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梦 桃色新闻
东旭鹰2018-09-05 06:165,779

  当宋江取出自己所有存款,销空账户,与我踏上私奔……不,是逃亡之路,我们在首都站面对电子自动售票机,却犯了愁。

  无论是要逃脱宇宙局的纠缠,还是要去寻找其他梁山好汉映射体,我们总要有个第一目的地啊?可是屏幕上那么多车站,哪里才是首要目标呢?

  就在我们犹豫无助之际,三个字映入我的视野,那就是“景阳站”。

  我:(心语,操纵宋江的手 指着)宋江,这个站的名字让我有些熟悉啊!

  宋江:(心语)嗯?景阳站?这只是阳谷市众多的一个小车站,怎么了?

  我:你对这个车站了解多少?

  宋江:知道的不多,只是听说阳谷市是首都第一巡警武松的故乡,景阳站以前只是一个山岗,曾经在战争年代设立过募兵处,据说武松就是在这里参军的,当时这里叫“景阳冈”。

  我:(愕然)武松在首都?

  宋江:是啊!又怎么啦?

  我:武松可是梁山好汉中人气最旺者之一。

  宋江:比那个跟我名字一样的宋江还旺吗?

  我:反正比你这个宋江粉丝多!

  宋江:(笑)在我们星球上,他的粉丝也比我多,他可是有名的战斗英雄。

  我:那他在这个景阳冈,不,景阳站打过老虎吗?

  宋江:那个……没听说过……

  我:那说明他的粉丝还没到够多的时候,咱们就先去这个景阳站转转,我看票价也不贵,而且咱们二位一体,一张票就够了。

  就这样,我们踏上了前往景阳站的城际列车,我不确定景阳之行能否让我们有所收获,毕竟武松已经不在景阳冈,但我隐约觉得这里终究会发生什么事情,会让这个武松进一步扬名立万。

  没想到,我的直觉那么准,在景阳站居然发生了变种人袭击事件,当一个我感觉眼熟的人,施展幻影飞刀大战变种人时,宋江告诉我那就是武松。

  我依稀想起,这个人应该是在卢俊义身边出现过,怎么会如此凑巧与我们同时现身景阳站?

  宋江也是做贼心虚,听到我的疑问,见战局形势已定,赶紧脚底抹油,迅速离开车站,我们甚至不敢在灰区多呆,那样必然会落入天眼监控之中,只得匆匆忙忙来到地下区,进入一个安全的菜市场之中。

  我们刚松了一口气,忽然一个招牌映现我瞳孔中,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聚集一百零八星的任务也没有多难嘛!这不抬眼就是一个吗?我赶紧催促宋江去某菜摊买菜。

  宋江:(不解)咱们这背井离乡,没炉没灶的,买什么菜啊?

  我:嗨,你看那招牌写的什么?

  宋江:(抬头念诵)“菜园张”,怎么了,这品牌很有名吗?

  我:再看看下面写的什么?

  宋江:“张青蔬菜,物美价廉,保鲜保青”,这招牌写得可不怎么样?这摊主的文学素质有待提高啊……

  我:(怒)你哪有那么多废话,过去聊聊,这摊主跟一百零八星有关。

  宋江:是吗?你确定?

  我:当然,我刚刚想起来,梁山好汉中有个种蔬菜的“菜园子”张青,八成就是他。

  宋江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收获,赶紧过去搭讪,但是到了摊前,却又不知道该从何搭起?

  反倒是摊主主动招呼起客人:“哟,这位兄弟看着面生啊,第一次来买菜吧?我这菜剩的也不多了,乡亲们该买的也都买完了,我给你优惠点儿,一斤多搭二两,怎么样?张青蔬菜,物美价廉,保鲜保青,比灰区实验室种出的蔬菜好吃多了!”

  宋江:呵呵,你这蔬菜是在白区种的吗?

  张青:兄弟你说笑了,白区只允许种花、不允许种菜,我们这种地下区的穷老百姓,也没资格住到白区去啊!我这些菜啊,都是在地下区种的,多亏卢家帮销售的虚拟阳光仪,再加上我精心配制、独家配方的肥料,才能种出这么新鲜的菜来!不是我吹牛,我的菜,无论是蓝区的“快活林”连锁酒店,还是灰区的“武家一品香”饭馆,抢着跟我订货呐,我怕地下区的乡亲没得买,都是定量往店里送,多一点都不多卖!

  宋江:(笑)做生意以乡亲们为重,不贪图私利,现在这样的人不多了!

  张青:嘿嘿,别看我们玄元社现在受人欺负,能留在玄元社的都是好汉子!

  宋江:你也是玄元社的?

  张青:当然了,嗯?你说“也”,什么意思?

  宋江:(掏出自己的社员证,笑语)我也是至今留在玄元社的,不过我身边的人都说我傻,没人夸我好汉子。

  张青:(大喜)哈哈,原来是自己人,得,剩下的菜算我的见面礼,白送。

  宋江:呵呵,不要这么客气,我其实是从外地来的,买了你的菜,也没有地方去煮。对了,你知道这附近有没有便宜的旅社或者民宿什么的?

  张青:旅社有啊,我认识这里最价格公道、服务周全的旅社,正好我也打算收摊了,走,我带你去。

  当我刚刚想起“快活林”在《水浒》中的老板是一百零八将中的“金眼彪”施恩时,张青已经把我们带到那不带星的小旅社前,这旅社名字更让我震撼——“十字坡旅社”,我忍不住想起了传说中的“人肉包子”。在如此现代化的城市里,即便是地下区,也不会再有如此野蛮的事情了吧?

  “怎么,张哥,又给我带客人来了?”悦耳莺声让我和宋江都不由一振,映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穿东方旗袍、体态婀娜的美女,她举手投足之间比起燕惜玉更多几分魅力,一笑一颦都足以让正常男子动心。

  我不过是动心,那张青却变成了结巴: “是……是,我……我……我再顺便……给……给你送点菜。”

  美女:呵呵,我这十字坡是个偏僻小旅馆,没有那么多客人。你上次送的菜我还没有用完,都在冰箱里放着呐。

  张青:那……那个……没……没关系……,有冰……冰箱,不……不怕多……

  宋江正奇怪张青怎么“口条”突然如此不利索,我已瞬间接管了小宋的“口条”,提出一个唐突的问题:“这位美女,请问你是姓孙吗?”

  美女:(点头)是啊,怎么,远来的客人住过我的客栈?我怎么没有印象?

  我:(借宋江口)请问你芳名是叫“二娘”吗?

  美女:(变色)我怎么会叫那么俗气的名字?我单名一个“钰”,金玉合一的“钰”。

  我立时傻了眼,不对啊,既然这里是十字坡,她又是张青喜欢的女孩儿,那她应该就是“母夜叉”孙二娘才对,怎么会叫什么“孙钰”?孙钰好听吗?哪有孙二娘那么如雷贯耳?

  趁我错愕之际,宋江来个反突袭,夺过了躯体的控制权,对孙钰连声道歉:“不好意思,是我自己胡乱猜测,抱歉,抱歉!”

  孙钰:没事。张青,你怎么不说话了,想什么呢?

  张青:(望着宋江)我只是奇怪,这位客人怎么知道你排行第二?如果你姐姐没有在战争中遭遇不幸,你叫二娘也是对的。

  孙钰:(怒)死张青,你惹我伤心是吗?你这个人就是不会说话,再说话不经脑子,以后就不要到我“十字坡旅社”来!

  让孙钰一阵责斥,张青和宋江都不敢再多说话,

  我则愈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也首次明白,原来在这映射世界里,不见得每个人的名字都会与《水浒》中的一一相映,部分人可能会有些偏差。以这位美女排行第二和那火爆脾气,她不是“母夜叉”,谁是?

  搬进了房间,宋江忍不住问我:“难道这老板娘也在一百零八星中?”

  我:对,她在我故乡的故事中,叫“母夜叉”孙二娘,应该和那个“菜园子”张青是两口子,他们迟早都应该是武松的朋友才对。

  宋江:那我们就算找到了其中两个了,不过我目前没有力量聚集他们做任何事,不如记下他们的地址,我们趁早离开阳谷市吧!

  我:这样也好……诶,有电视诶,这里比你家还好。难得有电视看,其他事回头再说!

  宋江苦笑一声,随手打开了电视,屏幕上出现的第一个节目就是……新闻……

  但正播放的新闻却让我极为兴奋。因为那是大书特书,首都来的第一巡警在景阳站独力除掉恐怖变种人的报道,记者甚至以武松出生于阳谷市来说事,说武松是本市有史以来最著名的英雄人物。

  被采访的群众也是眉飞色舞,不断将武松的英雄壮举添油加醋,这一切立刻让我心有所思,我瞥向宋江,宋江似乎也在思考什么。

  我们两个几乎同时向对方说:“我们还不能走!”

  如此默契的配合,让我们不由大笑起来。

  我:为什么又不走了,宋江,你是不是跟我想的一样?

  宋江: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说说看。

  我:嘿嘿,我的想法你肯定不知道,在我故乡《水浒》的故事中,那个武松在景阳冈打死猛虎,在他被当地誉为英雄不久,便发生了不少事情。如今,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快活林”、“十字坡”都已然现形,那么根据宇宙镜像映射原理,相似的事件也会在这里发生。武松是英雄,我们应该留下来帮他解决这些麻烦。你又是为什么决定不走了?

  宋江:我是感觉有些不对,阳谷市并不是什么军事重镇,或者经济要地,变种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对他们毫无价值。而且你刚才听到在场者的证词了吗?他们说,这个人是一个生病的乘客,还曾经说要去司法部。

  我:(恍然大悟)对啊,刚才那证人没说两句,就被警方拽走了,真可疑,太可疑了……嗯?你要改行当侦探啊?

  宋江:事关国家安全,还可能涉及无辜民众,我不能袖手旁观。

  我:哼,你确定那个变种人是无辜的?

  宋江:……我不知道,不过当时……我似乎感受到了那人的悲屈和绝望……

  我:……你还真是多愁善“感”啊……

  充满疑惑的一夜已然过去,随着报时钟(地下区不见阳光)预报清晨的到来,我们准备从旅馆老板孙钰那里先打听一些情报,当然,幽子first,由我先掌控宋江的口舌,来调查有关武松的一切。

  我:美女老板娘,昨天新闻里的那个大英雄是你们阳谷市人?

  孙钰:你是不是说武松啊?对呀,他的哥哥还在灰区开了著名的“武家一品香”饭馆,生意可红火呐!

  我:哦,听说过,他哥哥武大郎嘛,个子很矮的那个,烧饼特别好吃。

  孙钰:(看怪物般打量着我)先生,你从哪听来的小道消息?武松的哥哥叫武植,不是什么武大郎,个子更不矮。他与武松身材相仿,但武松是异能人,他是普通人。而且他擅长的不是什么烧饼,而是个擅长炒东方菜的大厨!

  我晕,居然连武大郎的映射体都产生了偏差,这下子可糗大了……

  我:(试探问)那么,武大……不是,武植的媳妇也不叫潘金莲了?

  孙钰:潘金莲?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武夫人叫翠芸,人很漂亮,唉,连我都甘拜下风。

  “哼,漂亮有什么用,可惜人不太正经哦!”一个老太太感慨着走了进来。

  我看到孙钰脸上闪过一丝不快,但还是挤出笑容打着招呼: “王婆婆,又来串门啊!”

  王婆婆:是啊,在家里一个人闲着无聊,来找你说说话。

  孙钰:呵呵,您不会又有什么新闻吧!

  王婆婆:(兴奋)我真有新闻,知道吗?听说武家一品香的老板娘,又跟那个有钱人闹出绯闻了!

  孙钰:嗨,这都是小道消息,王婆婆您别乱听。我见过武夫人,她跟那个朋友应该不是那种关系。

  我:(忍不住打断)我说两位,你们说的那个有钱人,是不是叫西门庆?

  王婆婆:(眨眼)西门庆?西门庆是谁?

  孙钰:一看,又一个听小道消息的,怎么又出来一个西门庆?那些人给武夫人和小恩特造的谣还不够,非要再加一个什么西门庆进来吗?

  我:(疑惑)恩特?这像一个西方人的名字。

  王婆婆:对对对,就是那个不要脸的西方人,他全名叫恩特·斯德,是斯德市长家的花花公子,没事就从白区跑下来拈花惹草,特别喜欢纠缠那个武夫人,我看他们肯定有问题。

  孙钰:我说王婆婆你就别瞎说了,这个小恩特是有些喜欢玩儿,但人也不错,当初人家还在我们地下区开药店,专门卖药效好又便宜的药给我们,你不是也吃过。

  王婆婆:哼,他如果真是好心,干什么又把药店关闭了?害得我又要到灰区花很多钱买一样的药!我看他就是和药商串通好了,成心骗我们不得不多花钱!

  孙钰:我可是听说他是被他爸爸逼得,被迫关了药店。

  王婆婆:哼,这么大小伙子,谁能逼得了他,不过是找借口罢了!

  药店?花花公子?我不由陷入沉思。难道说西门庆在这里的映射体,是一个西方人,而且还是阳谷市市长的儿子,这可真是有钱有势啊!看起来这家伙比《水浒》里的西门庆还要麻烦,武松要怎么对付这样的纨绔子弟呢?

  宋江看我意志薄弱,一举夺回了自己的“发言权”,问起了自己的问题:“对了,两位,你们这里是第一次发现有变种人吗?”

  孙钰:变种人?你说昨天新闻里那个?那么大的、那么嚣张的是第一次发现。

  宋江:哦?这么说,你们遇见过小一些、不太嚣张的变种人?

  王婆婆:唉哟,说出来都吓人哦,这几个月, 警察打死了好几个变种人,都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而且他们不是在灰区出现,就是在我们地下区出现。幸亏每次警察都及时得到线报,才能及时将他们击毙……

  宋江:什么?在地下区?警察也能及时赶到?难道阳谷市的巡警就这么勤快吗?

  孙钰:以前没有这么勤快,但是地下区失踪连环案发生以后,连警方都不得不重视起来,长期派巡警在地下区巡逻,可惜……还是不能制止失踪案的发生,到是恰到好处地能制止变种人的暴行。

  王婆婆:唉……可怜哦,都是年轻轻的大小伙子,说没就没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哦!

  孙钰和王婆婆的对话,让我和宋江都不由产生了联想,对于我来说,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一方面,不断有人失踪,一方面,有变种人突然出现,这两者怎么可能没有联系?不,必然有联系!

  关键是……他们到底怎么失踪的?他们和变种人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说某人在绑架活人饲养变种人,然后再放变种人出来捣乱吗?他们这么做,又究竟有什么目的?

  我们(其实就是宋江一个人)又和孙钰、王婆婆胡乱聊了几句,借口要去观赏阳谷市的风光,便离开了“十字坡旅社”。

  在我的建议下,我们决定先去大名鼎鼎的灰区“武家一品香”看看,也许那里有我们共同的线索。

  要找到如此声名远扬的饭馆,确实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我和宋江没敢进入,甚至怀疑找错了地方。

  因为柜台前有说有笑的老板和老板娘,固然没有什么矮子,却是一个西方帅哥帮着美女招呼着客人。

  我的天呐,那美女自然是武夫人翠芸,难道那男子就是西门庆的映射体?在这个时空,这对奸夫淫妇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出双入对?

  我与宋江在能看清饭馆柜台动静的店外角落里,就这样观察着看着他们有说有笑,时而指挥伙计,时而聊天谈心,好像这“武家一品香”就是他们两个人的夫妻店,

  武松哪里去了?武松的哥哥又哪里去了?这他们都能忍,他们还算男人吗?

  我正质疑武家兄弟的性别问题,一声厉呵从身后传来:“宋江,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慌张转身,不由惊愕无言,因为喝问者不是别人,正是武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