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雨夜天牢(三)
冷嘲2020-01-02 16:073,381

  于老大眉头一拧,低沉的冷哼一声,发闷的声音从面罩中传出:“还真有不要命的。速战速决。”

  他话语未落,只见身边腾的冲出四人,左右夹击,朝那黑影奔袭而去。只听黑暗中,隐隐传来破空之声,一道身影嗖的窜出,众人只觉得眼前一晃,那四人竟然定在原地!众人一愣,才见着那四人“扑通”一声陆续栽倒,溅起地上成片的水花,竟然全都毙命。

  当家的厉目圆睁,惊讶的看见一个老者手握一柄狭长的苗刀,伫立在灯影之下,腰上还插了根烟杆。他微微抽了口凉气,眉头一竖大喝道:“一起上,剁了他!”

  囚室中,外边的雷声在远方沉闷的传来,雨更大了,滂沱的大雨仿佛万马奔腾,震耳欲聋。

  印光看着窗外:“冷月无光,闷雷滚滚,今夜貌似不平静啊”

  “是啊,不平静。”周肃灵也随着目光,也透过小的可怜的窗子注视着深不可测的夜空。

  “君子不立危墙,你孤身一人深陷险地,当真无所畏惧吗?”

  “我听说佛祖割肉喂鹰,舍己为人。修的是大功德。如今的我可没有那么大的宏愿。”周肃灵喃喃的说道,仿佛自言自语一般。

  印光听了莞尔一笑,扭过头睨了周肃灵一眼:“良禽择木而栖,你跟罗子孝、黄澄、铁欣等人比起来,差远啦。”他继续看着窗外,眼神闪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周肃灵心里一揪,眨了一下眼睛,语气也有些低沉的说道:“身前身后名离我太过遥远,贤臣名将也非我的所能及。”

  “那你为何要揽下这个案子?装聋作哑的大臣大有人在,你一个七品给事中,难道不知道这个案子深不见底。你有多少斤两就敢趟进来?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吗?”印光语锋一转,丝毫没有高僧的语调,反而像一个长者在谆谆教诲。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大师所说的自知之明,在我理解就是这个道理。一屋不扫,何谈扫天下?”周肃灵胸中汹涌澎湃,气势逐渐高昂了起来,要想拿回自己的东西,先要学会认清自己,有了自知之明才能知己知彼。

  夜风吹过,冰凉的雨水在肆意的下着,砸的地上起着水泡儿。微弱的灯火下,人影交错,兵刃交接之声不绝于耳,那老者出手狠辣,一柄苗刀勾划劈刺,挡者不死即伤,可双拳难敌四手,自己臂膀后背也殷红一片。

  那老头端着苗刀,花白的鬓发湿哒哒的贴在脸上,呼呼的喘着粗气,虎视眈眈的盯着四周蠢蠢欲动的蒙面人。只听身后一声不起眼的登地之声,一个蒙面人在老者背后瞅见一个破绽,健步赶上,举刀斜劈!老者匆忙转身,虎吼一声,真如同虎啸龙吟一般!

  只见他拧腰侧步,横刀架住来刀,“铛”的一声,火花四射,老者见对方招式用老,紧接着贴身短打,一记沉肩屈肘,猛的贴脸崩去,“乓”的一下,那人面门被打的满眼金星站立不定,众人刚想上前,那老头苗刀一轮,护住四周,一记下挂劈砍,紧接着就是“喀”的一声闷响,只见一个头颅,咕噜噜的滚到一边。

  昏暗的囚室,印光和周肃灵,各怀心事的一坐一立,都相顾无言,又似乎意犹未尽。

  “按理,你是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可是以身犯险,还是年轻气盛啊。”印光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他欣赏周肃灵,不仅是他的执着和缜密,也不光光是他的身份和手段,他更欣赏的是这个年轻人的真。

  “晚辈既然敢孤身前来,身后自然有人照应。只要那个人在,我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印光咧嘴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做成了,必遭灭口;做不成,四面受敌。你说穷则独善其身?老僧劝你一句,回头是岸。”

  雨幕中,老者步伐灵动,在人群中不时的转动着方位,背对着牢狱的大门,咬着牙挺着。牢门里面仿佛坟墓一般,一点声响都没有。他呸的吐了口血痰,自己知道,接连的交战,身上挂着刀伤,已经快撑不住了,不禁暗骂了一句:“我的小爷爷,你他妈磨蹭什么呢?真当我是常山赵子龙吗?”

  为首那人也看出来老者是强弩之末,他内心又是一阵烦躁涌来,他怨恨的看了看天,总觉得今夜哪里不对,索性大声吼道:“直接强攻,进去救人要紧!”

  突然,一阵异样之感传来,霎那间的威压之感直压的人心里抬不上气!那老头眼神一凛,蒙面人中为首那人也是心头一抖,两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好像都发觉了什么,那转瞬即逝的杀气,就在这个院里!

  “妈了个巴子的,北司衙门的大爷们,你们还不现身嘛!”老头儿破口大骂,失声吼道。

  众人一愣神,陡然传来破空之声,一个蒙面人闷哼一身便栽倒在地。众人一声惊呼,只见一根短短的箭杆露在背心。

  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只觉得四周影影绰绰的,似乎有人在暗处!一道明闪划过长空,随即便听一声惊雷裂响,闪电照亮一瞬,赫然便见一圈人从树影墙角围了过来。为首的蒙面人暗道不妙,那群人一个个冷面而视,身穿软甲雕花袍,手持镔铁秋霜刀,面若冰霜,杀气蒸腾!

  “这位老大爷,好俊的功夫啊。”冷不定的一声言语,竟然利剑一般穿过隆淙的雨声,清清楚楚的传入院中每一个人的耳中。

  场中蒙面整齐划一的往后退了一步,猛一抬头,只见邓通和傲然站在院中一棵粗壮的老树上,身子随着斜长出来的树梢轻悠悠上下起伏。他一身劲装,居高临下,傲然雄视。

  老爷子眯着眼睛暗自称奇,内心感慨了一声真是英雄辈出啊。虽然黑夜中看不分明那人的面容,但是冷月之下,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众人头顶,这等身手令人咋舌!

  囚室中,周肃灵默然无语,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周肃灵咬了咬牙,迎上印光有些凝重的目光:“印光大师,我已经回不了头了。”

  印光面容稍稍一动,惊觉的端详着周肃灵。只见面前的“胡衍”也堂堂正正的直视着自己,眼神交错之际,印光陡然神色一闪:“难道……”顿了一顿才低声嘀咕道:“原来如此,好厉害的手段!”他欲言又止,只是慈爱的看着周肃灵,幽幽的叹息。

  “黑水润历木,南火克西金。嘿嘿……老衲一直在想,‘龙鳞刺’之案早已消档,你一个七品官,三十上下的年纪,怎么会这么清楚宫内秘闻。况且马皇后归天,桑鼎禅师苦心布置,你竟然三言两语就能洞悉,这就更让老衲奇怪了。”

  老和尚两道雪白的蚕眉下,一双深邃的眼如同古井一般:“你医术了得,必然是药家传人,难怪……太医院的那个老郎中原来是您的师傅。前朝‘狸猫换太子’为的是争宠夺位,如今偷梁换柱,果真日月当空,还真叫那个老穷酸说中了。”

  周肃灵嚅嗫着双唇,只是不言,如果说凌老爷子看出自己是因为言谈气度,那这印光大师就更是高深莫测了,方外之人往往看得更通透,不是常人所能揣测。

  “叶落终要归根,你自己抉择吧。至于他的下落,我真不知道。无论谁来问,老衲都不知道。”

  周肃灵听明白了,印光是希望自己就此打住,不要再身陷是非了。他不肯违背誓言出卖自己,却也不忍自己飞蛾扑火。

  院中大雨滂沱,仿佛时空凝固一般,蒙面人和锦衣卫早已杀的血肉横飞,只见黑乎乎的人影缠斗在一起,反倒把老爷子晾在一边。为首的于老大看了看周遭,捂着腹部的箭伤,知道此番已经回天无术了。他低声叹了口气,对着老爷子双手抱拳:“这位前辈,于某临死之前,希望前辈告之尊姓大名,也算死而无憾。”

  老爷子靠着墙,一边忍着疼痛龇牙咧嘴色嘿嘿干笑着:“愿赌服输,宁死不屈!好汉子!老头子姓凌,凌江河。”

  那人默念了一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原来是海东青凌老爷子,铁丐石佛海东青,难怪。”

  说完,他仰天用力呼啸了一声,随即横刀自刎,手下蒙面人,互相看了一眼,纷纷赴死。

  凌老爷子不忍心的闭了闭眼睛,只听身旁牢狱的一门吱嘎一声打开,随着几声咳嗽,一个弓背的年老狱卒步履蹒跚的走了出来。凌老爷子皱着眉头,半眯开眼,神色游移不定的打量着那个老狱卒,正巧和对方对视了一眼。

  弹指之间,凌老爷子眼睛豁然一怔,这才领悟到刚才那道骸人的杀气分明是背后的牢门方向传来的,莫非是他!他一想明白,连忙仓皇的翻身往后连跃数步,强忍着疼痛,屈腿就地一蹬。只见人影越过高墙,转瞬消失不见。

  那个老狱卒微微咳嗽了一声,继续一步一步的走到院中,每走一步,背就直起来几分,等到他双腿站定才发现,竟然是个身材微胖的中年人,只是似乎身体不好,正皱着眉头揉着前胸。

  四周洗心院督察们一愣神之间,都醒了过来,树梢上的邓通和也早就飘然落地,率先单膝跪地:“见过首座大人!”

  “一帮废物。”那“老狱卒”冷冷的骂了一句,随即又猛烈的咳嗽着,伸手朝方邓通和一指:“咳咳,你跟我进来一下,咳咳。”

  说完看都不看其他人一眼,便又进了天牢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