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海岛
疯狂路人2019-01-21 16:412,155

  残阳如血,一轮红日慢慢的降至海面,霎时海面万道金光,耀的人眼生疼,风声呼呼,贝壳坐在船板上,手拉着帆绳,抑扬顿挫的念道,“一轮大太阳,照在海面上,风儿呼啦啦……”转头向绝岛散人道,“绝岛,你看我的诗句如何?”

  绝岛散人闻言一笑,“好诗好诗,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贝壳兄可为一代骚客了。”

  “哈哈。”贝壳不由大笑道,“骚客嘛,是啥意思?我这最后一句,实在想不起来,你来对上如何?”

  “贝壳兄旷世奇才,我不敢把这好诗的意境给破坏了。”

  “不打紧,你对就是了,难不成对坏了我还要你赔吗?”

  安妮听两人对诗,不由微笑,正在这时,远处一条长长的船体忽然跃出海面,安妮凝视良久,道,“咦,好像是艘大船。”

  帆船航行甚速,那船又逆了方向而来,不一会儿,两船已相聚不足百米

  安妮瞪视良久,疑惑道,“这船怎么空无一人。”

  话音未落,忽然从船舱中站起八九人来,那些人装束奇特,每人都披了一件蓑衣,吊着半截裤子,最奇特的是每人身上都挂了一圈细细的绳子。

  安妮见到船上众人,脸色巨变,道,“是海盗,快转方向。”只是小船急速间又如何转的过来。

  那大船划了个弧度,与小船擦肩,此时已听到船上海盗的笑骂声,“是一个漂亮的小妮子,胡老二,今晚我看你要趴到床上起不来了。”

  “哈哈。”那叫胡老二的笑道,“老九,你奶奶的,你要是不皮痒就他妈的闭嘴,到时让你抱了她过夜,就是不知道这妞还能不能活着下来床,那俩小子我看就喂了老大的黑牛犬了,哈哈。”

  众海盗调笑声中,手中的绳子抡圆,续足了劲势,搜的就朝小船的船帆飞来。

  “噔”“噔”“噔”几声,就有四五条绳子攀上了船帆,那绳子上带有利爪,穿透船帆,小船疾行中猛地一顿,竟在众海盗一起用力下停了下来,渐渐的向大船靠拢过来。

  绝岛散人脸色一变,说道,“给我刀。”一个疾跃,攀上船帆,贝壳急忙从身上把绝岛散人给自己的匕首掏了出来,扔给绝岛。

  绝岛在船帆上辗转腾挪,瞬间就爬到绳子高度,手中匕首疾辉,几条绳子断裂开来。

  小船一松,就待转向行去,奈何大船上众海盗笑骂声中,又有几条绳索攀了上来。

  绝岛散人转身挥刀,只是船上众海盗学了乖,绝岛散人靠近那条绳子,那条绳子就会一松,在船上海盗的臂力下一抖,总之不让他割断。

  贝壳转头问道,“安妮姐姐,你怕不怕?”

  安妮脸色煞白,怔怔的望了空中绝岛散人不住挥动的手臂,贝壳哈哈一笑,“姐姐,别怕,有我贝壳呢!”

  接着,贝壳从安妮手中接过破魔枪,就往船帆上爬去。

  安妮一愣,问道,“贝壳,你要干什么?”

  贝壳回过头来嘿嘿一笑,“只是一些小小的海盗罢了,竟敢在姐姐面前放肆,我贝壳怕谁?”

  贝壳手脚并用,并不比绝岛散人攀爬的速度慢,此时小时侯上树掏鸟蛋的本领施展出来,只几个起跃,就到了船帆顶上,扭头对绝岛散人道,“把刀给我。”

  绝岛散人不住挥刀,却只割断了一条绳索。闻言看了贝壳一眼,只见贝壳怒瞪了双眼,脸色少有的严肃,叹一口气,将刀递给贝壳。

  贝壳接过匕首,大喊道,“胡老二,你他妈的生儿子没屁眼,生女儿没人要。”

  那胡老二闻言大怒,正要回骂过去,忽见一件乌黑的物事对准了自己,接着“砰”的一声巨响,下意识的向旁边一躲,只是这次他要躲得,是追踪子弹。

  胡老二只觉胸口一麻,像蚊子轻轻的咬了一口,接着胸口一股热流涌出,想要说些什么,却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发出声音,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慢慢的倒了下去。

  众海盗一愣间,贝壳手起刀落,瞬间割断了几条绳索,众海盗纷纷怒骂,就有人作势要跳上小船。

  此时两船已经靠近,船帆距大船甲板不足三米,贝壳哈哈一笑,从船帆上一跃而下,手中破魔枪一挥,喝道,“不想死的全部别动。”

  此时小船挣脱了束缚,渐渐远去。只听安妮的声音在风中叫道,“贝壳,快回来,你快回来……”

  只是船帆蓄满了风势,转瞬间已滑出几十米,又如何回得去。

  众海盗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看着黑洞洞的枪口竟一时被震慑的无人挪动一步,贝壳怒道,“你们谁是首领?快快出来受死。”

  其中一海盗指着刚才软倒得胡老二道,“他是老大,刚才已经被你打死了。”

  贝壳嘿嘿一笑,这运气也忒好,没想到随手一枪,先把这群人的老大干挺了,眼见那胡老二胸口鲜血喷涌,已经出气多进气少,只怕没多少时间好活了。

  贝壳扫了众海盗一眼,“除了他还有谁是首脑。”

  那刚才说话的海盗向贝壳身后一指道,“你身后那个。”

  贝壳下意识的回头看去,一转身就已知道是中计了,此刻自己站在船沿上,身后就是大海,怎会站的住人。

  手中破魔枪一挥,随手扣动,只听‘啪’的一声轻响,哪儿有子弹发的出来,众海盗已蜂拥上来,纷纷抓住贝壳持枪的左手,贝壳急切中拿匕首的右手一挥,惊退海盗,翻身一跃,落入海中。

  众海盗哪儿能容他走脱,早有三名海盗跃下海来,向贝壳游来,贝壳探头吸一口气,见三人向他游来,嘿嘿一笑,“你们生儿子都没有屁眼。”

  深潜下去,冰冷的海水弥漫下,船底就在眼前,右手持了匕首,向船底划去。

  匕首削铁如泥,就连坚硬若铁的紫腊树都如削豆腐般容易,何况平常树木造就的船底,只刺了几下,船底就破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贝壳将破魔枪插在裤兜,将匕首含在嘴里,向远处划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