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钛合金
疯狂路人2018-04-26 17:332,397

  再行不久,前面一排破旧的房舍落入眼帘,人未走近,叮当叮当的声音首先传了过来。

  赵心云引众人推开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只见院落内三四个精壮汉子挥汗如雨,正在铁辗上打造着一些农具。

  院子的墙角堆放着不知名的矿石和一些铁锨镢头。

  筝儿奇怪道:“这便是魔器殿吗?师叔,我怎么觉得像是铁匠铺啊。”

  赵心云不由摇头苦笑,叹道:“侄女见笑了,魔器殿这名字本来就是许久之前前辈们的叫法,而今没落了,和铁匠铺没什么分别了。”

  唐明月神色没落,虽没有说出来,却也大为失望,实在想不到老师寄予厚望的魔器殿是如此模样。

  三人跟在赵心云身后进到一间屋子,屋子内却又是另一番景象,许许多多的铁桌子上有无数的钳子凿子等等工具,冶炼好的铁锭乱七八糟的摆在地面上,竟是无处落脚。

  一个赤裸着上身的胡子花白的老头坐在一张铁桌前不知在忙些什么,听到众人推门进来,回头看了一下,竟对众人不理不睬,转过身去继续埋头敲打桌上的一块铁锭。

  四人小心翼翼的躲过地上杂物,来到内间,赵心云指了一下墙角的凳子,道:“坐吧,唐老送我这焦尾筝,不知却又为了何事?

  “赵师傅快人快语,我也就开门见山的说了。”唐明月语气一顿:“老师说说要一座钛合金的发射架,图纸我已经带来了。”

  接着,唐明月从口袋中拿出一张薄薄的纸来递给赵心云。

  赵心云眉头一皱,并不去接图纸,喃喃道:“钛合金?这……,这却为难赵某了,不知唐老说过这东西的难得之处吗?我的实力根本做不到。”

  唐明月眉头一皱:“钛合金的难得之处无非是因为图绝钛石的难得,而图绝钛石虽然难得,但却并非不可得之物,以司马与赵家的实力,难道就怕了图绝族吗,何况这也是赵家遗训,唐老以焦尾筝相赠,赵师傅为何却要推三阻四?”

  赵心云脸色一变,站起身来:“哼,安妮家与赵家若非实力不济,又怎会任人欺凌,十一人命丧影踪拳之下,就算唐老,也不能如此霸道无理,这钛合金我不做却又如何?”

  “我此次来,并非强迫赵师傅。”唐明月淡淡道:“老师也并不知师弟的仇家便是安妮家,只是若赵师傅答应了,我便代表老师答应,安妮家与师弟的过节一笔勾消,赵师傅觉得如何?”

  “师姐……你……,”林豹站起身来:“安贝罪不可恕,却怎能一笔勾消。”

  “小豹,许多事你并不知道,当年司马先人与老师情同手足,若老师知道你此次与安妮家结下梁子,又怎会轻饶与你,等回去悔森林,我自会原原本本的禀告老师,一切还等老师定夺。”

  “哈哈。”赵心云仰天长笑:“原来唐家还记得与安妮家情同手足,十一条人命安妮家又怎会善罢甘休,等安妮老爷回来,赵家自会与安妮家去悔森林找唐老理论,这焦尾筝你们还是带回,我赵心云无论如何不敢做此主张。”

  “赵师傅,就算安妮家、唐家、赵家本是同源,但你也该听说师弟寻仇的原因,我们不用等你去悔森林理论,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安妮家别人我可以不管,但安贝就算杀了,天下人谁又能说出啥来,到时我要林豹以命抵命,还安妮家十一人一个交代就是。”

  赵心云脸上阴晴不定,在屋内走来走去,良久,不由双手一击,恨恨道:“好,我就卖唐老一个面子,不过图绝大陆万里迢迢,又隔了三千里海洋,时间上怕是不好说。”

  “一年为限,到时我与小豹来取回起落架,唐老时间已经不多了,不然也不会如此仓促,还望赵师傅不忘先人嘱托,完成大业。”

  说到此处,唐明月不由眼圈一红,续道:“我们这些后辈,估计把先祖遗志忘得差不多了吧,几百年来还有谁能记起先祖,悔森林……悔森林……”语音哽咽,竟再也说不下去。

  赵心云脸色潮红,声音急促道:“安妮、赵家何时又怎敢忘却先祖遗志,只是那事如此凶险,没有万一之希望,又怎能轻言。若不能成功,必另先祖地下不安,我等后辈岂不沦为南飒千古罪人。但魔器殿必将听从唐老吩咐,安贝就算顽劣,也必定不敢违背先祖遗志。”

  “哼。”唐明月冷笑一声:“魔器殿如此败落,却如何让先祖遗志施行,我听说赵师傅多年来研究追踪子弹,剥皮子弹,就凭这些个玩意就能对抗摩罗星人吗?小豹,筝儿,我们走。”

  唐明月说完,不管怔在当地的赵心云,当先走了出来。

  赵心云怔在当地,看着三人出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转身看到焦尾筝放在桌上,低声道:“唐老,你送我如此古物,是要羞辱赵家的后代子孙吗?”

  他斐然坐到桌前,手扶焦尾筝,痴痴的看着,竟不觉时间逝去,等到回过神来,已是夕阳西斜。手掌重重击在桌上,忽然高声道:“列夫,把名扬轮的图纸拿来。”

  门外老头听到叫声,抬头看了一眼,嘟囔道:“名扬轮的图纸?少爷,三十年前你就要造名扬轮,可是三十年过去,它也不过还是一张图纸,省省吧,还是等安妮小姐回来后,把院子里的铁锨,头装船运到卡普里德群岛上卖掉换点钱回来吧。”

  “列夫,”赵心云疾步奔到列夫身前,双眼赤红:“列夫,看着我,把名扬轮的图纸拿来,我们从今天开始造名扬轮,去图绝海,去红海之滨,去卡瓦拉里的沙滩上晒太阳。”

  “少爷。”列夫抬头望了赵心云,四目对视,赵心云毫不退缩。

  良久,列夫眼中忽然流下泪来。

  “列夫,你别哭,我知道我这些年错了,若非唐家来人,只怕我这一生就会违背了先祖的遗志了。”赵心云把住列夫肩膀,却也止不住泪流满面。

  “少爷,常言道‘朝闻道,夕死可矣。’只要你记得使命就好。”列夫擦了一把眼泪:“我这就去拿,我们去图绝海,去红海之滨,去卡瓦拉里的沙滩上晒太阳……”

  列夫一边说着,一边步履颤颤的站了起来,也不管满地乱七八糟的杂物,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哽咽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少爷要造名扬轮了,呜呜……老爷,你在天之灵可以安心了,哈哈,少爷要造名扬轮了,兔崽子们,你们听着,少爷要造名扬轮了,停下你们手中的活计,都给我回家,把端木师傅、杰克师傅、奥格斯师傅、那些个还活着的老伙计统统找回来,我们要去图绝海,呜呜……我们要去红海之滨了……”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千山暮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