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心恰恰惜险糟强
佛小戏2019-02-21 23:291,812

  “肖岳,你放开我,我不喜欢你,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霎时、撞进一双泛着火焰的眸,我微微一愣,从没见过他这么冷酷的一面,耳畔响起他低沉的声音。

  “笑笑!我只喜欢你,难道你没看出来?”

  这一声让我彻底回神,脑后却有一双手按住我,下一刻我便被他散发的淡淡荷尔蒙包围其中,他很粗暴用力,我只感觉自己红肿的嘴皮火辣,一股腥甜味萦绕在我鼻尖。

  呼吸瞬时被抽的一干二净,眼冒金星,我胸口不得不上下起伏来吸收空气,挣扎的手脚被他紧紧禁锢。我没过看见他这副模样,心底有些害怕可却束手无策。

  他疯狂的行为移至我劲间,吸到空气的我好了许多,趁着空当我不敢大声喊,害怕有人突然过来,只是小声在他耳畔叫着。

  “肖…肖岳,你疯了,快放开我!”

  可没想到这一声毫无作用反而加大了他的动作,我被自己愚蠢的举动差点哭了,这无疑是在吹枕边风。

  他粗大的呼吸让我浑身一颤,知道事情大条了,也不知他发什么疯?浑身酥麻的触感让我不敢动弹。可却不得已用力挣扎,越是挣扎他勒着我的手腕便生疼,双脚也被他压的死死。

  突然,腹部粗大的僵硬让我脑中一滞,身体如同被抽干般摇摇欲坠。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他竟然要强我!不知怎么我放弃了抵抗,我认识的肖班长是不会做出这般事,我在赌!一个随时丧命的赌。

  正当我急的想哭时,却响起他嘶哑的声音。

  “笑笑!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我会对你负责的。”

  听他的话,我差点骂娘,负责个毛啊!谁要你负责。狠狠咬牙在他耳边骂道。

  “肖岳!别让我恨你。”

  果然他的动作停止了,那张满含柔情的脸遍红却伴着淡淡的悲伤,可我心里却只是冷冷的怒意。

  “笑…笑!为什么拒绝我?”

  他嘶哑的声音已经听不大清楚,身体滚烫的温度让我觉得事情不对。他紧紧咬着牙整张脸皱紧,显得痛苦万分,显然没了刚才的强势。

  他垂低的头埋在我的胸前,吹着热气让我精神紧紧绷直,他的声音中艰难痛苦。

  “笑…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吃完晚饭就浑身难受。”

  他的声音不停颤抖不像作假,我脑中突然出现一个念头:下药!可这里怎么会有那种东西?可现在这样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千万不要动!”

  嘴上这样说我身子已经颤抖起来,完全是吓的。他沉闷痛苦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我刚想说话,一阵刺眼的白光刺了过来,我下意识闭上了眼。

  耳边却响起赵老师恼怒的声音。

  “你们在做什么?虽然还不在学校,过了九点后回自己屋子。”

  这下肖岳是完全清醒过来,而我也彻底放松下来。

  夜色正浓,清风抚过,让人头脑分外清醒,一丝阴黄的光散放着,艾如正在为迷路的行者引路。滋润的凉天气犹如救命稻草,让农者历经沧桑的劳作寄予温饱。

  却也无疑是我的救命稻草,那种在恐怖和惊吓的边缘死死挣扎终于消失。

  我拖着一瘸一拐的脚刚踏进小屋,屋内四道目光唰唰向我看来,异常的目光盯在我劲间的印痕,我知道瞒不下去也不打算隐瞒。

  “笑笑!有情况怎么不说说!”

  小晓依旧暧昧地凑过来调侃道。对上对双桃花眼我下意识转向另一边,却落入朱灵微震失神的目光,另一旁彭彤神情却很正常,只是眉头皱起。

  当即我摆了摆手用随意轻松的口气回她。

  “这有什么!和男朋友之间和点什么没什么大不了。”

  我知道小晓已经把我和那帅哥的事说的夸张离谱,可此时却不由感谢起她来,不然今晚就惨了!不得己再次向那帅哥道歉,这黑锅让他背的冤了。

  “啊!笑笑!进程神速啊!小心肾虚啊!”

  我嘴角一扯,小晓的风凉话今天是让我彻底长见识了。我刻意的解释让她们恢复平静,各自忙活自己的事。

  杨敏盯着我扭的又红又肿的脚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没有出声,然后板着脸让我不解,又大松口气。彭彤的目光扫到她时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而朱灵还有平常一样,小晓却有些刻意忽略她们。

  整整洗了二个小时的澡后,小晓才告诉我今天杨敏和彭彤争着炒菜差点打起来,一人要炒给自己男朋友吃,一人要炒给自己心爱的人吃,最后被小舅妈给承包了。

  对于她们这种幼稚的行为,我表示无语!可听到小舅妈炒菜时,我突然想起了肖岳的话,他说他吃了饭才才觉得身体不适,难道那药是小舅妈?我不敢想也不想去想,如果真是这样这事就搞大了。

  小舅长年出去打工,小舅妈难免寂寞…我突然想抽自己一个八掌,怎么能这样说自己的小舅妈呢!真讨打。小舅妈只是炒了菜而已,到底是不是真下药事实如何也不得而知,还是不要想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