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套问张泗
冷嘲2020-01-02 16:073,287

  张泗这几天心里不痛快,没精打采的。如今改朝换代,幽王周枥当皇上了,顺理成章的,一批侍卫太监都打发走了,守陵的守陵,戍边的戍边,他好容易托了关系安到了九门兵马司,虽然憋屈,总比山沟里数星星强。

  “哟,张哥!怎么现在宫里见不着你了,跑哪儿发财了?”宫门口,只见一个侍卫模样的青年汉子昂着脸老远就大大咧咧的招呼他了。

  张泗瞥了一眼,只见那人满脸的大胡子破马张飞的,金灿灿的朝阳映在侧脸上,仿佛镀了一层金边。

  “没,这几天不舒服,吃坏胃了。”

  张泗身体不适倒是真的,可这段时间心里不痛快才是根儿。他撇了撇嘴,兴致也不高,借着由头扭头便走了。

  张泗一路沿着宫墙走着,嘴里念念叨叨的,只听见言语里妈妈奶奶的时不时冒出来。走着走着,就听见一个人音调不高的唤了他一声:“张泗。”

  张泗闻声停下步子,抬头一看,竟然是“胡衍”。他跟胡衍是老相识,毕竟一个是内宫侍卫,一个是天子近臣,时不时都会打个照面,久而久之的就熟了。

  张泗走上前去轻描淡写的打了声招呼:“胡大人,好久不见。”

  周肃灵看了看张泗的脸色,微微笑着说道:“脸色不好,看样子是内虚啊,贪凉了吧。”

  张泗叹了口气,点点头也没说什么,迈开步就要走。这时只觉得袖子被人轻轻一扯,他有些狐疑的扭头看了一眼。今天这个胡大人似乎有什么事。

  “心病还需心药治,你的心思我知道。”

  张泗一听不屑的噗嗤一笑:“胡半仙胡半仙,知道你医术高明,怎么,现在改行算命了?”

  两人慢慢的走着,眼看着就到街市上了,眼前商贩行人络绎不绝,还是跟以往一样。

  他们随意找了个酒肆,点了几样小菜,有一茬没一茬的聊了起来。

  “这个时候,你还想留在宫里?”周肃灵手指头点着桌子,压着声音语重心长的还在劝着。

  张泗微微一愣,随即恍然大悟默默的点了点头,只听周肃灵继续说着:“在兵马司里,凭你在宫里的资格,说不定哪天反而快人一步呢。”

  这几天,他不敢在家里久坐,成天在街上逛,慢慢的市井的言语也能说出点味道了。

  张泗给周肃灵斟了杯酒,两人轻轻一碰,“吱”的便一饮而尽。

  他龇牙咧嘴的把杯子便桌上一顿开口道:“胡大人还真是看的通透,我怎么就一时想不明白呢?”

  周肃灵眼神若有似无的瞄了张泗一眼,拿捏着语气终于把话梢抛了出来:“况且侍卫‘那夜’死在宫里,这要是追究起来,你们啊,一个跑不了。”

  张泗听了些话给吓得不轻,想到之前的传闻,先是奉先殿大火、后来有人冲了刑部大牢……他连忙给周肃灵又斟了一杯酒讨教道:“胡大人,你也知道,那黄凯是自杀的,我们……我们谁都不知情啊,看到的时候已经凉了。”

  周肃灵眉梢微微一跳,又想到奉先殿外黄凯的神情,心里顿觉蹊跷,他故意疑问着问道:“咦,你怎么知道他是自杀的?”

  张泗警觉的看着周肃灵一眼,欲言又止,生怕祸从口出。想着岔开话题,便哎呀一声随便应付了一句糊弄过去了,两人继续看似随意的聊着天,张泗反倒问了一句:“唉,胡大人,你现在还在兵部?”

  周肃灵现在已经今非昔比,逆境让人心智成熟,那绝境更是让人脱胎换骨。

  下人的心思曾经的他高高在上从未想过,总认为周围人对自己的卑躬屈膝是理所应当。直到如今才有所领悟,人人都有所求,对自己的谄媚抑或忠诚、辛劳甚至争宠,都是一笔笔的账簿,是要回报的,可以是官职可以是封赏、也可以是蒙恩还有世袭。一旦变天,对于他们而言,无非是小二换了掌柜的,衙门换了上司罢了。

  如同黄凯和张泗、如同郑强和“胡衍”,如同所有的文臣武将、宫娥太监。忠诚可以被传颂却不能被要求,一旦得失入不敷出,那背叛的萌芽便会顺着心中的墙缝悄然滋生。

  这张泗问询自己目前的处境,也是一笔交易,要是自己可以依仗,他便会攀个交情;要是灰头土脸,肯定不愿再多说了。

  他莞尔一笑,风淡云轻的说道:“我还是老样子。”

  张泗一听,心里倒是有些惊讶,这“胡衍” 三十出头,当年是天子近臣,如今竟然还是岿然不动,还能进宫面圣,啧啧,了得,当真真人不露相!

  他咧嘴一笑赞叹了一句:“胡大人办事还有什么说的,年轻有为,日后肯定高升,来,走一个。”

  两人相视一笑,又是一杯。

  周肃灵已经摸出门道了,这个张泗跟胡衍应该是熟悉的,刻意接近但不交心。他放下酒杯,咳嗽了一声说道:“你我也是老熟人了,那个叫黄凯的当真是自杀?”他不待张泗回答,就装腔作势起来,摆着手说道:“毕竟怕拔出萝卜带出泥,不想说就罢了。”

  油头滑脑的作态他自己都觉得惊讶,一种抽离的感觉让他有些愧疚和恐惧,曾经的自己真的死了。

  张泗可不知道对面的想法,他只是起了疑心,怎么老是往那黄凯身上引。张泗心里一时拿捏不定,但是想着对方如今还在皇上跟前,保不准以后就要用着,便索性“嗨”的一声说道:“什么呀,还拔出萝卜带出泥,实不相瞒,那黄凯临死前的夜里,我在乾清宫看到过他。”

  周肃灵瞳仁一闪“哦?”

  张泗存着撇清自己的心思,声音压的极低:“那天夜里,我们几个当值,皇上在乾清宫。”

  “你跟他在一起?”周肃灵心里一阵的乱跳,假装不紧不慢的跟了一句。

  “没!”张泗生怕扯上瓜葛,赶紧说道,“我在前殿,往里头巡查的时候才正巧碰见他出来,他脸色不好,说话也是四六不着的,说自己中邪了。”

  “中邪?”

  张泗思索了一会儿,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嗯,他那脸色惨白惨白的,夜里看着都吓人。然后他说自己不舒服,中邪了,要去歇会儿,然后就没了。”

  他静静听着张泗的言语,眼色飘忽不定,又问道:“那你们怎么知道他是自杀的?”

  他带着戏谑的眼神幽幽的看着张泗,都说戏子入戏,自己不也一样功架十足的粉墨登场了吗?

  张泗连忙撇清自己:“我就那天夜里看见他这么一眼,其他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胡大人,医术您是行家,可要是论武艺,那小弟可就比您强了。”

  他摊开手只见虎口厚厚的老茧,果然是常年使刀的手。

  “胡大人,清晨我们换班,回到侍卫房,一眼就看见那黄凯趴在地上,腰刀还在手边。你想啊,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内宫杀侍卫?谁有这么好的功夫,悄无声息的就把侍卫一刀穿腹?而且还用黄凯自己的刀?”

  他一边用手比划着大致的情形,一边意味深长的看着胡衍,也把自己心中的疑问吐了出来。

  他“唔”的一声默默的点点头:“有道理,是有点玄。”

  他又皱着眉头问道:“那尸体怎么处理的?”

  “白天不是宫里走水了嘛,大家都忙着救火去,我们呢也不想给自己摊上事情。就趁乱把黄凯胡乱裹了运到城外埋了。”

  周肃灵听了张泗的言语,大概理清楚了:自己跟随孙英逃离乾清宫后,黄凯碰到了张泗,说自己不舒服,然后就回到侍卫房,死了。

  简单明了,却匪夷所思。

  他拧着眉头,搓着手指暗自思忖:黄凯是郑强指使的……为何自杀呢?

  周肃灵止住自己的疑问,转过头吃了口菜,一边嚼着一边用筷子微微点了点说道:“这事可别再乱说了,如果,我说如果有人问起来,你一定要偷偷告诉我!”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张泗,突然严肃的嘱咐道。

  张泗也是老侍卫,宫里的事情纵使没见过也听过不少了,一看“胡衍”的脸色,端着酒杯的手不由得一哆嗦,这胡衍难不成是故意找自己套话的!

  他这一想明白,一下子心里雪亮,有人在查黄凯的死!

  张泗按耐住心中的惊恐,连忙点头,殷切的说道:“胡大人,我知道的可都说了,您的意思我懂了,也求您信我一次。”他还有点不放心,又赶忙紧接着一句:“我说的可都是实话,您就让我在九门兵马司安心过日子吧。”

  周肃灵笑呵呵的指了指张泗:“想明白啦?”

  “想明白了想明白了,这宫里的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张泗嘿嘿的谄笑着,心里想着多亏了胡衍今天问自己,要不然——黄泥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到哪里说得清楚去。

  张泗心里惴惴不安起来,他不敢表露,僵着脸神色复杂的又眯了一杯。

  这七月的日头也是劲道十足,照耀着这诺大的京城,无论街头巷陌还是宫殿楼阁都是一片闪耀的金灿。隆隆钟声,宫外的栖霞寺众僧礼佛,法相庄严。香火缭绕之中,一个黑袍老僧半眯着眼睛默然静坐,不知在想些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