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蒙面人
冷嘲2018-05-23 12:002,731

  送走邓通和后,周肃灵本想着去宫里请示皇上,可是刚才洗心院传来的口谕却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一个人静静的想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去一趟栖霞寺,玄洪和尚毕竟是天子身边首席幕僚,寻他帮忙指点一二好过自己盲人摸象。

  周肃灵到栖霞寺时天已向晚,红彤彤的落日不甘心的释放着余辉,映得天边的晚霞烧着了一般。山上驻足遥望,但见无论亭台楼阁、山石树木还是京城高耸的城墙和隐约显现的宫楼殿宇都仿佛堵上了一层金边。一群飞鸟啾啾叫着,密匝匝的飞向远方,飞鸟如林,万物沉静,真是日落山河、层林尽染的好景致。

  他一路看着山景,心里也随之松快了许多,不禁随口吟唱:“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然后自嘲一笑,自己不也是红尘中人吗?

  他问了山门的知客僧才知道自己来的不巧,玄洪和尚进宫还没有回来,估摸着要等些时候。周肃灵也没再说什么,就想着在寺庙里随处逛逛,用过斋饭再说,便难得的兴致,认认真真的游览起来。

  栖霞寺好歹也是千年古刹,属于四海门“性宗”一脉。唐代时便已名扬四海,与润州灵岩山寺、岳北当阳玉泉寺、浙东天台国清寺,并称四大禅门。如此名声,自己竟都从未认真看过,想来可笑。

  周肃灵从弥勒佛殿开始,沿着中轴依次瞻观这座雄伟庄严的古刹,毗卢宝殿、法堂、念佛堂、仗着身份连藏经楼都大略看了两眼。不知不觉到了后山千佛岩。

  这千佛岩在栖霞寺东北侧山崖上,大大小小凿了几百个佛龛,每个佛龛里的佛像多则七八个,少则一两个,穷极几代人完成,佛像有坐有立,大有数丈,小仅盈寸,造型精美,法相庄严,当真让人为之一叹。

  周肃灵不知不觉便看的灵台清明,感觉身心涤荡一新一般。这是他偶然感觉心头一震,陡然间若有似无的感到一种压抑的感觉。他猛地转身,只见一个蒙面人站在身后几棵松树下正注视着自己。

  “蒙面造访栖霞寺还真是有胆色啊。”周肃灵嘴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袖中的手却偷偷的揉碎了亿颗药丸。现在的他随身带着自己私下调制的几种药丸,白老太医教的东西成为保命的本钱,药能治病,也能杀人,还能以药驭蛇!

  “嘿嘿,胡大人不仅才智过人,竟然还是个深藏不漏的高手。”蒙面人声音尖细,听的人难受,“据我所知,药家一向讲究修身养性、明哲保身,怎么……”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身前身后名,总比某些人蛇蛇蝎蝎的来的坦荡,天还没黑呢,就着急把脸捂上了。”周肃灵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这栖霞寺是玄洪和尚的修行之处,眼前这人要想在这里把自己悄无声息的害了,他自忖对方未必做得到。

  那蒙面人哼哼的冷笑了两声说道:“卖假药的嘴还挺犟!”话语刚落,对方如同利剑转瞬即到眼前,周肃灵也起了争胜之心,虽说龙游浅水,也不能任由鱼虾戏弄!

  他准备在先足尖发力,猛的飘然后退几步随即猛的一甩衣袖,只见一道细线一样的东西咻的射出!

  那蒙面人猛的一个侧身,那细线一样的东西擦着鼻尖飞过,隐隐带着一股腥臭。

  他瞅准了周肃灵的方位,丝毫不给对方再次反击偷袭的机会,身形一晃,衣带劲风欺身而至,一道寒芒直直便向周肃灵刺来。

  周肃灵此时退无可退,只得再次纵蛇出袖,刚想拼个玉石俱焚。只听“当”的一声脆响,一道灰影从自己头定落下,隔开对方的利刃,随即中宫直进,一下子贴上那个蒙面人,崩击粘打,招招迅猛快捷,丝毫没有停滞。

  那蒙面人没想到周肃灵竟然还埋伏了帮手,仓促之际,只有硬接的功夫,可是一交上手心里叫苦不迭,暗骂自己脱大,对面那人招式沉猛虽是贴身短打却招招大开大合,掌力透风更是气势雄浑,他心生退意,怎奈被对方缠住了,一时竟无法脱身。

  “老爷子,别下死手要活的!”周肃灵在旁冷不丁的喊了一声,随即松了口气,立刻嘴里发出嘶嘶细响,一缕青丝从额头间隐隐显现。

  对面那人应该是听了吩咐立刻变招,蒙面人顿时感觉千金之力陡然消弭,可对方黏劲紧随其后,牢牢的耗着自己,擒拿点穴更是五指如钢似铁,招招冲着自己的筋脉关节,逼得他捉襟见肘。

  他瞅准了空子,想着围魏救赵的心思,对方既然要活着,那就狠拼命,逼着对方腾出手,好给自己换来一丝喘息。

  蒙面人心下已定,顿时恶向胆边生,咬着牙拼着受内伤也要搏一把,随即腰马合一,力透双臂直接双掌拍出,只听“砰”的一下,蒙面人直接被对方的掌力震的往后猛的踉跄了好几步,随即喉咙一甜,赶紧硬忍着没把血吐出来。

  “难怪气定神闲,原来有个大高手埋伏在侧。”蒙面人气血翻腾,嘴上却是不服。

  周肃灵微微一笑,说道:“相逢都是有缘,大家坦诚相见有话说开不是更好?你功夫再好,在这栖霞寺闹腾起来,恐怕你今天是走不掉了。”

  “凭你?”

  “你看看你旁边。”周肃灵一脸平静,微微扬起的下巴一股孤傲之气油然而生,奇怪的呼哨细不可闻的响起,凌老爷子赶忙咳嗽了一声掩饰了过去。

  蒙面人略一诧异,余光扫了旁边一眼,顿时惊的一缩,只见一条细蛇就在自己旁边一步之遥的山壁上,丝丝吐着信子。他瞅了口凉气,赶紧远离几步,原来刚才周肃灵袖中射出的竟然是一条毒蛇!

  不错,周肃灵自幼修行药家密法,天赋异禀,能驭虫蛇,白老太医说过:“万物皆有声”,而他便是能聆听万物之人!虽未感知万灵,可纵蛇之能已经轻车熟路。

  蒙面人颇为忌惮的横刀摆好架势,余光四下扫了一眼,突然腿上一阵刺痛传来,像是被什么蜇了一下。他暗道不好,低头一看,只见又一条蛇不知何时竟然攀上了自己,猛的啮了自己自己小腿一口。

  他仓皇失措的挥刀就将自己腿上的那条还在死命缠绕的蛇斩为两断,可腿上传来的麻木之感让他心底一凉,再不走真的走不掉了!

  他怒目圆瞠的盯着对面好整以暇的老者和周肃灵,沉着声音喝骂了一声便猛的纵身一跃,如同一只狸猫一般,窜入树林,一下子就消失了。

  “你太脱大了,”凌老爷子有些责怪的看着周肃灵,他得知鬼门外的尸体之后,便亲自去验看了一趟。老爷子心里已经留上了心,决定暗中护着周肃灵,毕竟身负皇恩,他自己也身负刻骨之仇,周肃灵便是他最后的指望,已经心灰意冷的他因为周肃灵的出现,内心隐藏多年的疑窦不知不觉的已经拱土冒芽。

  “那人不像是来杀你的,要不然你早就死了。白老太医教你‘蛇术’可不是这么显摆的。袖子里藏两条‘银丝线’,滑不溜秋的你也不觉得瘆得慌。”

  “你一直在跟着我?”周肃灵也是心有余悸,有些庆幸的问道。

  凌老爷子没有回答他,有些愠怒的哼了一声便走了。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遥望山下的万家灯火,如同银河一般炫璨;山巅草木随风作响,顿觉寂静孤独,虽是相距不远,却恍如隔世一般。

  山壁上密密麻麻的佛龛前,周肃灵默默的孑然独立,只是注视着千姿百态的众佛。随后他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嘴角一动,那细长的白蛇极其听话的顺着他的身子游进袖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