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面圣
冷嘲2020-01-02 16:073,146

  亥初时分,皇上——周枥端着茶碗挺腰直背的坐着,时不时吹着碗里的浮茶,一口一口慢慢嗫着。空荡荡的大殿古庙一般,只是偶尔灯油的一声脆响,更添几分静谧。半个月前,周肃灵应该就坐在这里,如今已经生死不明,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是非成败,成王败寇,还真是造化弄人呐。

  周枥思绪飘忽不定,遥望着殿外深不可测的夜空,心下也是感慨。当年八百人起兵“靖难”,几年来疆场上摸爬滚打屡败屡战,好容易杀的跟个跟个血葫芦似的拿下京师,可是偏偏临了临了出了这么个尴尬事——这周肃灵既没有自杀也没有禅让,他失踪了!这……真是如鲠在喉,吐也不是咽也不是。

  周枥想到最后,原本临风自傲的兴致一下子一扫而空,他叹了口气不耐烦的把茶碗不轻不重的丢在台上。

  这时小太监蹑手蹑脚的进来,轻声禀道:“皇上,胡大人来了。”

  周枥一醒,眉头微微一动随即默默的点了点头:“叫他进来。”

  只见殿外一盏灯笼逐渐走近,提着灯笼引路的太监到了殿门外便侧身站着,将身后的“胡衍”让了进来。

  周肃灵一路上胡思乱想,故地重游,身份陡变,如今蛰伏在胡衍的皮囊下面,还真是恍如隔世。他极不情愿的跪拜在地,手指情不自禁的死死扒着砖缝儿,沉着声音说道:“微臣,胡衍拜见皇上。”

  周枥左右瞄了一眼,侍候的太监们一看这眼风,连忙识趣的行礼退了下去。

  “起来说吧。”周枥端起茶碗,细细的嘬了一口。

  周肃灵又是羞愧又是愤恨,脸色潮红一片,站起身来平复着心情把自己这几天的查访,特别是酒肆中约谈侍卫张泗的情形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他甚至可以勇敢的迎接周枥扫来的目光,可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停留和注视。

  屈辱感的背后也恰恰说明这一关算是过了。

  周枥一直在入神的听着“胡衍”的回复和分析,双眉微颦,烛火映照之下就像老僧入定啊一般,一直到“胡衍”说完,竟然还在兀自出神。

  过了半晌,周枥才若有所思的说道:“听你所说……周肃灵那夜在乾清宫?”

  “是。”

  周枥瞳仁映着烛火,微微透着光,一边梳理着“胡衍”的话语一边继续问道:“那个叫黄凯的侍卫……从乾清宫出来后就死了,还是自杀?”

  “是。”周肃灵低着头简短的回答,一个字都多说。

  周枥沉沉的“唔”了一声,指尖顺着茶碗的沿儿来回滑着,又想了一会儿才说道:“你的看法呢,说说看?”

  周肃灵知道这个叔叔是想让自己把话说出来,不想落话柄,便小心翼翼的答复道:“微臣觉得侍卫黄凯之死有些蹊跷,或许能有些线索。”

  “嗯,的确蹊跷。接着说。”皇上莞尔一笑,眼神闪烁透着赞许和鼓励。

  周肃灵偷偷抬起眼睑瞄了周枥一眼,随即避开,斟酌着言语继续说道:“微臣觉得应该调档,查查当夜乾清宫有哪些人当值。”

  “顺藤摸瓜?”周枥波澜不惊的沉声问道。

  “是,黄凯之死倒是可以当个由头。”他小心翼翼的投石问路,那孙英说的话牢牢的印在脑海里“只有活着才能报仇雪恨!”

  可前提是要清楚自己的位置!争取办案权柄便是当务之急。

  “事出反常即妖,你就按部就班的去做,一定要把黄凯的案子查清楚。”周枥微微抬起眼睑,冷冷的看着周肃灵,一字一顿的说道。

  周肃灵刚想开口爽快答应,周枥反而倒先说话了:“内务府那头我派人去调档,你毕竟是兵部的给事中,不太方便。”

  他顿了顿又说道:“记住一条,不动声色。臣不密失其身的道理不用朕多说,你应当明白朕的苦心。招摇过甚,有损皇家威仪,也让人妄自揣测。说到底,他毕竟是朕的亲侄子,年纪轻,只是被齐涣、黄练、罗子孝这几个奸臣蛊惑,跟自家人闹了生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周枥说一句,周肃灵心里就冷笑暗骂一句,袖中的手死死的捏着,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把这个叔叔碎尸万段。

  周枥不知道何时已经站起身子,一边踱着步子仿佛唠家常一般的慢慢述说:“周肃灵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老实巴交的孩子,读的一肚子好诗书,本是同根生的道理不会不懂。唉……本想好好把误会说明白了,如今他却下落不明,朕就怕他被人挟持流落江湖啊,他没有在外边历练过,不知道人心险恶,今后该怎么办啊,于心不忍呐。”

  周肃灵心头一酸,曾经龙椅上睥睨天下,什么时候有过这种愁肠?他强忍着泪珠微微抬头扫了一眼,只见周枥遥望着远方,一脸的哀愁。他复又把头低了下去,不禁偷偷咽了口唾沫,这种无形的威压让他透不过气。

  君臣二人陷入了沉默,都在内心感叹或者暗自思忖。过了一会儿,周枥才转过脸看着周肃灵,微微笑着温和说道:“朕把心里话都告诉你了,你要体谅朕的苦心啊。”

  皇上这不平不淡的一大段话语听着既是语重心长,又像意有所指,还暗带安排指示,真是润物细无声,似是而非而又让人心领神会。

  他凝神站立,听的大气都喘不上一口,只感被一只凶兽灼灼的注视着。总算体会到“伴君如伴虎”的感觉了,臣子还真不好当。

  “臣谨记在心。”

  周枥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赞许的看了这个年轻官员一眼,想了一会又补了一句:“还有,无论是谁牵扯其中,你都不必顾忌,做臣子的只要心正,朕绝不会亏待你。”周枥双目似电,仿佛能穿透人心,可对于面前的人,却仅仅是仿佛而已。

  从乾清宫出来,周肃灵这才松活了一下身子透了口气,他抬头看了看黑茫茫的天幕,只见清冷的月光透过云缝儿挥洒人间,他快步穿过宫门,便径直往家走了。

  寂静的街道空无一人,偶尔听见几声巷子里传出的狗叫或者梆子声,空洞洞的带着回声,阴恻恻的听的人心里发毛。

  他身子也疲惫了,查案子虽然耗神,但比起每次进宫面圣可松快多啦,现在的他感觉都快虚脱了一般。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历朝历代都是一样的,可是君臣互换倒是千古奇谈,何这等内宫隐秘之事,还真是万丈深渊。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门口,他敲了敲门,呼唤了一声。门房老徐见老爷回来,赶紧起身开门,提着灯笼替他照着路。他心里挂着事情身体疲乏却毫无睡意,想着先去书房把案子再理理。便吩咐他回去休息,右手接过灯笼便往书房走去了。

  刚推开书房抬脚迈进去,他心头猛然一颤,随即不动声色的用左手伸进袖子,然后又若无其事的抽出手,掸了掸身子便迈步继续往里走去。

  他神情戒备的走进书房中间,然后站定,自言自语一般:“深夜来访,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嘿,临危不乱,真没想到,胡大人原来也是个高人呐。”一个声音冷不丁的从周肃灵身后传出!

  他猛地转身,惊诧的发现自己的身后的不知何时竟然悄无声息的站着一个人,那个人就站在门槛边上,如鬼似魅!

  他手里虽然提着灯笼,毕竟光亮微弱,朦胧之中却看不分明。要是举起来凑上仔细看人面相,那是犯了大忌,深夜来客,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他一言不发的看着面前的人,依稀间觉得似乎是个中年人,中等个头,微微低着头,倒是一双眼睛,瞳仁闪烁,看着让人心悸。

  “胡大人不要多心,小的就一个跑腿的,东西就放在您书桌上。”

  “东西?”他略一诧异,极速思索着这几天了解到的胡衍的一切信息,可都没有任何线索指向什么“东西”的。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门口那个阴暗的身影,左手若有意若无意的揉搓着药丸,完一说漏了,一定要留下这个人!

  杀心一起,反倒冷静下来:“什么东西?”

  “您待会儿过目就知道了。”那人声音半阴不阳的,在这昏暗的书房书房里带着点回声:“小的多句嘴,胡大人真是真人不露相啊,您千万别动怒,小的没恶意的。”

  周肃灵眼神一滞,心念乍起已经蓄势待发。

  可那人却略一拱手,慢慢退出了门外,随着几声飘忽不定的阴笑,只见人影一闪,转瞬就消失不见。

  他惊魂未定,呆呆的伫立在书房中,过了好一会儿,四下的确没有动静了,这才小心翼翼的走到书桌前,只见桌上还真有一张薄薄的纸,用砚台压住一角。

  他四下看了看,伸手抽出纸张展开,借着灯火仔细看去,不禁瞳仁一缩,倒吸了一口凉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