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移魂
冷嘲2020-01-02 16:052,685

  天佑帝周肃灵此刻站在乾清宫外,他看着屋檐外淙淙的大雨,神色复杂。抬眼望去,那乌沉沉的夜空越发的深不可测,他呆呆的立在檐下,真如同泥像一般。

  不知怎的,他突然想到自己十五岁那年……

  记忆中,皇爷爷周明珏有些感慨的继续说道:“跟朕一同打天下的几个,朕自会帮你清理干净,他们可都是功勋大臣啊,强枝弱干,你跟你父亲一样,太过仁柔,弹压不住的。”

  皇爷爷微微摇了摇头,有些担忧的看了自己一眼,只见瞳仁一闪,转瞬即逝。

  “以后边境不平,有你的叔叔们帮你料理,他们会帮你的。”

  “虏不靖,诸王御之,诸王不靖,孰御之?”十五岁的自己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猛然抬头,终于将心中的愁闷一吐为快!

  他不怕功高震主的权臣,权臣再强也在眼下,他们争的无非是权,可自己周围的叔叔们都是拥兵在外,偶而向南惊鸿一瞥,都会让他如寒芒在背一般,每每想起都夜不能寐!

  他眼中带着胆怯惊慌,此时却反常的硬着头皮正视着皇爷爷,咬着细牙又重复了一遍:“边境不平,有叔叔们抵御;叔叔们心怀叵测,谁帮我抵挡?”

  记忆中的皇爷爷被自己冷不丁的一句话语问得登时愣在当场,有些无措的呆呆看着左右,嘴里只是喃喃道:“九边之将……”

  过了半晌,皇爷爷终于默默的转过身,皱着眉头,一边揉搓着手指一边慢慢的踱着步子,似乎是在盘算着什么……

  秦王、晋王沙场宿将,秦城、晋阳都是盘龙卧虎之地;幽王辽王有勇有谋,骁勇善战;就连周明珏疼爱的老十七——宁王,麾下八万精锐外加革车六千,更是不容小觑……

  微风吹过,吹得湖边树木沙沙作响,几片树叶飘落,泛起镜湖阵阵涟漪。

  ……

  喀喇!又是一声惊雷将周肃灵猛地从回忆中生生拽出!自己即位三年以来一直开始着手“削蕃”,叔叔们太强了,如若不制住,万一哪天来个黄袍加身,自己怎么弹压的住!

  轰隆隆的闷雷在苍穹之上闷闷的涌动,仿佛巨大的车轮在碾压,忽然一道明闪,随后便听喀拉一声震耳裂响,惊的天佑帝针扎了一般猛的一缩,那淙淙大雨从夜幕中随风洒落,打的地上起着泡儿,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模糊的记忆中,他朦胧记得皇爷爷那空洞洞的双眼,还有那句自己至今都没有想明白的蹊跷话语:

  “黑水润厉木,南火克西金……”

  前线告急,如今幽王大军竟然已经下长江,过淮河,集结卧龙驿,直逼京师!

  一阵夜风骤然吹来,夹杂着冰冷的夜雨,钻入他的脖颈之中,直激的他一阵哆嗦。他下意识地抚了一下肩头,忽觉身后有人为他披上风衣,回头一看,竟是侍卫黄凯!他心中一惊,问道:“你来做什么?”

  黄凯忙后退一步,在雨地里低头回复:“老大的雨,主子站在外头,小心着凉!”

  一道闪电忽然划过,周肃灵看得分明,黄凯竟是手按腰刀回话!他心中猛地一悸,后退了一步忙道:“怎么是你,刘景呢?”

  “刘景受……受了风寒,烧的滚烫,小的来被支应过来顶班。”黄凯埋着头,有些结巴的说道。

  周肃灵惊疑的看了他两眼,刚想转身,那黄凯陡然手扶腰刀猛地往前踏了一步!“噌”的一声,抽出半截刀身,直逼周肃灵面前,霎那间恶鬼一般面容狰狞,寒光游离!

  周肃灵那里见过这等场面,吓得猛一哆嗦,慌忙倒退了两步,险些跪倒!

  骤然变故,只在弹指之间!

  可猛地黄凯面容一扭,身形直愣愣的顿住了!周围仿佛凝固一般,只见那黄凯双眼凶芒闪烁直直的逼视着眼前这个朝不保夕的皇上,一世富贵就在此时!

  周肃灵心脏陡然一停,浑身跟针扎了一样,想要后退可双腿丝毫挪动不了。

  过了一会黄凯还是没动,咬牙切齿的瞪着自己,仿佛被定了身似的。

  周肃灵这才魂魄归窍,稍稍凝神一看,那黄凯泥塑一般的杵在那里,脸色白的跟窗纸一般!

  一声咳嗽冷不丁从身后传出,周肃灵身子猛地一抖,扭头一看。

  原来是老太监孙英拿着油伞、提着灯笼不知何时已在廊下等候,周肃灵顿时宽心不少,虚脱了一般双腿一软,赶紧跟着那孙英走了。

  ……

  周肃灵经历刚才一幕还心有余悸,回到寝宫后虽然身困神乏却睡意全无。那老太监一言不发,默默的帮着皇帝解衣脱靴,换上一身干爽衣衫,随后点了根安神定心的息香,又开始忙着收拾皇上换下来的衣服鞋袜。

  周肃灵看着老太监佝偻的背和有些花白的头发,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感激,如今已经兵临城下,满朝文武人心惶惶,弃官的告假的借着募兵的由头逃跑的比比皆是。

  更有甚者,自己堂堂天子,身边十步竟然都有人居心叵测!

  反观这老太监伺候忙碌的身影怎能不感叹世态炎凉!

  “皇上,该做决断啦。”孙英语气中带着急促,眼睛牢牢的逼视着周肃灵。

  “孙公公,当真要这样吗?”周肃灵紧张的捏紧了拳头,心头砰砰的乱跳,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不起眼的老宫人竟是先帝密旨保护自己的密修高手!此刻决断在即,声音都带着颤抖,一旦决定再无回头之路!

  “十步之内,侍卫黄凯居心叵测,要不是老奴方才在旁镇住了他,真的难说难讲了。”孙英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回过话,迫在眉睫的当口,也顾不得礼数了。

  周肃灵猛的抽了口凉气,神色恍惚的问道:“能……能成吗?”

  “皇上!不能再犹豫了!现在箭在弦上,幽王大军就在城外,再不脱身真的迟了!”孙英急的往前猛踏一步,压着的声音却震的周肃灵心头一抖!

  “罢了!是福是祸就全由你做主了!”周肃灵终于下了决心,咬了咬牙起身跟着孙英走到偏殿之中。

  偏殿没有点灯,黑乎乎的一片,偶的一道亮闪照的殿内忽明骤暗,透着诡异阴森。

  “请皇上平躺上去。”孙公公冷不丁的言语,将周肃灵吓得一跳,外面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只听喀喇的一声炸雷响起!明暗之间,周肃炆看到卧榻上竟然早已平躺了一个人。

  “这是谁!”

  “他是七品给事中胡衍,老奴跟他说好了的,陛下放心。”说完递上了一颗药丸,黑暗中透着一股苦涩的腥味。

  “陛下,老奴年事已高,移魂之术乃阴阳禁术,有违天和,老奴……”他激动的声音有些发颤:“老奴临死前有几件事请陛下切记,第一,陛下服了药就会昏睡过去,自有人将您运出宫,回到胡衍的住所,而他,”孙英指着一旁昏睡的文官说道:“他会带着皇上您的皮囊从此遁迹江湖,今夜过后,他就是你,你就是他!”

  黑暗中,孙英模糊一片,只有闪烁不定的瞳仁鬼火一般盯着周肃灵:“第二也是最重要的,胡衍也是药门的后人,真是天意使然!移魂互换只有您和胡衍知道,千万不要露馅儿!”

  周肃灵紧张的浑身颤抖,愣了半晌才沉沉的点了点头,狠狠的叹口了气张嘴将药吞了下去。

  “皇上,只有活着才能报仇雪恨!”

  周肃灵只记得这句话,便脑中一黑,感觉意识中的自己极速的下坠,仿佛跌入漆黑的深渊,陡然便昏死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