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误会
疯狂路人2018-04-26 17:332,138

  贝壳不由苦笑,这奥格斯虽然个子高大,但却蠢笨的很,不过也幸亏他的高大有力,才能把自己从海底捞上来,心下感激,伸手握了奥格斯的双手道,“奥格斯,谢谢你救了我,以后不管怎样,你都是我最好的兄弟了,我今年十四岁,你呢?”

  “哦,我已经十九岁了,嘿嘿,不客气,”

  “奥格斯。”门外维尔特的声音传来,“马上要开船了,快来划船。”

  “噢”,奥格斯向贝壳咧嘴一笑,“我要去划船了。”

  贝壳翻身走下床来,百思不得其解,不知自己是如何得罪了这个维尔特船长,直到肚子咕咕作响,才记起已经有好久没吃过饭了,想要喊奥格斯一声要点饭吃,却又顾忌维尔特,索性躺倒床上,闭眼睡去。

  过了许久,脑中只是想着安妮姐姐脱险了没有,今后还有没有相见的机会,竟是怎么也无法入睡,耳中听到外面众人划水的声音渐渐稀疏,想是已经靠近海岸。

  这该死的大陆,自己九死一生,终于来了。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小船拖到海岸,接着有人进到船舱将地板上的石块搬了出去,贝壳假装睡着,不去理会,待众人将石块搬将完毕,只听有人小声的说了几句什么,接着有人冷笑道,“安贝少爷,我们要走了,你躲得过初一,难道能躲得过十五吗?”

  贝壳大怒,自己又没有得罪过谁,却连番受这些人奚落,翻身坐起,骂道,“你瞎了狗眼,难道你小爷我也是怕事的人吗?我得罪谁了,叫他奶奶的来见我。”

  那人是受了维尔特的吩咐来喊贝壳起来,本就是狐假虎威,此刻见贝壳发怒,一时间不知所措,愣了片刻,小声道,“船长说要我叫你起来,我们要赶向千思城。”

  “哼。”贝壳一声冷哼,转身昂头踏出船舱,外面阳光耀眼,已是中午,海滩边早有一具马车等候,众人立在马车旁,眼光齐刷刷的向贝壳望来,贝壳冷冷一笑,也不答话,跳下船头,径直走到马车旁爬上车去。

  维尔特叹一口气,小声道,“赵二,奥格斯,我们一起去吧,安妮家的大恩大德,唯有以死为报。”

  两人答应一声,掀开车帘坐到贝壳身旁,维尔特爬上车辕,马鞭一挥,那马一声嘶叫,奔开四蹄,朝东驶去。

  一路急奔,直颠簸的贝壳肚里翻江倒海,只是好久没有吃东西,也吐不出来,这样一直行到晚间,维尔特才一声呼啸,马车逐渐停了下来,只听维尔特在外面叫道,“安贝少爷,我们已来到魔器殿,你要为你的破魔枪补充子弹吗?”

  贝壳饿得头昏眼花,哪儿又去注意别人说什么,只是哼哼道,“追踪子弹吗?就来几颗也好。”

  维尔特哼了一声,隐约道,“也不知发了什么善心,要用追踪子弹,”又高声吩咐道“奥格斯,去找列夫师傅说少爷要拿二十颗追踪子弹,哦,不,把漫天花雨也拿上几颗。”

  奥格斯答应一声,跳下车来,疾步去了。贝壳忽然觉得有地方不对,隐隐却又不知是哪儿,抬头向赵二看去,只见赵二盘腿坐在车内,迷了双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一会儿,奥格斯手中提了一个木箱,一路小跑回来,爬上车来,将木箱递到贝壳手中道,“少爷,你的子弹。”

  贝壳一惊,忽然道,“维尔特船长,你为什么一直叫我安贝少爷?你……”

  话未说完,对面的赵二忽然睁开眼睛,喝道,“叫你什么?难道要叫你安贝老爷吗?老爷虽然生死未卜,你做老爷还早着点吧。”

  顿了一顿,又道,“何况那人放出话来,只要拿你去换,必放安妮家一条生路。你还犹豫啥来,舍身救安妮家上下八十七口人,这帐合算的很。”

  贝壳心下恍然,原来这些人将自己错认成了安贝家的少爷,只是原来自己并未注意,虽觉得不对,却未想到是何原因,直到奥格斯叫了自己一声少爷,自己才醒过神来。

  想通此处,不由放下心来,这些人并未见过那安贝少爷,只因那安贝少爷也拿着这样一把破魔枪,所以才造成如此误会。见那赵二因生气涨得脸红气粗,索性不再理他,接过奥格斯递来的木箱,自去打开,只见木箱中三个弹夹,每个弹夹各有十发子弹,便取下破魔枪上得空弹夹换上。

  马车复又前行,这次只走了一会儿,又逐渐慢了下来,

  “少爷,”维尔特在外面叫道,“下车吧,我们到了。”

  正在这时,赵二忽然说道,“少爷,你见了那人,要趁其不备,将他击毙,若能保的全家平安,自然是好,可是若不能得手,我和维尔特必舍了性命,报答安贝家恩情于万一,唉!”

  说着叹一口气,自马车上跳了下来。

  贝壳冷冷一笑,也懒得辩解,跟随众人跳下车来,眼前不由豁然开朗,宽阔的马路上人来人往,虽是夜晚,却处处灯火通明,相比萧华城那是热闹的多了。

  众人来到一扇朱漆大门前,维尔特上前抓住门上的铜环拍了几下,只听里边有一个苍老的声音问道:“谁啊?”

  接着,悉悉索索一阵开门的声音,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探出头来。

  “茂伯,”维尔特躬身道:“那人还在吗?你去通报一声,就说少爷回来了。”

  茂伯上上下下打量了四人几眼,疑惑道:“少爷?在哪儿?”

  维尔特用手向贝壳一指:“这不就是吗,茂伯的眼睛大不如前了。”

  茂伯走出门来,定定的看了贝壳一眼,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啊,是啊,人老了,眼神就不行了,果然是贝儿回来了,快,快些进来。”

  贝壳身上忽然就起了一身冷汗,原先被维尔特等人误会,自己并不在意,从他的话中知道他们并不认识所谓的安贝少爷,自己相信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而此刻面对这个颤巍巍的老头,贝壳竟觉得说不出的胆寒。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拳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