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命运的星星
疯狂路人2018-04-26 17:332,180

  一口气游出百米,探头出来,见众海盗仍在船底附近不住下潜,寻找自己,不由大喊道,“孙子们,贝壳爷爷我在这儿呢。”

  三名海盗看见他,纷纷爬上船去,众人一起划桨,向他追来,只是船越来越慢,海水已漫进船舱,就要寿终正寝了。

  众海盗大呼小叫,纷纷叫骂道,“小子,有种你回来,看我不剥了你的皮……”

  贝壳觉得自己有种是肯定的,但是也绝对不肯回去,哈哈一笑,“你们自己玩吧,我还有事呢,再见了啊。”

  大笑声中,贝壳转身挥臂,向前方游去。

  也不知游了多久,游了多远,贝壳渐渐感到体力不支,心下叹道,我贝壳该是没有去大陆的命吧,这一路行来,不是风暴就是海盗,这次只怕是要兮兮了。

  想到自己小时候,父亲在一次风暴中再也没有回来,母亲自己去求了造船的木匠李大爷,造了一艘小船,在近海打渔,常年劳累竟凑不够交给官府的鱼税钱,在自己九岁时劳累过度,一觉睡下再也没有醒来,罢,罢,罢,我贝壳死在这海里,也算死得其所了,只是母亲说人死后就会有一颗流星坠下,自己不知是天上的哪一颗流星。

  抬头向天空望去,繁星满天,不对,有一颗星星怎会那么低,就贴在海面。

  贝壳揉了揉眼睛,仔细看去,那哪儿是一颗星星,分明是一烛渔火,贝壳大喜,浑身瞬间充满力量,奋力向那烛鱼头游去。

  那烛渔火愈来愈近,已渐渐听船桨打水的声音,贝壳想要大喊,喉咙却似被堵了东西,发出的声音连自己也听不到。

  只听有个男人的声音怒道,“奥格斯,我跟你说多少遍了,赤铁岩的颜色是黑色的,你怎麽又弄了一颗红核石上来?”

  贝壳听到人声,一口气松下来,脑中一阵眩晕,记忆中好像自己的左手抓了一下船板,就此人事不知。

  热,极热,仿佛置身一个熔炉般,贝壳想要逃开,怎奈浑身像充满了禁锢,怎么也挪不动一丝一毫。

  意识中仿佛有人在自己额头不停地热敷,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声音似近似远,“怎么还不醒呢?难道要用冷敷才行吗?可是这大热的天,到那儿去找冰呢?”

  贝壳不由一个激灵,猛地睁开眼睛,眼前一张模糊的脸渐渐清晰,那张脸似乎十六七岁,又似乎三四十岁,显得无比丑陋,粗大的毛孔像一个个黑色米粒,额头上腮颊边布满细小的皱纹。

  最恐怖的是上下嘴唇咧着一道道的口子,此时那张脸正皱了眉头,努了鼻子,呆呆的目光越过贝壳躺着的身子,落在某处,布满裂口的嘴唇上下翕动,“哪儿有冰呢?”

  贝壳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嘴唇干涩疼痛,不由轻轻地呻吟了一声。

  那人听见声音,低下头来,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微笑,只是这微笑竟比常人哭还要难看,“你醒了,我去告诉维尔特船长去。”

  说着那人爬起身子,转身向外走去。那人一站起身来,不由吓了贝壳一跳,他足有两米的身高,在低矮的屋子里竟要躬身而行。

  “喂,这是哪儿?”贝壳不由急道,“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儿?”

  那人举起手来挠了挠额头,咧嘴一笑,“我叫奥格斯,这儿好像是千思城的浅海?我是从海底把你捞上来的”

  顿了一下又道,“我还是把维尔特船长叫来吧。”说着撩开门帘走了出去。

  贝壳回过神来,只见自己待在一间小小的船舱中间,船舱的地板上乱七八糟的堆放着一些黑色的石块,在忽明忽暗的烛光下发出淡淡的微光,最可气的是这大热的天,自己身上竟盖了一床厚厚的棉被。

  贝壳从棉被中抽出手来,缓缓的坐起身子,只见自己全身赤裸,热汗淋淋,心中一惊,破魔枪呢?,记得是装在口袋里的。

  翻身起来,也不管全身赤裸,从床上揭开棉被,翻开床板,却始终不见破魔枪的影子,身上的热汗瞬间变为冷汗,心中一个声音只是叫道,安妮姐姐的东西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丢掉的。

  “安贝公子是在找这个东西吗?”一个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贝壳转过身来,只见奥格斯陪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精瘦汉子走了进来,那汉子手中握了一件东西,正是破魔枪。

  贝壳不由叫道,“破魔枪。”

  疾走几步将破魔枪抢在手里。那男人回头看了奥格斯一眼,回身道,“果然是破魔枪,安贝公子年少风流,本来无可厚非,只是……”

  他汉子话声一顿,声音逐渐严厉,“只是公子可知安贝家的前程尽数毁在这破魔枪手里吗?”

  说完也不管贝壳回答与否,转身对奥格斯吩咐道,“通知赵二当家的,马上备马回程,我们将安贝少爷交给那人,或许能挽救安妮家于凶险之中,只是那人,唉,也不知能否来的及。”

  贝壳听得一头雾水,什么安妮家却又与这破魔枪扯上了关系,自己这几天可是一直在海上,就是这破魔枪也不可能长了翅膀飞到这儿惹了麻烦,待要辩解,男人已撩了舱帘,匆匆走了出去。

  奥格斯冲贝壳咧嘴一笑,小声道,“安贝少爷,维尔特船长的脾气不太好,我也老是挨他的训,其实他心里是没啥的,上个月还多给了我三个铜币的工钱呢,唉!你要是惹了他的话,赶紧去道个歉吧。”说着看了贝壳一眼恍然大悟道,“噢,我去给你拿衣服。”

  一边说,他一边匆匆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奥格斯提了贝壳的衣服走了进来,道,“这船上淡水可紧缺的很,我本来要给你洗衣服的,可是维尔特船长却不让,不过也晾干了,你穿上吧。”

  “奥格斯,”贝壳穿上硬硬的衣服问道,“维尔特说我的破魔枪惹了祸,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这个,船长说我笨的很,常常连赤铁岩和红核石也分不清楚,我不知道。”奥格斯一脸疑惑,“喂,安贝少爷,你说赤铁岩既然叫赤铁岩,为什么不能是红颜色的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