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速之客
冷嘲2020-01-02 16:062,539

  “奉指挥使房宽大人军令,派标下等人进驻神乐观,以防贼人趁乱滋扰。”

  一个粗壮大汉手里拿着腰牌大大咧咧的嚷嚷着。道士们拦在门口说什么都不让进。

  “你们既然是受了军令,怎么都是便装?而且我们怎么没有收到兵部的消息?”

  “放你娘的屁!我们这腰牌有假?你们几个臭道士敢违抗军令?”那大汉眉头一竖,身后二十来人一下子拥了上来,恶气腾腾的便要动手。

  一个看上去比较稳重的道士说道:“各位,我们这里是太常寺的地方,不是寻常道观,你们这么闹腾……”

  “怎么滴!看不起人啊!我告诉你,大军此刻已经进了城,如今皇上可不是当年的王爷了!”

  道士打断了言语怒叱道:“放肆!你好大的胆子,敢在这里胡言乱语!”说完手一挥,指着城门方向说道:“去把九门兵马司的董大人请过来!你们反了不成!”

  这时一只手把他膀子轻轻一架,那道士调脸一看,原来是王道长已经凝着脸站在了身边。

  “都不容易,算啦,董大人现在忙得很,别去找没趣了。”他已经听的明明白白,心里急速的思索,这可怎么是好,周肃灵一行现在都在后院,万一撞上怎么是好!可要是不让对方进,闹腾起来也经不起折腾。

  他立马走上前去把盘子接了下来:“诸位不要吵,有什么话好好说。”

  对方一看是个管事的,便渐渐的静了下来,人群中出来一个瘦高个子,嘻嘻笑着说道:“我说道长,你给评评理,这天,这雨,我们奉令一路赶过办差也不容易,大家都是混口饭吃,何必伤了和气?”

  瘦高个子一嘴的黄牙,一双三角眼炯炯有神的盯着王道长,嘻嘻的笑着。

  王道长扫了一眼,这群人估摸着有二十多个,都不是面善之辈,说什么也不能节外生枝,他心里悄悄打着注意,想着该怎么打发这伙瘟神。

  他有些犹豫的思索着,那个瘦高个子又开腔了:“再说,现在外头这么乱,神乐观难免被人惦记,万一有个趁火打劫的,或者哪个乱臣贼子躲在你这里企图蒙混过关,也是说不清的事情。”

  这个瘦高个子几句话说的高明之极,王道长心里一惊,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他脸上却不动声色,咬咬牙说道:“前院有空着的厢房,你们去住就是了,不过烦请这位大人约束部众,毕竟皇上登基在即,误了神乐观的差事,皇上那头可不好交代。”

  那瘦高个子瞳仁一闪,急忙咧着嘴笑着:“那就多谢道长啦。”

  ……

  “房宽?”

  “不错,来人说是房宽那边的军令,驻守神乐观。”王道长匆匆安排了几个道士引领那帮军汉在前院厢房歇息,立刻就赶回来询问。

  后院屋子里,胡衍坐在一帮托孤遗臣中间,尽量的挺腰直背,皇上就要有个皇上的样子。

  那个魁梧的僧人毕竟是兵部侍郎,他想了一会儿说道:“房宽我是知道的,他之前是济宁左卫指挥,跟着徐登达将军练兵北岭道。升为承天都指挥同知的调令是我签押的,哪知道这孙子骨头不硬竟然降了幽王。”

  他吸了口气诧异道:“按理这房宽人在承天府啊,大老远派人到这里来办哪门子狗屁差事?”

  王道长听出廖大人言语中透出来的埋怨,没说什么,只是紧紧皱着眉头说道:“现在我们是龙游浅水……”他自知语失,急忙住嘴,偷偷瞥了眼“周肃灵”改口道:“而且兵部也没有消息过来,难辨真伪。可是方才对方已经准备动手了,二十来个人我们这里就算硬上,也难保能全部留下来,万一溜出去一个都是要命的事情。”

  这时候身边的叶熙贤开口道:“王道长也是没法子的事情,真要请九门兵马司过来也不妥;要是动上了手更就彻底炸锅了,事情刁登大了反而坑了主子,眼下只能从权。”

  他看了看其他人,认真的说道:“对面身份难明,搞不好也是作贼心虚;他不言我不语,井水不犯河水。我们几个尽量不出去,夜里休息兵刃不能离手,还烦请王道长照料饮食。”

  胡衍按耐着心中的忐忑不安,神色有些担忧。

  胡衍沉思良久说道:“王道长,京城内可有消息?”

  王道长已经知道幽王即将登基的事情了,可哪里还敢说,只是微微摇了摇头。这时候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便问道:“你们有谁听过一个叫胡衍的人?”

  “周肃灵”一听这话,猛一抬头,心里轰然作响,漏馅了?

  一边的老头陀也接口道:“我服侍陛下的时候见过这个人好几次,话不多。”

  王道长略一思索嘀咕道:“奇怪了。”

  众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只听他对着老头陀说道:“钱公公,您徒弟杨三儿传来消息说奉先殿的尸体幽王似乎很上心,可奇怪的是为什么特地派他专门查办?”

  “周肃灵”眼中闪过一丝惊慌,焦尸果然还是被人识破了吗?他身子情不自禁的动了动,紧紧攥着衣角一言不发。钱喜善看了他一眼随即说道:“你是说幽王委派胡衍验尸?”

  “不,不是验尸,是查案!起居郎毛坤已经入狱,印光法师也在他们手里,都是这个叫胡衍的在办。”

  王道长见大家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便继续说道:“幽王身边的禁军全部编入洗心院,南北两司更是亲信内卫充当要职,刑部暂时是玄洪老贼兼管。可是……”

  大家听到这里都回过味了,周肃灵下落那是头等的大事!洗心院、玄洪都没有动用,偏偏让一个叫胡衍的七品给事中来主办,还真是蹊跷。

  王道长征询的看了一圈说道:“这个胡衍你们可了解?幽王为人谨慎,这等大事绝不会草率,既然选了他,里面肯定有文章。”

  叶熙贤冷不丁问道:“七品给事中官位虽小可是天子近臣,幽王篡位,太监宫女大臣都换了个遍,可是这个胡衍却还是没动反而予以重任。”他眼神冷峻的看着大家一字一顿地说道:“这个人,绝不简单!”

  “他是暗桩。”廖大人思索良久,听了叶熙贤的话语猛然惊醒,定论脱口而出。

  胡衍暗赞这个姓叶的见微知著,周肃灵不知道简拔人才,光知道收拢一帮迂腐文臣,用仁礼大道治国,却不知道阴谋阳谋本是并蒂双花。如今境地还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他脑中急速的思考着,怎么会这么巧!幽王怎么会派“自己”查天字一号的案子?

  他习惯性的伸手摸着上唇,却发现光滑一片,这时才醒悟,现在自己是“周肃灵”,那两撇胡子在“胡衍”那里。

  越是普通就越觉得恐怖。众人都暗自沉吟,那个人蛰伏已久,从不显山露水可见沉稳异常;再加上胡衍非常了解周肃灵,可是自己这边却对他一无所知。

  叶熙贤看了眼身后身受重伤脸色苍白的杨先生,瞳仁微微一闪,转瞬即逝,随后一字一顿地说道:“现在我们已经被人蛰上了,要小心应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