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筝音
疯狂路人2018-04-26 17:332,182

  “贝壳快走。”

  黑暗中一声呼喊将贝壳惊得醒过神来,贝壳不及辨认是谁,手中破魔枪再响,第四颗子弹向林豹飞去,也不管打不打得中,转身大步飞奔而去。

  林豹吸一口气,曲身让过身侧子弹,身前子弹已至胸前。

  林豹双足在地下一点,身子若飞鸟一般急速后退,只是追踪子弹本就受气流影响,林豹快,追踪子弹也不慢。

  除了身前的子弹受气流影响突然加速,那三颗子弹也转弯飞了回来,四颗子弹成一条直线始终离林豹胸口一尺左右。

  急退中林豹双拳出击,拳头与子弹相接,只听一声大响,林豹撞在身后墙上,只撞得土墙上泥土纷纷落下,那四颗子弹却并未接触到拳头,在拳风影响下早已转向不知飞到哪儿去了。

  这之间的事只是电光石火,林豹困境一脱,身子纵起,如一只大鸟般掠上墙头,眼光一扫,只见外面人影重重,熙来熙攘,贝壳却是不知跑到哪儿去了。

  回头望向院内众人,只见赵二已扶起维尔特,眼中我凶光闪烁,只有那胡子花白的茂伯定定的望着自己,说道:“安贝是无心之失,可你已经杀了十一人了,你养母的仇也该还了。”

  林豹恨恨道:“只要我一天不将安贝碎尸万段,此仇不解。”说着跳下墙头,就此去了。

  夜色深深,忙碌了一天的千思城终于安静下来,只有不知名的昆虫在角落里低吟浅唱。

  林豹悄悄的俯在千思城迎宾酒楼的屋脊上,如一只野兽在等自己的猎物,特有的敏锐告诉自己,安贝就躲在附近。

  天上蓝色的月光如一泓清泉,沐浴着自己的全身,仿佛躺在母亲的怀抱一样,刚才消失的气力正在慢慢恢复。

  如老师所说,自己是最适合修炼影踪拳的天才,只是上古的书籍缺失的太多,以至自己的瓶颈一直无法突破,难道在蓝色的月亮上真的是上古书籍的出处吗?

  林豹不由抬起头来望着月亮,月亮在云层中穿行了几次,逐渐落入西天,已经是四更了。

  “铮!”

  一声筝音突然声如裂锦。

  突兀的在夜色中飘散开来,初期筝音尖锐高昂,如奔腾的野马在草原上驰骋,逐渐音色低沉婉转,似乎是一个女子声声的泣咽,在等待心上人的路口徘徊。

  林豹长啸一声,从屋脊上弹身而起,筝音听到长啸,似乎微微一颤,转而轻快活泼起来,似百灵在林间嬉戏,又如春燕掠过波纹的湖面,荡漾百璇。

  夜色中一辆马车慢吞吞的从远处自西而来。

  拉车的是一头瘦瘦的毛驴,脖子上的铃铛叮当叮当的在筝音中荡来荡去,车辕上坐了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美妇,手里一支短短的马鞭,正在毛驴身上扫来扫去。

  林豹跃下屋脊,缓缓走到近前,深吸一口气,叫道:“师姐。”

  美妇抬头看了林豹一眼,吁的一声将毛驴拉住,此时筝音嘎然而止,接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从车厢中探出头来,笑道:“师叔好。”林豹瞄了一眼少女:“筝儿的古筝弹得愈发好了。”

  “谢谢师叔,”少女显然见了林豹心情高兴:“师叔,我和娘亲找了你好久哎!”

  “是吗?”林豹淡淡道:“只是有些事情还没有完,过几天就会回去的。”

  “小豹,先上车吧,有话车里说吧。”美妇抬头望了一眼逐渐露出鱼肚白的东方:“老师要你陪我到魔器殿走一趟。”

  “师姐……,”林豹犹豫了一下:“我的事情还没有完。”

  “嗯,我知道,老师要我来找你有话对你说,上车吧。”

  “是,师姐。”林豹叹一口气,慢慢地走到车后爬上车去。

  少女挪开一点身子,嘻嘻一笑:“师叔,你饿了吧,我这儿有刚买的糯米莲花红枣糕,你吃一点吧。”

  “好啊,”林豹接过少女递来的米糕慢慢吃着:“师姐,老师怎么说。”

  美妇轻挥马鞭,毛驴一声长嘶又复慢慢向前行去,美妇悠悠的声音道:“老师要我告诉你三点:第一,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老师说‘你为了寻找一个并不确定的敌人,离开悔森林一年又约五个月,浪费了如此宝贵的时间,计划又要为你拖后了。”

  “是,”林豹重复道:“一寸光阴一寸金……,是我让老师失望了。”

  “第二,”美妇继续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你如此之久不能完成一件事情,只能说明你不了解你的敌人,不清楚自己该怎样去做,方法不对,只能事倍功半。”

  “不错,若我能早知道破魔枪的破绽,他便不能逃掉,是我鲁莽了。

  “第三,老师说‘智慧永远是第一的武器,无论身在何处,只有冷静,不慌不乱,才能成为一个强者。’你离开悔森林一年多,甚至都没有时间将身上的衣服换掉,这样明显的特征是要告诉你的敌人离你远点吗?”

  美妇语气逐渐严厉,林豹默然不语,顿了一顿,美妇又道:“老师还说,此次要你暂且放下此事,与我将梦回者修复。”

  “师叔,师公的话你可要听哦,筝儿又可以和你在一起了。”少女怒了嘴唇,双眼巴巴的望了林豹。

  许久不见林豹回答,又道:“师公说你长大了,要懂得事情的轻重缓急才好,娘亲也在师公面前保证了要将你带回去的。”

  少女说着双眼一红,怔怔的就要落下泪来。

  林豹右手轻轻地拂过少女黑色长发,叹一口气道:“筝儿别哭,我听师姐的话就是了。”

  筝儿破涕为笑,嘻嘻道:“师叔最疼筝儿的,娘亲,师叔要和我们一块去魔器殿了。”

  车外美妇一声轻叹:“筝儿,不要和师叔没大没小的,小豹,你在路上将老师的话再仔细的想想吧,记得我们还有使命在身。”

  “是,师姐。”林豹闭上眼睛,默默的进入冥思。筝儿一声冷哼:“哼,师叔又不比我大多少,不理我算了。”转过身子背对林豹,手指轻弹,一声筝音慢慢地悠扬回荡,如珠落玉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