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大难不死
甜幽追梦2018-04-24 22:082,199

  我紧紧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刚才几乎认命了,没有想到上天让我不死。

  看着车夫还摔倒在了我的面前,车夫不像之前的鬼,之前的鬼被一些杀邪的东西一贴,完全变成了一阵烟雾魂飞魄散了。

  可这个车夫没有,就好像一具死尸一样,一动不动而已。

  “你小子不是在我身后的吗?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我站起来,看着李棕开口道。

  李棕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看着车夫也没有之前的害怕了,开口道:“我刚才确实跟在你的身后,但忽然间一股风吹过来,我下意识的避开了眼睛,再往前面看,就没有看见你了,然后我就顺着小路过来了。”

  “刚开始我有些害怕,所以没有立刻过来帮你,就躲在了草丛后面,等看见你拿铜钱贴在车夫的后脑勺没有成功,又看见地上扔的铜钱,我就捡起来了,然后我就……”

  我摆了摆手,后面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不用李棕跟我说下去。

  我抬起来了脚,轻轻踢了踢车夫一脚。

  这一脚踢下去,我眉头微微一皱,车夫是实体的,并不像空气一般,是空无的状态。

  我忍着疼痛,立刻站起来,把车夫给翻了过来,这车夫的身体变得硬邦邦的,全身都僵硬了,就好像猪肉被冻住了一样。

  “是尸体,不是鬼!”我沉声说道。

  本来以为车夫是鬼,没有想到车夫是尸体。

  既然是尸体怎么会过来杀我呢?

  不过见过了这么多离奇古怪的事情,我心里面早已经没有当初的惊讶了。

  “张哥,你说这个会不会是行尸啊。”李棕距离尸体远远的开口道。

  被李棕这么一提,还感觉有些像。

  “你怎么知道这是行尸的。”我开口问道。

  李棕有些腼腆的开口道:“曾经在村子里面的时候,刘先生跟我们说的,当时挖出来了一具尸体,跟着这具尸体一样,刘先生说是行尸。”

  既然是行尸,应该没有思想,那么一切都是被人控制的。

  “当初刘先生说,行尸的胸口上有一条透明的线,张哥你看看就知道了。”李棕对着我开口道。

  我点了点头,伸出来了手,朝着车夫的胸口处探了过去,并没有摸到什么。

  不过低头看着尸体的脚上,手电筒照了一下,竟然有些发亮,我猛然一抓,确实抓到了一根线。

  手电筒照着尸体的胸口,在尸体胸口里面还有一半的线。

  看见这个,我心头瞬间明白了,肯定是刚才李棕拿着铜钱把这根线给烫断了,所以这尸体才会停止了动作。

  我心想幸亏李棕误打误撞,真是命不该绝啊。

  “还真是行尸。”我沉声说道。

  休息了一会,我身体好多了,李棕给我头简单用撕下来的衣服包扎了一下。

  李棕看着地上的尸体,指了指对着我说道:“要不把尸体装进后面草丛的棺材里面吧。”

  我顺着李棕指着的方向看过去,没有想到车夫竟然把棺材藏在了草丛里面,不过我并没有看见马车。

  “我们两把尸体装进刚才的棺材里面,然后一把火黑烧了。”我点了点头,认同了李棕的主意。

  说干就干,我们两个人抬着车夫的尸体,一开始李棕还不敢抬,最后看着我一个人拖尸体,有些于心不忍,才过来帮忙。

  拖到了草丛的旁边,我扒开了草丛,在里面确实有一口棺材。

  我打开了棺材,一打开棺材,就发现了一个纸人塞在了棺材里面。

  这纸人很大,跟着我差不多一样大,尤其是纸人的面孔,看起来很像我。

  “张哥,这纸人是按照你模样扎的吧。”李棕指着纸人对着我说道。

  看着纸人,我心里面感觉到一阵诡异,全身都有些发毛。

  我把尸体放了下来,抬起来了手,把纸人翻了一个身,尤其是看见纸人后背的东西,让我彻底愣住了。

  纸人的身后竟然是我的生辰八字,其中还有我的名字,更诡异的是,我名字的后面竟然有一个死字。

  这一刻,我彻底恍然大悟了,终于知道这个车夫为什么会追着我不放,而不选择对着李棕下手。

  他的目的就是要把我给弄死,可到底是谁下的咒。

  能知道我的生辰八字的人少之又少,我伸出来了手,摸了一下肩膀。

  我想到了这个人到底会是谁了,他就是刘瘸子,当初为了解决肩膀上的鬼印,我就把生辰八字交给了刘瘸子。

  “该死的刘瘸子,老子跟你不共戴天。”我心头怒声道。

  但我却不能够表现出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出来,毕竟这里还有李棕在,不敢保障李棕到底是那边的。

  如若他是刘瘸子这边的,告诉他越多,我就死得越快。

  不过现在看起来,李棕并不是刘瘸子的人。

  如若李棕是刘瘸子这边的人,那么他刚才不会帮着我了。

  想到了这里,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把尸体给弄到了棺材里面,紧接着我就把棺材给盖上。

  李棕坐在地上休息,我找了一些木材,放在了棺材上面,点火在木材上。

  火燃烧得很旺盛,咔嚓咔嚓的响了起来,等着火灭了之后,我和李棕才打算离开。

  边走,我边看着李棕,想了一下还是决定跟李棕说一下。

  “李棕,你能不能跟我保证。”我沉声说道。

  看着我严肃的脸,李棕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对着我点了点头,“你说吧张哥,我们两个也算是共患难的人了。”

  “好,那我也不跟你婆婆妈妈的了,等一会我们回去之后,如若刘瘸子问起来,你就说马不知道发什么疯了,拉着马车撞向了我们,我们躲过了马车,而马拉着马车车夫摔下山了。”我双眼紧盯着李棕,开口道。

  李棕一脸的迷糊,“可我们为什么不按照真实情况跟刘先生他们说呢。”

  我想也没有想,抬起来了手,紧紧抓住了李棕的胳膊,“不能跟他说,你按照我说的去做,我相信你!”

  李棕静静看了我好一会,深呼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轻嗯了一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陋俗之婚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陋俗之婚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