢迎宴。

  这可以说是阳谷市最高级的欢迎宴,因为它是在西方人斯德市长白区豪宅中举办,能有资格参加这次宴会的人也寥寥无几。当然,身为主角的武松是绝对不能缺少的。

  武松很少进入白区,这次实在是盛情难却,也因此见到了阳谷市斯德市长,还有他的儿子恩特。

  武松见酒宴上坐着四个人,却摆了七副碗筷,实在好奇,忍不住打听:“怎么?市长还有别的客人?”

  斯德:呵呵,我们阳谷市有一位大慈善家,也要见见你。另外,我儿子的两位朋友,我特地邀请他们前来。他们应该快到了!

  “别人我不知道,我是已经到了!”随着豪爽笑语,一个东方人漫步走入。

  市长赶紧介绍:“来来,武司长,这位虚彬,是我们首屈一指的大慈善家,专门喜欢救济孤寡、投资教育,他的“快活林”连锁酒店,遍布本市蓝区,也解决了很多灰区和地下区居民的就业问题。这些年阳谷市的发展可全是靠了他啊!”

  虚彬:市长,您过奖了,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情。

  斯德:呵呵,虚彬先生也不要谦虚,我还希望我的儿子能跟你多学习。你每次去地下区都是做善事,他呢?哼,尽惹事!

  恩特:爸爸,不是我惹事,是总有人找我事。

  斯德:你看,你看,这孩子还说不得了!

  虚彬:呵呵,小恩特还年轻,不知人世险恶,难免落人口舌。没关系,多磨练磨练总会成熟起来的。

  武松这时注意到虽然恩特眼神中流露出不屑神色,难道说他与虚彬之间有什么矛盾?这可是耐人寻味啊!

  恩特忽然望向门外,高兴地说:“我朋友到了!武司长,你见到他们一定会高兴的!”

  武松不明所以,不知道市长儿子的朋友,怎么会让他高兴?但当他看清来客时,不由惊愕无语,因为那两人一个是他的哥哥武植,另一个就是他的嫂子——翠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