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雨夜天牢(二)
冷嘲2020-01-02 16:072,896

  囚室不大,一个矮桌,然后就是一叠稻草,算是床了,最里边墙上凿了个小窗子,高的踮着脚都够不到。

  两个人一站一坐,半晌都没有言语。

  周肃灵摸了摸嘴唇上的八字胡,轻轻咳嗽了一声,终于开口:“印光法师,下官……”

  “老僧佛门中人,每日只知道诵佛修行,在僧录司无非占个左善事的虚名,可为何会被缉拿呢?”

  周肃灵定了定神,一时不知道如何开问,问的太唐突终归不好,宫里的事情只能点到为止。

  于是他客气的说道:“大师,你我心知肚明。定武年间,婉慈皇后归天,上任左善事宗泐大师,推荐了十八名高僧分赴诸王封地,大师可知道此事?”

  喀的一声惊雷,震的周肃灵耳膜嗡嗡的响,夜风夹着雨水,雾蒙蒙的从小窗吹进来,浸的人冷嗖嗖的。

  “如何?”

  周肃灵拿捏着措辞说道:“诸王戍边多年,都是手握重兵的沙场宿将,难免遭人猜忌。再加上青门天下行走的那句谒语……“他盯着印光的面庞低声吟诵着:“这边日头,那边月牙,一把火烧了葡萄架,种瓜得豆、种豆得瓜。”

  “胡大人知道的不少,此番还真是用心了。”墙上的火把,不安分的上下乱窜,印光不知何时正睁开了双眼,盯着周肃灵,瞳仁映着火光,如同夜间窥探的猫。

  “大师为周肃灵的主录僧,也应当知道当年还流传下来一句老话,似乎关系到一个皇家秘密。”周肃灵步步为营,一句一句的递着话,将十五岁那年在皇爷爷身边听到的一句难以捉摸话夹带了出来。

  “黑水润历木,南火克西金。”

  “略有耳闻。”印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轻声迎着话梢儿,可眼神已经有些飘忽闪烁。

  “周肃灵还活着,他带着秘密失踪了。”周肃灵看着眼前其实早就熟悉的印光,却还是掩饰着自己的内心强烈的波动,继续说道:“你我心知肚明,太祖皇帝时文有青门名家刘子昂、武有沙门一代名将徐登达、四海门有宗泐大师、慎刑门似乎也有高手暗中护持。直到‘龙鳞刺’案发,兆德太子死于非命,朝野震荡风声鹤唳,太祖皇帝担心重臣居心叵测,于是安排了一批不显山漏水的人物暗中戒备以防万一。你是周肃灵的主录僧,替他伪造一份度牒不成问题,大师你不用辩解,你就是太祖皇帝密令托孤的臣子其中之一!”

  周肃灵一番言语说的掷地有声,其实都是猜测,但是宫内秘闻他多少是知道的,稍稍联系起来,便能猜个八八九九,一番连哄带骗顺理成章,丝毫不漏行迹。他暗暗得意,那个真正的“胡衍”在此,想必也是这作态。

  “老僧还真是看走眼了。”印光柔柔的看着他,只一瞬,便牢牢吸住了周肃灵的目光,随即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周肃灵一愣神,陡然感觉胸中翻涌,他暗道一声“糟了!”

  他只觉得眼前一花,脑中“嗡”的一下,只感到眼前的老和尚慈眉善目的微微笑着,面容却渐渐模糊起来。他瞳仁慢慢散开,眼前满是金灿灿明晃晃的一片。他似乎看到自己身处佛堂,看着四周诸佛围绕,或嗔或喜的注视着自己,耳边竟是如潮涌般的诵经之声!

  ……

  大雨淙淙而下,漆黑的天幕,乌沉沉,偶尔看见冷月的一角,若明若暗的藏着。四个兵卫打着哈欠,走到门前准备换班。

  那四人走上前去,定眼一瞧值班当差的刚要开口,一下子愣住了,惊奇道:“你们几个哪里来的?怎么没见过,郝老二呢?”

  一阵夜风冷不定的吹进屋檐内,激的那人猛的一醒,陡然察觉事情不妙!刚要大喊着拔刀,可惜已经迟了。只见四个闷不吭声的“门卫”,瞬间出手,如恶犬一般,嗖的窜了上去,只听几声摩擦撕裂之声,几道细微的利刃反光过后,四周顿时又安静了下去,只有簌簌的雨幕沙沙作响。

  “郝头儿还有那四个兄弟,今天有事,已经先走一步了。”为首一人狞笑着把刀收回鞘内,手一挥,衙门里又出来两三个人,几个人手脚麻利便把尸体抬了进去,随即哐当一声,大门紧闭。

  牢狱中,周肃灵呆呆矗立,半张着嘴,深色涣散。对面坐着的印光正一脸平和的在默诵着什么,只见周肃灵面容时而懊恼,时而欣慰,有时心驰神往,有时又悲天悯人,仿佛一时间便经历了一生所有的喜怒哀乐。

  印光微微仰头,柔声安慰着:“人生一世如同陌上之尘,心念太过执着,反而无法超脱。”

  周肃灵呆呆的附和:“人生一世,如同陌上之尘。”

  “本为红尘过客,何必执念功名,岂不买椟还珠?”

  “本为红尘过客,何必执念功名……”周肃灵已经满面愁苦,顿悟了一般跟着一字一句的说道。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印光微微闭目,苍白的眉毛如同卧蚕一般。双手合十,肃穆庄严。再看周肃灵,一脸的扭曲绝望之色,悲戚哀悯,几欲跪倒。

  印光平静的默诵着,昏暗潮湿的丈方之地,渐渐沉寂了下去。

  “龙象之音,控人心智……三大幻术之首,果然了得。真的……真的领教了。”周肃灵冷不定的开口说道。尽管身子如同虚脱一般,费力的抵着墙站着,双眼却清澈如洗,精光绽露。

  印光本以为已经得手,此时一听周肃灵的话语,针扎了一般身躯猛地一抖!他惊讶的睁开双目,上下打量着面前汗流浃背的周肃灵。只见周肃灵喘着粗气,无力的依靠在墙上,胸前隐约黑乎乎一片,想必是大汗淋漓。苍白的脸上,隐隐泛着青,灯火映在脸庞上,一双乌黑的瞳仁灼然生光。

  “有备而来啊。”印光冷冷的说道。

  周肃灵勉强的嘿嘿的一笑,颤抖着手从怀中又掏出一个小瓶,强自镇定的克制着自己的手,将瓶子凑到鼻子前狠狠的嗅了一口。不多一会儿,终于表情舒缓多了。

  瓶中清凉刺激的味道淡淡飘来,印光轻轻闻了闻,苍白的眉梢不觉一抖,随即饶有兴致的盯着周肃灵。

  “我事先服了安魂散,没想到即便这样也差点着了道。”

  印光眯着眼皮,不可思议的看着周肃灵半晌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微微一笑无奈的摇摇头:“没想到,没想到哇,老僧竟然能在这里见到药家的后人。”他看着周肃灵有些赞许的说道:“归魂散本是让人回光返照的药物,没想到你倒另辟蹊径。小瓶里装的似乎也是固心安神的药物,这份算计和胆识,真是后生可畏。”

  “四海门禅武医称雄于世,大师佛法高深,方才手下留情,晚生谢过。”

  “四海门普度众生,药家悬壶济世,业术有专攻,也算殊途同归。”印光叹了口气,不置可否,“禅学或可蒙人一赞,武艺嘛,也勉强算是登堂入室;至于医术……嘿,只能修身治病罢啦,跟药家相比贻笑大方啦。”

  大雨淙淙,北司衙门的前院横七竖八的躺着七八具尸体。院中人影交错,竟然聚集了二十几个人,都手持钢刀,黑布蒙面。为首之人环视一下周围,除了雨声安静的出奇,只有不远处监牢门口挂着两个灯笼,在风中微微摇晃着,仿佛一只巨兽的凶眼,随时都会扑上来将自己撕成碎片。

  为首一人铁塔一般的伫立在雨中,反而心里惴惴不安起来,未免太顺利了,天下第一等的监牢,怎么护卫如此松散!他想着那个人的密令:“救出印光后神乐观汇合,非成即死。”

  “于老大?”手下问了一句把他从犹豫思索中惊醒,他粗粗透了口气,冷目一扫,指挥着手下,便往大牢门口围拢过去。

  “孟浪了吧,”冷不定的一声苍老的声音,只见牢门屋檐下的暗影里,有一个红点一亮,随即转为黯淡,接着便看见一阵烟雾散在灯火照亮之处。

  众人一惊,神情戒备的四下观察着,只见周围黑乎乎的一片,只有墙边院中的竹柳在风雨中轻轻摇曳,如鬼似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