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拳风
疯狂路人2018-04-26 17:332,375

  “茂伯”,贝壳退后一步指了自己:“你确定认识我?”

  “安贝。”赵二冷哼一声:“好汉做事好汉当,你怕又有何用,你可知安妮家的八十七口上下正为了你而在受着那人的折磨。”

  “船长。”茂伯摇头道:“从十天前,那人就在每天杀死一个人,扬言若是贝儿不出现,就将安妮家上下全部杀死。”

  “有这等事。”维尔特怒道:“赵二,我们去跟他拼了。”说着在贝壳肩头一推:“还愣着干什么,快走。”

  贝壳一个趔趄,差点被维尔特推倒,恨恨的抬头看了茂伯一眼,只见茂伯目光躲闪,显是心中有鬼。

  此时维尔特已推门走了进去,赵二在一边瞪了自己,双目圆睁。贝壳心中一片恍惚,只觉此事极为诡异,但又猜不出究竟自己是如何卷了进来。不由苦笑一声,跟着维尔特走进门去。

  茂伯一路小跑,高声叫道:“夫人,夫人,少爷回来了。”

  贝壳此时倒静下心来,默默的扫了一眼这硕大的院子,只见院内房舍层落,极是奢华,只是院子的小径两旁的地上已隐隐有小草的绿芽冒出,想是许久无人整理。

  随着茂伯的喊声,正房的大门咣的一声被人撞开,贝壳抬头看去,只见门口一个装束奇特的少年在屋内灯火通明的映照下怒睁了双眼,满脸绯红的望着自己,少年一头长发,赤着上身,下身一条不及膝盖的短裤,裤脚参差不齐,竟像极了一条山林中的野兽。

  那少年抬起手臂,指了贝壳:“你就是安贝?”声音颤抖,竟透出隐隐的激动。

  贝壳长叹一声,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少年吐出一口长气,慢慢地走到贝壳面前,双眸渐渐有淡红转变的黑白分明,一瞬间声音恢复了平静:“安贝,前年十月二号,你是否在悔森林用你的破魔枪猎杀过一只豹子,剥皮剔骨,火烤后与你的同伴分食?”

  “我叫欧阳……,”贝壳正要否认,茂伯忽然道:“云少爷当时用的是剥皮子弹,这事当怪不得他。”

  少年低下头,低声道:“剥皮子弹,那是一种什么滋味?”

  茂伯道:“那是魔器殿赵心云师傅在前年制造的,无非是加大追踪子弹的推动力,将追踪子弹感知气流的螺纹加深,让它在进入敌人的皮肤时感知肌肉的纹理,不会深入肌肤,而只在皮肤内里高速旋转迂回,将敌人的皮肤整个剥下来,而敌人仍不会死,端的是相当残忍。”

  “茂伯,你在说什么?”维尔特呵斥道:“不过是一只豹子而已,”

  他接着,转头冲少年道:“都怪安贝少爷有眼无珠,抢了阁下的猎物,我们一定组织安妮家的高手,进入悔森林,还阁下一个公道,还请阁下手下留情,放过安贝少爷。”

  “安妮家的高手?哈哈。”少年抬起头来仰天大笑,双目中竟泪光闪闪。

  少顷,他止住笑声,望了众人缓缓说道:“我小时候被父母抛弃,悔森林的一只豹子把我叼去,当作它的孩子喂养,直至我五岁那年遇上老师,当年若没有那只豹子,我不知道会是如何,十五年来,每每回到悔森林,他都会在我身边耳鬓厮磨,就像见到自己久违的儿子一样,十五年,她已经老了,不复当年森林之王的模样,每天,她就像母亲一样呆在自己的领地等待儿子回来。儿子大了,就要为母亲尽孝,只要有我在,悔森林一百里方圆不会有大的野兽骚扰,可是有一天,我回来见到的是一堆枯骨……”

  房间里的灯火忽明忽暗,虽是夏日,众人仍然觉得身上犹如寒冬,维尔特跟赵二对视一眼,听少年继续说下去。

  “老师告诉我,无论生死富贵,要记得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一年多来,我凭着原地的一颗剥皮子弹,走遍南飒的角角落落,终于知道,这东西只有千思城的安妮家制造,而安妮家唯一使用这种子弹的就是安贝少爷,安贝少爷风流成性,作恶多端,这是千思城百姓对你的评语,我说的对吗?安贝少爷。”少年默然良久,又道:“老师给我起得名字叫做林豹,就是要我记得自己的养母是一只豹子,我本来属于森林,可是如今为了母亲,杀人也不为过,安贝,你说是吗?”

  贝壳听林豹在夜色中将此事娓娓道来,不由听得浑身汗毛林立,直觉此事说不出的诡异。直到听到林豹最后一句,心中一惊,忙疾步后退,离开林豹一丈有余,伸手掏出破魔枪,端在胸前。

  林豹冷冷的瞄了他一眼,对破魔枪混不理会,右手握拳,缓缓向贝壳击了过去。

  维尔特怒喝一声,抢在贝壳身前,双手高举,直上直下的向林豹冲了过来。林豹嘴角抽搐了一下,拳势不停,待到拳冲到维尔特身前,忽然拳势加速。

  “啵!”

  仿佛一个调皮的孩子用手弹了一下琴弦,林豹手臂周围的空气变成了丝丝的红色,忽然向两边荡了开来,威尔特咦了一声,就觉得仿佛有一把柴刀,在自己胸前直接捅了进去,低下头去,维尔特甚至自己看见了自己的内脏被拳风挤压的变形,一丝凉风穿透后背,从自己的腹腔掠过。

  众人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维尔特缓缓坐倒,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贝壳举着破魔枪,怔在原地,张大了嘴巴,竟不知如何是好。此时赵二早一声大喝冲上前来,茂伯颤巍巍的身子一错,却是挡在赵二身前,赵二怒道:“茂伯,你干什么?”

  茂伯缓缓摇头,冲了林豹道:“冤有头,债有主,你杀了安贝就去吧。”

  赵二愕然,只一怔间,林豹已拳势如风,向贝壳冲了过来。

  贝壳来不及躲闪,却也不肯就此受死,百忙中也来不及瞄准,手中破魔枪咚咚咚三声,已有三颗子弹激射而出。

  林豹冷笑一声,身子扭曲,以不可思议的姿势从子弹中穿行而过,待到冲到贝壳面前,蓦然斜刺里一声呼啸,一支箭矢已擦着林豹发际呼啸而过。

  林豹一惊,来不及去看箭矢的来路,身后尖锐的风鸣声中,背后追踪子弹转折已至身后,林豹的拳头忽然红光大盛,周围的空间在拳速的带动下竟然产生了莫名的扭曲,在众人眼中看起来,林豹的手臂就如筷子在水中的折射一般,以奇异的角度转折向身后,待到拳头堪堪遇上子弹,三颗子弹忽然在黑色箭矢的带动下急速折了个弯,向林豹左肩飞去。

  林豹一声长啸,并不慌乱,脚步向右一错,三颗子弹已擦肩而过,只是身周的气流涌动,三颗子弹忽又转折,向林豹飞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