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绝岛
疯狂路人2018-04-26 17:332,179

  安妮看这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自己忙来忙去,弄了满头大汗,心下不由升起一股温柔,问道,“贝壳,你在家都是自己弄饭吗?你的爸爸妈妈呢?”

  “他们早就死了,”贝壳头也不抬的答道,“我从六岁就会偷鸡烤来吃了,姐姐,给你尝尝看我烤的鸟腿好吃吗?”

  安妮接过贝壳撕下的鸟腿,剥去泥巴,轻轻咬了一口,一股肥油淌了出来,虽没有盐巴,却是无比娇嫩,抬头看了贝壳一眼,见这少年定定的望了自己,显是在期待自己的回答,当下笑道,“难吃死了,天底下竟然有这么难吃的东西,只是号称‘海浪杀手’的贝壳亲自弄得,我便给他一个面子吃了这只大鸟好了。”

  贝壳欢呼一声,一把撕下恶禽鸟的另一条腿,边啃边道,“海浪杀手也要吃饭,可不能因为姐姐是仙女,就把大鸟全吃了,凡人也是人呢!”

  口中说着话,可也啃得飞快,两人在海上漂泊两天,早已饿得饥肠辘辘,眨眼间,一头硕大的恶禽鸟就下了两人的肚子。

  贝壳吮着手指,意犹未尽,抬头看了安妮,安妮也正抬起头来看他,目光相对,两人不由相视一笑。

  此时东方已隐隐现了亮色,浓密的树林中飘着一层薄薄的白雾,安妮眨了一下眼睛,睫毛上一滴露珠滴了下来,在脸颊上蜿蜒流下,如一滴晶莹的泪珠。

  贝壳忽然就有一阵心痛,心道,“这么美丽的女子,我可不能让她受了半点委屈。”

  正自神往间,一声凄厉的鸟鸣在空中传来,安妮变色道,“是恶禽鸟,它看到同伴的羽毛了。”

  贝壳抬头看去,头顶一只恶禽鸟在空中迂回盘旋,惊道,“这样凶恶的动物不是都有自己的一片领地吗,怎么还会有一只的?”

  “这应该是昨晚那只恶禽鸟的伴侣,恶禽鸟虽然凶恶,但对待自己的伴侣却是生死不渝,不肯独活。”

  安妮神色郑重的从小腿处掏出破魔枪,叹道,“我们只有三颗子弹了,此处回到大陆不知还会有多少风险?”

  恶禽鸟冲着地面凄厉的叫了几声,一个俯冲,箭一般冲了下来,恶禽鸟快,却有东西比恶禽鸟更快,白白的雾气中,一支黑色的箭矢瞬间穿透虚空,不偏不倚,正正射中恶禽鸟的咽喉。

  箭矢余势不减,带着恶禽鸟硕大的鸟身斜斜没入远处树丛。

  两人一惊,这分明就是昨晚袭击自己二人的黑色箭矢,安妮更是握紧了破魔枪,转头向箭矢来处望去。

  薄薄的雾气中,一白一黑两条人影缓缓走了过来,黑衣人背上斜背了一柄弓箭,肩上露出的箭囊插着几支黑幽幽的箭矢,黑黑的脸上胡子拉碴,头发挽了一个发髻,也看不出有多大年龄。

  白衣人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发长及肩,用一根藤条束在脑后,手中随意的甩着一根藤条,笑嘻嘻的走了过来,待到站在两人身前,白衣少年脸上笑嘻嘻的神情一收,弯腰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小子绝岛散人,欢迎两位光临。

  “你?绝岛散人?”贝壳脸上神情古怪,强忍了笑意道,“我也有一个混号叫做‘海浪杀手’的,彼此彼此,打扰了。”

  绝岛散人一愣,随即恢复笑容,“久仰久仰,原来是海浪兄。”

  “扑哧。”安妮听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互相咬文嚼字,不由笑出声来。

  绝岛散人混不在意,用手指了一下黑衣人道,“昨晚下人不知贵客光临,打扰了两位,甚是抱歉,还望海浪兄海涵。”

  “好说好说。”贝壳嘻嘻笑道,“只要两位老兄以诚待客,我想我们两位贵客却也不甚在意的,是吧,姐姐。”说着转头向安妮看去。

  绝岛散人望了安妮一眼,笑道,“那就请两位贵客到蜗居一叙,我想两位也有许多疑惑要我解答吧。”

  贝壳与安妮对望一眼,深以为然,当下由黑衣人前面带路,四人向鱼头深处行去。

  恶禽岛方圆不大,站在中心高处,四周的海岸线都能隐隐的看到。

  由于面积较小,加上岛上树丛林立,恶禽鸟凶恶,平常人迹罕至,白衣少年自称叫做绝岛散人倒也有一定道理,想是自认恶禽岛是无人光顾的绝岛,安妮年幼时曾听自己父亲讲到过恶禽岛的故事,只是不知这白衣少年什么身份,何时在这岛上居住。

  安妮紧紧的握了破魔枪,缀在后面,暗暗在路上留下印记,以免在从林中迷路,绝岛散人与贝壳走在中间,相谈甚欢,不时发出哈哈的笑声。

  众人在从林中走了七柺八折,走了不久,前面一排简陋的茅屋现在眼前,绝岛散人道,“海浪兄,这便是蜗居了。”

  众人走进茅屋,贝壳打量几眼,见屋中摆设简陋,只有一矮桌几藤椅,唯一有点气派的家具是墙角的一具硕大的书橱,足有丈余宽,一人高,上面密密麻麻的摆放着厚薄不一的各类书籍。

  贝壳走到书橱前,随手拿了一本书,装模作样的翻了几页,却一个字也不认得,用手重重的拍了几下,重放会书橱,赞道,“好书,好书。”

  此时黑衣人端了茶水过来,盛茶水的杯子是用树藤所制,贝壳大咧咧的坐在藤椅上接过,轻轻嘘了一口,也辨不出是什么滋味,放回桌上,赞道,“好茶,好茶。”

  看了安妮一眼道:“姐姐,请喝茶。”

  安妮忍住笑,转身向绝岛散人问道,“你说有疑惑要替我们解答,不知有什么深意?”

  绝岛散人轻轻喝一口茶水,定定的望了二人,道,“我想二位是因为前几天风暴而落海的?那么想来现在你们最想的是怎样回到家乡吧。”

  “绝岛兄这话差矣,你看我姐弟俩海中遨游,甚是逍遥快活,这恶禽岛吗,我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贝壳大咧咧的答道,“不知海浪兄却又何事求于我们,不妨说来听听。”

  贝壳自小混迹街头,此时一听绝岛散人话语,已知这白衣少年定有出海的法子,又怕加于自己身上众多要求,笑嘻嘻的一句话档了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