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新生
冷嘲2020-01-02 16:053,163

  “胡大人,胡大人?醒醒!”

  胡衍的卧房里,下人郑强焦急的将床上的人摇醒,今天可是有要事的,耽搁了吃罪不起!

  周肃灵紧皱着眉头却怎么也醒不过来,脑中光影穿梭,置身闹市一般全是嘈杂的人声却又难以捕捉。他痛苦的想要起身,哪怕动一下也行,可是身体却丝毫不受使唤,他明明感觉到自己抽离了出来,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坐起身来了,可沉重的眼皮死死的闭着,睁都睁不动,鬼压床似的让他灵魂挣扎。

  “胡大人!”

  他“啊”的一声坐了起来,大口的喘着气,背上蒙了一层冰凉的细汗。昏睡乍起竟然跟死里逃生一般!恍惚间看见一个陌生的房间,还有一张模糊的人脸。他眼皮豁然一睁,脱口而出:“你谁!”声音大的把那郑强一吓。

  他话刚出口,陡然惊醒,脑中闪过昨夜孙英的话语:“醒来之后您不再是皇上,您是胡衍。”

  郑强被问的愣了一下,瞪着眼睛问道:“什……什么?胡大人,您没事儿吧?”他有些错愕的看着眼前的“胡大人”,语气却带着一丝克制着的不满。

  周肃灵匆忙之间瞥了四周一眼,又偷偷瞄了眼自己的双手和身躯,由不得自己不信,果然已经变了模样,真的“换”过来了。自己不再是九五之位的君王,而是一个七品文官。

  一无所知,醒来就面对胡衍身边的人,吓得他心都堵在嗓子眼了,蒙蒙的细汗透着凉意。此时不敢冒然出口,只是假借着睡意昏沉,沉沉的问道:“哦,你啊,什么事?”

  喉咙里陌生的声音听起来很奇怪,感觉是别人在说话一样。他错避开下人的目光,开始强自镇定的穿衣服。手指传来布料实实在在的质感,还有身上带着另外的一种气味,真是……奇怪的感觉。

  “大人赶紧进宫,今天要紧着呢!”郑强还是那么焦急,一边递着衣服,一边催促。

  进宫?如同深夜初入莽林的迷路者,任何一个风吹草动都足以让他胆颤心惊。他心里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怎么接腔,只得说道:“朕知道了,这就过去。”

  “您说什么?”

  他匆忙的一抬头,慌乱而又惊恐,正巧碰上郑强有些诧异的目光,急中生智之间,他佯装有些不耐烦的糊弄说道:“我说——这我知道了,这就过去!”

  “哦,我刚才听岔了,”郑强笑了一下,随后上下打量着他总觉得这“胡大人”今天看着……说不出的感觉。”

  他惊醒的避开目光,就开始穿起衣服来。他曾经贵为天子,钟鸣鼎食之家,什么时候自己穿过衣服?在郑强面前,他穿也不是不穿也不是,只能直愣愣的看着。

  郑强似乎跟这个“胡大人”很亲近,说话也随意:“哎呀,赶紧进宫吧,等着消息呢。”

  周肃灵衣服穿得笨手笨脚,加上心慌忙的笨拙不堪。郑强讷讷的看着这个“胡大人”,又是想笑又是奇怪。

  “你怎么看着魂不守舍的?是不是哪不舒服?”郑强跟着他出了房门,冷不丁的问了一句。他回过身,只见对方还是错愕的看着自己,那探寻的目光似乎要把自己看穿了似的。

  “没……没有。”他不敢久留,转身就走了。

  ……

  一夜的大雨终于停了,暴雨冲刷的宫殿楼阁锃光瓦亮的,那屋脊瓦片湿漉漉的泛着光,残留的雨水就顺着屋檐往地上滴落。

  凹凸不平的石板路面抹了油一般,只听吧哒吧哒的一阵水响。一个文官模样的人看似一脸平静的从宫门外走了过来。

  这人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国字脸,两撇墨黑的胡子仿佛描在嘴唇上,齐齐整整。

  胡衍,任兵科给事中。这是个微不足道的,却又能接近皇上的七品官,很微妙的职位。就像夜间窥伺的猫,正因为微不足道,所以难以觉察。

  此时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已经和真正的胡衍魂魄互换了,白龙鱼服,隐没在这个平凡的躯壳中,孤独的蛰伏在京城,今后的路……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了。

  他从景运门入,穿乾清门,一路快步走着。宫里明显的感觉到冷清,往常太监大臣络绎不绝,侍卫更是随处可见。可现在宫里感觉像个快要破败的巨大宅院,人人都懒懒散散的,甚至……心不在焉的。

  乾清宫就在不远处,眼看着就要到了,可周肃灵却“咦”的一声停了下来。他很清楚,非常之时,宫内所有的事情都要留心。

  只听墙角边上的侍卫班房似乎有人在议论,嗡嗡嘤嘤的听不清楚。他循声走去,果然就看见前面一群侍卫拥在那里。

  他心里一奇,靠近了顺着人缝往里张望,似乎是里面有个人躺在地上,隐约还能看到……血渍?

  “胡大人?”他肩头被人一拍,惊的他陡然一跳。他现在是惊弓之鸟,任何一个人的出现,都会让他心慌。

  只见侍卫张泗愣愣的看着自己,显然被自己过于惊慌的反应吓住了。他不知道这个胡衍究竟跟张泗好熟悉什么程度,感觉自己仿佛赤裸裸的被人盯着,脑中急速的转着,硬是咕哝了一句:“你呀,嗯……里面怎么了?”

  “黄凯……死了。”张泗眼神闪烁,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

  他一听是黄凯死了,陡然想起夜里这黄凯雨中按刀回话的情景,满眼仇怨的扭头看了班房一眼。

  他定了定神,反而假装漫不经心的问道:“那侍卫死在班房,皇……上知道吗?”

  “应该……不知道吧,皇上昨晚睡在乾清宫,听说早上往奉先殿方向去了。”张泗不想再提黄凯的事情,急忙顺着话梢儿把话题拐了出去。

  “唔,奉先殿吗。”他不动声色的听完,不禁轻声嘀咕了一句,瞥了眼宫闱深处层层叠叠的殿檐,随即瞳仁一跳,转身就走了。

  奉先殿要从诚素门进去,得往回走。他只得又从景运门出去,沿着宫墙一溜儿小跑,却看见原先自己身边的小太监杨三儿站在外边。

  他心里突突的跳,顿时懊悔,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这帮朝夕不离的宫人!

  杨三儿老远就看见周肃灵过来,没等他走近就笑呵呵的打上招呼:“哟胡大人,这么早来是要见皇上?”

  他目光绕过杨三儿的肩膀往里瞥了一眼,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好一阵子才别别扭扭的说道:“杨公公,皇上……在里边吧。”说完,便想要躲着杨三儿,直接往里走了。

  “哎——胡大人。”杨三儿赶忙侧身拦住,眼睛眯成了一道缝儿:“皇上在里边诵经,吩咐了,谁也不见。这不,小的不在这里把着门儿呐。”

  “哦,”他就此打住,有些木讷的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杨三儿紧接着问道:“胡大人有事?”

  “没。我……有事见……皇上。”他脸色有些犯难,心里咚咚的跳着,他有太多的事情要问“皇上”了!

  “胡大人,”杨三儿讪讪的笑着说道:“对不住,皇上现在正在佛堂里呢,在给太祖皇帝和兆德太子(周肃灵之父)敬香,中间打断不得。您看……”杨三儿还是一副笑脸,客客气气的,话里话外都把周肃灵封的死死的。

  “皇上”竟然还在!他撇了撇嘴又有点不甘心的往里瞅了两眼,转身便走了。杨三儿笑呵呵的看着渐渐远去的周肃灵,直到他身影消失在拐角。这时,他笑容陡然一收,身形一闪,无声无息,转眼就消失在门里了!

  他回到家中就一直坐在书房里,还在思索着,他现在想着一件事情。

  郑强一个下人,怎么会这么关心“皇上”的下落,自打自己回来,就详细的问这问那。他莫名的有些心神不宁,指尖不停的点着桌面。

  这时候郑强又来了,他强打精神,应付着:“何事?”

  “你今天怎么说话都奇奇怪怪的?”郑强一脸狐疑,上下打量着周肃灵。

  他心像是被人用手捏着,含含糊糊的说道:“心里烦,有事说。”

  “皇上还在奉先殿的消息已经悄悄传出城了,按照约定,这几天一日一报,皇上的言语、行踪你都要仔细关注。”郑强的言语有些冷硬,像是传达也像是吩咐,总之不像一个下人的言语。

  他面无表情的听完,心里如坠冰窖,一股寒气通灌全身,这胡衍竟然是幽王的人!

  他呼吸都打颤,只觉得天旋地转,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看着眼前陌生的双手,用力揉搓着,心里急急的思索:胡衍为何要和自己魂魄互换?既然是幽王的人为何要帮自己逃脱?究竟是什么用意?

  他隐约觉得有种被人算计的感觉,似乎烟锁雾绕却又无从捉摸。

  刚想到这里他随即冷冷的哼了一声,想到一件事心里一横:现在我才是胡衍!

  从此唯有眼前路,再无身后身,回头无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