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试探
冷嘲2020-01-02 16:073,341

  毕竟在屋里憋的太久了,“周肃灵”想在后院走走,尽管众人都尽力劝说,可还是执拗不过。钱喜善还是善解人意,知道“皇上”心中苦闷异常,如今朝不保夕又躲躲藏藏的,要不是大家死命的看护,恐怕“皇上”早就寻了短见。

  他那里知道,那是“皇上”实在坐不住了,被一群天子近臣盯着,随便一个习惯动作或者一句不留神的言语都可能被识破。他是药门之后,其他几个也各有师承,隐门密宗传承百年,不是无本之木,互相多少都是了解的。

  其实就像一层窗户纸,大家碍于“皇上”的身份,还没缓过劲儿,没想到那个点上罢了。一旦撞破,自己多年来的苦心都白费了!

  钱喜善打开门仔细看了看,便说道:“皇上就在院子里稍稍走动就好,大家伙护着就是。”说完朝王公公使了个眼色,王公公心领神会,两人便紧随着“周肃灵”,其余人分散四周以防万一。

  胡衍终于稍稍松口气,和这帮臣子朝夕相处让他心里发毛,可算是能透口气想想以后的打算了,那个人什么时候来接应呢?没没想到那个消瘦的蒙面老者,他心里就阴恻恻的发寒,可那种莫名的踏实感却又受用不尽。

  众人都是心不在焉的想着心事,接连不断的紧张如今骤然一闲,慢慢的也有些懈怠了。胡衍慢悠悠的走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大殿门口,廖大人正在出神余光瞥见赶紧喝住:“皇……”他声音戛然而止,只见一个瘦高个子带了两个人正站在殿门口,笑吟吟的看着眼前的年轻“和尚”。

  众人吓得头皮都发麻了,赶紧靠了过来。那瘦高个子一把搂着胡衍,挑着眉毛说道:“和尚你叫什么名儿呀。”众人一看“皇上”已经落入人手,只得暗自戒备,那寥大人内心悔恨莫及,想着瞅着空子拼了命也要把“皇上”救回来,心念一起,杀气萦回。

  胡衍刚要开口,叶熙贤唯恐暴露,连忙喊道:“你们是什么人!把我师兄放下!”

  那瘦高个子歪头瞥了一眼,笑笑却不动,仍旧搂着胡衍,随即说道:“妈了个巴子,现在这和尚养的可真好,你们瞅瞅这细皮嫩肉的。”

  旁边的两个随从都是一身便装,身上的肌肉隔着衣服都能看到轮廓,其中一人扬着下巴轻蔑一笑,阴死不阳的说道:“你们这帮和尚怎么看着不对啊。”

  钱公公和王公公若有意若无意的朝两边站了两步,寥大人一马当先站在前面,虽然一身僧服可身上已经隐隐透着杀气,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贫僧几人是栖霞寺的僧人,各位又是哪里的贵客,何必跟贫僧师弟过不去。”

  那瘦高个子睨了几个人一眼,说道:“我们是房指挥麾下,之前怎么没见过你们几个?这道观里还住着和尚?”

  他一双绿豆一般的眼睛来回扫着众人,胡衍见着氛围不对,心中也是心急如焚,鱼死网破不可怕,就怕落入人手又不敢动弹,周肃灵可不像自己秘术在身,自保有余,自己露了身手可就露馅儿了。

  他假装惊慌的大声叫道:“放开我!听见没有!”叶熙贤在人群后面闻声眉头一紧,抬头眯着眼迅速扫了一眼。

  这边胡衍开了口,仿佛箭在弦上,众人只得下死手了,王公公和钱喜善对视了一眼,两人悄悄的挪了几步,随时准备强攻。

  瘦高个的两个随从似乎有所察觉,冷冷的盯着对面,手悄悄的摸向背后……

  “把人放下。”陡然一个声音从瘦高个身后飘出,瘦高个子一惊:这人脚步好轻!

  他眼神游移不定,想着身后这人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能靠在自己身后,绝对不是庸手。思索着也不能闹得太僵,便慢慢的松开了手,转过身一看,原来是王道长。

  “哟,王道长还真是有两下子。”他前后看了看继续说道:“这帮子僧人……”他话没说完,眼睛一眨,身边一道黑影呼的窜出,陡然出手!那人是瘦高个的随从之一,得了暗示早就暗自蓄力,此刻时机已到,立马纵身一击,只见短剑从袖中弹出,直抵王道长胸口,出招之快着实骇人!

  廖大人刚想提醒,只见王道长身形一晃,宽大的袖袍一卷剑身,另一只手甩起袖袍猛然直扑对方面门。他这门功夫乃是得意之作,收放自如、气势洒脱,衣袖飘动拂起,拳劲却在袖底发出。

  那人不敢硬接急忙撤剑回身,可王道长那一招乃是虚招,袖袍宽大,遮人耳目,手臂在袖中却是上下自如。那人不知道其中玄妙,刚想护住面门,胸前便中了一掌。只听“砰”的一声闷响,猛的往后倒去,踉跄了好几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他原以为自己不死也是重伤,仔细吞吐了几下才发觉王道长只是含劲不吐,真是手下留情了。

  “‘袖里乾坤’?王道长竟然会四海门绝技,在下心服口服。”那人有些尴尬的看了那瘦高个一眼,便不言语了。

  王道长微微一笑:“四海门禅武医称雄于世,难道我白夜门就没有了吗?”他慢慢的走上前,想着说什么也要镇住这帮子不速之客,便继续说道:“贫道刚才那手叫‘叶里藏花’,白夜门也不是没有撑门面的把式,你路长着呢。”

  那瘦高个子心里也是暗自诧异:“这牛鼻子还真是不好打发,自己身边两人都是江湖好手,没想到走不到三招便给整治得心服口服。他偷偷瞥了一眼园中的僧人,掂量了一番说道:“误会啦,我们几个也是随处逛逛,看到你这里还有和尚就觉得奇怪。”

  只见前院似乎听到了动静,呼呼啦啦全都聚集过来,王道长眉头一紧,这事不好办了。

  瘦高个子挑着眉毛,嘿嘿一笑说道:“这兵荒马乱的,他们在这里做什么?”

  叶熙贤旁观许久,连忙上前说道:“我们是玄洪方丈弟子,也是奉了命出去的,大人要是不信,这就叫九门兵马司的人过来勘验便是。”

  那瘦高个子一听,歪了歪嘴说道:“别拿什么九门兵马司吓唬人……罢了罢了,既然都是带着差事的,大水冲了龙王庙,不打不相识。”说完便笑了笑,带着人走了。

  他刚走没几步,身形一顿,回头指了指寥大人:“大和尚身上的杀气这么浓,怕是沾过人血出家的吧。”

  寥大人早就憋的一股子邪火,咬着牙说道:“贫僧是个粗人,蒙师父不弃录入门墙,随便学些粗浅功夫罢了。”

  说完便慢慢往前踏了一步,只听一声咯噔一声轻响,只见石板砖面,竟然硬生生踩出一个半寸深的脚印。众人见这大和尚露了这一手,尽皆骇然,这手段不仅内功精湛,外功也是了得!

  瘦高个子眼皮一怔,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帮和尚还真是了不得,究竟什么来路!”他们本身就见不得光,所谓的“奉令”本来就是编的,城里要有大事发生,这里可不能先捅娄子。

  如今发现神乐观里竟然还有这等人物,不由得让瘦高个子也是心里惴惴不安起来,一时犹豫不定。

  众人回到房中,天色已经黑了,大家都沉默不言的坐着。

  “现在我们已经露了相了。”叶熙贤率先开了口。

  众人都抬起头看着他,他伸手将灯芯捻了捻亮,说道:“那伙人听说玄洪的名头似乎没什么反应,反倒是对九门兵马司颇为忌惮。”他俊朗的面颊留了一缕山羊胡,瞳仁微微泛着烛光。

  “所以我倒是觉得,他们不是什么房宽的人。”

  胡衍心里一紧,叶熙贤其实他是知道的,督察院里不入流的角色,差事全靠“和稀泥”,可眼下局势混乱不堪,这人几次开口,三言两语就能洞悉,没想到还真是个能谋善断的人物!

  王道长接口道:“身手上来看是江湖功夫,一帮江湖人遮遮掩掩的到神乐观干什么?还谎称是房宽麾下。”

  叶熙贤回头看着躺着的杨先生,轻轻探了探额头继续说道:“这个时候还敢往京城凑的都不是一般人,看来城里是要出事情了。既然他们不敢声张,对我们而言也是好事,今天王道长和廖大人露了手段,谅他们也不敢乱来。”他顿了顿,叹了口气说道:“明天我们就要赶紧走!”

  胡衍一抖身子:“明天?”一旦离了京城,意味着从此便和家里断了音讯,这几个人对“皇上”忠心耿耿,说什么也不会离开半步,还真是难以脱身了。

  “叶大人说的在理,”钱喜善声音沙哑,这时也开了腔:“那伙人来者不善,纵然不是针对我们的,他们一旦事发,说不准就牵连我们,不能再拖了,夜长梦多。”

  胡衍看着还在养伤的杨先生,他家世代行医心里很清楚,杨大人这伤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内劲透入脾脏,已经是风中之烛。他皱着眉头假装担忧道:“可杨先生的伤……”

  “皇上别担心我啦,事有轻重缓急,也要权衡利弊。你们赶紧走,我就在这里养伤就好。”

  胡衍靠过去安慰道:“杨先生,那我们先走一步,你随后……”

  杨先生情绪激动的猛的咳嗽了两声打断道:“别,别说你们去哪里。杨某一介书生,禁不得拷打的。”

  角落的叶熙贤似乎察觉到什么,眯着眼睛看着,总觉得这个“皇上”有点说不出的味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