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毛坤之死
冷嘲2020-01-02 16:063,334

  刑部大牢的衙役庄四五中午贪凉吃了半个大西瓜,又用冷水冲的凉,这时候来了报应,只觉肚子里龙虎斗,五荤六素乱搅,之前已经拉的双腿直打飘,本以为嚼了两片生姜能好些,这会子又来劲儿了。

  他本想着去后院的茅房,可上头下了严令不准离开半步,似乎是连夜要审讯什么重要人犯。可是肚子里烧开水似的翻腾,已经强忍了半个时辰是在是忍不住了,脸都憋青了,只好急的到处寻地方。

  他捂着肚子踉踉跄跄地绕到北边儿的树丛里左右看着没人,索性就在烂泥地里蹲了下来。庄四五一顿使劲儿,顿时觉得肚里松快了,不由得过瘾的感叹了一句:“哎哟,乖乖。”

  他提起裤子仰头看天,天墨黑墨黑的,一颗星星也不见,偶的一道细长的闪电,在云层中转瞬即逝:“日他奶奶的怎么回事,又要下了?”。

  一阵凉风袭来,激的他打了个寒噤,便听到车轮子碾过桥洞似的滚雷声。他挪动着又困又麻的两腿刚想回头,突然听见旁边的屋里传来人语,似乎还挺激烈。

  “呀?怎么了这是?”庄四五好奇心陡起。他借着一隐一闪的电光,蹑手蹑脚地贴着侧窗蹲下来贴着窗缝儿偷听。

  只见一个人说话:“哎呀,都是兄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庄四五赶紧缩了脖子,心里诧异:是严大头儿?这是跟谁说话呢?

  他仔细想着今天牢里值夜的就他们几个,还有四个洗心院的督办在牢里审讯,估摸着应该是是洗心院的老爷。

  他呆了好一阵没听见屋里有动静,忍不住起身,顺着窗缝往里面偷瞧。屋里光线很暗,只桌上有一盏油灯,捻儿挑得不高,照的半亮不亮的,依稀看着竟然有四五个人围在角落里,黑乎乎的看不清楚。

  只听角落里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其他人呢!快说!”

  忽然一道明闪划空而过,凉雨飒飒地飘落下来。屋内一亮之间,赫然发现竟然都是清一色的黑衣劲装!

  庄四五心中暗惊,感觉血都凉了,一股不祥的感觉侵浸全身。

  庄四五实在冷的受不了,正要赶紧离开,突然听见里面传来噗噗的声音,带着闷哼。他赶忙蹲下来一看!随后就看见那几个黑衣人角落里猛烈的动了几下像是锯东西似的,不一会儿便都站起了身子转过身来,庄四五牙齿打着冷战,看到为首一个正把满是血迹的刀提在手里!

  庄四五惊恐得双眼都直了,大张着口通身冷汗淋漓,竟像石头人一样僵立在窗外,连话也说不出来!突然一阵凉雨袭来,惊的他猛然一醒,赶紧缩下身子,可是大脑一片空白,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上天透过浓重的黑云打了一个闪,把四周照得雪亮,几乎同时爆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震得老房土簌簌落了庄四五一脖子,旋即又陷入一片无边的黑暗里。只那倾盆大雨没头没脑直泻而下,狂风呼啸中老桑树枝桠发颠似地狂舞着,湿淋淋的树叶发出令人心悸的沙沙声……

  庄四五偷偷的蹲在树后,咬着牙大气不敢吐一口,只听雨里脚步声啪嗒啪嗒的,眼瞅那几个人就往大牢方向靠了过去。

  “劫牢!”他脑中陡然就升起了这个想法,吓得汗毛根根竖起,严大头儿他们怕是已经遭了害,自己不能赔上!他张皇失措的左右看看,挪着已经不听使唤的双腿,终于连滚带爬的冲了出去……

  等到邓通和带着周肃灵来到刑部大牢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他使劲揉搓着疲乏的眼睛,极不耐烦的张望了两眼。只见里面横七竖八的躺着四具尸体,下面的人来报,尸体都是一刀毙命。

  邓通和招呼左右把四周墙壁上的灯锅都点起来,看都不看尸体一眼直接就跨了过去,径直走进了里面的一间囚牢,只见那毛坤双目紧闭倒在草铺上,胸堂剧烈的起伏,声音抽的跟风箱一样。

  周肃灵眼皮一怔,赶紧抢上前去,左手运劲抵着他背心的穴位,压着声音急切的问道:“是谁?”太医院的药是他自己偷偷配的,守元固本之效,他本意是不忍毛坤被折磨事先准备的,如今反而救了毛坤一口气。

  那毛坤似乎非常的痛苦的咳了两声,可能是回光返照,灵台清明之际突然察觉到什么,他费力的拽着周肃灵的衣袖,头微微偏了便说了句:“皇上,印光……知……道……他……”话没说完便身体一挺,死了过去。

  他吓得汗毛倒立,毛坤果然认出自己了吗?

  “印光?”邓通和眉头一蹙,似乎没有注意到毛坤临死前“皇上”两个字是称呼的语气,而不是描述。

  他探寻的看向周肃灵,见对方也在揉着眉心思索。邓通和站起身招呼着左右:“把尸体都拖出去埋了,四下仔细看看有没有踪迹!”随即想想还是不泄愤,骂道:“堂堂刑部大牢是他妈庙会嘛!让人说进来就进来!干什么吃的!”

  那庄四五正惊恐的张望着地上的尸体,听着这声大喝,不知是冷还是吓得,抖抖索索的直打颤。

  “你看见了?”邓通和扭过头,牢牢的盯着那庄四五,要把他看透了一般。

  庄四五连忙错开那道灼人的目光,慌乱的点了点头。

  “说说,来的人什么样?在哪里看到的?”

  “后半夜小的拉肚子,着急了就躲在北边的耳房,然后就听见里头有声音,就看到了……”

  邓通和不耐烦的喝问道:“你拉屎关我屁事,直接说你看到什么了!”

  庄四五吓得抽了一口凉气,好容易稳住心神说道:“约莫着四五个人,都是蒙着脸的,我看到他们把严大头儿他们几个堵在房间里问话,然后就把他们都杀了,猫着腰扎的,我看的清楚。”

  “都是黑衣蒙面?”

  “是的。”庄四五心神终于归位了,继续说道:“他们外头杀了人,就直接就冲了进去。”

  邓通和打着哈欠一边来回踱着步子,嘴里念叨着:“黑衣蒙面,直接就冲进去了。”脑中一道亮闪:“有内鬼?”

  他有些傲慢不屑的看着身边的周肃灵,便轻咳了一声,微微缓了语气问道:“胡大人还练过功夫?”

  突如其来的一问让他惶恐不安,胡衍身手如何他是一无所知,刚才情急之下,又犯了冒失。

  言多必失!自己换魂以来,昏头昏脑的,言行破绽百出!他仔细回忆着当时胡衍在自己面前的举止神态,可情急之间根本没有丝毫线索。

  他硬着头皮说道:“皮毛而已。”

  邓通和若有似无的目光看着他,让他很不自在,那眼神让他想起郑强,都是那种疑惑又带着探查的感觉,穿透力极强。

  “胡大人。”邓通和轻轻的唤了一声。

  他“啊”的一声答应,眼神一丝慌乱还透着惊恐。

  “这么大的差事,办成了可是天大的功劳。胡大人怎么不喜反忧?”邓通和似笑非笑的问道,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

  “尸体都是一刀毙命。”他没有理睬邓通和的询问,只是左右看了看牢中的陈设:“我们来的时候这里只有桌上的油灯,对方黑灯瞎火的就能摸到地方,但是却没有救人,反而把人杀了……”他声音微微一顿,和邓通和对视了一眼。

  邓通和收回目光,也“嗯”了 一声,继续寻思起今夜的事情。

  周肃灵揣摩着黑衣人的用意,对方也是来逼问毛坤的,再往后稍一联想,却暗自心惊:“周肃灵”失踪到现在满打满算也还不到十二个时辰,竟然搅出来这么多的是非!

  两人各有心思却又心领神会,那邓通和冲左右沉声说道:“印光是谁?火速把他提溜过来!直接关在北司衙门,严防死守!”随后冷笑着说道:“我就不信了,他们还敢冲诏狱!”

  他心里急速的思索,究竟是谁来杀毛坤的,是冲着自己来的还是另有目的?这个印光他是熟悉的,皇爷爷周明珏生前亲选的高僧,更是自己的主录僧,肯定不是幕后的那只黑手,可毛坤的下场近在眼前……

  他搓着手指头四下打量着牢内情形,悄悄靠到邓通和身边,低声说道:“印光是僧录司主事,不可鲁莽了。”

  邓通和微微一愣,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周肃灵暗忖道:僧录司属于礼部,可是掌管天下寺院僧尼、帐籍及僧官补授的官署。主事是僧录司的高位,可以说天下僧众都受其管辖……真没想到这个印光的来头这么大,还真是个扎手人物,刁登大了可不好收场。

  他想了一会儿后微微一吊嘴角:“那就请他过来就是了。如果他跑了,说明做贼心虚。便可以以嫌犯的名头奉旨缉拿索问,名头再大也说不过王法;反而是他不跑才是真的让人难堪的。”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周肃灵,短短两句话句句砸到点子上。

  这个邓通和看似粗莽的军汉,心思之细,让他心里恐惧。

  “我这就请指挥使大人请旨,把印光接过来配合查案。”邓通和狡黠的一笑,刀疤在灯火映照之红的惹眼。

  邓通和好像想到什么事,又“哎”的一声问道:“那伙人身手不弱,怎么还做拉屎不揩屁股的事,还给毛坤留了几口气?”

  周肃灵仰着下巴眼神波光一闪:“吃了我的药,哪有那么容易死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