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雨夜天牢(一)
冷嘲2020-01-02 16:072,648

  洗心院北司衙门,雨夜。

  “操他娘,刚松快没两天,又下上了!他妈裤衩子都来不及换了。”

  一个高大汉子耸着肩膀,一边脱下蓑衣,一边骂骂咧咧的说道。

  “郝头儿,后半夜我下了班,一起喝两杯?”门口站岗的三四个当差的嬉皮笑脸的围着那个中年汉子,嗡嗡嘤嘤的巴结着。

  轰隆隆的雷声时不时的从漆黑的浓云中传来,就像野兽的低吼。一道亮闪划过,寂静的街道,一片死寂。

  “去去去,该忙忙去,别他妈吊儿郎当的!”那个叫郝头儿虎着脸,粗壮的胳膊胡乱的挥着,震的身上一片的水滴洒落。

  “哎,郝头,今天子怎么这么当回事儿?是里面那新人儿?”一个当差的好奇的探着身子,悄悄问道。

  那郝头左右看看,手轻轻一招,那几个差兵都瞪着眼睛伸着脖子凑了过来。

  “今夜不比以往,你们几个勒勒神,里面关着的可不一般。出了岔子,可是要掉脑袋的!”郝头儿压着嗓子,重重的说道。

  话没说完,那个叫郝头儿的便看见不远处一个人撑着油布伞走了过来。几个人“咦”的一声,手扶刀柄走到台阶边上:“干什么的!”

  那人走上前去,双脚站定,低着声音说道:“查案。”说完,从怀中拎出一根不长的绳线,上面坠着一块腰牌,乌漆麻黑的看不分明。

  郝爷板着脸,一边打量着那个人,一边不轻不重的拿过腰牌,走到门口的灯笼下面借着光一看,不禁“嗯”的一声,随口问道:“叫什么?”

  “胡衍。”

  郝爷拧着眉毛颇为怀疑的仔细端详着那个“胡衍”:中等身材,一身灰布短褂,头发梳理的一丝不乱,瞳仁晶亮,两撇墨黑的八字胡像用笔描上去的,一看便是个精明人物。

  郝爷猛然想起里面大牢里刚关押进来的那个“新人”,稍稍缓和了语气说道:“胡大人,这么大的雨,黑灯瞎火的跑来查案?”

  周肃灵谦和的一笑,拱手答道:“刚从宫里出来,没法子的事,跟邓通和邓大人交接过了,不知道邓大人到了没有?”

  郝爷听了面容一凛,连忙“哦”的一声侧身让开,两眼含笑的说道:“标下今夜当值,也是刚到,还真不清楚,大人您里边请。牢里有人候着。”

  周肃灵听了,说了声“有劳”便走了进去。

  随着一道鸣闪,又是喀的一声裂响,明暗之间,郝爷瞅着那人的背影,总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还真是第一次见着有人这么波澜不惊的踏进洗心院地牢的。

  他一路往里走,老远便看见牢门口有两盏灯笼在风中微微晃着,像洞穴中猛兽的眼。他看着脚下的水洼,借着微弱的月光仔细躲避着,一路连窜带跨的走了过去。

  “胡大人来啦。”紧闭的牢门吱嘎一声打开,随即便闻到一股扑鼻的霉味,还混着湿气。他不禁让了让,只见眼前一个年纪颇大的狱卒驼着背,挑着灯笼,在一边面无表情的站着。

  他打量着那个狱卒,又左右张望几眼,便皱着眉头放下油布伞。

  “小的奉令在此等候大人,外头雨大,请里面走。”狱卒花白的头发夹杂着黑丝,灯笼朦胧的光,照的跟枯草一般。

  他嗯的答应了一声,摸了摸唇上的两撇八字胡,冲着狱卒说道:“劳烦久候,请牢头带个路。”

  老狱卒什么话也没说,默默的转身,一步一步的在前领路。那人看着阴暗灰黑的甬道,凹凸不平的墙壁上每隔几步便有一个火把斜插着,时不时“噼啵”的一声油爆之声。火把昏黄的光晕,照的狭窄仄仄的甬道黑黄分明,漆黑的牢狱说不出的神秘,仿佛随时都会伸出一只血淋淋的手抓住自己一般。

  他就跟着老狱卒身后,避让着路上的老鼠和不知名的爬虫,浑身发紧的一路跟着。

  “大人看着脚下,地上滑。”前面的老狱卒沉沉的提醒道,沙哑的声音空洞的回响着。

  他赶紧注视着微微泛着光的地面,又小心翼翼的两边瞥了瞥,悄悄问道:“牢头儿,这好歹也是北司衙门,怎么不见有人把守,不怕出事吗?”

  “上头有令,外松内紧。放心吧。”

  隆隆的雷声如通车轮碾过冰面,空洞而又沉重,他一路走着,感觉阴暗昏黄前路仿佛永远走不到头一般。

  “犯人就在前面那间。”老头说完毫无征兆的停住身形,开口说道。他赶紧停住,差点贴到牢头背上。

  “呃……有劳了。”他心不在焉的敷衍了一句。

  只见那老头看都不看他一眼,闷不吭声的轻轻锤着前胸,拖着步子慢慢的往回走了。他撇了撇嘴,看着老头的背影消失在甬道拐角,才悠悠叹了口气。他伸手仔细的摸了摸腰间,取了一粒猩红色的药丸出来,略略看了一眼便张嘴服了,随后径直朝那间囚室走去。

  囚室不大,几丈见方,角落里一个身影盘腿坐着泥像一般一动不动。他掏出事先拿到的钥匙仔细瞄着小心翼翼的插进了锁孔,仿佛害怕惊了里面的人。干涩的插销咔嚓一声打开,他轻手轻脚的迈了进去,在角落里站着,静静的打量着正在闭目打坐的僧人。

  外面的雨还在肆意的下着,就跟天漏了一般。偶的一道电光划过长空,映得衙门口那一对青石狮子抹了油似的锃光瓦亮,狰狞的兽看着让人心悸。

  随着一片踏水之声,只见十来个穿着蓑笠油衣的人往这里走来。

  “站住!他妈的,今天晚上怎么了?”门口当值的郝爷皱着眉头,手握着腰刀空中一横。

  那队人走上前来,当头一人眼神有些闪烁,有些犹豫的说道:“是郝老哥吗?巡……巡夜。”

  郝爷弯下身子仔细看着说话那人,随即哧的一声:“秦癞子?妈的是你小子,这深更半夜的,跑这里巡什么夜!”郝爷随随便便的扫了其他人一眼,只见秦癞子身后的人帽沿压的低低的,一声不吭僵尸似的站在雨里,大半夜的看着糁的慌。

  那秦癞子好像满怀心事,心不在焉的,唔唔咧咧的说道:“呃……啊,那……那不是上头交代嘛,城内有妖人散布谣言,要我们全城查搜。”

  郝爷“哦”的一声点点头,“听说了,是有这么回事,”随即挑着眉毛说道:“要是栽到你小子手上,啊,指着高升啦!”衙门口的兵卫都哈哈笑了起来。

  郝爷又逗了两句嘴,见那秦癞子完全没有往常憨皮臭脸的德性,提不起精神似的,便觉得无趣的转过身。

  这时,秦癞子身后这里闪出一人,“大人。”

  郝爷侧过脸,略一怔不耐烦的看着:“又怎么了?”

  那人蹭的迈了上去,郝爷觉得脸生,刚想发问,只觉手里多了一小块硬物,似乎是一小锭银子。

  那人咧着嘴讨好道:“这么大雨,能否行个方便,我们在屋檐下面歇个脚,稍微喝两口,去去湿气。”

  郝爷心里暗笑,这借口想要休息是假,拐弯抹角的巴结关系是真,谁都知道进了洗心院北司衙门,走到哪里都神气的很,地方官员见着都要喊一声“督察大人”。

  他也舔了舔嘴唇,左右看看低声说道:“这段时间不比以往,你们稍微歇歇得了,别大呼小叫的。明白?”

  “小的明白了。”只见笠帽下咧开的嘴,嘿嘿的笑了笑,说不出的诡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