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不是办法的办法
冷嘲2020-01-02 16:073,194

  周肃灵折腾了一宿,也真是累的疲了,躺在床上刚开始还满脑子鬼门外的情形,一下子又想到凌老爷子的言语,还间断着想到乾清宫外的黄凯,一下子浮现自己的父亲、皇爷爷、孙英……乱七八糟的打着旋儿,眼皮子一沉,便一下子就睡了过去,香甜的很。

  他这一觉一直睡到晌午时分才猛的醒过来,想着今天要去北司衙门寻邓通和合计合计,说不定还要找玄洪和尚那里寻寻援手。

  周肃灵刚开始接到案子时还是胆战心惊又心怀侥幸的,随着案子的进展,他渐渐的发现这里面的错综复杂远超想象,火候已经有点拿捏不定了。

  他刚走到院中想着心思,便见门人带着邓通和进来了。周肃灵莞尔一笑:“刚想着去找你,你就来了,这人还真是经不起念叨。”

  邓通和也不客气,径直进了正堂,二话不说先拿起茶壶就朝自己嘴里灌,喝的咕咚咕咚的。

  周肃灵笑了笑,随意挑了把椅子坐下,饶有兴致的看着邓通和问道:“干什么去了?渴成这个样子?”随即朝下人吩咐道:“来啊,把那凉茶再提一壶上来,给邓大人解解渴。”

  邓通和嘿嘿的笑了笑:“胡大人好大的派头,有钱人家的公子就是不一样。”他拉了把椅子坐着说道:“一大早我就去见指挥使了,夜里的情况也明明白白的说了。我那老爷子这会儿刚从宫里出来。”他突然略略俯下身子,神秘莫测的说道:“老爷子说了,皇上下了口谕,这个案子我们全力协办。”

  说完意味深长的看着周肃灵。

  周肃灵沉吟着体味了一般,心下了然。这个案子尴尬之处就在于“自己”的失踪不可能大张旗鼓的下海捕文书,也不可能严令各州府设卡严查,叔叔和侄子之间的你争我夺毕竟拿不上台面。所以只能自己摸着石头过河,小心翼翼的暗查。

  其实他心里也是担惊受怕。差事要是办不成,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安安稳稳的做“胡衍”也就罢了;可要是那个“周肃灵”万一从哪里冒出来,揭竿而起号召天下勤王,自己可真的死定了!

  反过来说,自己要是真的把自己找到了……交不交给幽王?幽王的意思稍加揣测就明白了。可要真的杀了“周肃灵”以绝后患,那样的话,自己真的就成了孤魂野鬼啦。回头还替幽王背个杀侄子的黑锅,一刀灭口,那也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下场。

  这就叫豆腐掉进煤堆里,吹不得打不得。天威难测,这里头的火候可真是难拿捏呢。

  幽王没有召见自己,却接着洗心院的口传了口谕,其中意味耐人寻味。这洗心院绝不是所谓的协办这么简单,他们也是自己身边的眼睛,时不时的敲打敲打还真是润物细无声。

  周肃灵想到这里,情不自禁的瞄了瞄邓通和似笑非笑的脸,心里像是被人捏了一下,是敌是友全在皇上一念之间啊。

  “胡大人,你给兄弟撂个准话,有打算没有?”邓通和冷不丁的一句话敲醒了周肃灵,如今邓通和对“胡大人”算是另眼相看,几次严丝合缝的推敲还有展现出来的心智,他心底还是佩服的。

  “有,但是棘手。”周肃灵有些拿捏不定的揉搓着手指头,随后说道:“失踪是既定事实,肯定不止一个人跟他一起逃走,目前只知道钱喜善应该算一个。”

  邓通和挠了挠头说道:“这不是大海捞针嘛,四海天涯哪里不能藏身?”

  “皇上进城前后,光朝廷里大小官员跑了四百多个,要从他们身上下手。”周肃灵一敲桌子,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这四百多人里面,肯定有人知道线索。”

  邓通和无可奈何的一声苦笑:“我说……你玩我呐,四百多人光抓回来估计也要一年半载的,”邓通和摊着手掌微微掂了掂:“再拘禁审问,一个个的验,然后去找……这不猴年马月啦。”

  邓通和神色一收,有些担忧的说道:“别他妈我们忙的滴溜转,啥也没查出来,那头周肃灵自己蹦出来了,旗子一竖。你想想到时候我们俩……”他伸手朝自己脖子上猛的一横,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意思不言而喻。

  周肃灵也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实不相瞒,你我两人都是小人物,正是因为这个‘小’字,才让皇上垂青,委与此等重任。”他又是“垂青”又是“此等重任”说的意有所指却不明言,邓通和耳朵伶俐听出里面的挖苦味道,也是不经意“哧”的一声苦笑。

  周肃灵又接着说道:“练子宁、铁焕、齐泰、罗子孝等人或灭族抄家,或碎尸凌迟,下场惨不忍睹!凭心而论,他们都算忠臣。可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成王败寇我们又有什么法子?”他说到这里心里突然有些懊悔,祸从口出,自己今天话说的太多了。

  邓通和立马接口道:“你的意思我明白,我邓通和虽然是个厮杀汉,可我不以成败论英雄,他们……邓某还是佩服的。”邓通和心思还是细的,这时候他们是一条线上的蚂蚱,该交心的时候一定要投桃报李,不能窝着藏着让人提防。

  周肃灵轻松一笑,站起来踱了两步说道:“话扯远了,到此为止吧,说正事。刚才说道那些当官的,其实弃官也好逃跑也罢,四百多人听起来多其实不然,”他顿住身形,看着邓通和一字一顿地说道:“优先查没有家室的,光这点就筛下去一大半。”

  邓通和一时还没回过神来,周肃灵故作轻松的看着他笑了笑,接着说道:“有家室就有托付,这种人走不远。”

  邓通和“哦”的一声一拍脑门儿,恍然大悟。他双手一拍,随后指着周肃灵笑骂道:“真看不出来,你这家伙骨子里蔫儿坏。”

  “但是,”周肃灵顿了顿说道:“这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毕竟不能张扬,所以要想个法子既有效还隐蔽。动静要是闹大了,哪怕有个风言风语传到皇上耳朵里,你我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周肃灵更怕的是闹得风声大了,逼得胡衍那头狗急跳墙,自己到时候可真是尴尬了。恍惚之间,他有种奇怪的感觉,自己仿佛真的就是胡衍了,忠心耿耿的了却君王天下事,心底的愧疚让他懊恼。

  邓通和点点头,顺着周肃灵的话梢儿想了会儿说道:“这样,既然那么多官员逃走,必定很多位置空了出来,看看能不能请皇上下旨,令各部衙门上报出缺。他们报一批,你正好在户部就筛出来,我就开始摸排暗访。”

  “哎,这也算个办法。”

  邓通和又沉吟了一下,下巴突然一扬,说道:“咱不如来个抓大放小,专挑没有家室的,定武年就在位就职的优先罗列出来,然后再在里头挑官大的或者位置机要的下手。”他嘿嘿的一笑,双目绽放出一丝光芒:“周肃灵不熟悉的小鱼小虾,就算再赤胆忠心,这人心隔肚皮的,谅他也不敢带在身边。”

  周肃灵看着这个粗中有细的汉子,心里估量着,要是自己在位,这人还真是个人才呢。

  他点了点头,这个办法的确是可行,三条准则都符合的臣子可没几个。不管有没有更好的方法,既然幽王传了话,时间紧迫,也只能硬着头皮办了。

  “就这么办!时间不等人,我们要抓抓紧了。”周肃灵微微侧过脸,扫了邓通和一眼沉沉的说道。只要池子搅浑了,事情就说不准谁明谁暗了。

  邓通和抬头看了看天,也谈了不少时间了,便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准备要走。刚走到房门口,又折回来看着周肃灵说道:“对了,鬼门的线我想了一下。如果当时有人接应,往北走的话,那里要么重兵集结,无异于投怀送抱;要么崇山峻岭,想那周肃灵宫中长大,肯定走不了那种路的;还有就是村庄镇县,但是招摇过市的太扎眼。所以我思量,北边他们断然是不敢的。”

  周肃灵听了微微吸了口气,有道理!只见他盯着屋楞望眼欲穿,一边寻思一边说道:“往南的话能通秦江河,倒是四通八达。可是不管如何,总要有个地方休息也方便乔装打扮,总不能穿着龙袍出去显摆。”

  周肃灵推敲了一番,越想越觉得在理,同时又想到:印光是他的主录僧,既然有四海门的人在悄悄保护,拿到度牒路引不是难事。

  他看着邓通和说道:“你这话在理,周边的寺庙道观也要查探一下。兵荒马乱的,香客必定不会多,如果有人接应,那里倒是一个稳妥的去处,这一点顺下去,说不定又是一条线。”

  邓通和被说的精神一振,棱角分明的面庞顿时精神焕发,他冷笑了一下说道:“腾云寺、半山寺、神乐观、玄通观,西山寺一线,我回头就分别布置下去,我就不信十来天的功夫还能跑到天边不成。”

  周肃灵深深的透了一口气,顿时觉得又有了期待:找到胡衍,问个明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