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追踪子弹
疯狂路人2018-04-26 17:332,195

  贝壳一跃而起,站在船板上双手做喇叭状喊道,“喂,有人吗?你欧阳大爷和安妮大妈来了,小的们,快出来迎接尊驾啦。”

  安妮一脚将贝壳踢下船板,笑道,“臭贝壳,谁是安妮大妈。”

  贝壳哎呀一声,落入海中,双脚却站在硬硬的地上,原来,近岛处海水只是漫过了胸口。

  贝壳怪叫一声,双手抓住安妮胳膊,将她拉下水来。

  两人九死一生,此时重新看见希望,不由相视一笑,你拉我我扯你,双双向海岛奔去。

  奔上海岛,两人才发现四周山峰林立,古木参天,此时虽然是盛夏,岛上却阴森森的感觉凉爽,两人寻了一处地势高的山坡躺下来。

  几天几夜的折腾,让两人疲倦至极,再也无心说笑,彼此双手相击,就此睡去。

  睡的正浓,一声尖锐的鸟鸣突然传入耳中,贝壳一惊,就醒了过来。

  朦胧的夜色中,一只大鸟正盘旋在两人头顶。

  身旁的安妮坐起身来,小声道,“别动,这是恶禽鸟,我们在它的领地上,它要攻击我们了。”

  话音未落,头顶的恶禽鸟如一颗高空坠落的石块,俯冲下来。

  恶禽鸟脸部犹如刚出生的婴儿一般,口鼻分明,贝壳一声惊叫,不由伸开双臂护在安妮身前。

  安妮左手按住贝壳肩膀,右手从小腿处掏出一件黑黑的东西,随着贝壳耳边传来砰的一声,恶禽鸟应声落地。

  贝壳回头看去,就见那只恶禽鸟扑通着翅膀,在地上啾啾叫个不停。

  贝壳吓了一跳,只见安妮手中一个长长的东西冒着丝丝青烟,样子极是怪异。

  贝壳俯到安妮耳边,小声问道,“安妮姐姐,你手中是什么东西?”

  安妮只觉一股湿湿的热气喷到自己耳边,痒痒的不知是什么滋味,大声道,“这岛上又没有人,你这么说话干嘛,难受死了。”

  贝壳嘿嘿一笑,“我习惯了,和姐姐在一起只觉的到处都是羡慕的眼光。”

  安妮呸了一声,笑道:“偏你会这些乱七八糟的话,给你给你,看吧,这是破魔枪。”说着将手中破魔枪递了过来。

  “破魔枪?”贝壳接过,翻来覆去的看了几眼,只见这破魔枪一条黝黑的两寸圆管仍兀自烫手,后边一手掌大小的枪托,握在手里,极为沉重,显是专门制造,疑惑道,“这枪可打得真准。”

  “这里面装的是追踪子弹,当然准了。”安妮笑道,“哪怕你水平奇臭,只要子弹离被打的目标不超过十米,就会自动追击,直到击中目标为止。”

  “这东西这么神奇吗?”贝壳站起身来学安妮的样子随手扣动扳机,只听‘砰’的一声,一颗子弹带着尖锐的声音呼啸而出,强大的后坐力使贝壳一跤坐倒。

  安妮急道,“你怎么说打就打,这子弹可稀罕得很……”

  话音未落,就听树丛中一阵哗啦作响,接着一支黑影带着凌厉的风势擦过安妮脸颊。

  “哆!”

  随着声音,两人转头看去,只见夜色中一支长箭穿透树干,颤抖不停。

  “有人。”两人爬起身来,齐向箭支来处奔去,穿过三四排密集的树干,一个黑影正急速向远处奔去。贝壳举起手中破魔枪,瞄准,正要扣动扳机,安妮缓缓的道,“算了,他已经伤到了,还是留几颗子弹防身吧。”

  黑影行动迅捷,贝壳一犹疑间,那人已在树丛中左穿右行消失了,贝壳转头向安妮看去,只见安妮神色疑惑,轻声道,“这岛上的恶禽鸟凶猛异常,常人绝不敢在这儿逗留,也不知是什么人如此大胆?”

  “管他什么人,”贝壳举了举手中的破魔枪,“有这种好东西在手,我们还怕什么神魔妖怪。”

  安妮听他胡说八道,不由轻轻一笑,接过破魔枪,淡淡道,“这破魔枪虽然厉害,却有一个破绽,想要躲开也不难。”

  “破绽?”贝壳疑惑道,“刚才我随手一枪,只因他躲在我们身边就着了道,现在我们知道这岛上有这么一个人,还怕他什么?”

  安妮转过头定定的看着贝壳,“这个人一定伤在手上,刚才的恶禽鸟一定伤在翅膀,你知道为什么吗?”

  银色的月光斜斜的照在安妮脸上,将长长地睫毛,小巧的鼻子画出了一抹阴影,看的贝壳心中不由一荡,心道,“这姑娘可真美,比苹果可漂亮多了,奶奶的,也不知我贝壳啥时修来的福气,唉!身上带着破魔枪,要是娶回家,可难伺候的很。”

  见贝壳呆呆的看着自己,安妮以为他是在思考破魔枪的破绽,哪儿想到他心中的龌龊想法,淡淡道,“这追踪子弹对气流的感知特别强烈,哪怕有一丝的气流波动,它也会顺着气流的去路随时改变方向,刚才那人用手拉动弓箭引起气流波动,才会伤到手上,而恶禽鸟飞翔的时候,翅膀是气流波动最大的地方,才会伤到翅膀。”

  见贝壳不语,又道,“也幸亏你冒冒失失的一枪,他的箭才偏离了方向。不然我们可能就有一个人被他伤害了。”

  “这个便是破绽吗?”贝壳嘻嘻一笑,也没听清安妮说的什么,忽然问道,“安妮姐姐,你多大了?”

  安妮脸色一红,啐道,“你问这个干嘛?”

  见贝壳笑嘻嘻的混不在意,便不再说破魔枪的破绽。

  “恩,我小时候听人说女孩儿到了十五六七八岁,就不能随便摸男孩的手了,”贝壳嘿嘿一笑,又道,“可是姐姐从见了我,摸了我的手好像有好多次了,唉,我贝壳……哎吆,你踢我屁股干嘛?”

  安妮一脚踢出,转身就走,只听贝壳在身后大呼小叫,“我的屁股好像裂成三瓣了,我好像伤到内脏了,哎呀,姐姐,你慢点走,等等我……”

  两人回到山坡上,贝壳找了些干草用枯木摩擦弄着了,又将半死的恶禽鸟裹了泥巴,架起来烤了。这些野外生存的本领贝壳却是会的不少,原来在星空岛,天天独自一人生活,贝壳又丢三落四,常常弄丢了火石,又不好天天去借,只好想了这些笨办法,倒也没有吃过生食。

继续阅读:第五章 绝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